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快播王欣同志的一封信:3亿人民群众没有忘记你

2017-12-20 08:27·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彭梁洁 
   
有员工说,快播如果想要赚钱的话,肯定不止3个亿,赚钱翻一番都有可能的。“但你一直专注做产品,在乎用户体验,因此失去了赚更多钱的机会。”

  王欣同志:

  听说你要出来了。

  不必感慨,看到微博了吗,人民群众没有忘记你——

  当年的2.6亿罚款,有人呼吁为你众筹,响应者众。这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快播有3亿用户,每个用户掏一块钱就够了,大家都很愿意。

  如今听说你要出来,人们涌入你太太的微博,留言主要表达了两个意思:如果你继续做快播,要还欠你的快播会员;如果你去干别的,大家愿意无条件跟随你。

  有这么强大的群众基础,东山再起,用户这块你不用担心。

  有了用户,你还应该了解一下现在的互联网行业格局及发展概况——其实看两张图就够了。

  就在你被起诉的那一年,丁磊第一次在乌镇组饭局,今年已经是第四年,谁知半路还杀出个马化腾

  看到了吗,两边饭局上的人,几乎已经是如今互联网的大半壁江山,你把每个人的脸和人物关系认清楚,也就知道现在大概是什么情况了。

  对了,两张图里少了马云。也是你被起诉的那一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如今你出来,他已经在跟马化腾轮流做中国首富了。

  至于你错过的互联网发展最快的三年,错过了很多风口,我们也不担心你会赶不上时代。

  即便是放在现在来看,你当时的很多想法都是不过时的:

  早在十几年前,你就想做人们能免费通过电视看到互联网视频的盒子,你主导了国内最早的盛大盒子的研发,后来又做了自己的快播小方,比现在的小米盒子、天猫盒子都要早;

  例如你想把视频和电子商务结合,把互联网视频放到自己的播放格式里,视频中的同款商品一点就能即时搜索,这也是现在一些电商在做的事;

  比如快播的“流量矿石”,把闲置宽带收集起来,转手卖出去赚差价——上班族白天上班,夜里睡觉,快播低价把这些闲置宽带收集起来,给有需要的企业使用;

  当时你还投了一个叫KK唱响的项目,这是一个集KTV和聊天室于一体的在线视频互动软件,也算是当下红火的各种直播、抖音软件的“前辈”……

  风口有很多,错过了还有下一个,但战略眼光这种东西,在任何时候都是稀缺资源。

  你是最近重出江湖的红衣教主眼中“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也被共事者称赞有“高度的战略眼光,并具备在中国的互联网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的能力”。

  一位跟你接触过的业内人这样描述你:一口湘普,满身才情,喜欢钓鱼,有少年姜太公的观感。

  你太太说,你最大的爱好是钓鱼,连这件事都讲求“技术性”,追求极致,爱看书,钻研钓具,被朋友称为“大师”。

  对爱好如此,对事业更是如此。几乎所有人对你的评价中,都有专注产品这四个字。

  你是最老的一批80后,草根创业,跟同样在深圳发迹的马化腾相比,是真正的“普通人家”。

  从离开体制创业,到后来加入盛大,再到二次创业成立快播,你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实现做一个好产品的梦,尽管过程并不顺利。

  你去盛大,原本以为可以有更好的平台和资源做产品。但“公司大,意见很难统一”,你一年之后就离开了。你说“他们没有好的产品经理,没有好好做产品”。

  2007年从盛大出来,你想继续做基于P2P(点对点)技术的播放器,于是成立了快播。

  后来举报你的那些视频网站,当时在干什么呢?那时候,离开搜狐的古永铿成立优酷才1年,一言难尽的乐视还没上市,如今风头正盛的爱奇艺、腾讯视频甚至还不知道在哪。

  作为CEO,你主要管两件事——用户体验、创新,完全把自己当产品经理使。

  你非常关注用户体验,只要是用户想到的,你就想把它们实现。

  你想做中国自己的“万能播放器”,将所有格式打开,于是快播创造了专有格式qmv+,也形成国内特有的技术。

  之前播放器例如迅雷都是先下载再看,但快播可以边下边看,后来又做了5秒加速技术,从点播到打开只要5秒。

  你的野心当然不只是播放器。很多人以为快播就是播放器,实际上快播还有快玩游戏、726网址导航,包括前面说的快播小方、流量矿石、视频电子商务——你的终极野心是家庭娱乐这块大蛋糕。

  员工们听到你在年会上讲:我们要把创新的东西做好,你们不要在乎钱,只管做产品,把产品设计出来,把它做好!

