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乐视,一个“烂”字已不足以形容它的处境,孙宏斌想和它划清界限,如今贾跃亭也想抛弃它

2018-02-05 09:54· 微信公众号:刘步尘  刘步尘 
   
只要法拉第未来和乐视汽车有一个共同的老板这一事实不发生改变,乐视改什么名字都没用。须知,无论乐视还是法拉第未来,最大、最根本的危机正是贾跃亭本人。法拉第未来要想生存,当务之急不是切掉乐视,而是切掉贾跃亭。

  今天,恐怕没有第二个企业像乐视这样让人避之犹恐不及:超过100亿的巨额亏损,股价连续跌停,谁也算不清有多少债务,负面传闻不断像水泡一样冒出……

  今天的乐视,一个“烂”字已不足以形容它的处境——当它的创始人也想甩掉它的时候,你就知道它有多烂。

  这不,继孙宏斌力图和乐视划清界限之后,今天,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也想和它划清界限了。

  在过去的2017年,由孙宏斌主导的乐视三大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我称之为“孙氏乐视”),极力和贾跃亭主导的乐视(乐视控股、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我称之为“贾氏乐视”)切割,但是,大半年的努力还是打了水漂。2018年1月19日,乐视网宣布终止重组及改名,意味着“孙氏乐视”和“贾氏乐视”切割的努力宣告失败。

  二者没那么好切割。在过去差不多5年时间里,贾跃亭一直苦心经营的正是生态化反。所谓“生态化反”,不管乐视以及贾跃亭给出多么高大上的解释,其本质依然是乐视各生态板块之间随意发生资金捯饬。即:贾跃亭可以随意抽取各产业板块的资金而不受到财务约束。如果你弄不明白为什么孙宏斌花了大半年时间依然理不顺“孙氏乐视”和“贾氏乐视”之间的账务关系,那是因为贾跃亭在七大子生态之间(包括法拉第未来)发生了太多、太随意的资金挪用。

  可以说,贾跃亭已经把整个乐视体系经营成了一桶浆糊、一团乱麻,不是你想理顺就能理顺的。

  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不久既说,“当务之急是和非上市板块切割”。随着2017下半年以来和贾跃亭关系决裂,孙宏斌正式启动“孙氏乐视”的去贾跃亭化,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改名。然而,所有的努力最终还是宣告失败。

  有趣的是,如今,贾跃亭也准备和乐视切割了。

  最新消息是,法拉第未来副总裁吕征宇在前不久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称,乐视超级汽车或将更改中文名称,不再采用“乐视”二字。

  吕征宇称,“汽车业务由贾跃亭个人投资,本就独立于乐视网和乐视控股之外,更名后将与乐视体系进一步切割。”财新网据此分析认为,这是法拉第未来为了与乐视控股与乐视网保持距离。

  事实上,乐视汽车改名,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贾跃亭担心持续蔓延的乐视危机拖累了法拉第未来,因此才决定“舍乐视,以保法拉第未来”。

  的确,在过去半年多时间,乐视危机已经给法拉第未来带来巨大麻烦,致使2017年成为法拉第未来“失去的一年”。这一年,法拉第未来无论量产计划的推进,还是FF91车型的改进,均无实质性进展;相反,法拉第未来还陷入了巨大动荡,创始人及核心骨干相继出走,融资迟迟无实质性进展。可以说:今天的法拉第未来,已经处于生死边缘。

  而法拉第未来频繁发生危机的时间节点,恰恰出现在2017年7月份贾跃亭进入之后。

  今天,法拉第未来的创新价值已经大打折扣。从法拉第未来离职的原副总裁Krause,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汽车公司,其使命正是“为下一代设计、开发和提供最具竞争力、最有能力、最为连接、最清洁的移动设备”,显然,这家新公司将“直接与 FF 展开竞争”。而法拉第未来最有价值的原首席设计师理查德•金(Richard Kim),也已经于去年底从法拉第未来离职。

  法拉第未来已经失去了它最核心、最具价值的资产,已经不是大家期待的那个法拉第未来了。

  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