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进击东南亚:当中国VC遇上玩天使投资的华侨富二代

2018-05-25 16:53· 投资界  任倩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告别蛮荒,东南亚已经成为资本争夺的热土。它强劲的增长势头所造成的蝴蝶效应,足以“挑逗”各路投资者的神经。

  “东南亚有很多人想成为马云,想做扎克伯格的人很少。”这恐怕是东南亚很多创业者的真实心声。

  十年前,中国向硅谷学习;如今,中国却成为东南亚最好的“Copy”对象,且似乎中国模式并未水土不服。

  对这一切变化感受最强烈的,是蜂拥而至的资本,以及在东南亚那片热土上,开始燃烧的创业者们,他们是“改变”的源头。

  去哪儿?东南亚!

  玩着王者荣耀,吃着鸡,刷着抖音……这些在中国习以为常的场景频繁出现在了马来西亚年轻人的生活里。物联网、AI技术、Fintech、区块链、共享单车,这些近年来中国最夯的名词在东南亚也已经屡见不鲜。

  中国企业出海,越发倾向东南亚。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曾做过一项调查,受访的中国大型企业中,大约47%把东南亚视为未来三年的首选投资目的地,17%企业瞄准拉丁美洲。

  “过去十余年来,政府不断加大公共基础设施的投资,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人们生活水平改善很多。”一位在吉隆坡政府供职的华侨对投资界说,在他看来,这是跨国公司愿意进入的前提。现在,作为“一带一路”的重心,东南亚11个国家的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或升级改造,都将意味着更大的市场机会。

  东南亚市场拥有大约6亿消费者、11个国家。在旅游行业,东南亚(除日韩港澳台外)已成为中国游客的重要目的地。中国人喜欢到东南亚旅游的原因中,除了当地的旅游资源,费用不高、飞行时间短、性价比高,服务、餐饮都很便宜等都是优点。

  在TMT行业,包括VIVO、OPPO、华为等在内的手机企业,以及BAT在内的中国互联网巨头都在布局东南亚市场。今年三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将向东南亚最大电商平台Lazada追加20亿美元投资,加上之前投资,总计40亿美元。“我们非常有信心在东南亚大干一场,”CEO彭蕾这样写道,“快速增长的商机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十分振奋。”

  在房地产行业,从2013年开始,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国家就出现中国房地产企业的身影,碧桂园、万科、绿地等中国公司的到来,直接拉高了当地房价,甚至助长了泡沫的出现。

  嗅觉最灵敏的,还有风险投资者们。由Kroll和Mergemarket联合发表的一份“在印度和东南亚的颠覆性技术投资”调查报告显示,相比2016年的65亿美元,2017年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在该地区的科技创业项目投资上涨近三倍,总金额高达180亿美元。报告称,2018年第一季度,价值26亿美元的170项技术类投资交易已记录在案。

  夹在中国与印度两大市场巨头中间,东南亚始终隐藏着光芒。如今,当中国和印度项目因为资本的扎堆、VC的热炒,项目价格已经高得离谱,甚至厮杀成一片红海时,东南亚这一“次级”市场,终于等到风投的眷顾。

  本土风投:“荒芜滩头万物生”

  2018年5月,马来西亚还在雨季,那里天气燥热,每天下午准时一场大雨,没有任何征兆。首都吉隆坡市中心高楼林立,一个关于“构建东南亚与东北亚创投生态圈”峰会上,与会者近乎囊括了布局东南亚的百余家投资机构和几十家创业公司,涉及电子商务、金融科技、物流、旅游、AI等诸多领域。

  这场大会的召集者是活跃于东南亚地区的戈壁创投,这家来自中国的VC更像是东南亚地区的东道主,招呼着八方来客。

  11年前,当戈壁创投第一次踏进东南亚时,那里还是一片荒芜之地,本土与外来创投都寥寥无几。很多在中国、美国投资的LP会有同样的心态:中国(美国)市场本来就很大,又在增长,有太多投资机会,为什么还要出去?加之他们对东南亚并不熟悉,更没有投资东南亚的动力。

