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男龚宇的冒险与逆袭

2018-03-30 16:16 · 腾讯深网  李儒超   
   
这是龚宇面对的新途。

  在很多人看来,上一代视频行业大佬中,龚宇或许是最没性格的一位。

  这位被前员工屡屡贴上“老好人”标签的理工男,并没有太多引人入胜的故事。直到2010年,龚宇依旧如一众模板雷同的行业精英那般,无法在看客脑中留下太多显著的刻痕。

  2010年,是视频行业鏖战最盛之时。

  那一年,王微忙着筹备土豆赴美IPO,只是半路杀出的离婚案,让这桩IPO充满坎坷;古永锵则得踌躇满志,成功敲钟的优酷将他推向高光时刻,几乎没有人怀疑,他能笑到最后。

  而龚宇,正是在那一年,成为百度刚刚成立的视频网站“奇艺”的掌舵者。

  八年后,龚宇终于也站在了当年古永锵王微们得偿所愿的地方。这是屡次冲击资本市场的龚宇的梦寐之地。站在狂喜的李彦宏身侧,今天的主人、龚宇博士克制的微笑着;让人恍然,这约略是百度自己上市的现场。

  当然,我们没有理由去怀疑龚宇的兴奋-----八岁的爱奇艺完成成人礼,没有太多故事的龚宇,终于用理性与逻辑实现了自证。

  只是,如今的龚宇还是会忐忑不已-----毕竟,和八年前一样,这个行业遥遥无期的盈利期和惨烈竞争,仍然是困扰每一个玩家的泥淖所在。

  这是龚宇面对的新途。

  上发条的人

  时至今日,仍有一些老员工记得老板龚宇的办公室传说:每天早上8点必到公司楼下、每天半夜1点会收到他的邮件,每日几乎不会出现太多偏差。

  一位曾与龚宇在焦点网共事过的人士向腾讯《深网》表示,龚宇就如同一个不会出bug的程序,可以长久的运转下去。这也导致其掌舵的公司,有着机械般的气质。

  而龚宇,就是那个给机械上发条的人。

  从2010年进入视频行业,高度崇尚理性的龚宇就一直在寻求一种机制,试图让公司能够合理地高速运转下去。对移动端的豪赌,是这一时期龚宇给公司上的第一次发条。

  当时,龚宇直接放弃了当时仍然是主流的塞班系统,把目光放在安卓和iOS系统上。由于正值2010年底,安卓和iOS的普及度远远落后于塞班,做出这样的选择,在当时很多人眼中几乎是疯狂。

  在接受《人物》杂志专访时,龚宇坦言,“你说我那时候都十几年没编过软件了,你让我说出1234,说出特别强的道理,我真说不出来。但是看着就不行,这趋势就不行,看一些报道,玩玩那个手机产品,操作系统感觉就不行,基本靠直觉。”

  贯彻着这一判断,爱奇艺短时间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资金在在安卓和iOS端App研发上,网站上线仅5个月就推出了iPad版应用。

  在移动端的先发优势,让新生的爱奇艺打响了第一炮。

  接下来,对于技术的高度强调,终于让熟悉龚宇的人开始意识到他自有的那一套逻辑体系。

  在爱奇艺内部,龚宇反复强调,要保证公司内部一半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若该比例减少,其他非技术岗位也暂停招聘。他希望技术可以驱动这家公司不断进步,并将人们解放出来,去做一些更有创造意义的事。

  马东曾说,学自动化出身的人,他看的是系统运营的整体性,他会不停地去寻找系统当中的瓶颈,他觉得目前这个是瓶颈,他就集中力量去解决这个问题,他追求的是系统运营的整体效率。

  工程师出身的龚宇,无疑,在通过这种方式,不断让爱奇艺这个庞大的机械保持运转效率。

  方向与机制

  但建立这一套执行机制还远远不够。

  用龚宇自己的话来说,一家公司的CEO是一家公司的上限。作为这套机械中最为上位的元件,龚宇必须做出更具前瞻性的抉择,才能让这套机械不至于在低维层面反复做无意义的运作。

  这位不太关注舆论、更关注数据的掌舵者,需要不断在当时繁杂的竞争环境中较为超前地发现新的驱动方向。

  龚宇选择了大价钱购买爆款版权内容。在2012年之前,爱奇艺的版权采购策略相当保守,一位行业人士向腾讯《深网》回忆,爱奇艺此前的原则是你有我也有,几乎只买便宜的通用版权,没有什么独播内容。

