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小戏挑战市场?通过《我叫黄国盛》,看到工夫影业的另一面

2018-01-08 10:34·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杨雪梅 
   
2017年,工夫影业旗下闲工夫团队带来的《河神》爆红,当人们还在期待《河神2》的时候,工夫影业旗下的另一个团队——工夫小戏出其不意抛出了一部的网剧《我叫黄国盛》。

  “做手艺的人,本分一点。”

  坐在工夫影业办公室的沙发上,知名制片人、工夫影业CEO陶昆无意中开启了“放炮模式”:

  “大家都在拼服装贵不贵,布景美不美,设备好不好,所有的工作人员也都涨价了,但这跟内容本身,关系有多大呢?” 

  2017年,工夫影业旗下闲工夫团队带来的《河神》爆红,当人们还在期待《河神2》的时候,工夫影业旗下的另一个团队——工夫小戏出其不意抛出了一部的网剧《我叫黄国盛》。

  豆瓣8.3分,很多影视作品努力想到达到的分数,《我叫黄国盛》轻松拿到。

  在一部剧集动辄40到100集的年代,这部只有6集、每集17分钟左右的“伪喜剧”,显得有些另类,甚至,不合时宜。

  当陶昆带着这部作品谈合作时,大多数视频平台因为规格、题材、尺度风险、“看不懂”等原因而拒绝。

  这部处处透着“冯小刚、王朔、英达”那种90年代京味讽刺的作品,也与当下更为流行的开心麻花式的舞台喜剧、东北喜剧,或是网络段子剧格格不入。

  最终,他们与搜狐视频一拍即和。这个曾经炮制《屌丝男士》的平台对《我是黄国盛》颇为欣赏,愿意共同投资,并用全网资源力推。据说,张朝阳一口气看完了6集,很喜欢,还发了朋友圈。

  工夫小戏,这个“神奇”团队的存在,似乎是工夫影业“创作者”基因下的一个隐喻。

  最初,陶昆因为一条关于“打飞机”的病毒视频《LU,一个狂吸四亿的APP》而发现了这个团队。“爱才如命”的陈国富很快签下他们,并给他们成立了子公司。速度之快,据说让白一骢都表示,“追悔莫及”。

  《我叫黄国盛》这部作品的诞生,来自团队对于这一内容的极度坚持。尽管一度商业前景未卜,但陈国富拍板:“没关系,我们在其他地方赚的钱,先投进来,先做。”

  “说到底,我们还是有一点点实力。”陶昆露出狡黠的微笑。

  38个议题中筛选6个,这支曾拍广告的团队,是如何在网剧中“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

  从上线两周的情况来看,《我叫黄国盛》并没有成为流量爆款,但,它在社交媒体上刷爆了口碑。

  有网友评价:“喜剧的皮,骨子里的悲凉,创作者从自身发出的与时代强烈的错位感就是最大的魅力”。

  大量的嘲讽、戏谑、恶搞,让整部作品呈现出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感觉,甚至有人将其比喻为英剧《黑镜》。

  一集十几分钟的视频,里面要容纳很多个梗、神转折,还有很多引经据典的句子,不仅考验创作者脑洞,也考验对内容层次的把握,还不能拍得太低级。

  拍病毒视频是这个团队擅长的,但要拍成一套,而且每一集风格、主题、价值高度完全不一样,其实难度并不小。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了解到,尽管整部剧最后只呈现了6个故事,但在前期,工夫小戏的团队讨论了38个议题,筛选了9个,由于预算问题,再筛选出7个,最后被和谐了一集,最终,呈现给大众6个不同议题的故事。

  “先选故事相对成熟,idea最多的,第二步再看哪个议题更有趣,更对观众有代入感,第三步再看哪些议题能够提升整套影片的思想水平。”

  工夫小戏CEO罗楠认为,《黑镜》探讨的议题本身就是很牛逼的,例如“贪欲”,而《我叫黄国盛》的内容很多是小事,但“赋予了它挑战价值观的状态”。陶昆说:“你会很轻松地在看,但其实,它的主题并不轻松。”

  整部剧有五个编剧,包括导演贾小熊、罗楠,以及团队的其他几名骨干,最后由贾小熊把关。他们通常在一起进行头脑风暴,“好多梗找了很多人论证对不对,确定对了才去用,而且我们会因为一个有趣的梗,做很多研究”,比如流行的直播用语,常看直播的用户一眼,就知道团队做了多少功课。

  罗楠透露,讲述网络直播的《大帮崛起》这集中,直播软件UI、道具,以及出现的叫花鸡、素斋饭等礼物都是团队自己设计的,“用了大量的美术,堆积起了很强的技术壁垒,所有的弹幕都有特定的意义,就是为了显得真实,一假观众就不认了。”

  在《国盛旅行社》这集中,一些关于日本的镜头,其实是公司在出国旅游团建中,工夫小戏的团队扛着机器穿街走巷拍完的。

  搜狐视频联合投资,张朝阳愿意全网资源推荐,单分钟成本为S级网剧的标准

  工夫小戏团队最早在业内小有名气,是因为《LU,一个狂吸四亿的APP》这条病毒视频,这其实是团队为乐视拍的一条定制广告。加盟工夫之后,团队又拍摄了《工夫.AV》,迅速刷爆网络。

