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论坛]智能制造时代下的人才需求

2017-12-19 09:46 · 投资界综合     
   
以见识探索事业,以知识武装事业,以胆识开创事业,我们认为这是工业互联网时代,人才培养的重点所在,也是企业能否跳出红海、引领未来的关键所在。

  12月8日上午,2017世界智能制造大会分论坛之“智能制造的价值—从示范到实践”主题论坛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召开,此场论坛由南京市麒麟科技创新园管委会、江苏金茂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经信智能制造研究院、科派国际组织举办。

  圆桌论坛环节,各行大咖问学思辨,共同探讨智能制造的价值与实践,常州天正工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翀昊围绕智能制造时代下的人才需求做出了精彩的发言。以下为他的发言内容,选文有删减,未经本人审阅:

  [智能制造论坛]智能制造时代下的人才需求

  对于未来的人才培养,确实有一些观点要与大家分享。我是在欧洲读的博士,在德国工作过,这几年回国创业创办了常州天正工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有幸见证了国内工业从自动化到智能化、从3.0到4.0的发展。不得不说,工业4.0不仅意味着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高,更是大大改变了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和思维模式。

  其实不光是工业4.0,历史上的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不仅是生产力的大幅提升,更重要的是引发了人们认知上的跨越,带来了整个社会在思维模式上的巨大进步。这一点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尤为明显,特别突出的是,整个社会对于人才“稀缺性”的认识,发生了巨大漂移!

  我出生的时候适逢改革开放伊始,那个时代的商业核心能力,或者说最为稀缺的资源,是个人胆识。改革开放则释放了整个社会被长期压抑的发展欲望,在那个时代,只要敢想,敢干,就很容易脱颖而出。很多人甚至通过投机倒把,挖掘到了第一桶黄金——这明显是不正常现象,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在市场经济初期,胆识的稀缺性。

  当然,这样的经济乱象难以持久,到90年代初期,随着改革开放逐渐深入,知识和技术,迅速成为发展的核心动力。因为胆识的桎梏,是很容易被打破的——当大家都不缺胆量的时候,知识和技术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掌握的——所以,人才的瓶颈,迅速从胆识向知识漂移——“周末工程师”就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产物,而2009年国家推出的“千人计划”,则预示着“科技强国”正式成为了国家战略!我本人也是这个阶段受益者之一,所以才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共同学习和分享。

  所以说,在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间,知识一直是最核心的稀缺资源。这并不是说,人才的胆识不重要了,而是它成为了基本技能,必要性在上升,稀缺性在下降。

  到了2010年之后,除了巨大的BAT,其他各类互联网企业也获得了爆发性的增长。各路IT大佬如雨后春笋,在资本市场上各领风骚。但探索其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杭州师范、深圳大学这些非一线名校毕业的,并没有绝对的技术优势;而如滴滴、美团之类的独角兽公司,其在商业模式上的竞争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技术本身的价值——也就是说,随着知识和技术的大面积普及,除了一些核心技术依旧处于价值链的顶端,在大片的互联网公司中,最稀缺的资源已经不再是技术本身。我们认为这是人才“稀缺性”转变的第三个阶段——人才的见识成了更稀缺的资源。

  何为人才的见识?你如何看待行业的未来,如何看待社会发展的方向,如何看待工业4.0之后的世界,这就是一个人才的“见识”。这要比单纯的技术、知识更重要,或者更难得——我们并不是说知识不重要,而是知识和胆识一样,已经逐步成为一个基础,必要性在提高,但稀缺性在降低!

  所以说,四十年来,人才稀缺的重点发生了巨大的漂移,整个社会,特别是新经济、新常态下,人才的见识,正在成为最为稀缺的资源。从这个过程来看,整个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对人才培养,对我们所有人的认知水平,发出了巨大的挑战!

  今天站在工业4.0的前端,站在工业互联网即将爆发的前夜,我们就以消费互联网的历史经验,对标工业物联网,和大家探讨一下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思路。

  我们说:流量、战略,这些名词,是消费互联网曾经最热门的词汇!很大程度上,基于这些词汇的很多商业模式,颠覆了我们的思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很不幸的是,在工业互联网的前夜,跟消费互联网相对比,我们制造业的同行,很多发展思路似乎依然停留在蒸汽机时代。

  第一点我们说流量,很多有志于此的企业,已经意识到数据的重要性,开始重视接入数量,希望通过数据,增强对客户的了解和服务。然而,大家所提供的工业服务的模式,跟从前的孤立咨询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个客户接一个客户,分别服务。数据的作用,除了增加从业经验之外,相互之间并没有联动的价值。你的第一个客户,和你的第一万个客户,又有什么区别呢?——理论上来说是没有区别的,因为你发展到第一万个客户的时候,依然要对他进行个性化的服务,前面的客户只有参考意义,没有联动价值——每次都是重新开始服务,边际成本的下降是微乎其微的。无法下降的边际成本,是传统制造业的特征,而数据行业的特征,应该是边际成本无限趋向于0才对,这才是流量的价值。这种倒挂现象,说明我们大部分号称工业数据服务的企业,事实上正在和他们的理想背道而驰。

  第二点我们说战略,现在工业4.0、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大部分仍然停留在战术价值上,停留在对一台机器、一个车间、一个工厂的降本增效上。这无疑很重要,但是,除了点对点的、战术性的应用,工业大数据,还应该具备更为重要的战略性价值。我们固然需要更高性能的战斗机,但是谁来生产预警机?谁来生产雷达?这些都需要我们从战略的高度,来寻求数据的价值。

  天正今年开发了一个新的应用,我们建设了一个城市级别的设备物联网,在一万多台离散设备的基础上,我们用并发数据,去检测一个城市整体的电弧电压水平,通过对整体波动和振幅的分析,尝试着在火灾发生之前,去预测火灾产生的概率,去标定城市中火灾隐患最大的区域——我们认为这是战略级别的应用——所有的设备都提供了数据,但是任何一个企业都无法独立实现——这样的思路,在整个工业界还是比较少见的——当然,我相信十年之后,这种思路可能不值一提,但从现在来看,从人才培养的角度上来说,对认识和观念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以见识探索事业,以知识武装事业,以胆识开创事业,我们认为这是工业互联网时代,人才培养的重点所在,也是企业能否跳出红海、引领未来的关键所在。

  2017年9月,江苏金茂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投资2500万元入股常州天正工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持股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