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证券教父”到被判刑17年,他说:“要好自为之,没有人来救你”

2018-02-22 13:18·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原 
   
他人生的或起或伏,与他的倔强、胆识,又缺少进退的智慧都不无关系。

  2016年6月,管金生宣布开启再创业——成立九颂山河基金,在中国境内发行10亿元人民币基金,同时在境外某一国家(如日本、美国、德国、以色列)发行等量价值的基金,基金管理人同为九颂山河基金公司。

  管金生到底是个开资本市场先河的英雄,还是个玩弄资本的赌徒?多年来人们对他的评价莫衷一是。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管金生是个不容被忽视的人物。

  他被称为“中国证券教父”,创立了上海第一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又深度参与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成立,一手设计了交易规则、设备到交易员培训的全体系建设。那个年代的中国,管金生对金融、证券市场的敏锐嗅觉无人能比,然而震惊中外的“327”国债事件给管金生快速升腾的人生画上了休止符。

  所谓盈亏同源,管金生曾把“自尊、不服输、要强、固执、较真、在人前一定要得到第一”概括为自己性格中的深深烙印。他人生的或起或伏,与他的倔强、胆识,又缺少进退的智慧都不无关系。

  1947年5月19日,管金生生于江西省清江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家境贫寒。

  管金生后来对人说,算命的人讲,这孩子命硬,要送出去寄养。3岁后,他才被接回家。小学四年级,能干的母亲去世,管金生因此早早就领悟到了世态炎凉。“要好自为之,自立自强,没有人来救你。我很小便懂得自我发展、自我约束、自我保护的道理。”

  算命的说管金生是出门人,要往东方走。报考大学时,他得到了第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上海外国语学院法语系。

  1982年,管金生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获得了法国文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因工作不对口,他从公安机关的翻译岗位改行,进入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工作。先后任经理助理、副经理。1984年,管金生由上国投被选送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深造,成为法学、工商管理双料硕士。

  1987年回国期间,管金生上下班路过苏州河时发现,桥口有人交换国库券,这让他想起,这跟西方当年在梧桐树下交换东印度公司股票类似。他向领导建议,根据自发性国库券民间交易的情况,可以放开国库券的二级市场交易,把私下交易引入有组织的公开市场操作的机制。

  在提议建立证券公司时,管金生设想了三条基本准则:

  一、要建立公开市场操作机制,由室外交易到室内交易,强调时间、价格优先,要公开透明,核心是竞争机制。

  二、交易机构唯一最好的企业组织制度就是股份制。

  三、证券业和银行业必须分离。只有和银行分离,证券业才能有发展生存的空间。

  坚持股份制,以及坚持与银行脱离,这两个设计成为中国证券业的重大创举。此前中国的两家证券公司——南方证券和海通证券分别脱胎于中国工商银行交通银行

  1988年两会之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将管金生提议建立证券公司的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并在6月6日批复同意。当年7月18日,上海第一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开业。万国证券由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10家股东筹资3500万元成立,管金生担任总经理。

  成立不久,万国证券就靠倒卖国库券完成了自己的原始积累。

  1981年开始,中国对外发行国债。由于缺乏流动性,“国库券”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受欢迎。许多人通过地下交易,以五六折的低价收购国库券,还有的企业用国库券来推销积压产品。

  1988年后,为了应对国库券缺乏流动性的问题,财政部发布新规,允许国库券上市交易。但当时全国银行没有联网,各地国库券价格差别很大。

  当时的万国证券只有十几号员工,管金生带领员工跑遍了中国的250多个大中小城市和偏远农村,到处收购国库券。特别是管金生在1989年初得知,1988年国库券即将在一个星期以后上市交易,如果从黑市中以75元买进,上市就能卖到100元。于是,上海市面上1988年的国库券有一半都被管金生快速率众买走了。通过多次类似的原始积累,1989年,万国证券的营业额做到了3亿元。

  同时,管金生也是最早希望将中国证券公司与国际大券商对标的金融家。当时许多证券公司雇佣的员工还是中专毕业生,管金生则认为要能与国际投行看齐,需要雇佣最聪明的学生。他在大学里面为万国做大量的宣讲,邀请美林、高盛的人给学生上课。在万国的团队中,来自复旦、上海交大和财经大学的学生占到90%以上。

  1990年11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宣布成立,管金生全盘设计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规则、设备到交易员培训的全体系建设,深沪两地的异地交易首先由万国证券开通;无纸化交易也由万国证券率先推动。

