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对话孙宇晨:波场项目今年太火,最高市值达到250亿美元,曾惊动了马云

2018-04-26 12:04· 腾讯科技  王潘 
   
孙宇晨透露,他在湖畔大学上课时,由于自己做的项目当时太火了,社会上也有很多讨论,马云也曾问起他是不是最初没想到波场TRON会做到今天这么大

  4月25日晚,“王峰十问”继续进行,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王峰对话了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

  在对话中,孙宇晨说,自己不愿意成为陈天桥那种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也把事情做成。

  孙宇晨还透露,他在湖畔大学上课时,由于自己做的项目当时太火了,社会上也有很多讨论,马云也曾问起他是不是最初没想到波场TRON会做到今天这么大。

  “我当然首先向马老师表示,希望我们这个新闻没有打扰到他,然后同时我也说确实是,我们自己在当初做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项目本身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包括社会与时代会怎么看。”据孙宇晨透露,马云当时补充说,他自己当年做电子商务的时候,也没想到阿里巴巴可以做到今天这么大。

  以下是王峰对话孙宇晨内容节选:

  王峰:你最不满意自己的地方是什么?

  孙宇晨:我原来创业的时候,写过一句话,我觉得挺表达我自己的想法的,当然,我那时候把自己创业不够成功的原因归结于时代。比方说王兴,80后可以有很多机会,他先抄Facebook,做不成功,可以抄推特,推特做不成功,可以再去抄Groupon做美团,他人生中上帝反复给他失败的机会,而到我创业的时候基本上移动互联网所有的窗口全部关闭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也自怨自艾,我也很自大地说,如果给我一个好的机会,我也能做100亿美金的公司。

  所以我当时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最不满意的,某种程度上是自己身处的时代。但是现在我觉得当前区块链成了90后弯道超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所以某种程度上,我现在最自豪的也是身处这个时代。

  王峰:4月6日,你发推特炮轰以太坊,看见V神在推特上回怼你的时候,是不是很开心?为什么选择波场与以太坊,而不是EOS或其他的数字货币做对比?

  孙宇晨:先回答为什么选择以太坊作比较?原因也很简单,我们波场长期在以太坊上面做开发,所以我们对于以太坊这个平台无法满足开发者和绝大多数DApp的需要,是有一个切身的体会的。所以我们刚才前面列出了7条我们比以太坊好的地方,也确实是我们基于我们自己一线的实践,得出的一些非常接地气的看法,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选择以太坊进行比较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其实热度蹭得好不好,我们也没有揣摩,我发推特的时候也没有艾特V神,也没有解释,他也愿意和我们一起主动讨论,增加话题性,我们也表示欢迎的。当初我们当然没有期望他会来回应,或者怎么样。

  王峰:今年1月5日,波场的市值达到历史最高值130亿美金,你得知这个消息时什么感受?大部分互联网公司在市值曾经突破100亿美金时,主流媒体都给予了充分报道,但实现130亿美金市值的波场却被大部分人所不了解,为什么?

  孙宇晨: 我先更正一下,1月5日波场最高市值130亿美金应该是流通市值,我们真实市值可能达到过250亿美金,如果真的按全部市值来说的话,其实达到过250亿美金,要比130亿美金还要更高一些。

  实际1月5日那天其实就是在公司干活儿,我这个人很少去查价格,因为公司基金会的币也是锁仓的,和我自己没太大的关系,所以我很少查价格,是同事告诉我的,而且大家也知道没撑多久,也没必要谈。其实和我感觉并没有多大,我个人感觉市值多大和我个人关系并不大,我觉得一个团队要传递出一个内容才有真实的价格,所以我和团队还是着重于去传递真实的价值,而非关心价格。

  我觉得现在主流媒体报道并不多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们也做事情去中心化互联网这一个愿景和使命价值观,现在还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价值观,绝大多数的媒体还在关心古典互联网的今天、明天和未来,大家并不关心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的发展。

  实际上经常直播的时候大家看到的是一个人加半个助理,甚至是我自己一个人,但背后确实离不开波场团队与社区支持者的努力,现在波场全球有超过一百人的研发运营团队,超过一百万的支持者,每周7*24小时的工作与努力。我只是有幸出现在镜头前记录了这一切,而波场今天的成绩,更多的归功于他们的努力。

  王峰:2003年,刚入而立之年的陈天桥以最大黑马的身份进入《胡润中国百富榜》TOP10,当时他的MSN签名曾被人反复提起:“十年回首,谁人会,登临意”。此一时,彼一时,你可曾有过当年与陈天桥一样的感慨?

