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办公空间大潮将至,中外混战大幕拉开

2018-04-13 10:51· 动点科技  宇廷 
   
“裸心社对外的说法只提到了—— 此次双方携手,将帮助更多的创新者与公司在中国与亚洲取得更大的成功。WeWork 方面则强调了这不是一次收购,没有任何人会失去工作。”

  “昨晚听说合并的消息后,可以说是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关于租金和工位对接的问题,已经在 Naked Lab 娄山关路总部开会了,今天应该会有进一步消息出来。”入驻裸心社 naked Hub 上海南京西路站的一位创业者告诉动点科技。

  他的窃笑自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合并后租金可以下调并还有 WeWork 更多分布站点的入驻选择,那岂不是一件美事。对比两家的租金水平(裸心社目前的公共座位是 300 元/日;办公开放区 2800 元/月;私人空间 3000 元/月;WeWork 的固定办公室和工位在每月 2800 和 2200 起步,最便宜的移动工位也要 1700 元包月),前者看上去要略高一些。

  而在官方就合并一事的通告中:并没有提到关于全资并购的关键词,此前媒体炒作的收购价格也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裸心社对外的说法只提到了—— 此次双方携手,将帮助更多的创新者与公司在中国与亚洲取得更大的成功。此次合作包括共享现代化工作空间、软件与服务,以及一个在全球范围内连接会员的社区,同时也能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并提高运营效率;WeWork 方面则强调了这不是一次收购,没有任何人会失去工作。

In naked Hub, we have found an equal who shares our thinking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space, community, design, culture, and technology. Together, I believe we will have a profound impact in helping businesses across China grow, scale, and succeed.

  尽管如此,舆论对裸心社此次“合作”一事的原因解读普遍并不友好,原因在于裸心社过去一年在中国运营不佳,人员流失较为严重,但是最为根本的原因还是融资失败。2016 年 11 月,裸心社宣布完成基汇资本领投的 3300 万美元 B 轮融资;2017 年 7 月,裸心社启动 C 轮融资,但是,至今仍没有资金到账。2018 年 1 月 20 日,裸心社 CEO 赛理格曾对媒体表示,裸心社的 C 轮融资有望在春节前后完成。不过按照现在局面看来,裸心社的 C 轮融资并没有很顺利达成,最终不得不委身给 WeWork 中国。

  对于为什么说这场“卖身”有委屈之处,这里补充一点背景资料: 据《南华早报》早前的报道 ,华兴资本目前正为裸心社的 C 轮融资提供支持,对该公司的估值达到 10 亿美元。但根据 TechNode 拿到的一份会议记录显示:最终达成收购的协议价格为 4 亿美元 。

  1

  喜欢旅行的朋友对“ 裸心 ”一定不会陌生,从莫干山的度假酒店裸心谷裸心堡,到安达曼海岸边的裸心帆,还有五原路上的裸心味西餐厅,裸心社是中国高端旅游度假品牌裸心集团(Naked Group)成立的一家公司。这家办公空间从创立之初就是要想凭借高颜值与高智商并存的办公空间在国内竞争。曼德拉贴纸、糖果色沙发、办公室的跑道路线,这些小细节都是裸心独特的创意元素,正如它们的理念,“人不是机器,裸心一向鼓励每个人在工作和生活间取得乐趣和平衡”。

  裸心社于 2015 年 11 月落地上海,通过几次探访,个人觉得裸心社在设计上是有着自己的独门之处的—— 在上海设计周上 ,它就作为唯一一个办公空间展商在现场搭建了一个 130 平米的创意空间“办公栖息地”,通过裸心社标志性的会客厅、植物墙、吧台区、小平乓社会议室、移动办公桌、更有睡吧以及健康的运动体验展现未来办公方式——融会议、运动、娱乐、社交于一体。

  “所有的物理空间设计,出发点都是关于人的体验。我们试图在 ‘办公栖息地’这个小而精的空间内,营造裸心社一贯的绿色健康的工作氛围,大家可以在在这里偶遇聊工作,开完会来一场乒乓球赛甚至是瑜伽课程,午歇时间来一杯咖啡或啤酒,互相碰撞工作和生活的灵感。” 设计师出身的裸心集团联合主席叶凯欣女士曾对媒体表示。

