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夫妇反目,市值从191亿跌至8亿港币,霸王能否渡得了“清盘”劫

2018-01-02 10:53·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梁楚童@广州 
   
因“二恶烷事件”从巅峰猝然跌落,并陷入长达数年的低迷,如今刚刚扭亏之时,又遇到创始人夫妇内讧,霸王集团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还能东山再起吗?

  俗话说,人情归人情,数目要分明,生意场上更是如此。

  12月27日,霸王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01338.HK,下称“霸王集团”)股价从开盘0.285港元一路暴跌30.88%,至0.197港元。随后,霸王集团创办人之一万玉华在香港召开记者会,宣布正式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因与丈夫兼合伙人、霸王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陈启源关系破裂,已申请离婚,并要求法院将霸王集团的控股公司Fortune Station Limited清盘,把控股公司的资产变卖,分发给股东。

  紧接着,事件在当天“Duang”地一下迎来反转。霸王集团方面回应称,清盘呈请目前没有对公司的业务和一般营运造成任何重大影响,而万玉华提出的所有指控均毫无根据。12月28日复牌后,霸王集团的股价重新高走,上涨29.44%至0.255港元,但与2009年以2.38港元的招股价上市、最高6.6港元时相比,市值已严重蒸发。

  在此之前,霸王集团刚在2016年10月与《壹周刊》的官司中获胜,从“二恶烷事件”的阴霾中走出,结束了长达6年的亏损,实现扭亏为盈。如今,一边面临品牌老化、产品结构单一等问题带来的业绩压力,另一边,内部动荡才刚浮出水面。

  创始人夫妻关系破裂,对上市公司影响几何?内讧背后,这家中药世家企业有着怎样的未来?

  创始人夫妇内斗

  霸王创始人陈启源、万玉华夫妇的家务事,将搬到法庭上。

  1994年,陈启源与万玉华成立广州霸王化妆品有限公司,这正是如今霸王集团的前身。彼时,二人携手开创了中药洗发护发蓝海,继而强势占领终端渠道,加上请来“大哥”形象鲜明的成龙代言,霸王集团逐渐坐稳国内中草药洗护发品牌龙头地位。

  2009年,霸王集团成功在香港上市时,陈启源、万玉华分别持有51%和49%股份的Fortune Station,作为霸王国际控股公司持股72.3%。12月27日,万玉华在记者会上表示,二人于2007年成立Fortune Station,以合伙人形式共同经营,并以此持股比例为经营及盈利分配的基础,以及以控股股东身份持有霸王集团

  而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翻阅霸王集团2017年中期报发现,其股权架构也已发生变化。目前,Fortune Station拥有霸王集团股份比例下降为60.12%,其中,陈启源、万玉华分别持有Fortune Station的25.72%、24.71%股份,而由二人长子、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陈正鹤,作为受托人代其和六位18岁以下弟妹所持股的Heroic Hour Limited,则持有Fortune Station的49.57%股份。

  ▲霸王集团股权结构图

  对于目前的股权变更,万玉华并不买账。她表示,2016年9月22日有人伪造一份她的董事辞职信,以及一份控股公司的董事会同意决议通过接纳该辞职信,将她排除在控股公司管理阶层外,并于2017年1月24日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控股公司增发19657股新股予Heroic Hour Limited,令她在控股公司的股权被稀释至24.71%。

  在万玉华看来,自霸王集团上市程序开始,她一直担当公司决策人角色,直至于2015年辞任霸王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一职,但仍保留控股公司董事一职,理应拥有控股公司的决策权,但如今“被踢出局”,不得不通过向法院申请清盘Fortune Station,以求套现。

  而在万玉华掀起这一番波澜后,霸王集团方面也迅速作出回应:“清盘呈请目前并无对本集团的业务及一般营运造成任何重大影响。”同时,对于万玉华的言论,霸王集团公告称:“经Fortune Station股东陈启源和 Heroic Hour Limited 以及 Fortune Station 通知及确认,万女士提出的所有指控均毫无根据,并被断然否认。”

▲陈启源针对清盘发布的声明

  按照万玉华的说法,陈启源仅把她当作“赚钱的工具”,继而封锁她的财产,是双方走向决裂的主因。据《每日经济新闻》引述香港电台报道,万玉华在记者会上表示,她曾经向丈夫提出分配不足5%的资产,但遭到拒绝。

  12月28日晚间,据中国经济网报道,霸王集团首席执行官陈正鹤表示母亲非常辛苦,而自己很矛盾纠结。陈正鹤强调,“当时的股权出让,是父母共同交出给予我们兄弟姐妹,没有一方转移至另一方或者其他人处。”

