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上市前的大换血:君子“绝交”,不出恶语

2018-04-29 21:16· 雷锋网  吕倩 
   
组织架构调整与人事变动是大公司正常动作,但这三位高管的职位变迁与去留,透露更多的,是小米过去的危机、中间的调整、复兴后的布局。

  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信,公布两则重要消息——

  一、任命CFO周受资为公司高级副总裁;

  二、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KK)辞去公司职务;

  组织架构调整与人事变动是大公司正常动作,但这三位高管的职位变迁与去留,透露更多的,是小米过去的危机、中间的调整、复兴后的布局。

  1

  雷军在内部信中称,周受资于2015年7月加入公司后,以其杰出的领导能力与业务管理能力,为公司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公司决定任命他为CFO兼高级副总裁,期待他在财务、投资和HR等方面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报道,周受资是于2015年7月1日加入小米。

  公开资料显示,周受资拥有新加坡国籍,于2010年加入DST,并主导了公司对小米的投资。此外,周受资还投资了京东、阿里巴巴、滴滴打车等。在DST之前,他任职于高盛。周受资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经济系,并持有哈佛商学院MBA学位。

  有趣的是,当时大众便猜测小米此举是在为上市做准备。对此,雷军很快予以否认,强调小米目前真心没有上市计划,称邀请周受资出任CFO,主要是小米有了一定规模,需要有人帮自己规划战略、处理投资者关系,管理小米投资。

  当时,雷军表示,随着周受资的加入,小米公司的财务管理与投资团队将为小米的技术创新、生态链布局以及国际化进程起到更大的支持作用。也就是说,周受资将主要负责推动小米的投资业务。

  此次,周受资升任公司高级副总裁,透露小米确实上市准备进行中。

  2

  黄江吉过去曾担任微软中国工程院开发总监,在微软任职13年,于2010年加入小米科技,担任副总裁。作为小米八位联创之一,黄江吉曾负责名噪一时、被雷军寄予厚望的即时通讯产品米聊,可惜后来不了了之。

  再之后,黄率领团队负责小米云服务和小米路由器,最终也没有做出成绩。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小米路由器产品定义出现失误,“定义得过沉、过重,成本也过高,硬盘是最大的成本。”

  再之后,2016年2月,小米正式成立探索实验室,研究VR/AR、机器人等前沿科技,由小米路由器总经理唐沐和黄江吉负责。但由于押宝VR、以及该行业短期内难以落地等原因,探索实验室一直黯淡无光。

  2017年,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雷军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小米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中长期发展战略变得越来越重要。联合创始人黄江吉改任公司战略副总裁,协助我规划公司未来三到五年发展战略。黄江吉原来负责部门直接向我汇报。”

  本次调整中,雷军并没有感谢黄江吉过去为小米做出贡献,只是概述了对其职务的变更。

  3

  周光平,大人物。

  有多大呢?是一位直接与小米低潮期密不可分的人,甚至于,目前仍有所谓“周光平事件”的八卦流传。

  2017年,小米光辉“逆袭”故事发生之前,有过一段广为人知的低潮期——2015年至2016年,小米整体出货量出现下滑,事后复盘,很大一部分原因出来小米供应链上,而当时,小米供应链即是由周光平、以及时任小米手机供应链副总裁的郭俊负责管理的。

  此前魅族内部矛盾爆发时,很多人曾用周光平类比杨柘——同样漂亮的过往履历——周光平曾任美国摩托罗拉手机总部核心设计组核心专家、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总工程师及高级总监、戴尔星耀无线产品开发副总裁;同样在内部管理上出现纰漏。

  2010年,周光平接受雷军邀请,成为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任职副总裁,负责硬件及BSP团队。

  坊间流传关于周光平的三宗罪——由周光平、郭俊负责的供应链团队得罪一家日本供应商、供应链团队得罪了三星半导体,以及研发方面的锅。其中最严重的,当属与三星半导体之间的龃龉,直接导致小米供应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弹药不足的状态。

  腾讯深网当时报道称,在小米5发布前,三星半导体中国区高层带团队与郭俊负责的小米供应链团队见面,在现场PPT演说过程中,由于小米态度很差,三星也很强势,双方发生争执拍了桌子,这位三星高层直接就离开了。此后三星AMOLED屏幕出货量很大,但就是不给小米供货。

