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泰金信刘冲:回归产业是价值投资3.0的必然要求

2017-12-09 17:45 · 投资界     
   
无论是1.0还是2.0,都是在等待和识别,等待股灾,等待黑天鹅,等待别人的贪婪。但是价值投资3.0变被动为主动。创造的话要抓住三个关键点:垄断的基因、可持续的垄断体系,安全边际。

  暌违2017年,股权投资市场现状几何?哪些经验需要碰撞、分享?2018风往何处?新一年,VC、PE有哪些策略变化?行业里,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2017年12月6-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

  会议上首泰金信投资合伙人刘冲,以《一级市场价值投资进入3.0时代》为主题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首泰金信刘冲:回归产业是价值投资3.0的必然要求

  三天的会议,感觉价值投资这四个字被提到的次数越来越多。这次价值投资重新成为行业热点,重新被垂青,并不是价值投资的幸运,而是行业的修正和回归,这是整个行业经历了磨难和痛苦,经历了规律对侥幸者的惩罚后的一种本能。提到价值投资,我发现前置动词更多是坚持、坚守,而投资并不可止于坚持,还要主动寻路,主动创造。这就是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价值投资进入到了3.0的创造时代。

  产业的回归:一级市场投资策略的根本性转变

  最近一两年一级市场投资策略和赚钱方式发生了深刻的,是结构性的,全方位的转变,就是“交易”回归“价值”。

  我们回归一级市场投资行业本质——看看我们该赚如下四种钱: 首先,赚买入点以不可定价增值服务交换的预期差异,即买入点的安全边际价值;其次,赚持有期(2-5年)企业业务增长,企业内在价值增值的钱;再次,赚企业资本化的一、二级市场差价;最后,上市企业在二级市场的涨幅。

  过去十七年,一级市场投资的赚钱逻辑聚焦于交易和套利,这根本上还是源于政策窗口期、就是中国人天生的“赌性”本能。我们经历了这十七年来很多次的爆发、寒冬、再爆发、再寒冬的循环,让我们的思考周期越来越短、大家热衷基于交易零和游戏的方法论和潜规则。于是我们看到了很多乱象,比如信息不对称的被利用、比如风口、伪概念、伪市场、伪需求,击鼓传花甚至利益输送、LPGP关系的倒挂。

  当下情况发生了巨变,十七年间,存量股权投资已经是天文数字,今年更是流动性泛滥。募资一点六万亿、投资一点三万亿亿,价值稀缺就凸显出来了。pre-ipo更是今非昔比,开始固定收益化,甚至开始倒挂,套利无法支撑股权天量退出。于是市场主题必然回归“价值”

  这种回归有四层含义商业逻辑:从缥缈的臆想蓝海回归商业逻辑,提供产品和服务,利用高门槛的产品和服务实现盈利;估值:从市梦率回归理性:洞悉产品和服务的商业专卖权、消费垄断权、实现深耕基础上的集中投资,聚焦投资;以不可定价的增值服务换取安全边际;长期持有,依靠价值增值实现公允价值的退出。增长方式:从“套利”回归“内在价值增长”:企业的自我增长与PE的期望收益曲线持平或更高。投资生态:从“信息不对称的零和游戏”回归“GP的受托责任,与LP的利益一致与共赢”:坚持底线,抵制诱惑。泡沫、有所为、有所不为。

  价值投资3.0,识别时代垄断进入“创造”时代

  “交易”回归“价值”这个主题一旦确定,行业的客观要求就会从“识别价值”转向 “创造价值、创造垄断”。即一级市场的价值投资将进入“价值投资3.0”时代。

  价值投资3.0的定义是什么?价值投资1.0:价格,更多关注资产价格,只要便宜,烟屁亦可投资;价值投资2.0:价格+产业,不仅是价格,也要关注资产质量,必须是好资产;价值投资3.0:价格+产业+创造。无论是1.0还是2.0,都是在等待和识别,等待股灾,等待黑天鹅,等待别人的贪婪。但是价值投资3.0变被动为主动。创造的话要抓住三个关键点:垄断的基因、可持续的垄断体系,安全边际。

  而更深层次的思考是:价值投资3.0是一个产融结合,产融互动的历史性的机会。

  回归产业是价值投资3.0的必然要求

  这就必须要从垄断产生的根源说起。垄断产生的本源是心智与技术双重驱动导致的产业变迁。在社会的演进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供求双方产生速率差异,这就产生了普遍存在的短缺现象,而弥补短缺就行业效率提升机会。产业变革中形成这种机会有两类形式:由人的主观心智变化产生的,称作消费垄断权。由技术变革或社会升级产生的称为商业专卖权。两者又是相互作用的,心智驱动会引领技术的变革,传导到产业链中;技术推进会改变人类社会的结构和万物连接的方式,从而影响心智,从而实现价值贯穿。

