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D的假想敌,不止BAT ,还有全世界

2018-02-24 09:40· 微信公众号:凤毛麟角  毛琳Michael 
   
对TMD来说,恐怕没有最强大的敌人一说,因为所有的全中国或者全世界企业都是他们的假想敌,过去未去,未来已来,TMD和中国互联网的冲突只会愈来愈激烈,全民皆敌的时代来临了。

  在电视剧《亮剑》结尾,在南京军事学院的1953年的首届毕业论文答辩上,北京军区参谋长丁伟发表了《论我国国土防御的重点》的论文,其中最为核心的是提出苏联是未来威胁的假想敌理论:“从理论上讲,一个国家的周边地区出现一个军事强国,不管这个军事强国有没有动手的打算,事实上,潜在的威胁已经构成。动不动手的主动权,不在我方手中。”假想敌理论在此后屡屡被验证,在野蛮生长的当下的中国互联网更是被证明,中国互联网从业者都曾经经历过2010年前的BAT抄你怎么办,2010年后则一直经历着BAT投了你的竞争对手而不是你怎么办的焦虑。在BAT屹立的中国互联网原本已经陷入新模式发展停滞的状态,但却偶然诞生了TMD三家准巨头,TMD一方面需要应对BAT的侵蚀,另一方面不断地进入各个行业拓宽业务线,导致TMD成为了全民公敌,而对TMD来说,他们的假想敌又何尝不是全世界呢?

  01

  一、不可复制,TMD的独立发展样本之路

  随着2007年阿里巴巴香港上市,BAT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一级,此时中国互联网的创新仿佛停滞了,BAT成了黑洞,吸走了所有互联网的资源和用户,抄袭互联网创业模式,并用自发产品和流量优势复制创新,所以才有了“狗日的腾讯”、“百度作恶”,尽管2010年经历腾讯经过3Q大战痛定思痛后开启了BAT开启了并购投资合作模式,但“生死BAT是创业公司的魔咒”、“BAT让中国互联网创新暗无天日”的言论屡屡被提及并且经久不衰,BAT的资源优势对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是稀缺的,BAT的资金优势无疑更是稀缺的,更为可怕的是BAT投资哲学像极了孙正义“你若不接受我的投资,我就去投你的敌人”,也让中国互联网企业尽入BAT彀中矣。

  但TMD的成长是一个意外,由于彼时BAT的生态建设目标和模式处于探索期,同时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期并未枯竭,所以TMD能够成长起来,随着BAT的生态布局越来越清晰和强烈,我们能看到诸如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无人驾驶、新零售等新业态的布局上BAT的布局比创业公司更快速,除非速度极快的技术大爆炸发生,否则类似TMD的成长通道或已关闭,BAT会在更早期投资或狙击具有类TMD发展潜质的创业者。TMD是从BAT的缝隙中生长出来的,因为生长在BAT业务的边缘而得以成长,等到真正成长起来时已经成为不容小觑的创业力量,更重要的是TMD拥有极其强烈的独立发展意愿,所以才造就了TMD的独立格局。TMD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2012年7月成立的头条以内容分发起家,技术出生的张一鸣坚持信息流的算法推荐,而不是编辑推荐,模式一度被百度和四大门户看不起,看不懂。今日头条借助移动互联网红利和低价格的低星城市手机预装成本成长为月活1.2亿估值300亿美元的准巨头,张一鸣借助先发优势成功的侵入了百度和其他互联网平台的广告领域,以信息流广告抢占百度的搜索广告市场,而百度在觉察头条的竞争力之后不仅将信息流作为2018年的核心战略,更是数次传出收购/投资传闻,最近的一次收购传闻是在2017年8月,对此今日头条公关的表态是:“这个稿子就一个错误,买卖关系写反了。”,1月“百度打头办”的罗生门事件也被热议,而张一鸣对于独立发展的态度比较坚决,在他看来,巨头之间是互相防范和进入对方领域的,如果站队竞争会更激烈。

