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7共享经济:万物共享,单车盛世,汽车方兴未艾

2018-01-11 09:28· 微信公众号:媒体训练营  刘路阳 
   
这一场名为共享的赛跑中,有太多伪需求。

  如果要形容共享经济在2017年的态势,那么万物皆可共享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形容。

  在一年的喧嚣热闹过后,共享经济虽然留下了少数靠谱的玩家,但更多的,是燃烧掉了诸多资源资本,留下了一地鸡毛。

  如今在2018年伊始,看着日趋冷静的共享经济,媒体训练营整理了2017年共享经济中具有代表性的领域以及玩家,供君参考。

  共享单车领衔主演

  在2017年的共享经济中,共享单车可谓是代表性产物,发出的声量最多,获得的资本也最多,是在共享经济中发展的最好的,但同时倒下的玩家也最多。

  这一行业里有两大领头羊,一是摩拜,一是ofo。2017年里,摩拜一共获得五轮融资,ofo一共获得三轮融资。两家背后有着多家资源,典型的前者有腾讯,后者有滴滴、阿里。

  在这一年里,以朱啸虎发出的声音为代表,两家多次被猜测将会合并。只是摩拜和ofo,不像滴滴和快的,两家似乎还有故事要讲。

  而新的故事发生的时间需要定义到2018年,也许我们可以明年再谈。

  说回2017年,8月时候永安行上市成功。只是这家被媒体们冠以“共享单车第一股”的企业更多的是对接政府业务,共享单车所占比例实在有限,9月份时,永安行共享单车运营主体永安行低碳接受了蚂蚁金服子公司的投资,也已脱离了上市公司体系。

  如果说上述公司在行业里,活的很好或是还不错,那么下面的公司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2017年6月,悟空单车倒闭。这就像是一个信号,表述着在共享单车行业里,非头部玩家难以获取足够资源为继的情况。同月,3Vbike也通过微信号对外宣布将于6月21日停止运营。3Vbike的退场让人唏嘘,不仅是3Vbike上线仅4个月,更多的是因为其运营不下去的原因是大量单车被盗,部分地区车辆丢失率达100%。

  2017年8月,町町单车背后的运营公司,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宣布倒闭。

  2017年9月,酷奇单车被爆出其位于沈阳、合肥、郑州等地的分公司人去楼空。

  2017年10月,《华夏时报》报道小鸣单车钱欠用户押金在5000万元左右。

  2017年11月,有着良好口碑的小蓝单车也无力为继。

  2017年12月,广东省消委会正式起诉小鸣单车,启动共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

  这些玩家退场时候的姿态也不尽相同。

  综合报道,悟空单车在停止运营后退还了用户100余万元的押金;町町单车曾向北京青年报表示,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酷奇单车则有逾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小鸣单车一度仅剩下微博一个退款渠道,去年11月28日,小鸣单车方面表示90%以上押金已退;被当做共享单车第三力量的小蓝单车如今在2018年被传将有滴滴接盘,据说押金将换算为滴滴的抵扣券。

  共享单车这一资源聚集在头部的行业,注定小玩家会生存艰难。而即便是头部如摩拜与ofo,也未曾在2017年拿出成熟的盈利模式,依旧燃烧着融资。

  共享单车的疯狂,也造成了诸多城市的市容破坏问题。为了争夺市场的非理智投放,导致的报废共享单车尸骸海,仍是历历在目。

  共享汽车方兴未艾

  共享汽车是摩拜在2018年伊始,想要继续讲的故事。而在这一领域,在2017年已经有了玩家。

  媒体训练营也曾做过一些报道,其中得到更多注意的就是EZZY,而注意的原因,却是EZZY的倒闭。

  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最开始是一款即兴社交平台APP,2015年1月开始研发用于分时租赁的车辆远程智能控制系统,2016年3月时,转型为汽车分时租赁平台正式上线,面向高端用户提供宝马i3和奥迪A3系列,在北京地区的核心投放区域为国贸。到十月下旬谢幕,仅仅过去了一年半时间,而其失败的原因,便是资金流不足。

  而除了EZZY,目前国内还有不少巨头玩家,比如首汽的GoFun,北汽旗下的摩范出行,还有梅赛德斯母公司戴姆勒集团推出的Car2Go,以及togo、巴歌、宝驾等。

  混迹了不少大玩家的共享汽车领域,到了今天仍没有哪个牌子让人们耳熟,也侧面反映出了这一行业尚未成熟仍是蓝海。这种情况下,虽然发展机遇很大,但是面临的风险也会很多,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以借鉴就需要不断试错,而汽车的成本也不是单车的成本可以比较的。而除了常规的运营维护成本外,还要考虑到人性成本,甚至是如何避免熊孩子的问题。但是由于用户的需求存在,这一领域,在2018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应该会有不少精彩。

  对了,除了EZZY,在更早的3月份,“友友用车”也发布微信推送,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停止运营。

  共享充电宝虚火已降

  说起共享充电宝的2017,陈欧与王思聪的“赌”为其带来了不少关注。

  今年5月,聚美优品宣布以3亿元收购共享充电宝企业街电的60%股权,陈欧将担任董事长。彼时陈欧在微博表示,“刚投了几个亿,以后你们出门都不用带充电宝了,充个电再送你个红包好不好?”

