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张旭豪

2018-03-04 14:15· 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张泽宇 
   
张旭豪对此解释为创业就是永远保持激情。正如你以为这顿吃饱了,但这只是又一次饥饿感积累的开始。

  10年时光,让一个还未走出校园的学生走到而立之年,也让张旭豪不得不思考饿了么的未来。

  “正在赚钱的路上”,2017年初张旭豪这样回答有关盈利的问题,但在2018年,他又面临更难的抉择,自己是否要离开,将饿了么投身阿里的怀抱。

  出走,对于任何创始人来说都不舍,何况,这还是一个从校园诞生的独角兽。

  肚子饿产生的灵感

  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研究生就读上海交通大学,听起来是“天之骄子”的张旭豪却并不是个典型学霸,他喜欢打篮球,没事就跟室友康嘉一起打《实况足球》游戏。

  初中时跟着父亲去讨债,在家看财经频道,上了大学后又因为看了部讲述比尔·盖茨和乔布斯的电影《硅谷海盗》,感受到创造的价值,由此萌发了创业的想法。

  他和康嘉首先想到的是与建筑节能专业相关的项目。在建筑能源领域、在房地产领域寻求创业机会,二人聊天南地北的项目聊到肚子饿了,想打电话订餐,却发现平时叫外卖的册子找不到了。他们来了灵感,可不可以做一个网站,解决外卖的问题?

  两个人在第二天就投身其中,买了十几辆电瓶车,为餐厅亲自配送外卖。在2008年的寒冬里,脚上长满冻疮。

  与此同时,二人在交大BBS中招来喜欢研究计算机的汪渊,他不仅完成了最初的网站,还写了一串代码,给BBS所有人发一封站内信,推广饿了么网站,一下子饿了么订单暴增。

  张旭豪在内部演讲中将其形容为黑客精神,帮助饿了么一直向前发展。

  这种非常手段也源于资金的匮乏。他们的启动资金仅仅只有几万元,这些钱还是通过支付宝疯狂套现,外加上自己的学费凑成。套现程度之高,直接导致了张旭豪被列入支付宝黑名单。

  为了支撑公司运作,张旭豪只能不断地找钱,参加各种创业大赛从中获得奖金,还到校园周边的理发厅和别克4S店拉广告。

  天生的商业敏感

  一直到了2017年的年会上,张旭豪拿着最早一版的宣传册还在感慨万千。

  为了节约成本,这本册子是他和康嘉在一周的时间内,从不知道什么是PS、AI,一点一点做出来的。在最后打印的时候,二人还亲自跑到印刷厂通宵达旦地监督,生怕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错误,比如颜色的偏差,导致最后这个册子没有原先的效果。

  对于现在的饿了么2万本册子早已是很低的成本,但在当时这就是全部家当,如果用不好这两万本册子,没有带来任何用户,饿了么就发展不到现在。

  刚创业的时候,张旭豪每个月都会把订单打印出来,每天多少交易额,总结出热卖菜品,给平台上商户进行分析,并抽取8%的提成。

  当时,平台一共有50多家商户,每一次张旭豪都要挨家挨户地跑,去收取佣金。

  有一天,张旭豪在洗脚房洗脚时突然想到,是不是给餐厅做一个Napos系统能解决订单效率的问题。

  开发了三四个月后,Napos系统已经可以让商户只需要按下鼠标,订单就自动打印出来,还可以管理菜单等。同时张旭豪改变了收费方式,让商户提前预付,在平台上的自负盈亏,一年付4820元,半年付2750元,三个月付1630元,也让饿了么一下子收取了大笔预付款。

  Napos系统不仅增强了商户的粘性,还为饿了么吸引来了投资者。朱啸虎回忆第一次跟张旭豪见面时的感受,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商业敏感性。

  饿了么顺利从金沙江创投拿到了100万美元“巨款”的投资,这也让媒体开始关注到饿了么,并在2013年完成了两轮融资。

       “只要市场份额”