  2010年成立的美团则是走了依靠BAT但保持决策力的道路,两度创业失败的王兴选择了COPY美国的团购模式,从百团大战中侥幸生存下来,为了生存在2011年和2014年B、C轮融资后选择了阿里巴巴,团购大战结束后不久美团孵化了美团外卖、猫眼电影、西瓜旅行等多个产品,此后阿里巴巴显露出一贯以来的强烈掌控被投资方作为阿里流量来源的强势思维,企图控制美团作为流量来源反哺淘系电商和支付宝业务,在被告知不可能允许类似滴滴同时获得阿里巴巴、腾讯同时支持的错误再次发生后,美团选择站队控制欲并不太强的腾讯,而阿里巴巴也以八五折价格甩卖美团股份,同时60亿元重启口碑,再以两轮合计22.5亿美元投资美团外卖最大竞争对手饿了么,并帮助饿了么收购排名第三的百度外卖,同时阿里巴巴的淘票票已经超过猫眼电影的份额,巨额的进行票补试图攫取更大的份额。可以说美团与阿里巴巴已经势同水火,而阿里巴巴也不介意在企图攻占的领域用更大的 投入来遏制美团的发展。

  2012年成立的滴滴则是比美团更进一步,算TMD三家中较好的平衡了BAT关系的范本,但这样的范本很难复制。程维在内的创始高管团队是阿里巴巴出身,程维也曾经坦言滴滴更想要阿里巴巴的投资,但天不遂人愿,在疯狂烧钱的打车行业等不到阿里巴巴投资时,滴滴接受了腾讯的投资,此后阿里巴巴入主了出生于杭州的快的,双方作为腾讯和阿里巴巴角力支付场景的代理人成功的帮助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建立了消费场景,但每天峰值烧钱1000万美元让滴滴和快的不堪其扰,在柳传志老爷子的撮合下,投资经验尚浅的马云做出了后来被认为错误的决定,那就是同意滴滴快的在2015年情人节宣布合并。滴滴看似进入了腾讯的阵营,然而事情还有转机,此后F轮和G轮阿里巴巴仍然跟投,在H轮和I轮与阿里交情颇深的软银跟投,这还不算在共享单车领域滴滴试图主导阿里投资的ofo与摩拜的合并,滴滴的滴滴系身份模糊了起来,也在知乎形成了“滴滴打车到底是阿里系还是腾讯系?”的讨论。但对于滴滴这样的优质资产,阿里巴巴不会放弃,腾讯也颇为倚重,双方会不断在滴滴格局中角力,而滴滴也需要不断平衡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关系,但对于滴滴来说,保持独立发展是其一贯的诉求,在财经记者小晚的采访中,程维表达坚决:“一家公司如果失去了独立的意志就失去了所有,这是我们的底线。”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TMD三家公司的别样发展路径,今日头条是以BAT看不懂看不起的模式起家,由于行业本身主要是流量采买和人工成本,所以对资金的渴求并不强烈,这也导致了其有信心剥离于BTA发展,而美团则是以紧靠腾讯为发展模式,通过纳投名状的方式明确站队,特别是以得罪阿里巴巴的方式实现了在BAT关系中的站边,滴滴则是另外一种路径,以其阿里系创业者的身份和合并阿里投资企业的方式在早期成功成为平衡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巨头的创业者,但随着滴滴的壮大,平衡两大巨头的关系会越来越困难

  02

  二、生而艰难,TMD将BAT视为独立发展的假想敌

  TMD处于BAT和广大互联网创业者的中间地带,试图向上成为准BAT甚至在未来颠覆BAT,而BAT一方面绝对不允许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另一方面BAT需要不断吸纳、结合新的生态让自己屹立不倒或者大而不倒,所以TMD一直在和BAT角力。