  一位万国前员工说,在他刚加入公司时,十分惊讶于万国提出的建议,就被监管部门简单地写入条例。管金生的时任秘书卫哲曾说:“B股是怎么推出来的?都是我们在房间里想出来的。”

  彼时的万国证券,一度持有中国七成的A股和几乎所有的B股。承销业务占中国总份额的六成。此时的管金生忙碌于在银行、财政、计委、经委各个部门做巡回演讲;最繁忙时,他每天要出席4个一级市场的发行仪式。所有公司都想跟万国签约,要由政府出面,才能将业务协调给其他券商。

  1994年,万国已经在新加坡、伦敦开设了分公司,并开始筹备美国分公司。后来管金生说,“当其他证券公司连国内的事都没弄明白时,我们已经明确提出,要把万国打造成中国的美林。”

  此时的管金生处于人生的风口浪尖,他被舆论推高到“中国证券教父”的地位,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一切在1995年戛然而止。

  1993年底,国债期货市场建立,并正式向公众开放。1994年10月,人民银行提高3年期以上储蓄存款利率,并恢复存款保值贴补。保值贴补率的不确定性为炒作国债期货提供了空间。多空双方对峙的焦点则是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的“327国债”期货价格。

  1995年2月,市场传闻财政部可能会以高达148元兑付“327国债”,而不是132元。但管金生判断,财政部不会为此额外掏出16亿元,决定率领万国证券做空。

  1995年2月23日上午,财政部发布公告,将按148.50元兑付“327国债”,这实际上也宣布了空方的失败。然而,管金生却不肯束手就擒。

  当时市场上存在两大阵营:以万国证券为首的做空阵营,以及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公司(有财政部背景,以下简称中经开)为首的做多阵营。

  1995年2月23日一开盘,中经开公司开始逼空万国证券,用80万口将148.21元的收盘价攻到148.50元,再接连以120万口、100万口将价格抬高到149.10元、150元;下午更是攻到151.98元。国债每涨1元,万国就要赔进十几亿元。

  随后万国的同盟军辽国发突然倒戈,这进一步激发了管金生的反攻势头。下午16时22分,休市前的8分钟内,管金生做出了疯狂举动:大举抛售债券期货,做空国债。先以50万口把价格轰到150元,再进而打压到148元,最后打出一个730万口的巨大卖单,把价位打到147.40元。这笔天价卖单面值高达1.46万亿元,接近中国1994年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万国按这个收盘价来算,净赚42亿元。

  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主管部门的神经,上交所当晚紧急宣布:8分钟内的所有交易无效,收盘价被认定为151.30元,万国赔了60亿元。

  第二天,万国发生挤兑。4月,管金生辞职;5月19日,管金生以贪污和挪用公款罪,在海南被捕。同月,国债期货市场被关闭。万国证券经此一役,元气大伤。1996年7月16日,申银与万国合并为申银万国证券公司。

  1997年2月3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管金生17年徒刑,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中国证券教父”华丽的人生宣告落幕。

  2003年,管金生获准保外就医,此后十余年间淡出了公众视野。

  吊诡的是,在“327国债”事件中名噪一时的“四大赢家”最后的人生都不堪人意。当时28岁的魏东后来在2008年因涉嫌“原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受贿案”在家中坠楼自杀;当时30岁的刘汉于2015年以黑社会组织头目身份被执行死刑;当时34岁的周正毅后来被判刑16年;当年29岁的袁宝璟在2006年因雇凶杀人罪被执行死刑。

  当年的敌人,已经随世事沉浮,风流云散。刘汉入狱后,管金生开始逐渐发声、出席活动、主持演讲。直到2016年6月,管金生宣布开启再创业——成立九颂山河基金,在中国境内发行10亿元人民币基金,同时在境外某一国家(如日本、美国、德国、以色列)发行等量价值的基金,基金管理人同为九颂山河基金公司。

  金融界人士分析,管金生选择创立平行基金,与当年的中概股回归A股热潮有关。国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回归A股,首要问题是寻求人民币基金接盘。而平行基金的方式,可以用人民币基金倒手美元基金,更为便利。

  管金生期望,九颂山河可以成为上海“黄浦区的民营金融机构第一纳税大户”。虽然这个预期,与他当年创立的万国证券鲸吞山河的气魄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