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八线”小城,却发现直播答题从未在这火过

2018-02-23 10:52· 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  杨雨晨 
   
直播答题依旧受到行业追捧。只是在广电严规出台,一二线城市用户增量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如何研发新玩法,挖掘以“小镇青年”为代表的新用户,是他们下一阶段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在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刺猬君和大多数人一样回老家过年。这是个位于湖南省西北部的“十八线”小城,总人口不过25万。

  对,就是那种走几步都能遇熟人,出租车跑完全市也大抵个起步价的地方。

  想着近来“小镇青年”越来越多地走进大众视野,并在短视频、直播、影视等领域显现出强大的潜力,刺猬君有点好奇,对于今年的第一风口——直播答题,他们感受如何。

  一番问下来,答案有些出乎意料:

“你有玩过直播答题吗?”

“直播?是抖音那种吗?”

“你听说过直播答题吗?”

“听过,没见过。”

“那个答对12题瓜分100万的直播答题你有没有听过?”

“怎么个意思?在下孤陋寡闻······”

“你知道直播答题吗?”

“嗯嗯!我还看别人玩过。”

  ······

  2018年伊始,在一二线城市引起不少热议,给内容行业带来无限惊喜的直播答题,于这座小城而言,不过是掀起了一朵小水花,之后就消失了。

  周欣是在远在北京的妹妹强烈安利下知道的直播答题。当时恰逢平台为制造噱头推出了“血战到底”场,一人独享100万奖金。抱着好奇,她先后打开花椒和映客,做了两回围观群众。

  眼看着答对的人越来越少,她也跟着紧张起来,“这模式有点上瘾,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无聊嘛,看直播不如答题”。

  其实周欣一直对互联网不太感冒,每天的工作生活就已很充实,她不太愿意在手机、网络上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对于当下流行的养蛙、吃鸡、快手、抖音······她都没玩过,哦,除了前段时间被“四个野男人”迷惑外。

  想着这次自己终于赶上了次潮流,准备好好和同事们炫耀炫耀,却没料到两个百万富翁的诞生,让直播答题一夜之间火了。周围的同事都在谈论着今天几点在哪个App上有,奖金多少。

  “大家抱着既能赚钱又涨知识的心态,一场不落地参与着。当然赚钱是最重要的。”那段时间周欣总能看到原本上着班的同事,突然交换个眼神,默默地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开始答题。程序员哥哥就更直接了,光明正大拿出手机答题,美其名曰学习别人的技术开发和用户体验。

  不过,这股风潮来得快,去得也快。大概一周之后,办公室便无人讨论直播答题,好像它从未来过一样。

  何强也是在看到外地同学分享的朋友圈链接知道的直播答题。大概在两个月前,他体验过一回冲顶大会的5万元场。“玩过一次就再也不想玩了。”

  在他看来,这类模式的噱头就是奖金数额。几万、几十万看着很唬人,但实际分摊下来没多少。“答不对”和“答对了也没多少钱”是让他弃用的主要原因。“现在单场奖金没个300万,根本提不起兴致玩。”

  与周欣和何强亲身体验过不同,这座城市的大多数青年对直播答题还停留在“听过没用过”“压根没听说过”两个阶段。

  他们或在朋友玩时偷瞄过两眼,或在群里、朋友圈收到过分享码邀请,或从资讯平台看到过相关新闻,就是没自己玩过。“本来打算玩的,后来不知道啥事儿耽误了。”“没时间。”“没兴趣。”······

  而那些第一次听说的人,则好像打开了新世界。巨额奖金的诱惑很大,再三确定是真金白银的奖金后,他们都跃跃欲试。“真能分到钱啊?哪几个平台有?我改天试试。”

  为什么被互联网大佬们如此看好的直播答题,在家乡小城却火不起来?