  对BAT的不服从,本身就意味着竞争,西游伏妖篇最后,徐克说出了“这个世上,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论断。TMD也将BAT视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一方面BAT分别占据搜索、电商、社交的最高频且刚需的需求,已经牢牢占据中国互联网的入口,成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另一方面BAT已经成为中国VC投资领域的绝对领导者,BAT已经从产品端和投资端掌管了中国互联网生态。
BAT在投资总额远远超越专业的投资机构,2017年腾讯全年投出了106家总计1710.43亿金额,平均每家投资16.13亿元(不含未公布投资),阿里巴巴2017年全年投出了31家企业总计1150.75亿金额,平均每家投资37.12亿元,即使投资偏少的百度也投资了18家企业合计1147亿的金额,而中国创投最知名的红杉中国在2017年也不过只投了76家725.02亿元,平均每家仅9.45亿元,远不及BAT的投资总金额和平均投资金额。

  更为重要的是VC/PE与BAT联合做局,卖给BAT已经成为投资机构和创业者退出的最佳路径,这意味着投资机构和BAT造就站在了一起,对于创业者来说,你的投资人会在“恰当”的时机督促你投入BAT的怀抱。2010年至今腾讯合投的投资机构中红杉中国高达38次,阿里巴巴红杉合投为14次,百度红杉合投为11次,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为BAT挑选创业公司,或者为BAT哺育喂食创业项目。

  普通的创业者一方面在渴求BAT的投资但他们更害怕的是BAT投资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对于中国互联网创业来说,大多数行业的BAT入局都意味着行业惨烈竞争的极度加剧以及行业兼并重组的迅速到来,此时行业就变成了创业者背后的代理人BAT的间接竞争,背后都是BAT的意志,而没有获得BAT投资的竞争对手只会快速的出局清算。笔者在《创业者的宿命:卖给阿里还是腾讯?》中也曾有描述,单在2017年7月之前的半年时间内,腾讯就投出了2个红杉中国+2个经纬+2个DIG+2个启明创投累计的投资总额,而阿里巴巴同样投出了1.2个同样组合的总金额。

TMD的假想敌,不止BAT ,还有全世界

BAT合投公司排名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TMD与BAT的微妙关系,BAT试图收编或加强对TMD的控制,但TMD又一直希望保持自主性和独立性,三个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均表示了独立发展的态度,而同时TMD也在不断的侵入BAT的腹地,作为中国互联网三座大山的BAT势必不可能甘心也不可能放心让新的势力游离于自己的掌控之外并对自己的生态形成威胁,卧榻之侧不能允许他人酣睡,二者的角力扔将继续并且摩擦会越来越大,但随着BAT的开放和生态布局,TMD和BAT的竞争会变成TMD和BAT以及BAT的朋友们的竞争,而BAT的朋友们本身都是足以与TMD竞争的存在,所以在乌镇的东兴饭局才能在马化腾的影响下成型。

  03

  三、发展所需,TMD的假想敌是整个中国互联网

  在TMD的发展过程中,美团和滴滴今日头条走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无论是美团此前的“T型战略”还是合并大众点评之后的“三驾马车”,美团在没有边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从外卖到充电宝、打车、电影票、旅行上无一不包,美团走了一条推倒边界的道路,在接受财经杂志注明美女记者小晚采访时王兴对于推倒边界的表述是:“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滴滴和今日头条则走了一条相似的道路,那就是依托于原有优势业务进行产业上下游的纵向延伸,以吃通产业链作为变革老行业壁垒的未来目标。所以我们能看到滴滴在出行领域不断的纵深,试图打通大交通和汽车前后产业链,滴滴才会在出租车和专车的基础上推出共享打车、巴士、拼车等各个业务线,但即便如此,多元化也是滴滴的Plan B,在接受小晚的采购时程维表示:“如果滴滴国际化失败了,我们也势必成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竞争驱动的多元化公司”。而今日头条的所有产品无疑也都是流量型的用户注意力获取,无论是今日头条,还是火山、抖音,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时长并最终进行广告变现。当然TMD都在做基于账号体系的金融产品这是后话,在TMD的业务拓展过程中,TMD侵入了互联网多个行业,每个行业原来的企业都成为了TMD的对手,大家都对于高频的TMD虎视眈眈。

