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过后一地鸡毛,无人货架谋转型,发财的却是别人

2018-05-21 10:57·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王琳 
   
智能货柜可以零距离到消费者眼前,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需求。

  “风起,无人货架短短半年吸金超30亿元人民币。美团点评系、阿里系纷纷站在了资本旋涡中心。

  风散,空荡荡的货架、稀拉拉的团队,一地鸡毛等待收拾。果小美、猩便利、便利蜂等都在讲述新的资本故事——以封闭式智能货柜代替开放式货架。

  旧瓶装了新酒,但新酒难装也未必好喝。6000~8000元的高昂货柜成本,只卖零食饮品回本周期或达50个月,不到30%的商品毛利……等待他们的依旧是一条不太顺畅的路。

  扎堆转型催生了另一门产业—智能货柜研发商。哈哈零售宣布订单过2万,摩小超订单1万左右。他们的背后又是诸如星星、澳柯玛等保鲜柜生产厂家。

  办公室货柜的故事还未尘埃落定,谁又会是最大赢家

迟来的小高潮

  首次采访,樊伟(哈哈零售创始人)和铅笔道约在了晚上十一点。这是一次迟来的采访,比原定的时间晚了近3个小时。一晚上两个会,樊伟的声音中略带疲惫,但思路并没被一天的忙碌搅乱。

  2016年12月,Amazon Go的出现让零售行业嗅到了变革的气息。2017年年初,樊伟入局智能货柜,他表示,“很多同行都是那个时候开始的”。 

  半路出来的架最先得了本的芳心。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市场上至少有超过50个玩家入场,仅仅半年内涌入的资金超过30亿元人民币。  

  这或多或少让智能货柜的融资之路变缓。去年11月,铅笔道发布的题为《无人零售行业发展现状及趋势盘点》报告中指出176家无人零售行业企业的信息内,智能货柜的创业者为51%,融资仅占30%。相比之下无人货架创业者占比21%,其融资额度却为46%。 

  皇帝的新衣被拆穿后,无人货架迎来了低潮。裁员、转型、封仓、公关战……噩耗接二连三。时值三月,行业却迎来寒冬。像一场接力赛,创业者们围绕着中国1亿多办公室白领展开了疯狂赛跑。如今,无人货架把接力棒传给了智能货柜。 

  理性,智能创业者迎来一波小高潮。5月3日,哈哈零售宣布获得由易津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5月14日,魔盒CITYBOX也称获上亿元B+轮融资。一位该入行1年的创业者告诉铅笔道,自己项目的新一轮融资也即将敲定。  

  樊伟早就感受到资本的热情。今年过完年后,他陆陆续续见了100多个投资人,“每天忙不过来,甚至有些投资人都来不及聊”。  

  即便一年融资3次,他依然觉得赛道不够火。“最近投资人开始真的投一些钱进来,但到现在也不是特别多。除了我们、深兰、魔盒CITYBOX,其他的融钱的也不多。” 

  忙碌似乎是创业者的主旋律。无人货柜研发商张亮近几日的行程安排得很紧,“我最近接单比较多,还有很多客户,(采访)最早也要周末”。业务量的爆发,让他抽不出哪怕20分钟的采访时间。 

旧瓶新酒,新酒难喝

  旧瓶装了新酒,无人货架开始讲述新的故事——以封闭式货柜代替开放式货架。  

  转型的路上不乏战友。2018年1月,七只考拉称正业务调整将推出第二代智能柜;3月初便利蜂无人货架宣布升级为智能货柜,而果小美、猩便利也有意入局。 

  解决货损后,起码可以自圆其说,但现实可能更残酷。铅笔道记者从中百协会了解到智能货柜最初因为价格原因,市场比较冷。因此,很多厂家都在升级迭代,最初的几万块一台,如今均价6000~8000元。 

  这个价格,在办公室场景下,想要以智能货柜代替无人货架,依然有点儿高。铅笔道粗略算了一笔账,在不计算场地费用,单个货柜流水2200元/月(按照过往办公室货架平均值),毛利30%,电费100元/月,运营成本500元/月的情况下,6000元的货柜想要收回成本要50个月,也就是4年多。 

  回本周期始人蒋海炳早就料到的。他在接受品途网采访时就表示,现在最基础的单门智能货柜的成本在7500元,将如此高成本的设备放在办公室场景,硬件成本两年内很难收回来。 