  但从2012年后,骤然大变。到2013年,爱奇艺甚至直接拿出2亿,拿下湖南卫视旗下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五部综艺独家版权,而在一年前,这一版权仅需600万,家家视频网站均可拿到。

  这一战,打响了行业“独家”大战的第一枪;也正是从这一战起,爱奇艺正式开启了日后为人熟知的“独家”采购战略。

  同一年,爱奇艺收购PPS,在视频行业掀起新的资本大战。某种意义上而言,龚宇在行业发展关键节点,也体现出来自己敢赌的胆大一面。

  当大方向业已确立,龚宇在内部又撺掇起“新机制”,试图让高度烧钱的视频采购,在尽可能降低风险的情况下,做到物有所值。

  龚宇曾对此解释称,通过技术产品人员,爱奇艺尝试建立一个好的机制,即把人的一些判断进行格式化、规律化,并依靠这个数学模型建立软件模型。这一机制的不断演进,让爱奇艺对一部大剧的流量预期成功率,从一开始的50%,到2015年前后时,已经迅速蹿升至85%以上。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成果,在之后发展起来的会员业务中直接得以受惠。

  事实上,早在2011年,爱奇艺就已经推出会员付费业务,但受限于当时羸弱的的整体付费环境,接下来的两三年中,会员业务并无明显起色。不过,随着爆款独家版权采购业务和市场环境的不断成熟,这一业务终于迎来爆发。

  这时,开始迈入高速成长期的会员业务,终于让爱奇艺有信心去寻求解决视频行业持续亏损的新途径。

  根据爱奇艺发布的招股书,2015年、2016年、2017年会员总数(截至当年12月31日)分别为1070万、3020万、5080万。会员营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从2015年的18.7%,上升至2017年的37.6%,与之对应的是,视频网站以往最为依赖的广告营收占比,已从2015年的63.93%,大幅下降至2017年的46.95%。

  更为健康的营收结构,是爱奇艺上市的重要保障。

  上市并非终点

  然而,即便成功上市,亏损依旧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根据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显示,爱奇艺2017年总营收为173.78亿人民币(26.710亿美元),同比增长54.6%,但在2015到2017年间,净亏损分别为25.75亿元,30.74亿元,37.36亿元,虽然相对增速更为迅速的营收而言,亏损增幅不大,但仍在不断扩大确是事实。

  龚宇承认,爱奇艺短期内不会盈利,“视频网站需要持续的内容投入,不追求短期的回报和利润,这更符合股东的利益”。

  但这一说法能否最终得到华尔街认可,依旧充满悬念。

  事实上,在上市首日,爱奇艺收盘价仅为15.55美元,较18美元的发行价下跌13.61%。盘中,爱奇艺一度下探至15.44美元,跌幅达14.22%。

  摆在龚宇面前的艰巨任务,是进一步证明爱奇艺的盈利能力。在连线采访中,龚宇表示,爱奇艺将会在广告方面寻找新的机会,其中主要是信息流广告。目前,爱奇艺不仅在开发新的信息流产品,也花费了很多力气在一款名为“爱奇艺泡泡”的社交产品上。这是一款基于信息流、让粉丝关注明星的产品。

  龚宇说,爱奇艺泡泡在淡季有4500万DAU,旺季超过6000万。龚宇寄望通过这个社交产品带来更多的信息流广告收入。

  而在会员业务上,爱奇艺6010万的付费会员规模,已经超过Netflix在美国本土市场5475万的用户规模。

  不过,这其中的担忧在于,爱奇艺近三年来付费会员的ARPU值分别为人民币93.18元、124.57元、128.66元-------其后两年ARPU值几乎没有发生增长。

  与此同时,以年度计算,2017年的付费会员增速已经从2016年的182.22%下滑至68.21%。虽然短期内会员数增加的趋势不会转变,但一旦进入平稳发展期,如果ARPU值的提升还是不明显,将会直接影响将来爱奇艺的营收。

  但反过来,这也意味着,深入挖掘用户的付费习惯进一步提升ARPU值,将是爱奇艺下一个重要增长点。

  无论如何,作为一家成功到达纳斯达克完成成人礼的企业,龚宇带领的爱奇艺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功。当视频市场进入寡头时代,行业格局已发生巨变,后来者龚宇,如愿以偿的在市场、在资本均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爱奇艺值得被庆贺。

  只不过,面对如今实力强劲的对手腾讯视频和优酷,留给龚宇的余裕并不会太多。

  敲钟前,龚宇感慨道,自己一直希望爱奇艺成为一家百年企业。愿景很美好,但能否实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