TMD的假想敌,不止BAT ,还有全世界

TMD的竞争对手列表

  而在投资上TMD也不遑多让,TMD在2017年累计投资了105.75亿元,约占红杉中国全年投资的14.10%,行业更是涉及文化娱乐、汽车交通、企业服务等多个领域。

TMD的假想敌,不止BAT ,还有全世界

  对于TMD来说,除了BAT外,一半的互联网已经是其敌人,而另一半则正在成为敌人的路上,这造就了TMD在发展壮大过程中的成为了几乎大半个互联网的公敌,同时也成为了另一半互联网的假想敌,众多的互联网公司都对其充满戒心。

  TMD的发展像极了植物中的松露,松露埋藏在地下吸收周围所有的水分,所以松露旁边寸草不生,是无所顾忌的掠夺其他植物的资源来称为味珍之王的。而TMD也一样,无所顾忌的掠夺其他行业或产业上下游的资源,TMD入侵的行业除了巨头其他公司很难成长,用户和资本已经被他们吸收殆尽

  TMD怎么就活成了全创业者的公敌?

  1、BAT狭缝成长起来的TMD必须抢占其他公司的资源。

  BAT成为中国互联网三座大山,分别垄断社交人与信息、人与交易、人与社交三个既刚需又高频的领域后就类似智子一样锁死了互联网的格局创新,TMD从BAT看不见或看不起的缝隙领域成长为估值超百亿美元的巨头,此时已经触及了发展的天花板,TMD必须侵入其他相关产业链,攫取其他产业的利润空间补给自身,通过不断的新模式和新行业积累最终企图成长为突破BAT桎梏的新一极,毕竟向上的发展道路已经被BAT占据,只有向下和横向发展才有可能突破现有业务模式的桎梏继续野蛮生长,而对于TMD做不好的行业则通过并购来解决,今日头条3亿美元收购faceu,滴滴收购小蓝单车都是这样的思路。

  2、现有业务发展已到瓶颈期,TMD需要新的业绩增长点。

  互联网从来都是业绩导向,真正盈利的互联网公司屈指可数,资本充裕市场前景广阔的中国互联网尤其如此,对TMD来说同样无出其右。TMD现有的业务形态注定无法盈利且增长空间见顶:美团的团购模式毛利低,行业一家独大已经没有太多想象空间,滴滴已经成为打车领域绝对霸主,但提价只会造成更严重的口碑效应,今日头条作为算法取胜信息流的模式已经享尽了红利并且被百度腾讯在加大抢占市场份额。现有业务份额已经到头,但低毛利注定盈利能力不可能得到改善,试图成为新一极,或者说短期内为了上市的TMD必须拓展新的业务模式,现有业务的横向纵向发展就成为必须,今日头条推出电商产品,美团曾进入共享充电宝领域,滴滴联合人人车推出买卖车模式.....TMD正在进入与主营业务完全不相关的行业以攫取利润。你做得越多,你的敌人就越多,你试图成为BAT ,那就先将整个互联网视为假想敌

  3、对BAT的恐惧让TMD必须进行2B、2C的全产业竞争

  企业发展大体可以分为两种模式:2B赚企业的钱,2C连接用户赚用户的钱。除了BAT发展到2010年后才同时侵入了两种模式的领域外,其他公司基本只有一种模式,而TMD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已经侵入了两种领域发展速度不可谓不惊人,TMD成立之初都是2C的模式,在用户端赚钱,但目前已经同时在2B端获得利润,这样做的原因除了要保证企业的业绩增长更重要的是在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时代所有的公司都在同一个层面竞争,看起来企业是在细分领域与竞争对手竞争,但实际上却是在与处于龙头的BAT竞争,同样也是在与 Google、Amazon等国际巨头竞争,当你不能保证绝对的领先优势,最终会被BAT同化,甚至是被BAT扶植的竞争对手打死。阿里巴巴成立的菜鸟让传统的四通一达都很被动,阿里巴巴投资盒马鲜生也让传统的商超很被动,二者完全不在一个维度竞争,这本质上都是细分行业的竞争者壁垒不够高导致的,作为互联网企业远比传统企业拥有更强烈的忧虑感。美团推出餐饮开放平台,滴滴与传统媒体合作,都是这样的思路,但TMD进行两种产业链的布局是在BAT的狭缝中不得已的战略决策,只有打通产业链才有可能吃尽产业链的利润,同时在资本市场也才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可能性。

