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四天“生死局”:“用爱发电”,可逃不过时代的车轮

2018-02-05 10:44·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周锐 
   
但每一次A站遭遇风波,都能看见ACer在一旁默默的守候,A站无牌照、视频下架,A站相关微博底下一排排刷屏着留言“AC一直在,爱一直在”这句话,这一次也希望ACer不要太早放弃,静候猴山归来。

  三天前(1月31日)晚间,A站即将关停的消息爆出。有媒体称,A站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将于1月31日24点到期,如果不能及时续费,A站将被关停服务器。

  对于已经习惯“猴山”隔三差五陷入“药丸”危机的ACer(A站用户的自称)来说,这条消息本该不足为惧。但让人担心的是,就在停闭传闻爆发的之前,有A站员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爆料,A站已经拖欠200名员工工资近三个月,社保也需由员工自己缴纳,不少A站老人已经离职。这让一切看起来不像是空穴来风。

  这一晚,无数守着ACer守着A站网页与App直到零点,确定A站安然无恙才放心睡眠。然而才过了一天,2月2日上午10时许,A站官方微博发布一条微博,“我还想再活五百年。”A站网站页面遭遇404,App一片空白。A站CEO刘炎焱对媒体保守的说了一声,“A站是不是要关了,不好说”,就再无回应。

  2月2日这一天,猴山真的像“凉了”,百万“猴子”在微博上发文“R.I.P”悼念A站,缅怀着曾经的美好岁月,但众人脸上悼念的眼泪还没有风干,情况又出现了反转——今天(2月3日)上午10时许,有消息称,据知情人士透露,A站将通过增发2.5亿新股进行融资,一张“复活牌”被触发。

  很好,这很“猴山”。可是直到目前,点击A站网页,页面显示A站已更改新的域名,而App用户无法登陆,也无法观看内容。而融资消息迟迟没有实锤,到底谁掌握着A站的“复活牌”不得而知。

  猴山的“生死局”还没有过去,可总归隐隐约约留下了回转的余地,要知道二次元世界里主角总是拥有免死光环的。

  奥飞系与阿里系支配下的“猴山”

  A站这次服务器关停已经明明白白把情况摆出来了——缺钱。如果说之前A站还披着一层遮羞布,那么现在已经是壮士断腕,毕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目前A站最近一次融资是2016年11月,中文在线以2.5亿现金认购A站母公司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3.51%的股权,彼时A站估值达到18.5亿元。在这次融资之前的两年,A站业绩亏损达到近2.6亿(2015年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净亏损达1.46亿元)。

  而以中文在线融资为基准,A站目前的股东达到10位,前三大股东第奥飞动漫董事长蔡冬青(持股54.77%),中文在线(持股13.51%),土豆文化(持股13.23%),软银四家机构合计持股12.98%。刘炎焱占比只有1.47%。

  从大股东名单中就能看出A站内部的分裂状态,最大股东蔡冬青代表着奥飞系,土豆文化即是合一集团,虽然股份占比位居第三,但是背后站着阿里爸爸。A站被这两股势力支配着,风平浪静时不过是偶尔炸炸服务器,一旦事情闹大了,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

  2016年7月,A站前任CEO莫然辞职,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在奥飞势力的支持下接任CEO,彼时正逢A站尝试商业化、从纯粉丝社区网站运营转向规模化商业运营,刘炎焱努力想走出和B站不一样的商业化之路。

  他对外表示,“二次元是我们的重要构成部分,但我们并不是一个纯二次元网站。我们还有二次元之外的很多东西。比如硬核内容国内肯定是我们最‘横’;还有短视频区,也就是娱乐区;文章区,这是我们最具备社区属性的专区;还有影视区和游戏区的流量都很大,说实话我们没那么‘B站’。”

  A站似乎刻意保留着最初二次元园地的“底线”,在视频网站收费时代到来之时,它像个不着调的江湖老人,默默简化了会员答题问卷。

  2017年初,A站终于开始试水游戏运营,首款运营游戏《诺文尼亚》数据排名一度挤进了进入了畅销榜前几位。但这已经是亡羊补牢之举,有媒体统计,2017年2月A站的游戏中心游戏下载虽然增加至14款,同一时间在B站游戏中心是47款。

  2017年6月A站与利欧数字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举行了A站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广告推介会。“猴子们终于学会接广告了!”A站用户的弹幕赞美着A站终于开启的商业化之路。AC娘的相关周边也陆续上线,包括此前与高洁丝合作推出过定制款卫生巾、AC娘书签、包子头发箍、胸章等。

  刘炎焱踌躇满志的说,“前两年我不是CEO,等着看我们今年的财报翻多少倍吧。”