  随后王思聪更博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彼时陈欧入股街电正直共享充电宝大热之时,入局的玩家有IDG、红杉中国、腾讯、顺为等企业,短短月余,就有包括街电在内的Hi电、小电、来电等获得融资。IT橘子统计,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领域产生了19笔投资,总额超10亿元。

  不过吃瓜群众也没有那么容易看到思聪公子吃翔。2017年10月,“乐电”宣布停止运营, PP充电也宣布退出市场。到了11月,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放电科技、河马充电等企业也难以为继。

  根据媒体报道,在2017年末,街电占据了行业最多的份额,达80%,来电、小电位于其后,仍发展的还有怪兽充电。

  但与共享单车领域一样,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也尚未妥善解决。

  共享雨伞前景灰暗

  在共享经济中,共享雨伞本是较有发展空间的一种模式。

  雨伞造价低,维护成本也低,伞面、伞柄等等都是天然的广告承载体,在投放之前就有可能回收部分成本,只是共享单车都能被“带走,何况是共享雨伞。

  不过“共享e伞”的创始人赵书平却不太在意,面对在南昌投放的3万把共享雨伞难觅踪影,赵书平称在进入的11个城市都出现了“一伞难觅”的现象,但这是正常的,当初投放的初衷就是藏伞于民,主张市民把伞带回家。

  这般运营的结果,就是共享e伞存在不过一个月,便在7月份因大量雨伞被破坏、私占,走向了尾声。

  12月初,来自杭州的共享雨伞“活力摩簦”也结束了运营,这距离其8月正式投入市场不过4个月时间。

  活力摩簦的CEO关于共享雨伞的黯然的解释值得一看,“因为共享经济必须规模化才有价值,是一个很烧钱的业务,要在短期内盈利是非常困难的,显然是需要钱也需要资本市场的投入。”

  而共享雨伞因其自身存在的种种限制(气候、地域、尤其是人性),资本的逐利性等等,使得共享雨伞难以得到长期大笔的融资。

  纵观整个2017年,共享雨伞拿到的最大一笔融资,也就是今年10月,有伞Usan获得的由同程、分众传媒和玖富集团联合投资3000万天使轮融资。

  共享租衣仍需时间

  在2017年出现的共享经济中,理论上使用时长最长的便是共享租衣。

  但是,共享租衣有效的目标群体略小,加之使用频率过高,用户脾性不定,运营成本以及寄送成本被动拉高。

  这一行业被吃瓜群众们注意,更多的是因为11月末时,哆啦衣梦回应退钱要求时,抛出来一句:“要钱没有,用衣服来抵。”

  成立于2015年3月的哆啦衣梦,在2016年3月时获得48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底,根据哆啦衣梦的数据,其有注册会员37万,服装25万件,下线拥有数十家体验店。2017年3月,哆啦衣梦获得12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有上市服装品牌拉夏贝尔。但是这都没能阻止哆啦衣梦成为共享租衣行业第一家倒下的企业。

  根据投资界的整理,共享租衣行业入局的资本有王刚、金沙江创投、红杉、经纬中国等。2017年9月时,阿里巴巴也投资了衣二三的C轮融资。

  有评论说,共享租衣的出现,让年轻女性能够用经济实惠的价格享受潮牌时尚的愉悦体验。

  只是比之共享单车的红火,共享充电宝的话题性,共享租衣似乎稳定些,仍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有人说,在2017年,只要是挨上共享的概念,就能拿到钱。

  在这波共享经济的浪潮下,除了上述提到的领域,还有共享健身房、共享购物车、共享溜娃车、共享宿舍、共享篮球乃至于共享马扎……

  整整一年的共享经济看起来无限风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共享不能做到。共享女友在让人们意淫过后,加倍的反思到底有多少标着“共享”的产品,是假共享、伪需求。

  1978年提出的共享经济有两个形成基础,一个是闲置资源,一个是需求的有效连接。所以刚进入中国的Uber,可以说是共享经济的一种存在形态,Airbnb等更是。

  如今2017年已过,2018年已至。相信在市场自身的调节以及资本的日渐冷静下,共享经济将会越来越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