  如今涉事各方各执一词,这场夫妻间财产分割的拉锯战已延伸到公司层面。虽然万玉华目前在Fortune Station持有的24.71%股权不及陈启源及Heroic Hour,但根据香港根据《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公司任何一位债权人、股东或公司本身,均可提出将公司清盘的呈请。

  据《每日经济新闻》援引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的分析称,如果Fortune Station不存在向万玉华欠款不还的情况,香港法院一般不会做出清盘判决。

  霸王集团公告透露,清盘呈请已定于2018年2月28日进行聆讯,而目前仍处于递交呈请书的早期阶段。

  已艰难求生7年

  事实上,万玉华这一出,已是霸王集团上市以来的第二道坎。

  2009年,霸王集团以46.3%的中草药洗发液市场份额稳坐行业龙头位置,上市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就是营业额同比增长24%至17.56亿元,净利润同比大涨59%至4.49亿元。当年股价一路高走时,市值一度高达约191亿港元,随后霸王集团推出霸王凉茶高调宣布进军饮料市场,颇有在中草药领域再占一个山头之势。

  然而,霸王集团的神话很快陨落,它的第一道坎就发生在上市仅一年后的2010年。当年的7月14日,香港《壹周刊》爆出众多日化品牌产品含有二恶烷,霸王集团股价应声下跌。

  尽管在同年7月1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霸王洗发水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抽检样品中含有二恶烷的含量水平不会对消费者健康产生危害,霸王集团的市值还是在短短三天内蒸发40亿港元。

  无奈的是,霸王集团在这此后几年间都没逃出亏钱的怪圈。长达6年的维权过后,霸王集团终于在2016年5月获得一纸胜诉,但《壹周刊》300万港元的赔偿费用远不够止血,霸王集团市值缩水超9成至仅剩16亿港元左右。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整理霸王集团历年财报发现,自2010年首次出现1.34亿元的亏损以来,霸王集团的营业额连年下跌,至2016年官司结束后才出现反弹,营收2.64亿元,净利润4370万元。

  从财报曲线上来看,霸王集团的业绩与《壹周刊》官司交缠关系明显,在“二恶烷事件”的阴霾笼罩下,霸王集团步履维艰。

  ▲霸王国际2009年以来的营收状况

  然而,在相关部门早已为霸王国际证明清白后,为何“龙头”在6年间仍难以抬起?

  智通财经研究中心分析认为,霸王集团胜诉并转亏为赢,却不得不面对自身产品结构单一、对护发产品依赖性极大的问题。因此,霸王护发产品虽然已经摆脱了“二恶烷”,但苦于“招式已老”,想回巅峰已不太可能。

  在“二恶烷事件”阴霾笼罩下的数年间,霸王凉茶在市场遇冷后于2013年悄然退出;随后,又“赶潮流”地进入直销、母婴行业,一度被视为“病急乱投医”。而在主营业务洗发护发产品上,新推出的“追风”系列产品也再难复制“霸王”的神话,营收占比在2015年后开始下降为不到10%。

  从2017年上半年财报看,护发产品营收占总营收比例85.4%,与2016年的81.6%相比有所提升。以“霸王”品牌为主的洗发护发产品,在霸王集团的核心业务地位难以撼动。

  然而,尽管霸王集团主打的防脱发功能逐渐受到年轻人青睐,呈现回暖趋势,其竞争力仍难以与占领中草药洗护发市场半壁江山之时相比。《北京商报》此前引述业内人士的分析指出,在防脱发这一细分领域,由于外资品牌的强势进入,加上之前几年的颓势,霸王防脱发系列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如今已经不足1/3。

  在渠道方面,赛恩资本合伙人夏天在此前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霸王集团在营销手段上的单一性一直被业内诟病。“过去,霸王主要依靠终端渠道,即培养一线导购团队接触消费者,霸王这个品牌距离消费者很远。这是霸王在此后的营销过程中需要进行转变的地方。”

  而霸王(广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汪亮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霸王这两年已经扭亏,目前在品牌年轻化方面已有新的突破,“比如动漫二次元风格在电商的上尝试取得很好反响。今年天猫双十一里,霸王在洗发水类目里排名前十,国产第二。”

  除了“二恶烷事件”的影响,霸王集团在过去几年遭遇了与不少传统快消品牌类似的问题——品牌老化、渠道落后、产品创新乏力。过去的连年亏损早已为陈启源、万玉华夫妇如今的反目埋下祸根。

  2009年上市当天,创始人陈启源夫妇身价升至近64亿港元,成为内地洗护品首富。而如今,即使霸王集团在发布公告反击万玉华后股价反弹,8.06亿港元的市值与巅峰时期相比也只是个零头。

  关系决裂的二人拉锯战仍将持续,霸王集团从艰难求生到实现扭亏,前景也仍待资本与市场验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