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包装疯狂敛财,云联惠400亿元消费返现骗局

2018-05-11 09:33·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bg)  翁榕涛@广州 
   
打着“返利”旗号的云联惠,终于被广州警方摧毁,全国各地上千万人的血汗钱陪葬。为什么“免费馅饼”总有人信?它的崩盘为何早有征兆?

  早在2017年3月份,无冕财经便发文《消费全返,一日返现2000万!云联惠是免费馅饼还是庞氏骗局?》,披露了云联惠可能为庞氏骗局一事。

  5月9日上午9点,广州市公安局通报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联惠”)董事长黄明等多位负责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而被立案调查。有投资者在5月9日傍晚赶到云联惠位于广州的总部大楼,发现大门紧锁,门上贴着警方的封条。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尝试致电云联惠相关电话,发现均无人接听。

虚假包装疯狂敛财,云联惠400亿元消费返现骗局

  ▲广州公安微信截图。

  据投资者表示,广州公安发布通告的前两天,云联惠就已出现了提现困难,而目前云联惠的购物商场网站和App均无法打开,在云联惠网站上,还有广州公安局劝涉嫌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

  如今再回顾2017年3月无冕财经的文章,当时曾引来部分云联惠会员的大肆攻击,包括一位自称“云联国际黄明”的网友在报道下留言,以模式发明人自居,声称云联惠已有1000多万会员。据公开资料,云联惠董事长黄明,此次已被立案调查。

  ▲自称“云联国际黄明”的网友在无冕财经文末留言,如今云联惠董事长黄明已被立案调查。

  成立至今不到5年时间,云联惠已吸引了全国各地上千万人,数万家商户共同参与,打着“消费资本论”、“财富永动机”口号的云联惠究竟有何魔力?它的崩盘为何早有征兆?

  “以时间为杠杆”

  在“云联惠”微博上,5月3日曾发布一则通知,声称消费共享金额已突破400亿元。这意味着云联惠自2014年成立至今,已在全国范围内非法集资超过400亿元,而此次崩盘,将会导致许多人的投资血本无归。

  ▲5月3日,云联惠微博声称,消费共享金额已突破400亿元。

  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1月的云联惠注册资本为100001万元,总部位于广州海珠区宸悦路32号,在全国116个城市地区拥有代理分公司。云联惠打着“消费返利、免费购物”的旗号,在线上线下以积分返利的方式,引诱会员们缴纳会费、拉人头发展下线,从而构造了一个庞大无比的传销骗局。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发现,早期云联惠作为电商平台,起到撮合商家和买家交易的作用,但与一般的电商平台不同,会员们在购买商品后,会由商家上缴商品价格16%的钱给云联惠,而云联惠则会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将购买商品的钱100%逐步返还给消费者。

  在董事长黄明的说法中,这是“以时间为杠杆”。假设有会员购买了10000元的商品,那么云联惠会获得商家上缴的1600元作为本金,此后每天返还给消费者万分之五(即5元左右,并逐步递减)的钱,直至5年半后返还完毕。

  ▲云联惠所宣传的商业模式。

  这一模式难以成立的原因,是云联惠如何凭借商品销售额16%的资金,在五年半内获得超过销售额100%的利润返还给消费者。在不考虑自身运营成本的情况下,云联惠要持续发展,则项目每年收益率要增长37%以上,而2017年我国各银行最高年利率(定期存款5年)仅有5.225%,相比之下,不断返利的云联惠就像“下金蛋的鸡”。

  换而言之,若云联惠无法完成年收益率递增37%的目标,则随时会崩盘。对于身为交易平台的云联惠而言,通过投资获得高收益并不现实,为了维持这个“资金盘”,通过传销手段不断吸收社会资金成为唯一的“出路”。 

  云联惠和大部分传销平台一样,拥有三级会员制度,分别为普通会员、金钻会员(缴纳99元)、铂钻会员(缴纳999元)。会员级别越高,享受的权限也越多,比如金钻会员、铂钻会员都享有推荐权(即发展下线),在推荐新人成为会员后,他们会获取新人会员的收益提成,这导致了成千上万的“导师”队伍作为上线,不断地引领他人加入云联惠,他们则从中获取分成,让云联惠如同“滚雪球”般快速发展,短短4年时间席卷全国各个省市地区。

  由于加盟云联惠的商家普遍有提价的行为,云联惠的主营商品从生活用品逐渐过渡到购车购房、保健产品、电子产品等高价值商品上。随着资金的缺口越来越大,云联惠的模式不断升级,最终甚至剔除了商家,直接吸收消费者的资金。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向山东一名云联惠会员了解到,对方甚至不需要购买汽车,仅需一张购车发票和投入汽车等价的20万元资金,就能获得全返,此时的云联惠也撕下了电商交易平台的“遮羞布”,彻底成为了借助传销方式发展的“资金盘”。

  中国反传销第一人李旭曾表示,“借旧还新让云联惠持续进账,但是细水管进宽水管出,资金链早晚会断裂。云联惠用规则延缓崩盘的速度,从静态来说是庞氏骗局;从动态来看,其通过招加盟商拉人头发展下线,涉嫌传销。”

  虚假包装疯狂敛财

  在诸多消费全返平台中,云联惠无疑规模最大,这与其擅于虚假包装不无关系。

  正在国外攻读市场营销专业的张思城,发现自己的家人陷入了云联惠骗局,而他却无法说服家人摆脱骗局。他曾深入研究过云联惠,发现云联惠十分擅长包装自己,把投资者都“忽悠”进去了,“云联惠经常投放广告,举办峰会,请来的名人大咖能够吓死人。”

  以2016年12月11日云联惠在北京主办的“消费经济共享大时代”主题分享会为例,云联惠称请来了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北京大学国家竞争力研究院院长郭云涛等专家。

  但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调查发现,所谓的“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并不是国家研究机构,实际上是一家规模不到20人的在香港注册的民营公司。

  ▲智联招聘显示,所谓“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实际上是一家规模不到20人的在香港注册的民营公司。

  云联惠热衷于包装名人学者以达到为其站台的目的,《羊城晚报》曾报道为云联惠站台的两名所谓“学者”何智斌、侯书生并非真实教授。

  除此之外,为了取信于投资者们,云联惠多次声称自己是“上市平台”。据报道,云联惠曾于2014年11月在广州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不到一年后被摘牌终止;此外,云联惠还在美国股票交易市场OTC Markets挂牌,OTC是指为达不到上市条件的企业提供股权交易的场外交易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挂牌广州股权交易中心,还是美股OTC Markets,云联惠都不具备公开发行股票的资质。云联惠的崩盘早有征兆,据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调查发现,云联惠已多次内部公开发售过原始股,前三轮分别为1000万元、1亿元和10亿元,而2017年发售的第4轮据称达到了100亿元,有会员表示:“第四轮原始股每股10元,至少3万元起才能购买。”

  据云联惠会员猜测,多次发售原始股疯狂敛财,其实也意味着云联惠的资金链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云联惠的敛财手段多样,甚至将地区公司的代理权进行出售,而代理公司的负责人将成为该地区所有商家的“上线”,获得交易提成。

  据江苏省盐城云联惠负责人称,拿下盐城的代理权需要上千万元,根据城市规模大小的不同,收取的代理费也不一样。如果以每个地区平均500万元的代理费用计算,云联惠依靠已售卖的150多个地区代理就能获得超过7亿元收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互联网金融法律专家杨东此前指出:“云联惠宣称的‘消费资本论’是不合理的,没有稳定的收益不可能做到持续。平台做大后要想维持这么高成本的运营几乎不可能,必然会走向犯罪。”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