  即使快播小方每卖一台亏十块钱,你还是大力推广,想把好东西跟大家一起分享。

  有员工说,快播如果想要赚钱的话,肯定不止3个亿,赚钱翻一番都有可能的。“但你一直专注做产品,在乎用户体验,因此失去了赚更多钱的机会。”

  如今像你这样埋头做产品的人,已经不多了。

  你疲于官司的2014年和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风起云涌,互联网创业和投资几近疯狂。

  很多人创业,连自己产品的核心竞争力都没弄清楚,动辄提商业模式、生态。他们从创业那天起,考虑的就不是to B或者to C,而是to A(阿里)还是to T(腾讯),把公司尽快做大以后卖掉,自己能挣多少钱。

  那两年,拿投资太容易了,夸张的说法是,哪怕你只有一个创意,只要你会讲故事,就能让投资人掏钱。不像你们那个时候,有天赋、有熟人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才能受到投资人的接见。

  而像你这种经常拒绝投资人的创业者,出来以后打算怎么办?

  有人说,你之前拒绝风投入局,早就为快播走向衰亡埋下了伏笔。

  你拿到周鸿祎和腾讯创始人之一曾李青的天使投资、以及赛富基金的A轮投资后,已经足够应付日常开支,据说当时很多风投都过来找过你,但你都拒绝了。

  你说,“投资商都是短视的”,迎合他们就要做很多破坏用户体验的事情,这让你无法容忍。

  但是你也忘了很重要的一点,风投除了给你钱,他们对政策也有天生的触角,他们会告诉你,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尽管你高呼“技术无罪”,但盗版和涉黄,始终跟快播的技术进步如影随形。

  其实,你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一旦跟盗版和色情沾边,快播不管再好,都不可能成为商业世界里的主流。

  2012年,快播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希望能封杀色情和盗版,但“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收效甚微——止损成本之高,是你没有预料到的。

  最终,你还是放弃了反抗,向人们宣告,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埋头做产品,可能让你有意无意忽略了风险,前进的速度太快,你对打擦边球也开始心存侥幸,最终,事情发展到让你无法掌控的局面。

  就像很多人猜到,乐视迟早要完,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坐等这一天;或许大家也早就知道,你迟早要完,但总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一点。

  实际上,警钟早在2013年就敲响了,百度影音和迅雷都选择了转型,但你没有。

  跟你共事的人这样说:你一直想做创新的东西,包括做硬件、做游戏,如果这些做出来更早一点,也许今天大不相同。

  2014年4月,成立7年的快播发布《致用户书》,称快播“自宫”涅槃,宣布转型。

  然而这已经晚了。几天之后,警察包围了快播,你最终入狱。

  你想用时间换空间,但跟时间赛跑,你没有跑赢。


  因为你的离开,快播的转型戛然而止。出来以后,你会如何继续完成这场未竟的事业?

  快播公司目前仍处于存续状态,你仍然是快播的法人、第一大股东和董事长。


  来源:天眼查资料

  但网站的风险提示上,快播自身风险达到了230条。

  记得当年那场审判,《人民日报》说,快播的辩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

  但是,你还是赢得了多数人的掌声——一部分是出于情怀,一部分是出于对不公本身的反抗情绪——大家都说你是个“有种也有种子的男人”。

  支持你的人拿菜刀举例:如果菜刀杀了人,你不去找杀人的人,反而去抓卖菜刀的吗?

  这个例子好像没错,但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这个故事。

  在美国,一个名为Stella Liebeck的顾客状告麦当劳,原因是她在车里喝咖啡时,咖啡洒到了她的大腿上导致严重烫伤。

  审判的结果是,麦当劳败诉,Stella获得赔偿。

  麦当劳败诉的关键在于,麦当劳早就知道这个温度的咖啡非常危险,在此之前已经受到很多顾客被烫伤的投诉,但麦当劳为了节省成本和保持咖啡味道,没有做出任何政策改变,没有加警示,更没有降低咖啡温度。

  对于快播来说,真正的风险在于,无视风险,最大的错误在于,没有阻挡错误扩散——这也正是淘宝假货横行,淘宝自身也会被诟病的根源。

  你的太太在微博里说,你要出来“重振雄风”了,我们也相信,你有野心、有能力去实现这句话,因为追求将产品做到极致的人,放在任何时代都是成功的坯子。像你这种把自己当产品经理使的CEO,还有一个很有名的,他的名字叫乔布斯。

  何况,有了之前的经历,你应该更懂得拿捏产品的边界,同时避免技术的道德困境。

  无论如何,都希望你还是当年那个“姜太公”,靠你的“战略眼光”,在中国互联网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如果能搅一搅如今互联网的格局,那就更好了。

  祝你好运!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