  但设计的出彩并不能掩盖其在商业运营上的失意。

  中国国内的第一家裸心社于 2015 年 11 月落地上海。截至目前,裸心社在亚洲范围内总共开设了 46 个联合办公空间(包括已经确定开业时间,以及在施工中的空间),分别位于上海、北京、新加坡、香港和越南。北京目前已经开设了两家空间,分别位于三里屯、酒仙桥。对于联合办公来说,其成本主要包括房租、固定资产以及运营成本。其中,房租是最大的一块成本。所以,像 WeWork、优客工场等等的共享办公运营商都在想办法寻求和地产商的合作。优客工场先后和万科、鸿坤、阳光 100 达成了战略合作。而 WeWork 首选的合作方是远洋地产,在已有的合作项目上,双方的利润分成是五五分。另一家 SOHO 中国旗下的 SOHO 3Q,采取的是自持物业的模式。而裸心社在这方面并没有表现出它的优势,相反,它在资本方面一直遭受了不小的阻力——

  裸心社自从去年完成了由香港基汇资本领投的 3300 万美元 B 轮融资后一直没有动静,在那之前它的运营资金一直来自于母公司裸心集团的民宿生意收入。直到今年初才传出了该公司正在实施 2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并争取在下月底前完成的一则消息。同时还强调了与 JustCo 达成合并协议,后者是新加坡一家发展迅速的联合办公企业。并购如果生效让两家在中国和东南亚拥有大片联合办公空间的企业最终携起手来在东南亚的影响力会不断上升。裸心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高天成(Grant Horsfield)表示,除了联合办公空间总面积增加外,裸心社与 JustCo 的强强联手还将使两家公司的年收入突破 1 亿美元,但最终看上去这两者无论是进一步的融资还是并购协议都双双流产。

  2

  当然,就算这项融资最后达成,就其数字来说相对于 WeWork 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在新一轮超 40 亿元的大规模融资中,由 WeWork 全球、软银、弘毅三方共同投资,设立 中国 WeWork 而非 WeWork 中国 ,包括联想控股、锦江、绿地、泛海等多家超大企业构成的中国投资团,为 WeWork 在中国的迅速扩张真正接通了地气,打开了局面。

  今年初随着 WeWork 徐家汇店的落成,这家来自美国的联合办公空间企业终于在中国布满了十个点。2016 年 7 月才进到中国的 WeWork ,作为全球众创空间模式的开创者的 WeWork 算是进入中国最晚的共享经济三巨头。

  而在它刚开始运营时,由于延续了美式高端租赁与价格模式,曾今引发过裸心社创始人高天成的直接质疑: WeWork 高价模式令它的发展“完全不可持续”,在中国众多联合办公空间先后关闭后,单单靠迎合创业公司的需求已不足以打造一项持续健康的业务。不过好在近些年 WeWork 的中国业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创客空间向服务企业客户转变、从全球办公社区服务商向企业办公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背后都是它找对了投资人,软银的孙正义和联想弘毅的赵令欢,一个是最懂中国的外国投资人,一个是最懂中国的中国投资人加入董事会。算上滴滴、Uber、印度 Ola、东南亚 Grab 等共享平台,软银在共享经济赛道的投资总额高达百亿美元,而弘毅两次投注 WeWork 的近 10 亿美元,也几乎相当于当年其他中国投资人投向共享经济的总和。

  随着更多转向企业服务市场,WeWork 真正成为了一家全方位解决企业客户办公需求的科技服务企业。正如孙正义所说,“WeWork 利用最新科技和自己的数据系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工作的方式,成为一家服务于商业地产、提供企业办公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深圳和上海等地方政府甚至已经开始争抢 WeWork 落户作为吸引高端企业的筹码,未来中国将很有可能成为 WeWork 的全球第一大市场。

