对话金融科技:未来发展难在配置、行业门槛、监管、大数据......

2017-11-29 00:58 · 投资界     
   
融科技是发展了,协调人和机器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弱势的人确实要受到一些保护,但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机构相对比较强势,个人比较弱势,就会发生错配。所以,朱宁呼吁监管能力和水平要跟上,否则一定会发生很大的风险点。

  2017年,全球政治经济发展可谓有惊无险。展望2018年,中国如何妥善应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如何继续平稳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落实,如何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如何通过新一轮结构性改革令中国经济找到可持续新动能,如何在社会保障和环境保护等方面更有作为,均广受关注。

  2017年11月28—30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海航集团共同主办的 “《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拉开序幕,多位政界、商界、学界知名人士再度相聚,深入分析全球热点,全面展望2018年全球及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科技新趋势,共同寻求中国与全球发展新动力。

对话金融科技:未来发展难在配置、行业门槛、监管、大数据......

  11月28日下午以“金融科技-智能化的新驱动力”为主题的高峰论坛一,邀请到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和创金服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房平,懒财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陶伟杰,海航资本创新总裁王帅,腾讯云技术总监、腾讯云安全大数据负责人王翔,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这六位嘉宾,进行了相关话题的讨论。

  以下为论坛演讲主要内容,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姚余栋:智能投顾难在配置上

  今年11月7日,人民银行联合几部委发布的《关于金融机构资产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第一次把智能投顾列进去了,要求智能投顾告诉投资者方法论和模型。所以,我们对智能投顾要有所了解,一种觉得个人做不了投资理财,机器人能做,人算不如机算。机器人的ETF远远低于指数,失败了,所以我们就问机器人的智能投顾有没有阿尔法。但我想说的是,不用那么担心机器人,因为机器人很难追求到一个特别强的阿尔法,这是我们初步的一个判断,当然还要看未来的发展。

  智能投顾难在哪儿呢?主要是难在配置上,配置方法论上。现在没有什么合适的方法论,一切都不完美。上世纪50年代的马克维兹理论,判断波动率是很难确定的,如果看未来市场对资产价格的影响,折算回到推波动率,但未来的市场也可能是失败的,判断错误的。总体来说,由于股票的波动率比较大,所以会超低配的股票,在美国的公募基金,或者一般的基金,都配到50%,这是没法解释的,方法告诉我低配,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做的。

  房平:行业门槛越来越高是好事,遵从监管跟着制度走

  目前的政策,对我们这个行业比较关注,出了很多引导性和限制性的政策,对于我们这些从业者来说,其实是件好事,这样就可以把一些投机者和不法分子排除在外,让这个行业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其实我们也愿意遵从监管的指导,把生意做的越来越好。

  创业企业或真正想做事的企业,希望政府能给我们划出一个明确的制度,比如风险共担等,告诉我们怎么做才是合规合法的,这种情况下,良性的企业才能跟着制度和市场的发展把事情做好。像我们小微企业一定是拥护监管的,一定是跟着制度走的。

  陶伟杰:创新和监管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打配合才能做起来

  从实践的角度,智能理财和传统理财中所有的核心进步就是成本降低和效益提高,最简单的比喻,以前一个财富经理在提供财富管理的过程中,人工成本会在这里面解决,我们的边际服务成本是很低的,还有财富管理服务本身的质量参差不齐。最好的一点,在于整个财富管理服务的下沉,以前没有获得财富管理的中小投资者,资金能够更有效的盘活,能够进入到直接融资的环节里去。

  同时,创新和监管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不是排第一或第二的状态,而是建立一个良性的互动,随时沟通整个业态的变化,去打配合才能做起来,因为经济和政治不是对立面,是配合才能发展的。

  王帅:从传统的金融到创新的互联网金融,对技术都有相关的运用

  海航资本从传统的金融到创新的互联网金融,对技术都有相关的运用。在运用的时候,我有几个非常大的疑问:第一,人工智能是不是真的是人工智能,或者真的是金融科技?第二个疑问是反欺诈的问题,我们在做风控模型的时候,知道人工智能是个黑箱,它有算法,但真的把算法弄出来是无法理解的,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是选择整个模型的可解释性,还是选择高效性。

我们知道,很多复杂的模型有效性确实是比较高的,但是可解释性就非常低。而简单的模型,比如饭卡的案例,可解释性很高,不一定它的预测性就很强,我怎么应该怎么取舍,在黑箱的状态下,特别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是愿意提高效率降低单位的成本来增收,还是选择更多的人工干预,其实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保证整个金融决策的有效性、合规性。

  王翔:如何利用大数据严防金融欺诈

  用户在得到一笔贷款之前,怎么验证这个客户是不是欺诈的?王翔谈到腾讯云做出了努力,腾讯云很大的优势在于社交网络上,通过基于关系链的技术分析哪些用户是有欺诈风险的。他谈到腾讯云发现,很多金融欺诈主要来源于黑中介人群,因为黑中介在社交网络上呈现出来的行为和其他人是非常不一样的。腾讯已经沉淀了十几、二十年的社交关系链,目前有几亿的用户规模,并且已经超过了万亿条边,怎么在大数据上挖掘欺诈的团伙,是腾讯云目前面临的比较大的挑战。

  朱宁:投资未来可以通过智能克服

  谈到金融科技可能面临的风险和挑战,朱宁讲了两个方面。他认为无论是大数据、云计算还是人工智能,它们改变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关系:一是人和机器的关系。大家梦想的是,再过30年,80%的社会人都不用工作了。二是人和人的关系。人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相对是比较弱的。人的行为为什么不理性呢?因为人能够想的很厉害,但很难做的很厉害,没法控制自己想吃巧克力的冲动。金融科技是发展了,协调人和机器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弱势的人确实要受到一些保护,但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机构相对比较强势,个人比较弱势,就会发生错配。所以,朱宁呼吁监管能力和水平要跟上,否则一定会发生很大的风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