  A站“用爱发电”,可逃不过时代的车轮

  相比起对面大刀阔斧的B站,大会员制度、游戏联运、球队冠名、动漫周边、线下漫展旅游季等商业变现举动一拥而上,A站的商业之路十分温和。这种温和有利有弊,最大的利好大约在于A站核心用户始终被保护得很好,A站二次元精神阵地的属性没有消失。ACer一度以A站不进行用户收费而自豪,被坊间成为“用爱发电”。

  可谁也没料想,A站商业变现的弊端会在监管层的政策下迅速被激发出来。2017年监管层调控收紧,6月22日,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消息,要求A站等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的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根据相关规定,超过15分钟以上的长视频都不能在A站上播放。

  6月底,A站的影视区韩剧分栏撤销,接着大量影视作品下架整改,7月份整个影视区消失,并且声明此后“严格杜绝欧美影视在A站上传”。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发布整治弹幕网站行动的相关信息,A站罚款12万元,并对网站视频节目进行整改,据统计被清理的内容占A站整体UCG内容的70%。

  对于没有会员收费制的A站来讲,影视资源的消失让它元气大伤,但是为A站的核心要素还在,比如A站灵魂所在的文章区,鬼畜娱乐区,游戏区,番剧区,独立于主站初代ACer精神聚集地A岛(AC匿名版)等。

  真正让人担心的是,接二连三的损伤后,A站透露出的疲态。极光大数据显示,从2017年5月到10月的半年中,A站的月均DAU在渐渐缩水,与之相反的是B站月均DAU的不断上涨,两者最大差距时差值相隔25倍。

  媒体“36氪”报道,根据A站资方调研数据,A站在2017年11月的实际DAU已经降到了160万,其中PC端90万、移动端45万——这个数字在今年 1 月份的峰值是 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截至目前,数据显示,A站全球ALEXA排名为11629,与此对比的是,B站为249;整站日均IP上,A站仅为2.85万,B站则为166.5万。

  时代的车轮碾压过来了,弹幕网的排头老大换人了。而A站的这次关停则把这种时代更迭的残酷展现在了ACer面前,A站缺少资金,百万“猴子”没法再盘踞猴山圈地自萌,畅想着60年之约。车轮一旦碾压过来,除非驶到尽头,不然不会停下。

  反转再反转,到底谁握着“复活牌”?

  现在,ACer或许都将希望寄托在那则融资消息上。

  网络消息称,A站将通过增发2.5亿股新股完成融资,阿里+云锋基金在认购新股后持股31%,将取代奥飞系获得控股地位。

  A站目前最大股东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出让28%的股权,中文在线在本次融资后持股比例降至16%,而阿里加上融资前优酷土豆持有的13.23%股权,阿里系竟成为A站最大股东。

  但这对于这则消息阿里与云峰基金均无回应,而此前类似的传闻也曾出现。据媒体《财经》报道,阿里系云峰基金将以10亿人民币的估值对A站进行重组,占股将超过20%,最终合一集团(土豆优酷)与云锋基金所占股将超过50%,阿里系实现最A站的控股。

  传言散开后,云峰基金的合伙人虞峰在朋友圈留言回应,“我们没有投!这故事都不知道谁编的!”

  这次传闻再次掀起,真实性依旧存疑,可一张关于融资内容的聊天截图却在网络上疯传了起来。截图内容显示,A站融资艰难造成资金链断裂,原因在于阿里融资想要拿A站70%的股份,但A站估值缩水后,股权溢价阿里实际所出资金比奥飞系少,目前的大股东奥飞不同意,双方僵持。

  这张截图内容是否真实并不可考,但是却将A站内部可能存在的派系之争展露在公众面前。目前国内二次元的赛道上真正具备竞争实力的平台只有AB站,在B站已经归属腾讯系之后,阿里系接盘A站看起来已经是顺利成章。

  雪崩之后的黄金救援时间是15分钟,而A站离阿里云服务器数据清空还有4天,如果真有“复活牌”,时间拖拉越久,最终受伤的是A站。已经快要到2018年A站春晚了,媒体“娱乐资本论”走访A站办公室是A站工作人员说,“目前我们没有办法确认关闭时长。前一段时间,猴山曾经考虑过各种方案,但最终选择,接受现实。春晚项目为此可能会收到非常大的影响,但如果还能撑过去,目前不排除能继续执行的可能。”

  这座最先落座在宅圈的猴山,现在仿佛正在崩塌。但每一次A站遭遇风波,都能看见ACer在一旁默默的守候,A站无牌照、视频下架,A站相关微博底下一排排刷屏着留言“AC一直在,爱一直在”这句话,这一次也希望ACer不要太早放弃,静候猴山归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