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新浪潮:巨头“云”集

2018-01-05 10:04· 微信公众号:新金融琅琊榜  谢青禾 
   
推动金融机构的全面数字化转型,是金融科技下一波浪潮的核心。互联网巨头的金融云之争,很大程度上是一场生态之争。

  当传统金融机构全面开启数字化转型之时,中国金融科技才算进入真正的高潮。

  在新金融琅琊榜看来,在以互联网公司及创业公司为主导的第一波金融科技浪潮过后,我们将迎来第二波金融科技浪潮,传统金融机构以及为它们提供服务的科技公司,将是这一波金融科技浪潮的主角。

  从硬件、软件到架构,从前台、中台到后台,从获客、运营到风控,数字化转型关乎金融机构的方方面面,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金融机构应对互联网场景日益捉襟见肘,让这场转型显得迫在眉睫。

  在云计算等前沿技术的基础上,结合近年来金融科技的发展成果,作为独立细分行业的金融云应运而生。截至目前,从大型金融机构,到新成立的民营银行和保险公司,再到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都在纷纷“上云”。

  在目前的金融云市场上,出现了以互联网巨头、大型金融机构和软件服务商为代表的三大势力。

  1.巨头云集

  云计算(Cloud Computing)这一概念由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于2006年8月首次提出,主要包括以下几个层次的服务: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平台即服务(PaaS)和软件即服务(SaaS)。

  将云计算应用于金融行业,就产生了金融云的概念。通常所说的金融云,是指利用云计算的技术优势,将金融业的数据、客户、流程、服务及价值通过数据中心、客户端等技术手段分散到“云”中,达到提高效率、改善体验并降低成本的的目的。

  在我国,金融云作为一个细分行业的出现,与金融服务的数字化密不可分。随着金融服务越来越多地从线下转入线上,这对金融机构的IT系统及运营能力构成了挑战。

  2013年11月,阿里巴巴率先推出金融云服务,为金融机构提供IT资源及互联网运维服务,并提供支付宝的标准接口和沙箱环境。

  不难看出,早期的金融云服务,更多还是体现在基础设施层面,某种程度上可以将阿里金融云视为推广支付宝的一个工具。

  在政策层面,金融云亦在近年来不断被重视。2015年7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国发〔2015〕40号),提出“探索推进互联网金融云服务平台建设”,鼓励探索利用云服务平台开展金融核心业务,促进移动金融在公共服务等领域的规模应用。

  根据2016年7月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银监会要求到“十三五”末期,银行业面向互联网场景的重要信息系统全部迁移至云计算架构平台,其他系统迁移比例不低于60%。

  腾讯和百度的入局,发生在2016年。当年7月和9月,腾讯与百度先后宣布开放金融云。

  去年11月6日,在JDD京东金融全球数据探索者大会上,京东金融发布全球首个提供FaaS(Fintech as a Service)的企业服务云平台——京东金融云。

  据了解,与其他几家巨头相比,京东金融云提供的FaaS服务具备两大特点:一是所有模块都是从京东金融自身的金融科技业务中解耦出来,更加贴近金融业务核心,贴近场景和贴近用户;二是京东金融将核心金融科技能力进行标准化、模块化、积木式、嵌入式的输出,能够随需组合,与客户自身的优势相补充、相融合。

  至此,BATJ全部杀进了金融云服务市场。

  2.三大势力

  根据服务商的背景,国内金融云市场,主要形成了三股势力,分别是互联网公司、金融机构和软件服务商。

  第一类金融云服务商的代表是BATJ。无论是最早进入的阿里金融云(包括蚂蚁金融云),还是后来发力的腾讯金融云、百度金融云,再到后来居上的京东金融云,都是这一细分市场上的重量级玩家。

  这是因为,上述机构不仅拥有强大的技术能力,还拥有海量用户和丰富场景,并且在过去多年的金融科技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金融能力;通俗而言,它们建立了金融科技生态圈,以此为依托推出金融云服务。

  举个例子,针对困扰金融机构的互联网欺诈风险,通过名为“安全魔方”的智能风控产品,京东金融云能够对申请欺诈、信用欺诈、账户盗用、洗钱、羊毛党、虚假交易等行为进行有效防范。

  这项智能风控能力,基于京东金融在实践中应用的人脸识别、生物探针、图计算等人工智能技术,以及构建出的3万个风控变量、500多个风控模型、5000多个风险策略和5千万个黑灰名单。

  因此,互联网巨头的金融云之争,很大程度上是一场生态之争。

  第二类服务商源自金融机构,其代表是平安云、兴业数金、招银云创等。它们更多是大型金融机构将自身的经验与能力对外输出,服务对象主要是中小金融机构。

  诸如兴业数金为中小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中小企业提供金融信息云服务,包括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服务外包、金融业务流程外包、金融知识流程外包、应用软件开发和运营服务、系统集成服务等。

  第三类是传统软件服务商提供的金融云服务,包括国外的IBM,以及国内的用友、恒生、金证等。现阶段,由于其自身没有用户和场景,也缺乏金融经验,这类服务商的角色仍然以传统的IT外包为主。

  在上述三大势力之外,未来“国家队“的表现也值得期待。去年7月初,据外电报道,银监会正就银行联合设立互联网金融云服务平台公司与银行进行沟通。据称银监会已经与19家中资银行沟通,寻求每家银行的出资金额不低于2000万元。

  3.共生互生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的金融云市场,仍处于发展早期,远远没有到成熟和饱和的阶段。因此,这三类服务商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并非完全的对立关系。

  金融云日益受到关注,并作为一个细分行业而产生,不仅要归因于云计算市场的蓬勃发展,更是金融科技深度渗透的结果。

  尤其是近年来,在行业格局与监管形势的变化之下,新金融与传统金融走向融合,以2017年京东金融战略结盟工商银行蚂蚁金服牵手建行为标志,科技巨头与金融机构频频联姻。

  在此背景下,推动金融机构的全面数字化转型,是金融科技下一波浪潮的核心。由此,面向金融机构的科技服务能力成为新的焦点。

  因此,金融云平台的竞争力,在于谁能更好地帮助金融机构转型升级,与后者共生互生。

  正如京东金融副总裁曹鹏所说,京东金融的企业服务云平台,和金融机构是一种利益共同体的关系。“作为服务者的我们,不是要卖给金融机构一台发动机,而是要与他们共造一台车。”

  新金融琅琊榜从京东金融了解到的一个案例是,某城商行面临转型关键时间点,但因触网时间短而缺少线上业务风控经验,且技术积累不足。基于此,京东金融为该行提供了包括风控决策引擎在内的一整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帮助该银行实现了对申请欺诈、信用欺诈、账户盗用、洗钱、羊毛党、虚假交易等行为有效防范,并顺利转型。

  还有腾讯金融云,其将保险作为一个突破口,助力保险行业创新与优化升级,共建云上生态。目前,腾讯金融云发布了核保通、理赔通、银保通等三大金融科技产品,为保险行业提供从销售、风控到理赔的全流程服务;并与中国人保等多家金融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可以预期的是,在新的监管格局与行业形势下,未来互联网公司与金融机构之间,有望形成一种共生互生的发展模式,而金融云作为这一模式的重要支点,将迎来更加健康、更加迅速的发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