  时至今日,小米内部人士在与雷锋网提起当年这段矛盾时,仍然愤愤不平。公司整体战略没有错、高层布局没有错、底下人落地实施没有错,最终因为一个人的意气之争,导致整个公司的危局、以及市场与消费者对”小米模式“的质疑,这才是致命的。

  供应链方面的问题给小米造成了两个后果:整个2015年,小米5迟迟不能发布,最终拖到了2016年2月,导致小米在2015年没有完成8000万既定的手机销量目标。

  2015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出现首次同比下滑;2016年,小米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同比下跌达36%,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1%下跌到8.9%。

  而跟三星的交恶直接导致雷军接管供应链以后,先后四次拜访三星总部,寻求屏幕资源供应。

  4

  实际上,与其说此次雷军内部信是落下铡刀,不若说是揭开过往铡刀的遮盖物。

  2015年上旬,小米内部压力很大。

  如上文所述,由于供应链问题导致屏幕资源的短缺,小米新品在产能上直接无法保证供给,很长一段时间,OPPO R9与华为P9两部手机在销量上将小米5碾压。除了产品质量或设计等层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由于小米产品无法充足供应,”饥饿营销“放大化的后果,是直接将消费者推给竞品手机。2016年手机大数据表明,当年有18.23%小米用户将手机换成了OPPO R9。

  2016年5月,雷军发了一封内部邮件,称——“公司董事会决定,任命周光平博士担任首席科学家,负责手机前沿技术研究。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管理团队改向我本人直接汇报。

  一定程度上,此封邮件、以及其所引发的人事变动,是小米与雷军主动大换血的开始。

  雷锋网当时梳理报道,周光平调任首席科学家后不久,原小米手机副总裁郭俊也离开小米,随后,紫米 CEO 张峰回小米担任小米手机副总裁,负责管理供应链,2016年年初,原小米手机研发总监颜克胜则被升为第二个小米手机副总裁,管理研发。

  张峰和雷军的交情很特殊。

  2010 年,张峰任高管的英华达是少数愿意为小米手机代工的代工厂, 2012 年,张峰离职创业时,雷军是第一个投资的。

  颜克胜则是老 MOTO 人,小米旧将,2010 年 10 月加入小米,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是当初周光平带去小米的“机械老大”,在 MOTO 与小米这段空档,与周一起做了一家为 Dell 做代工的 ODM 公司。

  一系列人事调整从侧面反映了小米当时面对的问题有多艰难,雷军甚至在一次内部动员会上说,“动这几个人,我下了很大决心。

  2016 年 7 月 7 日,小米手机誓师大会,雷军表示,“要吹响手机部第二次创业的号角。

  2017年4月6日,小米成立7周年,小米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黎万强在朋友圈发布了小米几位创始人的最新合影。照片中小米创始人团队由以往的8人变为7人,首席科学家周光平博士已不在。

  2017年11月雷军发内部邮件,宣布重大组织架构调整,涉及人员包括林斌、黎万强两位联合创始人——军任命总裁林斌兼任小米手机总经理,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强化管理,夯实基础。而林斌的工作将由汪凌鸣接替。

  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黎万强将出任小米品牌战略官,专注公司品牌建设和进一步提升;同时,他还将兼任顺为资本合伙人,强化小米和顺为在投资领域的协同。而市场部日常工作将由公司市场部副总裁梁峰负责,直接向雷军汇报。

  另外,智能产品部将并入生态链部,任命小米路由器事业部总经理唐沐为生态链部门副总裁,直接向刘德汇报。

  此外,小米任命洪锋、刘德、王川和祁燕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智能产品部并入生态链部,任命唐沐为生态链部门副总裁,向刘德汇报。

  2017年第二季度,小米全球出货量重返全球前五。多位小米人士对雷锋网表示,数据很好看,触底反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劫后重生的快感洋溢在整个小米,也包括雷军。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转的,除了小米。”雷军在多个场合强调过这一成绩。

  当然,雷军的亲自挂印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小米过往在供应链管理上的bug,但在县乡线下换机潮、线下资源管理、小米品牌塑造等方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4月25日小米6X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从今天起,小米向用户承诺,每年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如超过,我们将把超过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还给小米用户。

  ”5%的硬件综合净利润率“再次将雷军拉入舆论争议的旋涡。或许小米团队已然习惯,这种时时刻刻处于战斗状态的节奏。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