  TMD与对手的竞争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残酷,竞争对手随时准备给予其致命一击。在专场司机极度缺乏的春节,滴滴面临着无车可打的情况,而首汽、摩拜、嘀嗒、蔚来、百度等主体和资本方交织在一起被外界称为“反滴滴联盟”,加之与OFO的关系破裂,滴滴站在了网约车领域的对立面;美团同样如此,以旅行行业为例,携程,去哪儿,同程,飞猪等纷纷成立了反击美团的项目,核心是打击美团的产品和价格政策;今日头条在信息分发领域,与百度、腾讯、搜狐、以及统杂志媒体的法律问题不断,而今日头条营收100亿元,抢占的不仅是信息流广告份额,而是所有互联网广告份额,从某种意义上说,今日头条也是所有互联网广告行业的竞争对手。

  04

  四、TMD最大的敌人是TMD自己

  马云曾经说过:“最大的失败是放弃,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最大的对手是时间。”,几乎所有的哲学家都提出过类似的观点,其实对于企业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诸如腾讯、格力、美的等都在各个不同的场合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企业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作者:毛琳michael,首发于公众号:凤毛麟角(fengmaolj))。

  互联网发展太快了,模式更迭已经从月缩短到天的超快维度,吃鸡游戏用了一个月众多企业跟进,而直播答题只用了3天众多平台就跟进了,营销模式只用了1天就跟进了。如此快速的模式和产品更迭,所有公司包括TMD都需要不断进行模式调整,首先需要保证自己不犯大错,google退出中国成就百度就是这样的例子,李彦宏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甚至表示:“百度十年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策略是:等着竞争对手犯错误,籍此获得发展良机。”,其次是如何抓住每一次的转型和发展机会。如何管理自己的欲望,如何构建更强大的护城河对于TMD来说都是考验。

  是否能合理的管理多元化欲望。TMD在不断的强化自身优势,在BAT的缝隙里快速布局,多元化是未来的目标,可以预计未来每个企业都或多或少涉及多个不同的产品线,但是多元化什么时候开启是适合的,在那些品类进行多元化,如何在有效的成本区间进行多元化的尝试都TMD来说都是挑战,并且大多是无迹可寻的全新尝试,因为TMD已经是单一行业的龙头,目前涉及的多元化每一个领域对于TMD来说都是挑战,美团尽管在外卖、电影方面多元化比较突出,但在共享充电宝、无人货架方面已经折戟沉沙,滴滴和今日头条看起来相对于美团更加的懂得管理自己的欲望,但滴滴进入外卖领域,布局汽车上的无人货架都说明滴滴在探索新的多元化或者说为了狙击竞争对手的疯狂之举,今日头条的用户已经见顶,同时缺乏账号体系和社交体系让头条如坐针毡,因此头条收购faceu等社区也说明今日头条再进入全新的多元化领域。但除了GE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够在多元化上成功,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做好所有的事,TMD能否管理好自己的欲望?上一个没有管理好自己欲望的公司叫做乐视,目前它市值较峰值跌落88%,创始人贾跃亭也滞留海外未归,再之前一个是叫做陈年的中年男人,通过凡客拖把、电饭煲干死了自己,他比贾跃亭更幸运的是获得了挚友兼投资人的雷军的续命。疯狂进入新领域连一片羽毛都不忍舍弃的模式究竟是庞氏骗局还是多元化?乐视告诉我们是旁氏骗局,TMD目前还叫多元化。

