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上市后,福建首富就换人了

2018-04-07 12:17·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王雷生 
   
一家年轻的电池公司,如何快速崛起成为超级独角兽?

  3月底,一个关于新首富的故事正在福建宁德酝酿。

  黄泽辉是宁德市一名出租车司机,肤色黝黑,操着浓重的福建闽东方言,“宁德时代要是上市,大老板曾毓群就是我们福建的首富啦。他拿着29%点几的股份,要是市值达到3000亿,他就有900亿。”

  根据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福建首富为拥有628.9亿元财富的达利食品许世辉家族。宁德时代(简称CATL)上市后的市值只需要超过2152亿元,也就是几个涨停板的距离,曾毓群的排名就会超过前者。

  这种预期正在一步步接近现实。4月4日,宁德时代上会,当天晚上9点半左右,证监会发布公告,显示宁德时代首次发行股票获得通过。据宁德时代招股说明书,宁德时代本次拟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217243733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公司拟募集资金131.2亿元,用于扩大产能并开发下一代电池。由此推算,宁德时代募资后市值约为1300亿元。

  在此之前,外界对这只超级独角兽所带来的巨大财富效应已经开始有所布局。有炒股软件甚至专门开辟了一个“宁德时代概念股”,20多支股票被列入其中,还有股票不断放出消息,说明自己也与宁德时代有合作。

  另一个让宁德时代备受瞩目的则与独角兽绿色通道政策有关,作为一家估值1300亿的超级独角兽,很多人都期待它能打破富士康36天完成从预披露到IPO审核的速度。

  但实际上宁德时代首次披露招股说明书是在2017年11月10日,今年3月12日进行更新,再到4月4日完成过会,整个过程近150天,并非外界渲染的24天。不过这一速度相较之前动辄排队一年已经大大提速。

  作为故事的主角,曾毓群很少在媒体露面,参加的为数不多的会议活动也大多是在宁德接待各级领导。接触过他的记者评价其“低调、踏实、诚恳、有亲和力”,也没有因神秘而产生的疏离感。

  “低调”似乎也是宁德时代希望保持的风格。但巨大的产业影响力和声望,已经让这只超级独角兽无法隐身。在2017年这家公司动力电池销量成为世界第一,几乎每一家新能源车企都出现在宁德时代的客户名单上。

  公司所在的小城宁德,也正因此呈现出十足的发展劲头。据公开数据,2016年,宁德市GDP总值在福建的9个地级市中排名倒数第2,如果看人均GDP,宁德市排名倒数第一。但随着宁德时代的崛起,这个闽东小城已迅速成为中国锂电池行业的重镇。上汽、厦门钨业、杉杉能源等30多个产业链相关公司落户于此,宁德也喊出了在“十三五”末期,将该市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新能源千亿产业基地的目标。

  这不仅是一个独角兽与首富诞生的故事,也是一个公司与一座城的故事。

  产业黑马

  黄泽辉知道曾毓群这个名字也是近几年的事。

  曾毓群其实就出生于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岚口村,这个小村庄在宁德市区南20公里左右的凤凰山上,因一座建于1647年的天主教堂闻名周边。

  曾毓群高中就读于当地最好的中学宁德一中,与他同班同学的,还有日后在宁德时代担任副董事长的黄世霖。

  1985年,曾毓群考上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结果只干了三个月就选择辞职走人,南下加入东莞新科电子厂。两年后,黄世霖也辞去宁德市的公务员工作与他在新科相聚。

  据《汽车商业评论》的报道,在这家工厂干了十年之后,曾毓群被他的上司陈棠华、梁少康说动,投入到电池项目创业,建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ATL)。选择了聚合物软包电池方向之后,曾毓群和团队又解决了致命的电池鼓气问题,成为苹果等多家知名公司供应商。2005年6月,日本TDK集团以1亿美元买下了ATL的100%股权。

  从2007年起,ATL董事会提出“二次创业”,这次他们把注意力拓展到了动力电池领域。2008年3月,曾毓群把ATL在内地的第三座工厂建在了家乡宁德。但直到2010年黄世霖回到宁德研发用于电动汽车的锂电池时,黄依然有些不确定。此前接受《福建日报》采访时他说,“刚开始时心里很矛盾,这个东西该不该做、怎么做,需要有自己的想法。”为此他几乎跑遍全国每个做新能源汽车的车厂。

  彼时也是中国开始新能源汽车推广试点的当口,2010年全国试点城市从原来的15个增加至20个,上海等5个城市启动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风向表明,新能源汽车的时代正在到来。黄世霖考察下来也坚定了要立即着手动力电池研发的想法,而且“刻不容缓”。

  但由于政策要求全外资公司不能生产动力电池,2011年底,原ATL的动力电池事业部实现独立,并在年底注册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华晨宝马此时出现在了宁德时代的面前。2012年,华晨宝马正在推进纯电动汽车之诺1E,他们希望可以采用国产动力电池,但市场上可供的选择并不多。一位专家透露,宝马最初选择的是北方一家国企,但其效率偏慢,宝马于是就把橄榄枝递向了宁德时代。