  孙宇晨:把我和陈天桥对比,我很荣幸,其实陈天桥曾经当过中国的首富,我对他的故事也花了蛮长时间研究,他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人物,当然我不愿意重复他当年的故事。我还是非常希望在时代给了我真正机遇的时候,我不仅仅要抓住它,而且还要为这个时代带来一个全新的未来。

  就像陈天桥因为传奇有了一个很大的平台,有了一个娱乐帝国的梦想,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施下去,其实非常可惜的,所以我不愿意成为这种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这是我这些年最大的变化,可能与成为一个英雄相比,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

  比起陈天桥的MSN签名,我现在的微信新签名是:年轻时做了很多激烈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注意,长大了做一些平淡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需要。

  王峰:你如何看待你们90后以及90后身处的这个时代?

  孙宇晨:作为90后这一代人,我还是蛮羡慕美国上世纪60年代的那些年轻人,当我作为一个90后,当我走向社会的时候,当我走向历史舞台的时候,我感觉我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围追堵截是远超之前的每代人的,基本上统治结构的网络已经是非常密了。大多数的窗口让你挥洒才华,让你感受到浪漫这些元素它都消失了,或者它即便能够出现也会在很大程度上,你会发现它会被控制,或者很快烟消云散了。

  尤其我们这一代中国年轻人,我们遇到的围追堵截与控制,我觉得是很强的。所以我们可能并不能像美国60年代的年轻人一样,好像能够尽情挥洒,把自己的想法尽情挥洒出来。我觉得随着年纪的增长,90后的年轻人变得更为内敛了,但是我觉得这并不局限我们可以做出我们的贡献。就像上一个问题所答的,我觉得内敛恰恰是沉淀的开始,也恰恰是把很多事情做成功的一个开始,在美国60年代的年轻人,他们经历了文化突进的年代之后,可能到了90年代和2000年,他们才迎来了自己的人生和这个社会真正的收获期,而这个恰恰距离他们出生已经三四十年了。

  我觉得对于90后这代人年轻人,真正看到他们向这个时代开始输出价值,出现属于他们的增长,可能就是未来的这10年或者20年吧。所以我还是非常珍惜未来10年、20年,能为这个时代所产生的贡献。

  可以说,90后是青春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一代人,是青春早夭的一代人。但是我觉得这未必是坏事,等待他们更精彩的事情也许在后面。

  王峰:在湖畔大学,你的同学大都是做传统互联网的,你从中能学到什么东西?你是怎么跟他们讲区块链的?

  孙宇晨:马云的湖畔大学和哈佛商学院比一个最大的差别是,哈佛商学院老师讲的都是案例,而湖畔大学请来的是真正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厮杀的一线战士和将领去给你讲课。比如说马云给我们上课后,他还叫了阿里的CEO张勇(逍遥子),还叫来了彭蕾,还叫了前任CEO陆兆禧,蔡崇信和我们一起复盘阿里面对关键时刻是怎么做选择的。我个人觉得这些对我们作为创始人成长都有非常大的帮助。

  湖畔大学确实目前就只有我一个项目是主做区块链为主的,我当时印象很深,就是今年上课的时候,包括马云老师也蛮关注我们这个项目的,当时因为我们项目太火了,可能社会上大家有很多讨论,马云当时还玩笑说,宇晨你是不是也没想到这个事会弄得这么大。我当然向马老师表示,希望我们这个新闻没有打扰到他,然后同时我也说确实是,我们自己在当初做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项目本身会向一个什么方向发展,包括社会与时代会怎么看,马老师他也跟我说,他当年自己去做电子商务的时候,他也没想到阿里巴巴到今天可以做得这么大。所以我觉得这对于每个创业者来说都是一个宿命。

  王峰:你眼中的90后企业家精神是什么?今天你的心里,装下这些企业家精神了吗?

  孙宇晨:今天我创业其实还远远没有成功,甚至才刚刚开始,我觉得未来我可能还有十年的时间需要去把事情做成,去真真正正开放属于自己的时代,去建造属于自己的传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十年我的主题可能还是一个很简单想干事的年轻人,然后去把事情给做成了,这其实就是我现在的90后企业家的精神。就像我微信签名讲的,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被世界所需要。

  也许,当我们能够在未来的十年内把今天简简单单,很单纯的想法实现了,把事情做成了,我们能够谈更多的事情。不要成为悲剧英雄,让一个非常伟大的梦想成为了水中花和镜中月,而让它真正成为一个可以被所有人看见以及享受的未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