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的成也百度,败也百度

2018-02-28 09:32· 微信公众号:AI星球  都保杰 
   
转眼间,卸任CEO,被弃景驰,徒留官方所谓的“个人家庭原因”离开了公司。也许对于王劲,让景驰甩开包袱一路走好,这已是最好的选择。

  是否经历过争执与抵抗,目前尚未得知,是被迫舍弃还是以退为进,情节流于猜测。

  春节之后,一场变局在王劲的缄默中愈发值得让人揣摩,从高调创办景驰,业务突飞猛进、到卸任离职,王劲下一步的去向与打算尚未明朗。尽管王劲之前表现的很坦然,公司对外在发展节奏也力争上游,一片大好忽转这样的变局,还是有些令人猝不及防,也唏嘘不已。

  1964年生人,50多岁的王劲在出来创业的路上与老东家的爱恨情仇五味杂陈,中年危机掺和在饱受争议的商业漩涡中。

  事发2月26日晚间,一则重磅行业新闻迅速传开,经媒体多信源挖掘,最终从投资方、景驰内部高管和合作伙伴处获悉并确认了消息,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已从公司卸任离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韩旭或将接棒挂帅,工程副总裁杨庆雄则对媒体表示,王劲离开对于景驰的运营不会有任何影响,只是他一个人离开,确实比较遗憾。

  记者通过天眼查中翻看企业信息发现,北京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一栏包括北京天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柴宗明,股东和董事会中均已没有了王劲的名字。此外,Jingchi Hongkong Limited在中国还投资有两家公司,分别为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景驰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分别为韩旭、潘思宁,成立时间均为2018年1月,其中韩旭现为景驰科技CTO、联合创始人。

  有媒体爆料称,其实在今年1月,王劲已经新注册了一家“北京劲辰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这家新公司的具体动作以及和景驰科技是否会有关系,还有待跟进查证。

王劲的成也百度,败也百度

  王劲和景驰科技突发如此的调整变故,让人不禁联想到可能是与去年百度起诉其侵害商业秘密案件有关。2017年12月22日,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王劲及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百度指控王劲离职前就策划新公司,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并通过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窃取公司机密等等。百度还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王劲及景驰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

  景驰科技曾对此回应,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王劲对于这次起诉表示,“我真的很冤枉”。百度诉讼景驰科技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知识产权领域的第一桩法律争端,被媒体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

  关于王劲从景驰CEO职位卸任离职,截至发稿前景驰官方并未有明确的统一回复。不过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一调整主要是为避免百度起诉案进一步牵扯到景驰科技的发展节奏,所以董事会决定切割王劲与景驰的关系以顾大局。但同时另一方面聚焦点是,百度指控的王劲违反“竞业限制义务”存在有效期限,过了两年就没有约束力,主要判罚也只有违约金,似乎王劲还有间接回归的可能。

  2017年4月份的时候,从百度高级副总裁职位离职的王劲正式宣布了自己的去向,他将成立景驰科技,定位是一家智能出行公司,以无人驾驶技术为基础的出行公司,其成长的速度一度令人咋舌。

  2017年4月宣布正式在硅谷成立,5月份就宣布了他们已完成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路测,6月18日,景驰的名字就已经被加入了美国加州DMV路测拍照的名单;又过了几天,景驰已经开始在开放道路测试无人驾驶;王劲说9月8日,他们又完成在硅谷高峰时段的无人驾驶路测。

  仅用6个月的时间,景驰的发展节奏似乎已赶超百度多年的研究成绩,这是外界质疑的起因,王劲曾很自豪地说景驰是全球发展最快的无人车公司,人才、资源、资金、合作是景驰的秘诀,也正是在最快速的发展时期,百度的诉讼案忽然降临。

  回顾两个月前,百度对王劲和景驰科技的主要控诉包括:1. 侵害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商业秘密(包括技术秘密和经营秘密);2. 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3. 在职期间就公然违反公司高管忠实义务和竞业限制义务,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

  景驰科技曾对此些控诉予以了否认,王劲也曾对此陆续公开表示:“同行认为我抄百度,是对我们的最高褒奖,真有什么事,我们法庭对证”,“争议的事情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在百度,更换设备如打印机、电脑之类的事情,都有专门的人来做,我都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到离职的时候他们提起这两个东西,这时候你再找人去查不现实,因为已经好几年了。所以没办法,那时候就是人家要你签啥,你就签啥,要不然办不了离职”,“我没有收到任何法院传票与信息,我们现在专心研发无人驾驶,不希望打口水仗”。

