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李彦宏,流水的百度二把手

2018-05-22 16:51· 时代周报  陆一夫 
   
百度的无人驾驶离职潮相当严重—仅在短短一年内,百度原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原高级副总裁王劲、深度学习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余凯、研究院原院长林元庆和无人车原首席架构师彭军等纷纷离巢创业,再加上陆奇离去,阿波罗计划无疑将蒙上一层阴影。

  “硅谷最具权势的华人”没能继续将百度的改革进行到底。

  5月18日晚间,百度宣布陆奇不再担任集团总裁一职,但保留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同时副总裁王海峰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并担任 AIG (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

  此时是陆奇百度生涯的低谷期,也标志着百度的改革暂告一段落,以主航道和护城河相辅相成的百度新体系能否延续将考验李彦宏和一众高管。

  陆奇的退场,也印证着百度的二把手“魔咒”仍在生效。从“七剑客”时代到李彦宏一人主导期间,百度内部一直没有明确的二把手人物,陆奇的入场有效地减轻了李彦宏的工作,让其开始更加专注战略和投资层面。

  然而好景不长,李彦宏的放权未能坚持下去。在百度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时候,陆奇的大刀阔斧引致强烈反弹,这或许是最终导致其黯然离开的首要原因。

  不过陆奇出面否认了这些说法。5月21日,在离职消息公布的第三天,百度举行了内部沟通会,陆奇到场并发表了20分钟左右的讲话。据了解,这场内部沟通会由刚刚回归百度、出任文化委员会秘书长一职的崔姗姗主持,她在会上对陆奇提出了两个问题:陆奇为什么会离开?离开是否因为高层政治斗争?

  陆奇回应称,自己决定离职是突发的个人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但未来会在百度董事会里担任李彦宏的顾问。同时,陆奇澄清离职原因并非网上所传的不实信息,但他没有指出具体是哪些离职传闻。

  “我的管理风格总体是比较放权的,如果我和下属有不同意见,先按他的意思办,如果办对了很好,如果没办对,那就按我的意思再办一遍。”一年前在百度大厦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李彦宏如此回应放权的问题,但这一言论也被外界理解为李彦宏并没有完全认同陆奇的改革路线。例如Feed流的商业化问题上,为保营收将大量医疗广告的转移至移动端绝非陆奇所期待的“改革”。

  回顾百度18年的发展历程,百度从没有经历过当下如此微妙且焦灼的时刻:一方面是陆奇、李叫兽这样的“外来和尚”陆续出走;另一方面则是任旭阳、崔姗姗等老将归来。新旧文化的冲突与交融,正在百度内部展开激烈博弈。作为百度的船长,李彦宏要将这艘航母驶向何方

陆奇退居幕后

  虽然有媒体报道称陆奇离职前半小时李彦宏仍打算挽留他,但更早之前已有迹象显示陆奇有意离开。比如在百度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新闻稿中,陆奇罕见地缺席,当时百度方面没有对此作出回应,只是称陆奇代表百度参加北京车展。

  谣言最终变成遥遥领先的预言,李彦宏的一封内部邮件确认了陆奇的离职传闻,这一消息导致原本离千亿市值只有一步之遥的百度无缘登顶。华尔街投资者对这一消息的反应迅速,百度股价开盘就出现抛售潮,当日百度股价大跌将近10%,市值蒸发超过600亿元,

  有百度的内部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以往的高管离职相比,此次陆奇离职的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基本上中层干部都是通过内部邮件才获悉陆奇离职”。

  2017年1月17日,陆奇空降百度出任COO(首席运营官)一职,按照惯例,COO这个职位在百度就是“二把手”的代名词。陆的到来被视作是百度改革的最大契机,他上任后率先重整百度的组织架构,不管是阿波罗无人驾驶生态的建设,还是Feed流的推进,改革力度为近年罕见。

  因此,当李彦宏正式发出内部邮件后,百度内外都对这一决定感到震惊不已,毕竟陆奇任职期间,百度在多个方面实现自我改革和突破,包括股价累计涨幅接近60%,业绩也恢复增长态势。今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百度实现营收20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其中移动营收占比78%;净利润67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277%。

  在不少基层员工看来,陆奇对百度公司文化的重塑有着明显的影响,例如旨在改善公司上下对话机制的新风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百度的官僚体制起到改革作用。

  但有百度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5月21日举行的内部沟通会上百度高管暗示新风会将被取消,日后启用各种形式的沟通机制,不过这一说法尚无定论。

  虽然保留了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但陆奇从台前转向幕后对员工士气仍造成了一定打击。“陆奇离职,的确会影响我们对这家公司的评估,陆奇走了是减分项。”有百度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李彦宏重归一线

