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住房贷款,比特币……央行行长周小川回应了大家关心的这些问题

2018-03-09 12:40·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王博 
   
周小川再次强调央行不支持比特币和人民币直接交易。

  3月9日,北京梅地亚新闻中心,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上,即将谢幕的央行行长周小川,以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接受了中外记者的采访。发布会虽然在十点召开,但早上七点就已有中外记者跑去梅地亚新闻中心卡位。

  从2002年12月至今,周小川一直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书记,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任期最长的央行行长。在国际金融界,周小川被称为可以比肩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央行行长。

  按照有关规定,正部级领导干部的退休年龄是65岁。而2013年,周小川正好年届65岁,当选政协副主席之后,65岁的退休年龄将不再成为周小川继续执掌央行的限制。在此之前,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执掌美联储长达18年,80岁时才卸任。

  在会上,周小川就中国未来的货币政策、金融业对外开放、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数字货币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关于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发展有技术发展的必然性,未来纸币、硬币的应用会逐渐缩小,可能有一天会不存在,发展数字货币要注意整体金融的稳定。

  虚拟资产交易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在中国不太符合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要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

  比特币等分叉产品,出台太快,不够慎重,可能会对金融稳定、货币政策的传导产生不可预测的作用。不慎重的产品要停一下,一些有前途的要经过测试后再推广。

  比特币和人民币的直接交易,央行是不支持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我们也并不认可。创造可投机的产品,会让人产生可以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什么好事,要服务实体经济。未来监管是很动态的,取决于技术发展程度,也取决于局部测试结果和评估情况,有待观察。

  关于中国的货币政策

  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中经过这么多年艰难曲折的复苏,很多重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宽松慢慢退出,首先这是一个好事,这个好事也意味着过去全球范围内的数量扩张和低利率可能逐渐将告一阶段。中国也是整个世界经济的一部分,这个方面的影响大家应该可以预估到。

  另外,从中国的角度来讲,经济增长方式在转变。从过去追求数量型增长转向追求高质量增长。

  过去数量型增长的旧常态,就是有很多事情是靠资金堆积,资金投放比较大,所以就能够刺激经济增长。未来经济的增长依靠数量堆积会减少。

  我们也要看到,中国广义货币的总量在经济体中已经相当大,在追求质量型增长的时候,就有可能减少过去大量依靠资金支持的这种增长方式。所以,实际上整个中国经济体里的广义货币这个池子里的钱可以用得更有效率,一旦用得更有效率以后,也并不见得就是说资金就紧张。应该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既有看到整个资金上数量和价格有上升趋势的一面,同时也要看到它也有提高效益和价格下降的一面。在这种情况下,在货币政策上和外汇政策上,都有相应的政策响应。

  关于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

  现在,我们进入新的阶段后,确实在市场准入方面对外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除了允许外面的机构在中国办金融业务以外,对外开放还是一个更广义的内容。其中也包括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向全球。这些年,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全球各个地方也设立更多的分支机构和子行,开展了越来越的业务,和其他国际的金融机构有很多很好的合作,也存在竞争的关系。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也促进了中国整个金融的对外开放。当然,除了人民币可以“走出去”以外,我们金融市场的其他方面也有重要的开放步伐。

  在最近已经过去的五年里,我们有“沪港通”,后来又有“深港通”、“债券通”,这些都是金融市场上的对外开放。这些开放,也意味着中国在货币可兑换方面逐渐迈出坚实稳定的步伐。预计这种开放的趋势还会继续加大。

  放宽或取消外资一些股比限制,实际上这是减少了对外资机构的歧视性待遇,体现了内外资一视同仁,这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外资金融机构要准入或者开展业务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的法规进行审慎监管。

  关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现在还在进行之中,在本次人代会最后几天,可能代表们还要就国家机构改革研究讨论,其中也包括金融机构进一步改革。一些主要的内容,在去年7月份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所披露的消息里,已经说明了金融改革的一些主要思路,包括其后成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其办公室放在人民银行,这些都表明人民银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现在这个作用,我个人体会,一个是有一些金融监管的空白,过去的监管体制出现了一些空白,这些空白可能需要尽快的弥补。第二个是金融监管有一些规则,也出现了一些缺陷,需要增强金融规则的制定。此外,还有一些已经发生的金融机构或者准金融机构的风险需要抓紧进行处置,维持金融系统的健康。

  这里的工作其中有一条也是人民银行要牵头,增强各个金融机构特别是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提高协调的效率。这是机构改革的若干个方面。可能大家还需要进一步再看金融机构改革还有哪些内容。当然,我们机构改革还是主要依据中国国情,也参考了国际上各种不同的金融监管机构的设置,参考的过程中也研究了所谓“双峰”监管的体制,但是,我们目前觉得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不是说我们就要采用“双峰”监管的尺度。

  关于住房信贷

  虽然2017年和今年的1月份个人住房贷款的增长有所减少,但是它仍然是比较快的增长,可以满足市场的合理需要。个别的银行在个别的时段由于资产负债匹配方面的问题,出现了放款的时间可能会有所延长的情况,我想是可能的。

  关于住房贷款利率的问题,的确,房贷利率是略有上升。但大家从稍微长一点的周期来看,它仍然处于比较低的水平。商业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扩大利率的浮动区间,总体上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在这方面,人民银行会督促商业银行严格落实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对住房贷款执行差别化的定价,积极支持居民特别是新市民购买住房的合理需求。

  附周小川简历

  周小川,男,汉族,1948年1月生,江苏宜兴人,1968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系统工程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工学博士学位,研究员。

  现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书记。

  1968—1972年 黑龙江省八五二农场知青

  1972—1975年 北京化工学院四系仪表自动化专业学习

  1975—1978年 北京市自动化技术研究所第四研究室技术员

  1978—1981年 机械科学研究院北京自动化研究所计算机应用与系统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1—1985年 机械科学研究院北京自动化研究所第一研究室技术员、工程师(其间:1982-1985年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系统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工学博士学位)

  1985—1986年 国务院体改方案研讨领导小组成员

  1986—1986年 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

  1986—1991年 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其间:1986-1989年挂职任对外经济贸易部部长助理)

  1991—1995年 中国银行副行长、党组成员(其间:1992.09-1992.11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1995—1996年 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中国人民银行党组成员

  1996—1998年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党组成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1998—2000年 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党组书记(党委书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党委书记

  2000—2002年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2002—2013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书记

  2013— 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书记

  中共第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值班编辑:张弘

审校:陈睿雅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