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者”丁磊:搅局微信、大战视频均败北,网易还失去了哪些城池?

2018-04-26 08:42·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韩江雪@广州 
   
蛰伏超过10年的网易有道熬成独角兽,围绕丁磊的新闻终于不再是未央猪,但在网易21年的发展史上,丁磊并非一直被命运眷顾,在时而激进时而保守的策略下,他经历了哪些失落?

  收之桑榆,失之东隅。

  2005年以后,丁磊和网易再未站在风口浪尖,直到2017年网易系多个产品爆火。一年前的4月,网易云音乐和网易未央融资、爆红,让一向低调、闷声赚大钱的丁磊再次回到聚光灯下。

  这个春天,对于21岁的网易来说,实乃多事之秋。4月17日,网易有道宣布完成来自慕华投资君联资本的首次战略融资,估值11亿美元,这是网易亲自孵化出的又一个独角兽。但与之相伴的是,这一年间,网易严选、网易云音乐等明星产品先后陷入麻烦,甚至网易的大本营——网易游戏也被侵权阴云笼罩,同时倾注丁磊大量心血的易信仍无起色。

  曾登过巍巍高山,也曾跌落谷底,曾游离于边缘,又回到聚光灯下,在走出网易特色的互联网之路的同时,丁磊失去了哪些城池?

  失意者岂止易信

  “我自己觉得,在易信上还是有机会的。有人说我们搅局,我们的目的不是取代微信而是并存。”易信上线3个月后,丁磊对外坦承。

  2013年8月19日,网易大举推出易信欲和微信分庭抗礼,目标是半年实现1亿活跃用户。彼时,腾讯的微信上线3年,活跃用户数突破4亿,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

  虽然上线之初便拥有合作方电信给予的独一无二的资源,让易信支持免费短信和电话留言,且接受短信和留言的手机不需要是易信用户,而丁磊也表示未来几年将不惜一切成本和代价给予支持,但易信实现1亿用户的目标却耗费了11个月,比预计的多出近一半时间。

  “未来我们肯定会有两亿、三亿的用户。”易信上线一周年时,丁磊在内部信中肯定地预测,“大家同时要明白,我们的对手也并非等闲之辈。但只要方向对的,我们就要去死磕。”但此后,他再未对外公布易信的数据。随后的3年,微信活跃用户攀升至10亿人,支撑起腾讯庞大的商业生态帝国,而丁磊寄予厚望的易信似乎已经被遗忘在角落。

  “互联网的这几波冲击,哪个赚钱了?”当被质疑创新能力时,丁磊反问,“你说人家干了十年都没有赚钱,我撒马跑进去就能赚到钱?但是像易信,我就敢撒进去。”被视为互联网圈保守派的丁磊,一直不愿追寻风口,“微软公司的很多产品都不是自己发明的,譬如window、word和excel等等,都是follow别人的,但是它不断地做,不断地改进,就做成功了。所以我说,我们一定要做正确的事情,这个在我们企业里叫战略,动作可以慢,但战略一定要正确,看准了再跟上去,这样风险比较小,别人犯过的错误就不会再犯。

  但在即时通讯和移动社交领域,丁磊不再是那个等着先烈们捐躯后再收拾战场的人,他的易信终究没能后来居上,在微博、互联网视频和网络文学领域,他同样败北。

  尽管早在2005年,网易就搞出了视频分享的技术,但丁磊一直咬牙不先推出来,因为看不到盈利点。他不喜欢做没底的事、不喜欢烧钱,2009年的视频内容大战,网易选择避开这个战场。2011年,优酷和土豆相继上市,在看到优酷的广告收入大幅增长,他认为互联网视频变现快成熟了之后,才大举进军视频领域。

  虽然网易打造的视频公开课一直备受关注和好评,但是舍不得花钱买版权的网易视频未能站稳脚跟。7年过去,百度旗下的爱奇艺正走向美股市场;3月18日,腾讯视频宣布付费会员达6259万;优土、爱奇艺、腾讯三足鼎立的互联网视频战场,网易视频已被淡忘。