  苏宁易购鲍俊伟也曾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设备的成本必须要控制在2000到3000元,如果超过这个成本则很难赚钱,因为补货和运营成本至少在20%以上,且商品的毛利做不到30%。 

  一切都在加速,4年的回本周期,让原本自圆其说的商业模式遭到质疑。某FA内部人员表示,“回本周期几个月的生意,还可以做,一年的话有点儿长哦。” 

  神秘盒子创始人夏语颇为克制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那还不如传统餐饮的生意,传统餐饮做得好的话也就半年~1年收回成本。

  如此看来,无人货架的新故事似乎没那么出彩。 

“生意还是有得做”

  但对智能货柜玩家来说,这是难得的寻求突围的机会。 

  魔盒CITYBOX创始人沈博炜笃定地认为:100%确定模式可行。他给出了魔盒的数据,“从现在来看,我们选择200人以上的企业,一天的营业额最少500元,最好能达到900甚至1000元。”回本周期短则6~8个月,长则12~16个月。

  不止卖零食,货柜因为有冷藏保鲜功能,还可售卖酸奶、牛奶、生鲜水果盒饭等。“每个公司特性不一样,场景不同,人员不同,结构不同,销售的商品不同。” 

  在一位新零售行人眼中,生意是有得做,主要看什么。“设想一下,保鲜柜里每天放着打包好的早餐(就像711的早点套餐一个包子一个鸡蛋一杯豆浆),扫码开门就可以拿一份走,关门自动结算。”

  同时,楼上的货柜是楼下便利店的延伸。“就近的便利店负责运营,他们可以及时供货,卖不完的也可以及时撤走,楼上楼下打通,下楼排队都省了。”有投资人对此提出反驳。“楼下就有便利店,我为什么还要在货柜买呢?而且看上去并不干净。” 

  此外,点位的选择是一门学问。兔子商城和魔盒均表示学校是一个不错的场景,日流水最高近千元。而除去学校,哈哈零售和兔子商城共同给出了一个新的场景:工厂。

  走出办公室,其他场景依然有想象空间。“旁边没有竞品,是他独家的,”在神秘盒子创始人夏语眼中,这样的点位依然优质。而工厂恰好位列其中。

  智能柜可以零距离到消者眼前,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需求。但在一位新零售投资人眼中,这样的近距离完全没有必要。“在写字楼里大堂的位置,一个或者两个机器就能够覆盖整栋楼的人群,完全没必要再把它分散的各个公司里去。如果说非要再去分散的话。你放的别人家里的冰箱里面不是离用户最近嘛?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去切分到那么细的单元。”

  众说纷纭,新的模式故事也在等待被验证。

谁真实地赚到了钱?

  倘若货柜的成本降低,回本是否更容易?

  魔盒创始人沈博炜表示,6000元存在的压缩空间已经不大。“我们的成本要9000呢,考虑到实际使用寿命,效率,客户的体验,包括外形的美观度等,成本上暂时还没有下来。” 

  压缩价格或许不是魔盒努力的方向。“从目前来看呢,设备的发展不是制约我们最重要的因素,最本质的还是运营,不要太纠结于成本,你压得再低,也未必能获得市场份额。” 

  但想要快速扩张,依旧离不开硬件的量“无论如何从样机到小批量投放到量产,这是一个非常长的投放过程”,沈博炜表示。 

  因此,智能柜的售异常火4月28日,仅仅两天的展会时间,哈哈零售的订单数已经破千。如今,哈哈零售宣布累计签下了2万台的订单。他曾一度享受到先行者的红利,“很多也出不了货,之前市场上只有我们有货”。 

  红利并不是一家独享。摩小超联合创始人陈警表示,“肯定不止1000单,10000(单)差不多”,语气中抑制不住的兴奋。 

  一个无需验证的答案是将是这场接力里真实赚的。或许是生产保鲜柜的厂家,比如星星,比如澳柯玛。因为大部分智能货柜都是直接采购保鲜柜改造而来。 

  这样的情况一如曾经风风火火的共享单车。蜂拥而上的跟风创业者们搞活了自行车厂家,搞死了自己,留下待还的供应商欠款和马路上落满灰尘的单车尸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