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所逼,阿里向ofo进击,是否会重演快的美团的败局?

2018-03-07 09:40·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圈内事  小内 
   
ofo与摩拜之所以难以合并,是因为利益分配没有达到各方满意,这样的僵局短期内无法解决,而只有更有权威性的人物,或者是政府机构,才能调和这种矛盾。

  3月4日,共享单车领域曝出一个重磅消息,ofo创始人戴威通过两次动产(共享单车)抵押,换取阿里共计17.7亿元融资。

  相比动辄数亿美元的融资(最近一笔是2017年7月的超7亿美元融资),这次数额不多。联系到ofo近半年未拿到融资的情况,而且沦落到用这种方式拿融资,可见这笔钱至关重要。

  形势所逼,ofo抱团阿里

  阿里与ofo的合作从去年三月份就开始了。2017年3月16日,ofo宣布与芝麻信用达成战略合作,将开启共享单车的信用免押模式。这一模式后来也被腾讯借鉴,推出腾讯信用分免押金服务,虽然腾讯信用分只活了一天,但说明这一模式是可行的。

  当然,缺乏资本的合作不过是小打小闹。去年4月份,ofo宣布获得蚂蚁金服D+轮战略投资,未公布数据。去年7月,阿里1亿美元领投ofo的E轮融资。

  不过,在资本催熟的共享单车领域,这点钱也不算什么。根据ofo股权架构查询,戴威占比36.02%、滴滴占比25.32、经纬占比10.15%、金沙江占比5.83%(企查查数据),阿里占有的股份微乎其微。

  与此同时,阿里大力扶持哈罗单车。去年9月,蚂蚁金服8.1亿元领投永安行。10月,永安行与哈罗合并。12月,哈罗宣布完成了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领投。蚂蚁金服的持股比例为32.04%,为第一大股东。一个月不到,哈罗又宣布完成10亿人民币D2轮融资,由马云的好基友郭广昌的复星领投。

  在外界看来,阿里想成为第三极力量。马化腾还忍不住评论称共享单车“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

  与马化腾希望共享单车企业合并不一样,马云没有这种想法,他说“我们做任何的兼并、合作都要思考对行业的贡献,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这一表态成了ofo的救命稻草。

  马化腾的想法也是ofo投资人的想法,无论是大股东滴滴,还是经纬,金沙江创投都是持合并的看法,朱啸虎更是频繁发声支持合并,这让谋求独立发展的戴威十分为难。戴威别无他法,想要引进阿里作为平衡。阿里从信用免押中尝到甜头,又不愿意把共享单车支付市场拱手让给腾讯,投ofo是唯一选择。

  只是,融资遭到滴滴的阻碍,滴滴担心股权稀释,控制权弱化。这次又传出消息,滴滴拒绝阿里投资的签字,导致ofo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获得贷款。

  阿里是共享单车最后变量

  目前来看,阿里已经成为ofo最后的变量,只有阿里没有提合并,也只有阿里能够改变行业形势。为什么呢?

  第一,阿里入场迟,资金量充足,机会多。虽然都说早起的鸟有食吃,但还有一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共享单车自2016年底兴起后到2017年前半年这段时间最为火热,融资额一浪过高一浪。

  老对头腾讯早在2016年10月就参投了摩拜的C+轮融资,2017月1月和2017年6月,分别领投摩拜的2亿美元融资和6亿美元融资,并成为团队以外的最大股东。腾讯已经下了本,而且也没有了上升空间,腾讯一般是不会争夺控股权的。而阿里才刚刚开始。

  1月中,朱啸虎妹夫欧成效在公开论坛上透露,朱啸虎把所持的ofo股份全部卖给了阿巴,按ofo估值100亿美元计算,共套现了30多亿美元。虽然这件事真实性没被确认,但ofo投资人急需套现却是不假的事实,这也是阿里能够拿到更多股份的机会。

  第二,哈罗单车是胜负天平上的重要砝码。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备受诟病,也被投资人指摘,摩拜天使投资人、董事长李斌就曾斥责补贴不合理。另一方面,不管是ofo还是摩拜目前都面临融资困境。所以,往常的补贴已经停止了,ofo和摩拜的月卡折扣都没了。补贴的关键作用在于拉新,这意味着摩拜ofo的拉新能力弱化。

  根据极光大数据2017年11月的数据,ofo、摩拜和哈罗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5.34%、5.33%和0.69%。除此之外,哈罗单车还维持着补贴,2元包月的价格对消费者更具吸引力,据悉短期内没有恢复原价计划。

  虽然哈罗的市场份额不大,但给了谁,谁就能成为市场第一。可以预见,哈罗未来的市场份额将更大,虽然不至于逆袭,但足以成为左右共享单车格局的关键。所以,哈罗对ofo也是诱惑。

  美团、快的失败魔咒,阿里应如何破除

  纵观阿里在历次风口上的作为,成绩并不突出,和腾讯相比,更堪称失败。

  2011年,团购大战方兴未艾,当时处于第二梯队并缺乏融资的美团找到阿里做靠山,拿到资本后的美团用一年时间登上市场第一的宝座。结果不甘心成为阿里附庸的王兴找到腾讯,最后一脚踢掉阿里。

  从2013年开始的打车大战也是类似情况,阿里扶持的快的一开始处于市场第一,但后来的合并结果却是滴滴吞食快的。阿里本来可以掌控一切,结果落得一地鸡毛。后来阿里表态“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眼下的共享单车战局似乎回到了当年的气氛,如今玩家更多,虽然阿里有机会决定形势走向,但目前更要紧的应该是避免以前的教训。

  首先自然是充足的资本。2015年2月14日,滴滴和快的的补贴停止,随后开启合并。合并的主要原因还是烧钱太严重。马化腾后来说:“我支持滴滴,马云支持快的,我们就像打仗,最高一天亏 4000 万,谁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尽弃了。后来跟马云沟通,最后在很多资本的撮合下合并了。”

  其次管控创始团队的风险。阿里虽然能够通过各种方式一步步拿下ofo的股份,但追求控制权的一贯作风似乎难以避免与ofo管理层产生冲突。

  从美团阿里分道扬镳看,阿里追求控制权的过程无疑非常激进,当美团引入腾讯作为战略投资人时,阿里的回应是“我们可以投钱给你,你要10亿美元可以,20亿美元也可以,我们都可以投,但是你不能再要腾讯的钱。”感觉被掌控的王兴一气之下转投腾讯。阿里并非没有成功经历,目前收购饿了么就是例子,可见步步为营才是正道。

  最后是在合并过程中占领先机。共享单车的合并是大势所向,只不过早晚的关系。回顾滴滴和快的的合并过程,有两个人起到了撮合的关键作用,一个是滴滴总裁柳青,她亲自跑到杭州与快的阿里高层商谈,另外一个是柳青父亲柳传志,他促成了阿里腾讯的和谈。

  在柳传志的作用下,阿里腾讯不插手,由滴滴快的管理团队自己谈。但合并过程中,柳青和柳传志的滴滴背景无疑是处于有利地位的。

  ofo与摩拜之所以难以合并,是因为利益分配没有达到各方满意,这样的僵局短期内无法解决,而只有更有权威性的人物,或者是政府机构,才能调和这种矛盾。促使ofo与摩拜合并的关键先生还未出现,他应该是谁?他可能如何操作?这是阿里最后应思考的问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