  能否保持业绩的高速增长。TMD合计约400亿美元融资获得1100亿美元估值让TMD得以“死不起倒不掉”,目前TMD都没有上市,王兴张一鸣程维都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了目前并没有上市计划,那带给TMD的挑战就是如何保持持续且高比例的业绩增长,更大的挑战在于,TMD在自己核心业务行业已经增长见顶,想要在业绩见顶基础上再保证高速增长无疑更加困难,而TMD需要不断给予新投资者更好的数据表现,否则估值就会不断下滑,这对希望好好布局估值天天向上的TMD来说无疑是不可承受之重。

  如何平衡与BAT的关系。BAT是中国互联网领域的三座大山,TMD无论从产业竞争还是资源竞争都绕不过,而BAT也不可能让独立于BAT之外的一股势力崛起,当这样的势力成长起来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投入竞争对手的怀抱对BAT的产业链是极大的打击。在TMD中,美团进入腾讯系但也因此得罪了阿里系,阿里扶植口碑和饿了么进行狙击,今日头条则三不靠,但与头条和腾讯的摩擦日益激烈,滴滴则很微妙,在进入腾讯系的同时接受了蚂蚁金服的两轮追投,说不清到底是阿里系还是腾讯系。对于体量较小的公司接受了BAT任何一家投资都意味着完全的投靠,需要以代理人的身份纳投名状,但TMD三家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状态,这样完全不靠BAT或者保持若即若离关系的状态注定不是稳定态,等到TMD再近一步成长,BAT与TMD的竞争只会更加的残酷,BAT和他的朋友们会与TMD在各个维度展开疯狂的竞争,同时互联网的模式创新只会越来越频繁,TMD与BAT都会对新模式同样保持敏感,目前以业务区隔的状态在未来会更加的模糊,创新模式无论是BAT还是TMD都会染指,此时想要维持现有状态无疑是极为困难的,在毛哥看来,TMD态度鲜明的站队BAT只是时间问题,只不过是如何保持体面的站队并且保持自己的独立决策是需要角力的关键点,今日头条也是一样。

  05

  五、TMD的敌人是一纸政策

  政策的合法性是套在所有互联网新模式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周其仁和吴晓波在不同场合分别表达了“所有的模式创新都是从违法开始的”的观点,互联网要的就是模式先行先做了再说,此后相应的法律法规才开始规范。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观点是:中国互联网监管肇因于发展需求和安全需求之间的政策价值矛盾。对于新模式来说所有的政策都是滞后的,滞后的政策对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对于TMD现有业务,以及未来新业务都是极大的挑战。

  政策的影响对于TMD来说已经显现,2018年春晚,火山小视频由于许可证到期不得不将浙江、东方、北京、江苏等地方卫视春晚的冠名权益紧急转移给刚收购的 Faceu 激萌上,此前1月2日,头条的”推荐””热点””社会””图片”等频道因为传播低俗信息被查封24小时。滴滴直到2016年7月才被合法承认,但外地司机不得接单也让滴滴平台的司机数量直降8成以上,模式一度被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美团支付业务在2016年2月被爆无证经营后不得不以13亿元收购了钱袋宝以获得支付牌照,2018年初美团大举进入的网约车行业也因为未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而仍然未能上线,除牌照外,上海市交通委指出美团“不能以低价扰乱网约车市场秩序”,这一要求被外界解读为美团打车开展的大规模“补贴战”无望。

  随着TMD逐渐进入更多的领域,以及现有业务遭遇更严重的监管,政策影响对于TMD来说会越来越大,尽管其不愿意诚然,政策仍然是其最为重要的假想敌之一,政府关系的PR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对于根基尚浅的TMD来说是一大挑战。

  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超现实主义诗人洛夫曾说:“我们惟一的敌人是时间,还来不及做完一场梦,生命的周期又到了。一缕青烟,升起于虚空之中,又无声无息地,消散于更大的寂灭。”对TMD来说,恐怕没有最强大的敌人一说,因为所有的全中国或者全世界企业都是他们的假想敌,过去未去,未来已来,TMD和中国互联网的冲突只会愈来愈激烈,全民皆敌的时代来临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