  本来外界以为,这场始于撕逼的诉讼案已经在无声中得到解决,因为在诉讼纠纷的漩涡中,王劲带领的景驰科技并未有丝毫停滞的节奏。2017年12月28日,成立九个月的景驰科技宣布了大动作,将全球总部落户在广州市黄埔区开发区,这包括了研发总部、运营总部和销售总部的核心团队在内。

  景驰科技无人车年前还在广州市开发区内开始了常态化试运营,公司还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和知名基金将围绕景驰科技共同打造100亿元的产业基金,布局人才培育引进,无人驾驶上下游产业,合力打造智能驾驶、智能制造和智慧出行,并且按照王劲的计划,从2018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投入商业化落地。

  不过据法律人士的分析认为,百度的起诉和指正均围绕起诉前的既成事实,起诉后发生的职位变动并不会影响起诉生效与否,即便王劲离职,也并不会影响该案中对于被告方罪刑的轻重判决,百度和王劲是否能达成全面和解,最终还有待观察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也取决于百度方面是否会追责到底的态度。

  景驰科技创立初期曾获天使轮融资3000万美元,2017年9月26日,景驰科技又宣布新一轮Pre-A轮5200万美元融资到位,包括启明创投领投、英伟达GPU Ventures、华创资本等纷纷入局加注,王劲曾表示公司已计划启动A轮融资,额度锁定一亿美元。

  2018年1月22日,同是百度系脱身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小马智行(Pony.ai)在A轮融资中获得了1.12亿美元,景驰在此节奏上稍逊了一筹,想必多少也是受到了王劲和百度的纠纷案影响,而此刻国内正是无人驾驶群雄逐鹿的重要时期,一丝不容懈怠,谁能料想到公司的创始人竟成了当务之急的阻碍。

  成也百度,败也百度,王劲如今在无人驾驶领域的行业地位和影响,与百度之间的7年之痒密不可分。进入百度之前,王劲曾先后在甲骨文、Informix、E-Loan等美国硅谷的多家公司任职,2000年回国,10年辗转换了3家巨头公司,先后在阿里巴巴、eBay中国、Google中国任高管,但都不及在百度所获得的声望。

  2010年4月加入百度以来,王劲分别创立了百度移动云事业部、百度大数据部、百度基础架构(云计算)部、百度美国研发中心、百度深圳研发中心;并以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IDL)为基础,联合创立了百度研究院,以及最后被陆奇收编的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

  其实高管从百度这所AI黄埔军校出来创业本无可厚非,吴恩达的AI三项先后落地,James Peng和楼天城创立无人驾驶公司小马智行Pony.ai,倪凯现在成立无人驾驶公司禾多科技,余凯创立了地平线,刚刚发布第一代AI芯片,林元庆成立了Aibee做传统产业赋能······为什么百度就单不放过王劲还是挺耐人寻味的,或许王劲的一些做法真的触碰了百度顶层的某些底线,王劲在一些百度人的风评里也是褒贬不一,从上位到势力整合尽是难言的故事。

  比如从东家挖人掣肘?王劲离开百度的时候,一遭带走了原百度自动驾驶首席科学家韩旭和在编程界与楼天城齐名的算法工程师陈世熹,人称“北天城,南世熹”,一下子激起了百度对保卫人才资源的强硬态度。

  从百度出来的创业高管们大多正值壮年,王劲五十多岁创业all in景驰,也许是职业生涯最后一次成就大事的机会,今虽暂别,但应该不会是彻底妥协。

  还记得去年12月28日下午2点,广州黄埔区开发区,天气微有小雨,阴沉的天气和舆论争议并未浇灭王劲的激情,他说:“我们非常兴奋,也非常期待,祖国,我们回来了。”那一幕恍如昨日。

  转眼间,卸任CEO,被弃景驰,徒留官方所谓的“个人家庭原因”离开了公司。也许对于王劲,让景驰甩开包袱一路走好,这已是最好的选择。

  峰回路转不见王劲,那是与百度再也回不去的情仇,未完待续······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