  但最近几年,受中美风投行业以及本土创企成长的影响,东南亚的大财团、富裕家族的心态悄然改变,甚至出现180度的转弯,他们也加入LP的行业。有些不甘于LP的角色,甚至自己去做GP。

  越来越多新基金开始出现。“东南亚早期投资这几年正发生变化,家族的企业基金介入之后,竞争比较激烈。”戈壁创投东南亚基金合伙人邱家睦向投资界记者表示。

  邱家睦提到,东南亚本身是一个华侨居多的国家,资本大量掌控在华侨手中。比如,印尼华侨占人口10%,掌控70%的经济。近两三年科技公司初创企业开始成长起来,这些家族基金开始介入,“印尼的几家早期基金机构,都与家族企业相关”。

  东南亚的市场情况与中国大陆不同,尤其是成长期,现在其实是处于一个资金短缺的状况。很多早期基金都是东南亚的富二代设立的,500万、1000万美金基金规模,融资相对比较容易,所以投种子期和A轮的新基金现在越来越多。

  “在东南亚,成长基金仍限于比较大的机构进行投资。一些公司可以融到种子期或A轮,但是要到B轮比较困难。”邱家睦介绍,东南亚创业企业融资金额种子期投资金额大约25万-75万美元,A轮投资为100万-500万美元,B轮则达到500万-2000万美元。真正只投东南亚B轮的公司,屈指可数,不到十家。

  外来资本:“孔雀东南飞”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告别蛮荒,东南亚已经成为资本争夺的热土。它强劲的增长势头所造成的蝴蝶效应,足以“挑逗”各路投资者的神经。

  在中国VC圈,2002年起步的戈壁创投算是“老前辈”。与中国公司共同成长的过程中,戈壁发现,东南亚市场对国内企业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其曾投资的途牛,总收入中15%来自东南亚;其投资的Camera360拥有超过5亿用户,其中1/3来自东南亚,其在印尼有5000万用户,在只有30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有一半是其用户。

  在实地考察,确认东南亚是“下一个中国式的大机会”后,曹嘉泰在新加坡开设了办公室,把掘金东南亚上升到了公司战略的高度,之后,又陆续设立吉隆坡和雅加达办公室。

  在国内VC中,戈壁是第一家在东南亚布局的基金。彼时,国内多数机构还在遥望硅谷。认定目标、率先行动,这让已在东南亚布局七年的戈壁创投尝到了甜头。

  目前,戈壁创投在东南亚已投资43家企业,成长期企业投资4家,占据10%。投出“东南亚版聚美优品”(Hermo)、“东南亚版今日头条” (Mainspring)、“东南亚版蜜芽宝贝”(Orami)等行业第一的创业公司。目前已有4家完成退出,最高投资回报约10倍。最新退出的项目是Hermo,其投资一年半,IRR达91%。

  “东南亚正处于起步阶段,跟中国发展时间落后大约10年,戈壁创投的策略是把北亚洲和东南亚结合,将在中国的投资经验在东南亚本地化,捕捉成长中的东南亚互联网巨头。”曹嘉泰表示,“站在整个亚洲的视角,对初创企业进行投资,通过戈壁创投在中国15年来的经验和资源帮助东南亚企业进行资源整合。”

  短短几年间,戈壁创投看到了很多成长期机会,东南亚创投也迎来真正的机遇。“我们发现整个东南亚创投的活跃度越来越高,中国大陆创投界蠢蠢欲动,都在准备向外扩张。无论从商业模式、资金、政策,东南亚区域正迎来更多资本、更多资源的倾斜,这对于戈壁创投在当地做业务,甚至于基金融资都会有很多的帮助。”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提到。

