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后彭蕾时代”,井贤栋面临哪些难题

2018-04-26 16:18· 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  孙宏超 
   
国内目前政策收紧,而蚂蚁金服一直被马云寄予厚望的海外市场,也遭遇挑战。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走向海外,均缺少必须牌照,可是牌照申请起来进度慢且难度高。支付宝曾试图通过收购打开这一市场,成为全球第三方支付平台。

  当有着“阿里巴巴守护神”之称的彭蕾进入支付宝时,支付宝正面临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转型;而当她离开时,蚂蚁金服也正在面对着历史上最强烈的挑战:金融监管日渐趋严,余额宝增速大幅下滑;海外市场进展遇阻,重要收购最终叫停;国内市场各竞争对手在崛起。

  针对彭蕾的离开,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评价为:“这是蚂蚁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不仅仅是为了传承,更重要的是蜕变。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这是人材队伍上最大的成功。”

  新任总裁井贤栋是财务领域出身,这次高层震荡最终被外界解读为蚂蚁金服上市的最后准备以及派遣彭蕾开拓东南亚市场。不过,面对这些挑战,井贤栋能否带领蚂蚁金服走回正轨,验证马云所说“这是人材上最大的成功”?

  重振支付宝

  和马云一样,彭蕾在阿里之前的职业经历也与教师相关。

  1998年,彭蕾辞去教师工作,追随丈夫孙彤宇与马云共同创业,成为阿里创业“十八罗汉”之一。在加入阿里后,彭蕾曾先后就任阿里集团人力副总裁、市场副总裁和服务部副总裁,为阿里挑选最符合企业文化的核心员工,原菜鸟网络总裁童文红就是彭蕾独到眼光的典型代表。

  2010年,彭蕾接掌支付宝。此时的支付宝还远非日后的超级金融帝国,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支付宝年会上连续播放用户批评支付宝的客服电话录音,甚至把时任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当场骂哭。

  此时的支付宝已经上线近7年,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网购支付的信任问题,随着和银行的逐步对接,用户已经达到2.7亿。但随着央行对支付市场的逐步重视,尤其是第二代网银的推出,曾经一家独大的支付宝正在面临电商市场几近饱和(2010年淘宝注册用户为3.7亿),其他支付渠道排斥支付宝的艰难处境。

  一位阿里巴巴的老员工对《深网》表示,在接手支付宝以后,彭蕾经常出没于贴吧,搜集用户对支付宝的看法,也经常召开内部讨论会议,只要有好的点子就会迅速执行。在彭蕾的努力下,支付宝很快重生。在京东崛起、微信支付出现前,支付宝几乎垄断了中国电商平台的支付体系。

  同时,彭蕾将目光瞄向了国内的水电煤等公共事业服务。这是金融机构不愿意面对的琐碎用户,但最终支付宝将几乎所有城市、所有基础设施的支付系统全部打通:供水、供电、供气、通讯、网络等。这意味着打开支付宝就能搞定所有衣食住行。

  2013年6月,支付宝又将目光瞄准了更庞大的金融市场,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余额宝。余额宝投资标的是货币基金,收益比储蓄略高。仅一年多,天弘基金用户破1亿,成了中国基金行业老大。

  2014年10月,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改名为蚂蚁金服,彭蕾担任公司董事长兼CEO,旗下业务包括支付宝、支付宝钱包、余额宝、招财宝、蚂蚁小贷、网商银行等。除了上述业务外,蚂蚁金服还与复星、万向、金润、禾博士和金字火腿等 6 家股东发起成立了网商银行。

  重整支付宝,掌舵HR体系,阿里巴巴创业元老,诸多光环加于一身。在2013年马云宣布辞任阿里集团CEO时,这让彭蕾成为外界猜测最有可能的接班人之一。

  但最终马云还是选择让彭蕾坚守在蚂蚁金服的岗位上,这是因为这家庞大的金融公司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外人”掌舵,马云不放心。

  挑战接踵而至

  近几年,彭蕾在蚂蚁交出的成绩并不算出色。作为国内市场占比最大的第三方支付软件,支付宝屡屡因“道歉”刷屏。

  支付宝公开道歉,彭蕾坦白“错了就是错了”

  2016年11月支付宝上线日记功能,但随后圈子中出现了低级色情图片以寻求打赏。对此新华社称,个别圈子流出大尺度照片却反映出运营者和支付宝的监管不力。

  为此彭蕾发布内部信道歉,同时,彭蕾在内网的回应中要求支付宝团队必须努力不断完善自己,并强调:1、所有打擦边球嫌疑的圈子立刻解散。2、恶意发布突破底线图片的用户永久封号并永久不能注册。3、团队内部讨论整顿。想清楚并写下来,我们要什么不要什么,严格执行。4、请大家继续鞭笞。

  支付宝最新的一次道歉来自今年1月。3日晚间芝麻信用发布情况说明,回应了支付宝年度账单隐私风险:“初衷没错,但方式愚蠢至极。”4日凌晨0点07分,支付宝转发芝麻信用微博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起承担。”

  在这些道歉的背后,隐藏着蚂蚁金服近年来发展遇到的瓶颈。在国内,这家金融巨头正面临强力对手和政策监管的双重挑战。

  数据显示,微信支付已经成为支付宝最强势的竞争对手,某些第三方数据平台甚至已经认定在线下小额支付领域微信支付已经对支付宝完成超越;而在线上,京东、唯品会、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都对其带来一定压力。

