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被腾讯改变的创投生态

2018-05-23 17:58· 微信公众号:科技考拉  杨舒芳 
   
VC们已经开始担心,随着巨头公司的PE化和VC化,中国的创投市场也会走到类似日韩市场的情形。这并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一些摩拜的股东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们曾希望摩拜可以走滴滴的道路,即在巨头博弈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最终失败了。

  与其担心腾讯没有梦想,不如去担心一下,创业者们会不会变得没有梦想。

  不管腾讯是否变成了一个投资公司,投资业务对腾讯的重要程度都已经显现。

  根据腾讯控股最新一季财报,报告期内的投资板块资产从2017年Q4的2718亿元增加到了3228亿元,一个季度内增长510亿元。非上市企业累计投资则较2017年末增长36.8%,为723.1亿元。

  同时,腾讯也已经开始品尝投资业务所带来的收益。财报显示,2018年一季度其他收益净额75.85亿元人民币,其中来自被投公司估值增加所导致的金融资产公允值变动收益为至少60.42亿元。

  事实上,腾讯这样的巨头公司对风险投资的热衷,已经引起了部分VC的警惕。他们认为,巨头“PE化”甚至“VC化”,有可能使得中国的创投生态逐步向韩国、日本的模式发展,而大公司垄断的结构并不利于创业产业本身发展。

  01

  进击的腾讯投资

  多家研究公司及数据公司的信息都显示,腾讯从2017年起在投资业务上发力明显。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仅2017年腾讯就投资了80多家公司,超出阿里巴巴的投资交易数量1倍,后者则在去年参与了约40笔的投资交易。IT桔子2017年末的一份统计显示,腾讯在 2017 年投资事件数量超过了 120 起,投资活跃度秒杀绝大部分一线投资机构。

  数可视的统计则显示,自2017年起至2018年3月14日,腾讯的对外投资总额为2653亿元,阿里的对外投资金额则为1864亿元。

正在被腾讯改变的创投生态

  进击的投资业务甚至在财报中造成了腾讯的债务增加。

  Q1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腾讯的债务净额为145.3亿元。形成对比的是,截至2017年底腾讯还有163.32亿元的现金净额。腾讯在财报中解释净现金变为净债务的原因时,将主要缘由归结为战略投资和并购项目投资的增加。

  在最近的一起著名互联网并购案中,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腾讯的话语权和意志体现。

  据《财经》杂志报道,在美团收购摩拜前,摩拜方面还接到了滴滴的投资offer。在决定向股东会提交哪份方案时,摩拜董事会上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是,谁可以获得腾讯的支持。最终,由于腾讯明确表示他们将否决滴滴的小股投资交易,董事会只向股东会提交了美团的方案。

  一定程度上,腾讯足以算是国内第一PE了。并且,腾讯向早期投资发展的倾向也十分明显。

  根据IT桔子的统计,2017年腾讯投资或参与投资的种子轮、天使轮、pre—A轮共计 18个,A轮、A+轮共计32个。二者总和占据腾讯2017年投资数量的40%以上。并且,该统计中并未包括腾讯作为LP所支持的基金投资的部分。

  02

  巨头VC化

  这造成了当下创投生态的一个新特征:腾讯这样的巨头公司,正在逐渐PE化甚至VC化。

  我们之前分析过,如果比较腾讯和阿里两家巨头的投资风格,腾讯“轻投资、广撒网”的策略,显然更偏向于VC的风格。更多的时候,腾讯的投资模式会被解释为“优质流量换优质资产”,但一位 VC人士表示,腾讯的流量优势对创业公司来说,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绑架。

  很多VC人士并不赞同创业公司太早去拿腾讯等巨头的投资。他们认为,站队太早对创业公司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这会让它们失去更多的资源、可能性和发展空间。最直观的影响是,投资方的竞争对手很可能会关上原本开放的合作窗口。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接受腾讯投资的初创公司必须在协议文件中,同意不接受阿里巴巴等腾讯竞争对手的投资,或是不与其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事实上,在类似这样的谈判中,大多数创业公司是更为被动的:如果不接受腾讯的投资,对方可能转身就会去投自己的竞争对手,甚至亲自出手做一个类似的产品出来。

  无论拒绝投资后得到的是其中的哪种反馈,对创业公司来说都可能产生巨大的制裁效应,甚至灭顶之灾。

  03

  正被改变的创投生态

  投资届的一个共识是,即使在全球范围内,VC活得最舒服的地方,大约也只有中美两国,尤其是相比日本、韩国等地的创投市场,这种反差会格外明显。

  曾航在《移动的帝国》中曾经提到,日本缺乏在国际上名声显赫的本土VC,创业氛围也较为淡薄。除了福利制度的保证和终身雇佣制被广泛采用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企业的垄断效应太过明显,在大公司们之间的交叉持股和千丝万缕的财阀关系影响下,它们往往可以和覆盖多数主流业务,中小企业要在夹缝中找空间,多数生存不易。

  韩国也是类似的情形。众所周知,亚洲前三大社交通讯公司分别是微信、line和Kakao。只要在韩国打一次车,就可以有很明显的感受到Kakao强大的本土影响力,它几乎完整覆盖了出行场景:查路线最常用的是KakaoMap,叫车最常用的是Kakao Taxi。

  事实上,一旦巨头发动降维攻击,大公司的流量威力即使跨界,也几乎不受影响。

  2017年10月,Kakao推出数字货币交易所Upbit。依靠Kakao的庞大用户基数,Upbit在上线2月内呈现出惊人的暴发式增长,很快就在比特币24小时交易额上超过原本在拥有韩国70%市场份额的Bithumb。

  VC们已经开始担心,随着巨头公司的PE化和VC化,中国的创投市场也会走到类似日韩市场的情形。这并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财经》的报道中则提到,一些摩拜的股东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们曾希望摩拜可以走滴滴的道路,即在巨头博弈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最终失败了。所以,与其担心腾讯没有梦想,不如去担心一下,创业者们会不会变得没有梦想。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