  在宝马看来,ATL是苹果手机电池供应商,证明它单体电芯足够稳定,脱胎其中的CATL也就具有成为合格供应商的技术储备和潜力。

  对于宁德时代而言,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宝马汽车一位高层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回忆,当时宝马提供了一份约800页的全德文的动力电池生产标准,这让宁德时代当时“有些犹豫”,担心太过复杂。为了帮助宁德时代生产出宝马想要的电池,宝马一位高级别工程师整整在宁德待了两年多。

  这给了宁德时代快速成长的机会,并且能够进入宝马的供应链对于品牌本身就是背书。2013年底,与宝马的合作公布后,国内的车厂纷至沓来。

  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宁德时代开放的心态也对他们的发展大有裨益,彼时面对国内车厂的合作需求,经过宝马历练的CATL也愿意分享对于设计、工艺等方面的理解,使车企少走了弯路,车企也就更加愿意合作。

  除了宝马的“助攻”,竞争对手也给了宁德时代机会。就在它不断开疆拓土之时,此前一直在国内市场销量排名第一的比亚迪的反应似乎慢了半拍。比亚迪此前一直坚持高举磷酸铁锂大旗,但2014年开始三元材料电池兴起,磷酸铁锂+三元材料两条腿走路的宁德时代抢得了半个身位。

  另一方面,笃信“垂直整合模式”的比亚迪一直没有对外开放动力电池供应,后期虽有所放开,但动力电池业务不够独立的情况让车厂不免有些担忧,这给了CATL充足的空间。等到2017年初比亚迪回过神时,CATL已经势不可挡,在销量上实现了反超。

  宁德时代崛起的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它的确踩在了风口之上。

  首先是新能源汽车销量猛增。2012年,国务院正式发布《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将推进电动汽车和插电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化作为重点工作。2016年9月,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发展电动汽车是国家战略”。CATL成立的2011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只有8000多辆,而到2014年上涨至7.5万辆,到2017年增加至77.7万辆。

  实际上在2015年前后,国内一家大型汽车集团就曾在韩国LG、三星、天津力神和宁德时代之间进行选择,当时CATL的技术相比较日韩并不占优势,因此该集团内部几乎一边倒地倾向于LG和三星,但这家公司权衡政策等因素之下,还是选择了与宁德时代进行合作。

  2017年上半年,受中韩萨德危机影响,多家中韩合资的动力电池厂商停产或项目停滞,这年5月,韩国现代汽车放弃韩国电池厂商产品,转而向宁德时代采购。

  在墨柯看来,宁德时代的崛起固然有机遇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对于技术开发的重视,“在锂电池行业最舍得花钱”,下游车企的认可度也随之上升。“锂电池行业是技术致胜的行业,谁对技术更重视,就更能脱颖而出。”墨柯说。

  宁德时代公布的新增客户数据显示,2015-2017年新增客户数量分别为96个、58个和119个。有机构曾对2017年前11个月新能源汽车行业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宁德时代供货车企数量高达58家,销量第二的比亚迪以自供货为主,而第三名的供货车企数量不到CATL的一半。

  墨柯监测到的数据也显示出宁德时代在市场份额上正急剧增加,从2015年只有百分之十几,到2017年的近30%,再到2018年前两个月约50%,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

  资本抢滩

  除了客户名单越来越长,宁德时代也成为许多车企资本布局的重要对象。

  2017年5月,上汽与宁德时代宣布设立两家合资企业,2017年10月,长安汽车东风汽车几乎同时透露已入股宁德时代。这意味着在资本层面上宁德时代与中国六大汽车集团中的三家已达成合作。

  争抢也发生在资本市场。

  2015年,宁德时代A轮30亿元额度的融资开启,估值200亿元左右。君联资本执行董事葛新宇终于等来了机会。他在2012年时就发现了宁德时代,并成为最早与其接触的投资人之一,但那时候公司还没有盈利,他也拿不准这家公司究竟能不能做起来,他决定持续关注。

  投CATL之前葛新宇做了很多场调研,确定这将是一个大方向,一定要提前布局。与他有类似想法的投资人不在少数,据他回忆,A轮时想要投资的机构非常多, “非常难进”。

  葛新宇出手项目不多,不过他看好的项目都会选择领投。他本希望以10亿元领投A轮,但在当时君联资本恰好处于新老基金交替之中,之前的钱已经投的差不多,新募的基金还没有进来,君联这一轮就只投进去2亿元。“我最大的遗憾就是CATL上投得少了。”葛新宇曾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感叹。

  2016年下半年,CATL开启第二轮融资,融资规模80亿,投后估值涨至800亿元,这也没有挡住投资人的热情。公开报道称,这轮融资最终超募,鸿海集团子公司富泰华、中国平安云锋基金等多家机构入股。有传言称云锋基金创始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亲自登门拜访,敲定了云锋基金的投资计划。