  其实,这样的结果与此前企鹅智酷做的《全国直播答题用户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数据相近。报告中显示:直播答题用户在二线城市分布最广,近50%,五线及以下城市仅占8%。

  图源:企鹅智酷

  至于为何小城市占比如此低可以从直播答题用户的年龄分布中得到答案。据报告统计,26~35岁人群是直播答题的主力用户,占比55%。可对小城来说,这部分中坚力量是严重流失的,他们大多在外求学、务工,留在家乡的极其有限。

  正如一位朋友和刺猬君聊到的,单位就三个年轻人,大家彼此的兴趣点还不一样,没有讨论氛围,自然也提不起兴趣玩。

  而恰恰“社交”是直播答题的关键。

  不论是用户知晓直播答题的渠道,还是分享邀请码至各个社交平台以获取复活卡,又或是答题过程中的团队协同作战,都离不开亲朋好友的参与。

  如果周围的朋友都不知道或不参与,一方面缺少谈资,另一方面独自答题全对瓜分奖金的几率极低,一来二去赚不到钱,没了参与热情,自然也就不再用了。

图源:企鹅智酷

  再加上相较于一二线城市,大多小镇青年对新事物的接连出现还处于适应接纳期。对于这样“天降横财”的游戏,比起期待他们更多的是疑问。“怎么就会白给钱呢?”“砸这么多钱他们能得到什么?”“不会亏死吗?”······

  那“十八线”的小镇青年就是被直播答题抛弃的用户吗?

  下这个结论恐怕为时尚早。

  毕竟直播答题从出现到引起热议再到相关规范条例出台,前后不过两个月时间。新生事物刚开始争取一二线城市用户,以打出声量,是互联网产品的惯用手段。

  当产品发展成熟、相关条例也已规范,如何完成用户下沉则是他们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题。

  周欣也曾在交谈中提到,这类直播答题一考验主持人的专业功底,二考验题目的难易搭配。一个做得不好,用户流失就很快。“你别看小城市没大城市娱乐设施多,但大家的生活都挺充实的,如果直播答题无法成为闲暇谈资,它也很难融入小城。”       

  不过,可惜的是,此前想着借春节假期进行用户下沉的直播答题,以及想体验体验这一新事物的用户,却没能抓住春节这个好时机。

  春节前夕,直播答题的相关规范条例终于还是来了。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曾在1月22日发布的《撒币第4周:一天51场,总金额达3749万元,BAT也入局了》一文中便预测到了这一趋势。

  但此次的条例如此“狠”,却在意料之外。

  2月14日,广电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对网络视听直播答题活动加强管理,进一步规范网上传播秩序,防范社会风险。

  除了明确直播答题的内容导向外,还有两点值得注意: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直播答题节目主持人应当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和良好的业务素质。

  通知一出,效果立竿见影。原计划在年后结束的百万英雄、百万赢家、黄金十秒等节目先后提前宣告第一季结束,其他诸如冲顶大会、网易大赢家、爱乐之战等也贴出了系统维护升级的字样。

  一时间,直播答题由风口浪尖的宠儿跌落谷底。

  此前乐当“大撒币”的周鸿祎也在朋友圈“诉苦”:撒币的都成了傻逼,还是马总高瞻远瞩一针见血预见到这个结局。只是前有NOW直播内测,后有腾讯视频的“百万脑力时代”,虽反应慢了点,腾讯依旧赶在最后一波入了局。

  那直播答题就真的这样凉透了吗?

  当然不会。这一模式的优势已经被充分验证,还有巨大的潜力待挖掘,尝到甜头的公司不会这么轻易错过。而相关规定的出台,则是一个行业走向规范的必经之路。

  这不,春节刚过,直播答题行业已经慢慢回暖,QQ游戏、NOW直播、企鹅电竞、聪顶一休等直播答题悄然启动。

  此前宣告暂停维护的一批产品中,冲顶大会也最早回来了。2月20日,冲顶大会官方微博发布产品升级更新信息,推出冲顶大会(极速版)。新版本玩法和此前大体一致,不过没了主持人,而是直接弹题,最快时5分钟就能结束一局。

  可以说,直播答题依旧受到行业追捧。只是在广电严规出台,一二线城市用户增量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如何研发新玩法,挖掘以“小镇青年”为代表的新用户,是他们下一阶段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