  据了解,自 2016 年 7 月进入中国至今,WeWork 在中国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 300%,入住率、业务拓展速度、大企业会员业务以及新开办公地点入住率等多项数据都刷新了全球市场纪录,尤其是微软、通用电气、戴尔、黑石等国际领先企业,阿里巴巴、滴滴、汇丰银行、ofo 等中国大企业都先后成为 WeWork 的客户,企业客户已经在 WeWork 办公空间中占据 30% 以上份额、并且还在迅速增加。目前 WeWork 全球的 295 个办公空间中,美国有 154 个、纽约一座城市就有 49 个。已经拥有 10 个空间的中国市场?故事才刚刚开始。下一步除了计划进军日本首都东京外,根据 WeWork 发布的人才招聘启事判断,该公司不久还将登陆新加坡。

  3

  而在国内,联合办公空间企业在“大众创新 万众创业”的口号下,一路高歌猛进储备了雄厚的资金实力者不乏少数,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就是优客工场:

2018 年 1 月 3 日,优客工场完成对洪泰创新空间全资并购。

2018 年 3 月 9 日,完成对无界空间的并购 。

2018 年 3 月 26 日, 优客工场和 wedo 联合创业社联合发布消息称, 双方合并 。

2017 年 11 月 22 日, 优客工场完成近 3 亿元 C 轮融资

  这一切距离 2015 年选择从万科高级副总裁的职位上离职之后的毛大庆宣布创办“优客工场”才三年不到。2015 年 4 月 17 日,备受业界瞩目的毛大庆首次公开其创业项目——优客工场,正式公开了其天使投资人与联合创始人团队,同时公布了优客工场在一个多月时间内已经完成在北京 10 处选址,将迅速开始运营这 10 个优客工场项目。虽然被视为中国版 WeWork,但毛大庆却直言“我们不是 WeWork”——“WeWork+创新工场”才是优客工场的自我定位。作为昔日的地产商人,毛大庆表示,“我才不会一个人到外边租房子,而是要跟一批有存量资产的战略伙伴合作。我是拿社会闲置资产去做,他是重资产化的,而我是轻资产的。”

  而对于此次二者的合并,毛大庆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优客工场将在并购方面采取重大举措。

  I think it’s natural that two companies sharing similar cultural genes merge together and will not cause big turbulence for domestic coworking industry. Ucommune is committed to our globalisation strategy and we foresee major moves on M&A from our side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我认为两个拥有相似文化基因的公司合二为一是很自然的,不会给国内的同事行业造成巨大的动荡。Ucommune 致力于我们的全球化战略,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将在并购方面采取重大举措。)

  WeWork 的中国学生们还包括有 SOHO 3Q——这个算是国内第一家具有影响力和模式翻版的 WeWork 模式共享办公空间2015 年,SOHO 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美国看到 WeWork 后,决意将其搬回中国。首个 3Q 空间坐落于北京的望京 SOHO,内部装修年轻时髦,以工位为单位出租,最低租期一周,开放式工位每周价格 1000 元,3 人-5 人的封闭空间工位每周价格 1300 元。对所有有办公需求的人开放,租客只需在网站上预约,即可像酒店入住一样,迅速开始办公。3Q 还提供免费的公共空间、咖啡茶水、Wi-Fi,以及限量免费的会议室和打复印服务。截至目前,完成了 SOHO 在卖楼到租楼的转型进程中重要亮点,并且具备了独立融资的条件。 作为一个纯粹脱胎地产的共享办公企业,在潘石屹的治理下已在北京和上海的核心地段投入使用了 17 个 3Q 中心、一万多个座位。

  另外的一些小玩家当然也有比如面向高端市场需求的米域和 p2。2018 年 3 月 28 日,米域 MIXPACE 宣布了它的 B-1 轮融资,4 亿融资款已到账,并将在近期逐步落实 B-2 轮融资。在未来,联合办公规模化发展是趋势,而拥有社群资源整合和多样化企业服务能力的精细化运营将在联合办公竞争中占据优势。

  数据显示,近年来共享办公正以每年 30% 的速度增长,预计到 2019 年我国共享办公总运营面积将到达 5100 万平米,而到 2030 年,30% 的办公空间将以共享办公的形式存在。未来五年,行业将迎来红利爆发期。而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势必成为建设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