  有淘宝卖家对《深网》表示,因为拼多多的强势挑战,目前淘宝对新用户非常看重,如果卖家完成月新注册有效用户的指标(3到5个),淘宝将提供相当有诱惑力的政策倾斜。

  另外,日趋收紧的政策监管也让蚂蚁金服的利润收到影响。因为政策影响,余额宝业务已经几近停滞。2017年5月余额宝将个人账户最高持有额度由100万降低至25万;8月份再次向下调整至10万元;12月,余额宝设立单日购买额度2万元的上限。今年年初,余额宝更是出台新规:一是以后支付宝的余额不再支持自动转入余额宝;二是余额宝也不再支持随时随地的转入,必须早上九点开始抢购。

  2月1日,支付宝发布公告称,为防止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规模过快增长并保持长期稳健运行,自2018年2月1日起至3月15日,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将调整余额宝服务规则,设置每日申购总量。3月15日后,余额宝依然限制每日申购总量,官方表示,为保持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稳健运行,当然仍暂时需要限制,具体恢复时间以余额宝页面提示为准。

  4月23日,天弘基金披露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截至一季度末,余额宝规模为16891.84亿元,较前一季度规模增速进一步放缓至6.9%,当季度增速为成立以来同比最低。

  蚂蚁金服旗下的借呗、花呗业务也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这是蚂蚁金融旗下最赚钱的两款消费金融产品。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前三季度,“借呗”运营主体蚂蚁商诚小贷净利润44.93亿元,为2016年全年净利润的两倍多。去年年底,现金贷整顿和网络小贷专项整治政策相继出台,借呗选择下调额度、关闭部分用户使用权限,提高开通门槛,进行专项整改。

  海外收购遇阻

  国内目前政策收紧,而蚂蚁金服一直被马云寄予厚望的海外市场,也遭遇挑战。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走向海外,均缺少必须牌照,可是牌照申请起来进度慢且难度高。

  支付宝曾试图通过收购打开这一市场,成为全球第三方支付平台。

  2017年1月26日,蚂蚁金服以8.8亿美元与速汇金达成并购协议。不过今年年初,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公司蚂蚁金服和美国汇款公司速汇金共同宣布,因未能获得美国监管部门的批准,相关并购事宜正式终止。蚂蚁金服还为此向速汇金支付3000万美元解约金。

  这本应该是蚂蚁金服全球化战略中至关重要的一步。2016年11月1日,蚂蚁金服宣布,计划到2025年,拥有全球用户20亿,为2000万中小企业提供包括支付、小贷在内的多种普惠金融服务,在此基础上建立以支付、贷款、保险、零售等业务为基础的全球信用体系。

  此次收购失败的最核心原因被归结为“政治”,蚂蚁金服的Euronet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布朗曾公开表示:马云几乎没有机会获得美国的安全许可

  尽管蚂蚁金服在中途曾抛出新的并购邀约,马云也曾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面会谈,但此次海外布局依然宣告失败。

  这意味着蚂蚁金服的20亿全球计划目前只能重点从东南亚进行布局,而在这个市场上有些国家的基础设施还很落后,甚至有些银行还无法提供接口,蚂蚁金服将面临一条非常困难的拓荒路。

  今年上市?

  从彭蕾到井贤栋,此次人事调整被外界解读为与蚂蚁金服上市有关。

  从履历上看,井贤栋有着近20年的财务管理和运营经验,他于2007年初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支付宝CFO。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后,井贤栋出任COO;2015年6月起,担任蚂蚁金服总裁;2016年,在蚂蚁金服成立两周年的时候,井贤栋从彭蕾手中接下了蚂蚁金服CEO的接力棒。

  今年以来,蚂蚁金服上市的传闻不断。2月时曾有消息称,蚂蚁金服计划进行至多50亿美元的新股融资,估值在800亿-1000亿美元。而在井贤栋接盘后,新的融资传闻变成了80亿-100亿美元,而估值则超过了千亿美元。蚂蚁金服上一轮融资是2016年4月,当时估值接近600亿美元。

  同时,在今年阿里巴巴的财报中显示,根据2014年双方签署的战略协议,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33%的股权。这意味着蚂蚁金服有了更为确定的股权结构,同时二者将终止高达37.5%的税前利润分享,这意味着蚂蚁金服有了更充沛的现金。

  虽然马云去年11月曾公开表示,未来12-18个月内不考虑将蚂蚁金服分拆上市。但近日仍有消息指出,蚂蚁金服正在进行增资扩股,投后估值为1500亿美元,同时,其已基本敲定将在港股和A股同时上市。

  该消息同时显示支付宝目前的活跃用户为4.5亿,资损率仅为1/100000,费率小于0.6%;蚂蚁小贷的累计贷款金额为6132亿元,历年平均坏账率约为2%;蚂蚁财富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在线理财平台,资产管理金额为2.1万亿人民币,用户平均资产管理规模约为1万元。

  根据安信证券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安信证券看好蚂蚁金服在科技、全球化方面的布局具有领先优势,并基于采用上市公司的平均用户市值和P/E倍数方式进行计算,给出1600亿美元的估值。

  数周之前,国际知名投行巴克莱的估值是1550亿美元。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则对媒体公开表示对蚂蚁金服来港上市有信心。

  不过一些投资人仍对蚂蚁金服上市后的前景表达了质疑,除了上述所说日趋收紧的政策监管和外部竞争环境外,能否保障所有股东利益也是担忧之一,比较马云曾有过把支付宝业务从阿里巴巴剥离出来但未知会雅虎的先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