  事实上,最开始陶昆并没有想好怎么和他们合作。

  “乌尔善导演推荐给我看,我以为拍是真的,还把这事儿当真了,后来才知道是广告化的东西。就赶紧发给陈国富导演看了,看完后就赶紧找这帮人来公司碰了面。”陶昆说:“总之, 先赶紧把他们给拉住了。”

  工夫最为看中的就是这帮人有独特的想法,风格鲜明,“通过聊天我能感觉出来,他们有强烈的表达欲望,但又不是愤世嫉俗的那种小孩,他们更成熟,有点像早年间我看到《编辑部的故事》那种感觉。”

  在还没有想好如何与这些年轻人合作的情况下,陶昆选择了延续这个团队原来的创作方式,支持他们做想做的内容。

  从开始准备到上线,短短六集,100分钟左右,甚至不到一部电影的长度,工夫小戏团队做了整整一年多,“故事、剧本都是新的,单分钟成本达到了S级网剧的标准。”

  而他们找到搜狐视频的时候,一下子就对上了胃口。

  搜狐视频此前就自制过《屌丝男士》等迷你网剧。但《我叫黄国盛》在内容形式和叙述手法上又和前者不一样。罗楠透露,搜狐视频长期做英剧美剧的引进,当时其海外剧版权引进的负责人曹迪看到内容的时候,眼前一亮,觉得这就是中国的英剧模式,就想作为一种创新来尝试一下。

  另一方面,搜狐视频看中的是创作团队的商业化能力。他们都曾是10几年经验的广告人,对创意植入很在行。未来如果这个剧要拍后续多季,在商业化植入上,有天然的优势。

  最后,《我叫黄国盛》由搜狐视频和工夫小戏共同投资,双方共同占有IP。

  拿下腾讯S级网剧《张公案》,工夫小戏的长内容能否同样出彩?

  《我叫黄国盛》及几条病毒视频之后,业内也有人认为工夫小戏就只拍这类短小精悍的作品。但罗楠表示,这是团队的第一步,但团队做能做和想做的远不止于此。 

  接下来,工夫小戏一方面要思考这个IP的下一步该怎么走、要不要拍续季;另一方面,则重点开发《张公案》项目,这是腾讯明年的S级网剧项目,原著作者大风刮过。

  《张公案》是一部古装探案题材的网剧,这与工夫小戏已推出的作品及团队风格完全不一样。陶昆认为,工夫小戏作为一家公司是要发展壮大,不能只靠《我叫黄国盛》,还是要做一些大体量内容。

  工夫小戏最后是凭提案拿下了这个项目的,“他们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提案是配了很多参考、想的很深的内容,甚至专门剪辑了一个概念样片。腾讯影业作为版权方,非常满意。”而《张公案》的导演杨帆,正是《我叫黄国盛》的执行制片人及监制,他在项目中,则贡献了更多的制作经验。

  杨帆作为工夫小戏的合伙人,此前,拍摄了网剧《了不起的咔嚓》,也是一部制作精良的网剧,而且还拍摄了多部经典的广告微电影。

  在原来团队的基础上,工夫小戏也在节奏性地签约新导演和编剧。

  一方面,工夫小戏对创作者来说,可能是一个转型平台,原来拍广告视频/微电影小有成绩的导演,也想转型做长篇,背靠工夫影业的工夫小戏,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资源和机会;

  另一方面,公司内部拥有一套自创的人才孵化体系,新签约导演根据喜好和专长,通过不同板块的内容开发和制作,逐渐操作大体量剧集内容,这个过程中,导演之间相互帮助,相互成长。 

  同时,工夫小戏的控股公司工夫影业,对创作者都有股权激励,随着团队的逐渐成熟,年轻的创作团队将通过股份回购的方式,实现对子公司的控股,并且建立期权池,将一部分股份给到更新加入的创作人,这是一种导演合伙人企业的新形态。

  有意思的是,黄国盛的扮演者张子贤,同时也是工夫小戏合伙人,从一开始就在团队中,在表演的同时,他也直接参与创作。

  “保持他们原创性的东西,这是公司的品牌特点,不可复制的”陶昆表示,做病毒视频、病毒喜剧,证明的是团队的脑洞和创意,但做《张公案》还是会回到剧的层面,符合剧的规则和要求。

  陶昆称这个团队为具有互联网性质的团队。“互联网更加公平、自由,具有互助性、共享性。他们有共同的兴趣、价值观,很有共通性。”

  在此前接受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采访时,陶昆表示过,未来,工夫影业将为工夫小戏、工夫真言、闲工夫三家子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支持,比如从项目来源方面,新的项目进来,大家都一起讨论,“甚至每一集网剧从剧本开始直到剪辑阶段,工夫团队都会认真把关,负起责任,陈国富导演也会全程参与”。资金方面,这三家公司不管发展任何阶段,都不需要为资金担心,工夫影业会启动自有资金提供帮助。

  工夫影业想让这3家子公司,变成有强大制作、开发和执行能力的公司,传承工夫影业的工匠精神。

  “今天是一个才华不被埋没的时代,他们做的事就是尽可能发挥所长,我们则帮他们展现才华。”陶昆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