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风险再不重视,未来中国经济地位或被印度取代!

2018-05-09 07:11· 微信公众号:正和岛  梁建章 黄文政 
   
在创新能力方面,30~40岁是最具生产力的年龄,也是创业的最佳年龄。目前,中国30~40岁的年龄组是由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那个庞大的人群组成的。

  21世纪的中国若是想继续引领全球经济并成为发达国家,取决于未来中国的创新力。而创新力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口因素,包括人口规模、组成和分布。

  著名经济学家、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其新作《人口创新力》一书中中从历史和世界的角度,结合大量数据和最新的经济学理论,论证了人口与创新以及经济的关系,并得出了人口将成为影响创新力的根本因素这一重要结论。

  岛君在这里对书中所提及的影响中国经济的四大风险进行了整理,带您了解未来中国的经济风险及今后人口形势可能对经济产生的相关影响。

  本文摘编自梁建章、黄文政最新著作《人口创新力:大国崛起的机会与陷阱》,正和岛作为机械工业出版社合作方,经授权发布。

  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中的风险

  有人认为中国经济结构不够健康,投资过多,制造业过多,出口过多。因此,当投资和出口不可避免地放缓的时候,经济增长也将会放缓。

  毫无疑问,中国的投资和出口在整体经济中的占比将下降,但事实上,当前占比仍然非常高。这表明中国经济比其他中等收入经济体具有更高的增长潜力。

  高投资率是高储蓄率和高潜在投资回报的结果。例如,中国政府在机场、高速铁路、地铁等基础设施项目上投入巨资,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高投资率也反映了创业的活跃水平。例如,根据全球创业监测的观察,在中等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中,中国的人均企业家数量是最多的。

  2011年,中国企业家利用留存收益或个人储蓄(而不是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进行投资的资金数额,达到中国GDP总量的11%,该比例在世界上是最高的。这表明,在中国投资的回报率还是比较高的。

  同样,高水平的制造业和出口是中国企业具备竞争力的标志。近年来,中国企业已经能够出口更多的高科技制造业产品,在创新方面表现出进步。高水平的投资、出口特别是强大的制造业,是中国经济的强项而非弱点。

  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国民对于服务业的需求将会增长。医疗、旅游、金融和教育行业是增长速度快于制造业的几个领域。发展这些产业要比发展制造业容易得多,因为服务业通常不会受到专利或专有技术的限制。

  只要当地有需求,医院就可以进口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发展其业务。相比之下,医疗设备制造商却需要在世界市场上竞争。因此,发展服务业要比发展制造业容易得多。

  收入差距扩大的风险

  2010年年初,中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46,一些人担心收入差距的日益扩大会威胁到中国社会的稳定。

  然而, 20世纪90年代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大大减少了出生人数,所以到了2010年前后,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大量减少,非熟练农民工的工资在过去几年里大幅上涨。

  由于留在农村的农民有了更多的土地可以耕种,他们的收入也增加了。结果,中国的基尼系数也趋于稳定。大学教育的扩张,也有助于减少高技能劳动者和低技能劳动者之间的收入差距,因为由于大学毕业生的数量大幅增加,减缓了毕业生工资的上涨。

  中国的不平等主要是农村和城市的不平等,长期限制城乡人口流动可能是造成问题的主要原因。 

  2015年,中国的城市化率仅为50%,比其他中等收入国家要低得多,即使与印度相比,还要更低一些。改革开放以来,亿万农民为了脱离贫困,来到大城市成为农民工,但他们仍然面临着住房、教育、医疗服务等方面的问题。

  未来,许多农民工将定居在城市,只要政府能够继续放宽对国内人口流动的限制,城乡不平等的问题将会得到解决。由此,中国的不平等问题不会像其他国家一样难于解决。

  此外,中国的文化和种族相对来说更为同质化,并且中国重视教育,而新一代城镇居民子女的生活状况的确普遍比他们的父母要好得多。

  环境与自然资源风险

  时至今日自然资源已经不再是现代经济的重要因素。即使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得益于新能源技术,世界上也还是有丰富的可再生资源供人们选择的。事实上,石油和其他商品的价格近年来是有所下降的。

  此外,中国并不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中国的人均资源占有量比大多数亚洲国家(比如印度、日本、韩国和越南等)都要高。

  据估计,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比美国的还要丰富。对于中国来说,之所以开发页岩气在经济上还不太可行,是因为在世界市场上还能够使用更便宜的替代能源。

  在农业方面,中国有比能养活13亿人还多的土地,然而,中国可能会进口更多的粮食,因为中国的劳动力价格越来越贵,不是所有食品自己生产都具备比较优势。

  随着城市和工业的快速发展,中国一些城市的环境问题较为棘手。然而,污染问题最严重的阶段,通常出现在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的时候,而中国正在接近这一水平。

  随着越来越富裕,中国会投入更多的资金和精力来消除污染。最近,随着制造业增长放缓和更严格的环境标准得以执行,中国沿海地区的雾霾状况正在有所改善。

  中国经济最大风险是恶化的人口形势

  1.恶化的人口形势

  自20世纪80年代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后,中国的生育率迅速下降。结果就是,人口年龄结构发生了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剧烈的变化。即使中国的总人口仍在不断增长,但是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的数量自2012年已经开始下降。