  根据宁德时代招股说明书,宁德时代的机构股东有40多家。

  光环与隐忧

  CATL位于宁德市东侨工业区。从宁德市区向东北开车十余公里,绕过几座小山后,一个小型的卫星城出现在眼前。

  如果不是进出的货车和棱角分明的厂房,这座东西宽500米、南北长约1.4公里的主厂区会让人恍惚以为是一座大学——几座宿舍楼的阳台挂满了晾晒的衣服,年轻人在门口进进出出,偶有人拖着行李箱呼啦啦穿行。

  宁德时代员工宿舍 摄影:王雷

  厂区内外停放着不少汽车,闽、豫、陕、粤、鄂、赣等地车牌表明车主中有不少外地人。这座ATL和CATL共用的厂区据说有近两三万人,但做普通生产工人的宁德人却不多,工人大多来自于河南、陕西等地。

  赵飞来自于河南,已经在CATL工作了三年多,3月并不紧张的工作计划让他有了不少休息时间,不过这也意味着他可能只有三四千元的工资。到忙时,一天上八小时班,吃饭一小时,再加班三小时,一个月下来能有六七千的收入。

  他对这里有着复杂的感情。“你要是说这里好吧,你看6号门,那里办离职,每天都有人拖着箱子离开。你要说这里不好吧,你看5号门,那里办招聘,每天都有人进来。”赵飞长吁一口气说到。

  CATL与周边工厂大量人口几乎足以支撑起一个小镇的运行。在CATL南边,一条布满了饭店、特卖店等小街正在形成,工人下班时十分热闹。而周边一些自建房和小区也在拔地而起。

  不过对当地经济来说,更重要的是围绕着CATL厂区,一条锂电池新能源产业链正在逐渐形成。

  2017年2月,宁德市举行2017年锂电新能源产业链招商会议,当天会议对接了29个项目,签约项目20个,总投资约46亿元。到该年9月,宁德共引进了36个产业链项目,其中不乏杉杉科技、厦门钨业等知名公司。

  围绕CATL,不少产业链企业在周边落户  摄影:王雷生

  “那里有个钢铁厂,为CATL生产PACK箱的材料。那个物流公司承接运输。那里还有中科院的一个单位一起搞研发。” 赵飞指着周边,“那边一点就是上汽要建的厂子。”

  资料显示,不久前上汽集团宁德生产基地已通过备案,一期总投资50亿元,计划今年开工建设,产能24万辆,主要生产车型为荣威、名爵品牌的新能源和传统能源乘用车。

  新造车公司威马汽车将生产基地放在了浙江省温州市,这里距离宁德200多公里。威马汽车董事长兼CEO沈晖直言,与宁德时代距离较近是这样选址的重要因素之一。

  根据宁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布的数据,从2008年3月ATL成立至今,宁德市锂电新能源产业年均增长达144%。2017年1-9月,宁德市锂电新能源产业实现产值257.52亿元,增加值109.93亿元,占全市工业增加值的21%,增长51.9%,是宁德市增长最快的产业。

  据《经济日报》报道,宁德新能源锂离子电池项目在2016年为宁德创税收近20亿元,带动5万多人就业。

  宁德也在前几年顺势提出了将锂电新能源产业培育成千亿产业集群的目标。根据计划,预计至2020年,宁德锂电新能源产业总规模将超过1000亿元,其中电池产业产值达700亿元,包括消费电子电池200亿元、动力电池400亿元、储能系统100亿元。通过电池产业带动配套材料和设备产业产值规模超过300亿元。

  “ATL和CATL对宁德的新能源产业来说,是龙头,是支柱,也是整个产业链能形成的核心。”宁德市一位公务员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到。

  但对于宁德时代而言也并非没有隐忧。财报显示,2017年宁德时代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24.7亿元,低于2016年水平,而这也成为证监会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

  另一个问题则来自于销售均价的下滑。数据显示,动力电池系统销售均价在2015年为2.28元/Wh,2016年为2.06元/Wh,而到了2017年则降至1.41元/Wh。

  墨柯认为,销售均价下滑一方面可能来自于规模化生产后的价格下降,也可能来自于竞争加剧后价格被不断拉低,同时也不排除CATL通过压低价格的方式加速动力电池行业的洗牌,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墨柯表示,去年有30家动力电池企业关门,而今年前两个月,CATL市场份额猛增至近50%,“鲜明体现出行业正在洗牌”。

  市场份额的急剧集中,也会引起车企的谨慎。如果某个环节上出现一家独大,车企在整个产业链中的话语权将会被削弱,因此有车企也在有意采购宁德时代之外的产品,培养更多的供应渠道。

  比亚迪也开始动作频频,有媒体报道比亚迪目前正在进行动力电池业务剥离,预计将在2018年底到2019年初拆分完毕,并在四到五年后独立上市。

  相比较市场份额的洗牌,墨柯认为未来更需要注意是技术洗牌,比如固态电池等新技术进入后对行业带来的颠覆性影响。“谁先开发出来并且率先投放,就非常有可能成为第二个CATL。”墨柯说,“目前从开发进度看,CATL也是领先的,但要避免柯达式的悲剧。未来在技术洗牌中,转向慢将会非常危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