  危机也在这一年降临。美团外卖2013年11月正式上线,汪渊当时分析称“这个对手不一样,它的杀气和技术,以前的任何对手都不能跟它比。”

  美团势头凶猛,一下子进入多个当时张旭豪认为没有很大潜力的市场。“当时我们只停留在做存量市场,美团培养了市场,把一个没市场的地方给做了起来。”

  这件事从根本上改变了饿了么的战略,直接引发之后的大规模扩张,一个月的时间里,整个公司的人数从200人直接升到了2000个人,业务量从10万单变成100万单。

  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就在张旭豪在代理商会议上拍着桌子,借助吼叫,直说“不要管成本!只要市场份额!”

  这场战役中,张旭豪学到了两点,其一,二三线城市的发展很快,对于新兴市场的认知还不完全。其二,团队管理如何体系化,有很多科学的、系统性的东西需要去学习。

  外界甚至认为张旭豪会成为下一个王兴,可他自己接受采访时却说:“我已经成为张旭豪了,不可能成为也没必要成为下一个王兴。”

  ▲饿了么融资情况

  2015年是资本集中砸向O2O的一年,也是巨头集中入局的一年。

  李彦宏允诺给百度糯米200亿元,加码外卖业务。阿里将淘点点和支付宝线下团队合并,重启口碑网。美团在融资7亿美元之后继续发力对餐饮外卖。与此同时,饿了么也收获了腾讯和京东的投资。

  同年十一假期后,O2O的战局发生了重大转变。饿了么D轮投资方大众点评宣布与竞争对手美团合并,外界流言纷纷,对此,张旭豪发布公开信称,“他们变,我们不变。”饿了么并没有参与此次合并,未来也将保持独立发展不变。

  尽管这样,经过多轮融资后创始人的股权已经被稀释的非常严重,再加上还有竞争对手方面的股份,饿了么缺乏强有力支持的战略股东。

  张旭豪也意识到了危机,“美团和点评合并后,饿了么如何在资金上不落下风,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

  据朱啸虎透露,当时三家都来找过饿了么。“美团需要饿了么,百度需要饿了么,阿里也需要饿了么。三家给出了不同的价格和条件,我们当然选择最优的。”

  新的开始

  权衡之下,张旭豪最终选择投靠阿里,获得了来自阿里的12.5亿美元的创纪录融资。同时口碑砍掉了外卖业务,在支付宝中接入饿了么。

  张旭豪表示,“阿里巴巴是我创业的标杆和偶像,能够与伟大公司深度合作是荣幸,并且能学到很多东西。”

  站队阿里,也意味着张旭豪让出很大一部分控制权。据《财经》杂志报道,收购百度外卖后,阿里已占饿了么股份37%,而张旭豪个人股份在5%以下,创始团队股份在8%左右。

  此前接受采访时,张旭豪曾表达过对公司控制权的看法,表示自己更关注公司增长速度。“创业公司有了战略合作伙伴后,能否把核心竞争力、公司业务发展起来,给用户、商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公司是否会有一个更快速的增长,我觉得这是核心。

  经过这场大战,张旭豪自身也有了许多转变,不再把控像办公室装修风格等琐碎事情,更加关注团队、组织的文化建设。

  在一次内部演讲中,张旭豪提到了公司取名字上的创新,“饿了么取名字永远一次就过(工商注册),因为我们创新,我们名字起得很怪。”饿了么公司最早的名字是从四个创始人的名中得名“豪康福文”,后来注册为拉扎斯,是梵文“激情”的意思。

  张旭豪对此解释为创业就是永远保持激情。正如你以为这顿吃饱了,但这只是又一次饥饿感积累的开始。

  这句话也正能形容张旭豪现在的状态。未来是否投入阿里怀抱,是否留守创办10年的饿了么,对于他都是一次新的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