  2012年是人口数量变化的拐点。在2012年以前的几十年里,劳动年龄人口每年增长约1%,但从2012~2025年,劳动年龄的人口数量将不会增长,并且在2025年之后,将会每年下降0.5%~10%。

  这也就解释了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在2012年以后大幅放缓,经济增长率从每年10%下降至不到7%。

  在未来的5~10年,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的人将为人父母,如果这一代人的生育率低于1.5,那么新出生的婴儿数量将仅为每年1200万人。2040年以后,中国将拥有世界上顶部最重的人口结构,而且每年人口将减少1000万,这在世界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中国政府于2015年10月29日宣布把独生子女政策改为二孩政策。现在的问题是,未来的生育率能够达到多少?如果看看与中国拥有相似文化的其他东亚国家或地区的生育率,我们就可以得出以下结论:无论有怎样的政策干预,中国的生育率都将变得非常低。

  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的生育率,都在1.1~1.4,是全世界最低的。与中国的文化类似的越南,当前处在一个较低的发展阶段。在没有推行过独生子女政策的情况下,其生育率为1.8。

  那么,中国的自然生育率将可能只有1.6。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其生育率将继续下降。目前中国人均GDP为8100美元,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10000美元。在日本和韩国达到人均GDP 10000美元水平的时候,它们的生育率降到了1.5。

  所以,即使公布了二孩政策,中国的城市生育率仍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当然,在放宽计划生育政策的最初几年里会有一种生育反弹,即之前被压抑的生育第二个孩子的需求会被释放。因此,预计在2016~2018年,中国新出生婴儿的数量会出现激增,但此后,中国的生育率和新出生人口数量将会再次下降。

  基于这些国家的经验,中国生育率的反弹将可能是轻微的和短暂的。据我们分析,2016~2018年,中国的出生人数预计将由2015年的1600万上升至约1800万,2020年之后,将再次下降。

  2.如果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会有多大作用

  就像其他东亚国家或地区一样,中国迟早需要彻底扭转其限制生育的政策,采取力度更大的鼓励生育的政策。然而,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提高生育率的工作将会比亚洲其他国家或地区更难。

  首先,在关注孩子的教育成就方面,中华文化超过了其他任何一种文化对此的重视程度。对家长来说,孩子的课外活动和补习班费用高昂,费时耗力。中国父母更关心的是投入资源以确保他们的孩子获得最好的教育成果,而不是孩子的数量。

  其次,与其他国家的女性相比,中国女性有更多的教育和职业要求。中国女性比其他大多数国家的妇女接受的教育更多,也更加独立。在毛泽东时代,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参加工作,即使在今天以国际标准来看,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都是很高的。

  最后,中国的女性结婚率低,非婚生子女率也很低。中国女性和日本女性一样,有一种不下嫁的文化。因此,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女性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丈夫,而这种所谓的“剩女”现象,在中国大城市中越来越普遍。

  此外,非婚生子女在文化上仍然是不可接受的。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40%的非婚生子女率相比,日本、中国和韩国的非婚生子女率小于3%。

  总之,中国女性更可能不婚,更注重事业,更关心孩子的质量不是孩子的数量,因此,即使有鼓励生育的政策,她们生育孩子的数量也会比其他国家女性生育的更少。

  3.人口萎缩和老龄化的经济风险

  中国人口的迅速老龄化将会给中国经济和政府带来沉重的负担。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抚养比以非常快的速度下降(抚养比是指每个劳动者所需抚养的人数包括老人和儿童在内),因为需要养育的儿童数量下降了。

  但这些消失的孩子在20年后就意味着消失的工人。到了2015年,抚养比开始逆转,逐年增加,预计将在2030年以后迅速上升。

  2030年以后,相对于劳动人口而言,中国老年人的数量将迅速增长。2040年,总人口预计约为14亿,但年长者将由原来的1.71亿增加至4.11亿。

  到2040年,年龄为20~60岁的劳动人口人数,将从8.17亿下降到6.96亿。20~40岁的青少年人数将从4.36亿下降至3.02亿人。由于这些变化,中国的年龄结构图将是一个顶部大、底部小的倒金字塔形状。

  4.对创新的影响

  这些急剧的人口变化将对中国的经济尤其是其创新能力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目前,中国的人口结构还相对年轻,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平均每年新出生的人口数量是庞大的2500万。他们现在正值30多岁,是收入和消费的黄金时期。他们对房屋和其他物品的需求是过去10年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然而,未来二三十年间,他们将变老、退休。20世纪90年代的出生人口比80年代的出生人口少40%。无须多少时间,这一代人也将达到30岁的黄金年龄,与上一代人相比,他们对商品和服务的总需求也会放慢。

  在创新能力方面,30~40岁是最具生产力的年龄,也是创业的最佳年龄。目前,中国30~40岁的年龄组是由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那个庞大的人群组成的。

  然而,在未来10年之内,当规模较小的90年代出生的群体达到30岁时,创新和创业的整体水平将会受到影响。随着年轻人口的规模在中国的萎缩,中国在创新方面的规模优势,将会转移到印度乃至美国。  


  人口老龄化将成为中国经济的致命弱点。由于生育率长期低于更替水平,2040年以后,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严重老化,并且中国的人口规模也开始急剧萎缩。预计到21世纪下半叶,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的地位将被具有人口规模和结构优势的印度所取代。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