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平昌冬奥会今晚闭幕:撕逼、流感、丑闻、误判,还要接受8.3亿金主的审判

2018-02-25 10:54· 投资界  sunny 
   
如果说奥运会依旧如几年前火热,那绝对没有人承认,但是用“落寞”一次形容也太过牵强。毕竟,在地球人汇聚一堂的盛会下,谁都想抛头露面。像奥运会、世界杯一样的大IP,赞助商们永远无法绕行。还是坐在电视机前,一起等待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吧。

  今日闭幕的平昌奥运会对于全世界来说有太多的槽点:开幕不久平昌冬奥会诺如病毒感染病例不断上升、奥运历史天气最差、短道速滑女子接力决赛无故判决中国加拿大犯规……虽然,仍然有“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羽生结弦、有男子短道500米速滑金牌选手武大靖,但是仍然让平昌冬奥会盖上了“不让人待见”的大帽子。

  当然,赛场上负面声音不断,背后的主办方也并不好过。据相关媒体报道:自2011年7月6日平昌击败德国慕尼黑和法国安纳西获得2018年冬奥会举办权之后,平昌奥组委一直为招商犯难,过程相当崎岖。

  作为历时100多年的盛会,奥运会金主们的热度真的褪去了么?

  8.3亿美元的招商预测金额,平昌是否达标?

  作为位于韩国江原道南部的一个县城,平昌能够获得冬奥会的举办权的确值得骄傲。在举办冬奥会之前,平昌就立下了自己的招商预测金额:9400亿韩元,约合8.3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北京夏奥会本土赞助金额为12.18亿美元,2012年伦敦夏奥会本土赞助金额是11.5亿美元,2016年里约夏奥会本土赞助金额为8.48亿美元。最近的一次冬奥会2014索契的最终赞助金额是13亿美元,从数字的比较来看,平昌的冬奥会的目标并不算高。

  8.3亿还是很保守的,从历年赞助商的变动就可以看出端倪。美国电信巨头AT&T、花旗银行和希尔顿在2016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之后就终止了和奥运会的赞助合作;2017年百威、TD Ameritrade、麦当劳也纷纷放弃了奥运会赞助商的头衔。其中麦当劳的原合约本应于2020年终止,但提前退出,2018平昌冬奥会成为了麦当劳的最后亮相。

  更火上浇油的是,2016年平昌推进携手三星加盟期间,“闺蜜门”事件的发酵,朴槿惠的弹劾,三星“太子”李在镕的入狱,一些公司在赞助平昌冬奥会上受到了相当大的波及。韩国庆熙大学体育研究所教授Kim Do-kyun甚至直言:“平昌冬奥会是这起贪腐丑闻的最大受害者”。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长达近七年的努力,平昌拿下了韩国电信(KT)、爱立信、思科、三星和英特尔等公司的赞助支持,中国华为也成为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官方供应商。

  在2月9日正式拉开大幕之后,这几家公司纷纷联合提供基站、网络设备和终端支持。其中新加入赞助财团的英特尔在本次冬奥会一展英姿:不仅提供5G和VR直播技术支持,更是使用了1218架英特尔无人机组成奥运会五环标志,刷新了最多无人机在空中同时飞行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而韩国本土的其他三家大公司也不甘示弱:三星为平昌冬奥会提供了多达5种赞助;韩国KT公司在平昌、江陵、旌善等主要场馆聚集地都建有5G网络示范区,在韩国首尔等地利用5G和VR技术,让观众模拟体验跳台滑雪等奥运项目。

  招商的难题解决了,但实际上门票滞销、预算超支等问题却接踵而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25日,平昌冬奥会门票售出32%,冬残奥会门票销售进度仅为4.3%。

  于是江原道政府和京畿道政府计划购入非热门场次门票3.7万张,但是仍然可以从相关视频中看到大片空席的尴尬画面。

  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的报告曾在2011年预测,举办冬奥会将给韩国带来21.1万亿韩元(约合187亿美元)收益,10年后续收益可达43.8万亿韩元(约合389亿美元)。截止目前到底达到了多少盈利,谁都没有太大的底气。

  阿里砸入50多亿元重金,亚洲奥运会不容小觑

  除了平昌冬奥会,东京和北京的招商还比较乐观。

  平昌冬奥会之后,2020日本东京奥运会、2022北京-张家口冬奥会都在东亚举行,奥运会都将披上“亚洲文化”的大衣。因为时差的原因许多比赛都在北美时间深夜进行,这多多少少会影响北美赞助商的支持,本土赞助就成了“为国护航”的最佳选择。