  3月19日,阅文集团上市后首次发布年报,2017年营收达41亿元、同比增长60.2%,利润率从1.3%飙升至12.5%。在网络文学战场征战多年后,腾讯迎来收获的季节。反观网易,2012年斥巨资进入阅读领域,但高喊“我们斥重金做云阅读,不求财只求义”的网易云阅读,如今已然是在线阅读市场的失意者。

  从即时通讯、移动社交到互联网视频、在线阅读,网易失去了一个又一个阵地。

  明星产品的麻烦

  经历一次次刀光剑影的洗牌后,直播行业已经进入收割季节。与网易的“现金牛”游戏息息相关的游戏直播亦然,腾讯投资的斗鱼和虎牙早已稳稳扎根,网易直播却地位尴尬,将给网易带来怎样的冲击?

  4月5日,网易新游戏《第五人格》被腾讯投资的两大直播平台斗鱼和虎牙同时禁播,网易控诉两大游戏直播平台此举是由于遭“友商”胁迫:“在企图依靠强制手段垄断用户选择的‘友商’胁迫下,两家直播平台先后撤掉了第五人格直播专区、下掉了第五人格主播推荐,试图以不正当的方式阻碍广大侦探们的脚步。”

  明眼人皆知“友商”剑指国内另一巨头腾讯,马化腾和丁磊这对昔日旧友在游戏、即时通讯、在线音乐、新闻资讯、数字阅读等文娱战场一次次狭路相逢、刀剑相向。与网易不同的是,腾讯的文娱生态布局已近乎尘埃落定,而网易错失了一个又一个城池。背后的一个原因可能是:马化腾舍得大手笔花钱,而丁磊不喜欢烧钱。

  正因为如此,版权问题一再成为网易头上挥之不去的阴云。

  2017年风头无两、丁磊倾注大量心血的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打响了版权战争。今年4月5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表声明称网易云音乐侵权,暂停与其转授权合作洽谈,并要求对方作出整改后,才会恢复转授权洽谈。迄今为止,网易云音乐尚未未解决相关歌曲版权问题。

  2014年末,网易云音乐与腾讯打响版权战第一枪后,双方的摩擦便反反复复。喜好音乐、不爱花钱的丁磊专注雕琢产品,收获了大批忠实用户。腾讯则重金收购版权,将环球、华谊、杰威尔等多家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收入囊中。

  一个守着用户,一个握着“粮食”,这场旷日持久的版权之争,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同时,丁磊的大本营——网易游戏,同样遭遇着来自腾讯的版权狙击战。

  2017年,继《王者荣耀》和《阴阳师》后,吃鸡游戏风靡全球。网易推出的《荒野行动》、《终结者2》分别以过亿、逾5000万用户数和高额收入完胜腾讯。在此情况下,腾讯又一次拿起版权武器。4月6日有消息称,PUBG公司蓝洞起诉《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侵权,要求后者下架并提出巨额索赔。

  据外媒报道,在吃鸡游戏爆红后,腾讯曾谋求收购PUBG开发商蓝洞,但只以曲折的方式获得后者5%的股权。2017年11月22日,在吃鸡游戏方面,腾讯宣布同蓝洞达成战略合作,获得PUBG在中国的独家代理运营权。

  4月6日,网易回应上述游戏系网易自主研发,不存在侵权问题,且将启动维权。拿到独家代理权的腾讯并未在国内起诉网易,双方的战争是否会进一步升级,无人知晓。

  面对一次次版权狙击战,一向厌恶资本运作、喜欢亲自孵化的丁磊,终于谈及投资、寻求盟友。4月11日,丁磊对《日经新闻》表示,“海外投资主要是在游戏设计方面的,我们非常希望以投资的方式和他们(任天堂等)结盟,共同来开发产品。”

  同样被侵权阴云困扰的,还有丁磊亲自担任产品经理的网易严选。早在2016年,网易严选就被网友指出抄袭、山寨无印良品。2017年,“最生活毛巾”创始人“毛巾哥”的一篇檄文,又一次将网易严选推上风口浪尖,IT评论人Keso的那篇《网易严选是个值得信赖的品牌吗?》则引发了圈内外对ODM模式(即原始设计制造商模式)本身的质疑。

  网易严选的新动作是打造自己的品牌,走无印良品的道路,丁磊距离“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还有多远?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