  随着陆奇的离开,百度的架构再次出现调整,“垂帘听政”的李彦宏回归一线。

  李彦宏在内部邮件中提到,陆奇离开后,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各业务部门负责人将直接向其汇报,IDG总经理李震宇转向张亚勤汇报,同时李彦宏还任命景鲲为SLG总经理,并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其汇报。

  这也意味着百度重新回到没有二把手的年代。复盘百度18年历史,“二把手”这个位置一向充满微妙,在陆奇到来前,COO一职竟空缺长达6年之久,百度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明显的二号人物。

  陆奇加入百度负责统筹公司的基本业务,李彦宏则将更多的精力花在公司的战略、文化的塑造、人才培养上。与陆奇同一时间进入百度的马东敏,则更多出现在百度资本的工作上。

  遗憾的是,这个看似可靠的三人组未能熬到百度翻身的时候便四分五裂,外界有分析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陆奇改革步伐之大触及了百度最核心的利益群体—以向海龙为首的搜索业务。

  毫无疑问,在陆奇到来前,向海龙是百度内部最具权势的高管,他和李明远、张亚勤组成的“三驾马车”曾是百度最重要的高管框架。李明远离去后,向海龙负责的业务版图进一步扩大,除了承担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外,同时管理移动服务事业群组,这相当于把百度所有的流量变现业务都归于向海龙一人负责。

  在百度,代表销售、商业化的势力和代表用户、产品的力量存在矛盾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俞军和沈皓瑜,李明远和向海龙,这种对立一直持续至今。

  去年年中,陆奇提出关闭百度贴吧的想法,这无疑间接与向海龙宣战—贴吧仍然是百度的重要流量来源之一,是百度 PC 时代赖以生存的根基,叫停贴吧无疑是将刀砍向以向海龙为首的大搜业务。

  在百度负责搜索业务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陆奇离职传闻出现的同时,向海龙和一众搜索业务高管离职的消息同样甚嚣尘上—这被外界视作是向海龙逼宫李彦宏的手段。对于向海龙的离职传闻,截至发稿时百度方面没有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提问。

后陆奇时代的分岔路

  虽然只是停留了486天,但陆奇仍给百度留下了不少印记,包括百度“主航道”和“护城河”的梳理,以及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和AI技术平台体系(AIG)三大事业群,分别对应无人驾驶、智能家居等多个AI落地场景。

  具体来讲,主航道指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的是百度未来支柱业务;护城河是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起到护卫舰队的作用,是百度的现在。

  陆奇在主航道的贡献十分明显,尤其是无人驾驶业务上,他入主百度仅两个月就开始对百度原有的内部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并亲自兼任总经理,之后顺势推出阿波罗计划,目标是“成为无人驾驶的安卓系统”。

  “当年诺基亚、摩托罗拉等手机巨头也曾试图推广自己的操作系统,拒绝加入到安卓的生态圈中,最终被颠覆的恰恰是它们。”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旦足够多的车企和开发者聚拢到百度的平台上,这对于百度和车企而言是一次双赢的合作。

  但陆奇离开后,阿波罗计划能否继续推进将打上问号,原因在于百度的无人驾驶离职潮相当严重—仅在短短一年内,百度原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原高级副总裁王劲、深度学习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余凯、研究院原院长林元庆和无人车原首席架构师彭军等纷纷离巢创业,再加上陆奇离去,阿波罗计划无疑将蒙上一层阴影。

  至于Feed流则是百度当下最重要的营收增长点,这个由李彦宏亲自挂帅的业务进步明显。根据百度去年四季度的财报显示,Feed流每日分发量环比增长20%以上,百度APP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约30%,同时百家号的内容原创者从2017年年初的20万上涨至100万。

  但正因如此,百度Feed流在业绩压力下开始出现动作“变形”。今年4月,多家媒体曝光很多医疗广告被百度转移至Feed流里,这在魏则西事件两周年之际显得格外严重,短时间内引起多方批评和声讨。

  事实上,李彦宏与陆奇对AI的投入有所分歧,陆奇一直对外强调百度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整个百度公司一切以AI为先,一切以AI思维指导创新,AI是公司的核心能力”。

  但李彦宏不这样认为。他在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层表示,并未说过百度All-in(全部投入)AI,“我是非常相信AI的,但百度并不是把所有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大多数资源还是在百度搜索、信息流这些相对核心的业务上”。

  无论如何,后陆奇时代的百度将面临新的分岔路:是继续进入深水区将改革进行到底,还是否定过去一年多以来的改革行动,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李彦宏自己知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