  截止2017年10月,东京2020年夏奥会国内招商金额已突破27亿美元,赞助商数量是原来预估的3倍,打破了此前北京夏奥会的纪录。

  而北京冬奥会目前已经确定的5家官方合作伙伴分别为中国银行、中国国际航空、伊利、安踏和中国联通,公司量级和覆盖范围都不容小觑。

  在目前世界所有的赞助商中,中国财团的力量逐渐庞大:先有华为赞助平昌冬奥会,后有有阿里巴巴进入奥运TOP赞助计划。

  自今年1月19日,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马云和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共同宣布,达成期限直至2028年的长期合作,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中国身影,更是因为阿里送上了巨无霸“大礼包”:除了成为云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服务的官方合作伙伴、奥林匹克频道的创始合作伙伴,更是放出了不少于8亿美元的赞助金额,相当于50多亿的人民币。

  这表示在未来12年的6届奥运会,都会出现阿里巴巴的傲娇身影。阿里成为了继联想(2005-2008)后第二个跻身奥运会TOP赞助计划的中国大陆企业。

  阿里是不会做赔本生意的,进入大财团有阿里自己的算盘。在奥运会电视收视率不断下降的当下,流媒体移动互联网的围剿,让奥运会多了些“点击”、“短视频”、“分享”的数字化味道。早在2013年巴赫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期间,他提出的计划就是希望能在2020年前改造奥运会,通过数字化和云化降低重复建设的成本。

  新晋奥运会TOP赞助商阿里巴巴推出了奥运营销战略“To the Greatness of Small”,并推出了数则刷屏广告。阿里可以师夷长技,为奥运会打造全球电商平台,同时发挥自身专长发展及定制面向中国用户的奥林匹克频道,协助奥委会加强对奥林匹克品牌知识产权的保护。

  作为中国电商巨头,阿里一直都面临两个经典议题:一是电商究竟是不是实体经济步履维艰的罪魁祸首;二是在狂飙突进后,国内电商市场的增长速度和空间是否大不如前。

  如此态势下,阿里的国际化势在必行。马云曾多次谈及集团国际化的决心,并且提出要将阿里打造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公司。赞助奥运会势必会将阻力减小,带动国际支付业务也都有可能。

  有人退场,就有人摩拳擦掌补位进场

  阿里的入场、英特尔的补位为奥运赞助商财团带来了问号,奥运会究竟是景气还是不景气呢?

  总结过去赞助商弃赞的原因,其实无外乎三点:地区的时差、下降的收视率与公司的运作问题。

  进入亚洲时间的奥运会对北美市场的时差问题自不必说,而不景气的电视收视率已然成为了奥运会必须正视的问题。

  里约奥运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收视率下降现象,之后里约收视率下滑17%,办赛国家挪威更是出现了退出冬奥会申办的情况。奥运会从1984才实现盈利,得益于电视转播的出现,媒介渠道单一的让赞助商的传播效果实现了最大化,然而社交媒体、网络媒体等数字媒体的出现让奥运会的收视率不断下滑,赞助商的宣传也大打折扣,退出自然不必说。

  但像柯达、施乐因包括于1976年正式成为了奥运会的官方赞助商的麦当劳,则是基于自身的问题而退出奥运赞助商团队。麦当劳自2014年以来,营业收入已经逐年下滑。对它来说,与其成为奥运会TOP赞助商博得眼球,削减成本才更加重要。当然,每届奥运会TOP赞助商的赞助费在以10%至20%的涨幅增加也让一些运营平平的公司止步。

  有人离场,就有人入场。从1985年国际奥委会正式推出第一期TOP赞助计划以来,虽然只有3家公司从一开始留到了现在——可口可乐、VISA和松下。但几乎每期都会有新面孔加入TOP体系,共同迎接地球人的盛会。英特尔迅速补位,加之新晋的阿里巴巴和丰田,2017——2020年第九期TOP赞助商计划(2017-2020)超额完成任务,13家全球合作伙伴的数量甚至创下了历史新高。

  场上有运动员相互较劲,场外赞助商也都各怀心事,摩拳擦掌为自己一搏。

  以平昌冬奥会为例,被业内称为5G发展元年的2018年,各国都想要在今年3GPP R15标准冻结之后,加快实现5G商用。韩国科技信息通信部部长透露出重要信息:“政府希望韩国能率先在2019年3月推出全球首例5G服务,更早部署5G网络。”

  而在平昌冬奥会中,各国5G研发已经不断亮相:英特尔、韩国电信、三星都座位了技术支持。同时,华为也为平昌冬奥会提供网络设备等多项网络关键业务。

  投入到奥运、世界杯等一系列的大IP怀抱里,利用IP并成功的拉进和消费者的距离,从而获得更好的收益,仍然是体育赞助商的最为看好的一点。

  结语

  如果说奥运会依旧如几年前火热,那绝对没有人承认,但是用“落寞”一次形容也太过牵强。毕竟,在地球人汇聚一堂的盛会下,谁都想抛头露面,有人离开有人就会进来。像奥运会、世界杯一样的大IP,赞助商们永远无法绕行。还是坐在电视机前,一起等待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吧。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sunny,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2/42784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