  当产业短缺产生时候,某些企业或某行业的参与者率先变换形式弥补短缺,或创造新的商业模式或产业链弥补短缺,从空间上,其利益共同体获得了比以往更高的价值极限,从时间上,他实现了更高速率的价值流入,同时获得与上下游的博弈优势要素,这就造成了时间和空间的垄断。这些垄断的特征主要体现为:定价权、定向性、可复制性,长期、稳定、可持续、可预测。

  在这样的前提下,价值投资3.0的方法论基础就是产业链的纵深投资。投资者通过对产业上下游的深入研究,了解规律和趋势,聚集信息和资源,尽早尽快的识别产业短缺,挖掘其中最优秀的团队、企业、要素实现匹配,进而获取产业链关联领域独特投资机会。完成投资后,以投资为原点,系统梳理和挖掘其上下游的关联企业,树藤摸瓜,进一步获取新的信息资源和投资机会,弥补新一轮的短缺,并创造安全边际。

  价值投资3.0的目标:改变产业发展路径,即改变产业斜率。

  这就是价值投资3.0真正作用于产业的形式。传统投资逻辑假设行业的演进路径恒定,投资能做到只有寻找价格信号波峰波谷间获利空间。价值投资3.0要求打破恒定,要改变行业价值斜率。即通过投资手段让投资者成为产业演进的决定因素之一,让产业有我与无我的演进方式、速率、规模、要素组成发生变化。

  价值池,价值投资3.0投资者比拼的终极战场

  如何去改变产业价值斜率?我们的答案是:一定要构建可分享的垄断的价值池。

  这里回应邓峰总及其他嘉宾的一个话题:现在虽然资本越来越多、愈来越快的向头部公司聚集,似乎好的公司基因和产业规律不重要,资本即可整合产业。我认为事实并非如此。作用于行业不是资本,而是资源。由资本如何换取资源,如何换取不可定价,差异化的,稀缺的产业资源,再由资源反向作用于产业和公司。这是公司与公司、投资者与投资者的根本区别。

  一级市场投资可以更深参与产业链的改造和博弈要素的分配,因为投资活动着力点多、产业链长。研、找、投、管、退均可与产业参与互动,积累资源,最终构建属于你的价值池,即真正的投资作用于产业的手段。关键资源的具体定义包括:信息、人才、科技、心智资源、价值垄断、优势、壁垒……

  而价值池最终作用于产业,改变产业价值斜率,建立投资者的护城河:

  在产业链纵深投资过程中,通过投资给上下游企业,以资本换取关键资源,沉淀于资本平台本身。未被投资的企业因希望获取资源池中资源以获得加速发展,成为头部公司,而希望与资本平台交换股权,并牺牲估值预期。资源池将价值源源不断输送、共享于被投企业,企业发展壮大,成为龙头,而龙头企业逐步引领产业,改变产业发展路径,最终改变产业价值斜率。实现企业、资源池、资本、产业,四者良性循环。

  价值池将成为投资者的护城河。

  我非常希望我们再次聚会的时候,并非比拼项目,追逐风口,而是在比拼我们独特的产业理解和策略,比拼我们构建了怎样差异化的价值池,比拼我的价值池如何作用与整合产业的。

  首泰金信蓝图:产业价值投资平台

  价值投资3.0是实现产融结合的历史性机遇,首泰金信作为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股权投资基金,在这个机遇面前,责无旁贷。

  首泰金信始终秉持和践行价值投资,至今管理资产超过人民币一千亿元。我们始终以开放的心态与企业一起实现产业的增量。通过布局一系列行业龙头企业,通过主动型的增值服务,实现价值池的构建。我们的价值池中包含:金融工具、产业政策信息、人才、科研因素、商业模式构建要素、精准垂直行业排他性资源等。

  我们面临着一个产业回归和价值回归的历史性机遇,力争将首泰金信打造成跨投资方式,跨市场的产业价值投资平台,依靠资本和资源之间互动,造福于实体经济升级和社会的进步,并让产业投资、价值投资,重新回归时代主旋律。

  在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因为今天的主题是新时代,在新时代里面贪婪和恐惧可能都是不足够的,我们可能还要挽起袖子,加油干,主动创造价值和整合价值,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