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海涛:募资比投资难,怎么解决?六大判断厘清创投发展现状!

2018-03-25 19:11· 投资界  Rica 
   
在靳海涛看来,基金70%的精力要去做投后管理,要想方设法地做增值服务,他强烈建议配置专门的投后服务团队,因为投资人才和投后服务的人才不太一样。有的人擅长应该是定制的。

  “现在募资比投资难,尤其是中小机构募资更难,这种现状在短中期内难以改变,合格投资人缺乏,所以需要大量母基金涌现。”3月25日,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董事长靳海涛在第十届中华创投家论坛上,如是说。

  在过去的20年里,创投行业历经了多次起起伏伏,投资机构历经了多次的大浪淘沙,不同案例的投资回报,更是云泥之别,这使得社会投资人始终对创业投资保持着又爱又颤的心理。

  下一个10年里,工商业文明的种子,已经在拥有全球最大人口数量而又具备统一性的中国市场播下,随之而来的技术进步、商业模式的更迭、产业和产品的多样化、企业组织的演进等洪流,必然会催生一个无比庞大的创业投资市场。

  那么,伴随企业成长周期、技术周期、行业周期、资本市场周期、政策周期等诸多不确定性,创投机构应该如何应对?

  创业投资的“体”和“相”

  从与传统金融的比较来看,靳海涛认为,创业投资的“相”,确实是一种金融投资活动,但追究其“体”,也即本质,实际上是一种实体经济的价值创造活动,是创新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传统金融业有很大区别。

  从资金流向来看,创业投资活动,资金直接进入生产部门/实体经济,而传统金融,则只有部分进入其中。

  从扶持对象来看,创业投资主要投资中小企业;而传统金融,绝大多数扶植的是中大型企业。

  从创新性来看,创业投资主要投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型的企业;而传统金融,则主要投资传统的、成熟的企业。

  从阶段性来看,创业投资主要聚焦企业的初创期和成长期,传统金融主要聚焦企业的成熟期。

  从着眼点来看,创业投资着眼于企业的成长性,在高度不确定性中寻找投资逻辑,传统金融,着眼于企业的稳定性,在确定性中获得投资收益。

  从可支配的社会资本规模来看,创业投资可支配的社会资本规模小,传统金融可支配的社会资本规模大。

  创业投资的“用”和它的可爱之处

  创业投资兴起于美国,常被创业者称为投资人中的“天使”,为了不与天使投资的概念相混淆,也可以称为“及时雨”。对于创业者来讲,创业投资确实是一场“及时雨”。靳海涛提到,创业投资与其他形式的投资行为相比,其可爱之处表现在:

  第一,创业投资很开明,投资后不具体参与经营,不与经营者分经营权。创投是投人,投下去不参与金融、不分权。

  第二,创业投资很大度,以企业的经营预期目标为参照,溢价估值,投大钱,占小股;

  第三,创业投资很执着,一旦看好,不怕挫折,持续支持;

  第四,创业投资很耐心,不管三年五年,八年十年,一直坚守阵地。

  六大判断厘清创投发展现状

  第一个判断,让全社会真心实意的支持创业投资的发展,需要有一个中长期的过程。

  第二,需要我们多干好事少犯错误,只要行业的实践带给社会的是进步,然后全力以赴就好。

  第三,募资难,尤其是中小机构募资难,在短中期难以改变,合格投资人缺乏,所以说市场需要大量的母基金的涌现

  第四,投资成本的逐步攀升和退出时估值的下降,退出收益的估值肯定是每况愈下的,这个行业的重大挑战在这。

  第五,千军万马围抢明星项目的现象仍会频繁的出现

  第六,行业洗牌会加速进行,没有核心竞争力的机构将会淘汰。他提到,前海母基金在选择GP时关键要看核心竞争力,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基金慢慢都会被淘汰。

  如何解决募资难的问题?

  对这一问题,靳海涛给出的基本判断是:

  第一,募资难的状况不会改变,尤其是中小VC/PE机制,募资更难;

  第二,鉴于甄别优秀机构的专业难度和预期收益收窄,企业和个人的募资愿望会呈下降趋势;

  第三,银行受资管新规的影响,会减少出资规模;

  第四,政府投资平台、保险基金、家族财富基金将成为创投资本的主力军。

  同时提出了解决办法——大力支持母基金的设立;改善保险资金的考核办法以及鼓励家族财富管理人壮大。

  如何投资?

  从参与阶段的角度:

  注意投资成本,不盲目追逐高价项目;

  减少套利性投资,增加成长性投资;

  投资阶段前移,以成长期项目为主,加大初创期项目的投资比例。

  从行业的角度:

  更倾向于颠覆性创新型行业、产业优化型行业、消费升级型行业、环境友好型行业。

  从方法论的角度:

  第一,研究开道、系统化、集约化、前瞻性地做投资。

  “我现在见到的很多机构配置的研究不做投资直管单位,凡是配备了研究部门的机构投资质量好,而不是满世界找项目,所以我特别鼓励这个行业将来有一天大部分投资机构都有投研部门与券商,那行业投资质量就会越来越高。”靳海涛强调,“专业化的母基金更有前途”。

  第二,不断强化反方,让风险得到充分认识,减少道德风险。强化反方的目的是让大家少犯两个错误,其一是道德风险,其二是情况不明责任大的风险,这两个风险避免了,成功概率会提高很多。

  第三,集思广益,发挥集体智慧,避免独自为战。这个行业是一个整体,谁解决了发挥整体综合优势就赢了。

  第四,核心是看人。

  第五,尽量争取对赌条件。“我的经验是70%投的项目完不成你的预期,完不成当时的预测,如果不对赌你只能承担损失。”

  在靳海涛看来,基金70%的精力要去做投后管理,要想方设法地做增值服务,他强烈建议配置专门的投后服务团队,因为投资人才和投后服务的人才不太一样,原来风控部门基本上法律财务很少去用投后管理,都是投资经理一路管的,但是投资经理并不是做投后服务擅长的人,有的人擅长应该是定制的。

  至于如何做好退出,靳海涛认为,研究卖和研究买同等重要,在规划的时候就要研究好怎么卖。同时,在整个团队人员构成中,擅长买的和擅长卖的都需要配备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Rica,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3/429169.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4月12日
      ONEZONE生活
      ONEZONE生活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2日
      知更鸟
      知更鸟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2日
      富氧课堂
      富氧课堂
      天使 7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4月12日
      迪普科技
      迪普科技
      IPO上市及以后 449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