  诸多从美国、日本等地闻讯赶来的投资者,如红杉、500 startups、GREE Ventures、海纳亚洲、软银等与中国的投资人展开了全球资本的逐鹿。而在这些投资者当中,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最为财大气粗。

  曾经,BAT都希望依靠自己的经营力量在海外市场分一杯羹。2012年,百度就在泰国推出了一系列核心产品,包括DU Battery Saver、DU Speed Booster、百度浏览器、hao123、魔图、贴吧等。随后2013年,阿里也开始大举布局东南亚市场,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家推出了淘宝国际。腾讯的微信也在当地与 WhatsApp展开了正面对抗。

  然而差强人意的流量证明,外来的和尚想念好当地的经并不容易。于是2014年起,巨头们纷纷放弃自营策略,转而利用资金优势,在海外大规模投资。

  创新模式:不止“复制中国”

  在吉隆坡市区,熟悉的场景是:摩的载着行人在拥堵的车流中穿插疾驰;马路上丰田、三菱等日系品牌汽车互不让道;街边OPPO、VIVO等国产手机广告牌力压三星;当地白领的手机桌面,除了当地公司开发的个别应用,其他基本被美国公司占领。  

  而在创新创业方面,东南亚显然更多受到中国创业热潮的影响。比如,O2O行业的创业经验被复制到东南亚,成就了摩托版“滴滴”,而单在印尼,就涌现出八家提供该项服务的初创公司。GO-JEK和Grab Bike就是其中最大的两家。

  例如,在戈壁创投的投资图谱中,东南亚的Carsome对应中国二手车交易平台车置宝,印尼的PICMIX类似于国内的Camera360;印尼住宿预订网站Travelio,其模式即类似于途家;OnOnPay在一定程度上即是参考支付宝

  2013年初,在一位中国朋友的推荐下,马来西亚华裔Ian Chua被聚美优品CEO陈欧的创业故事吸引,在看了十几遍陈欧访谈节目后,慢慢勾画出自己创业项目的模型,不久后化妆品电商“Hermo”在马来西亚注册成立。

  在Hermo,除了物流最后一公里通过第三方解决,整个电商产业链的其它环节都是由公司独立完成。在物流、支付方面,每个国家都有最大的玩家。“很多公司想进来做支付,因此我们有很多选择。如果支付宝、微信能打10分,这里的产品能打六七分。”Ian Chua说。

  2015年12月,Hermo做了接近100万美元的销售额。尽管与阿里3万亿的年交易额(GMV)没有丝毫可比性,但在马来西亚,Hermo已经创出历史新高。彼时,公司刚刚获得戈壁创投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在东南亚市场,已是较大规模的融资。

  中国的影响力在东南亚随处可见。

  越南一家手机钱包和手机充值公司OnOnPay成立三周年时,其创始人Sy Phong问员工,觉得最骄傲的是什么?有些员工说找到融资了,也有一些认为是越南最好的创业公司,也有人说“因为去了阿里巴巴的总部,很荣幸”。

  本地化旅游共享平台Triip.me的首席战略官Stacey马来西亚华裔,她完全可以用中文与记者交流。“马来西亚有三种不同的学校,马来语、华文学校或淡米尔文学校,以及印度人学校。现在可以看到一个趋势,马来人也开始上中文学校,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中文的重要性。”Stacey介绍。

  事实上,Stacey具有16年连续创业者及天使投资人的广泛经验。此前她曾作为两家公司的共同创办人,其一Nuren集团目前已获得A轮资金,而另一家则为马来西亚本地社群商务网站everyday.com.my,最终由全球团购网站美国LivingSocial收购。

  创业生态:人才是最大障碍  

  个别行业的繁盛成长,掩盖不了东南亚整体创业生态的草莽。相比中国政府对创业创新的支持,此前东南亚(除新加坡)当地政府支持力度并不大。

  “在中国,已经有马云这样的榜样,只要年轻人去创业,父母一般都会鼓励。但在东南亚,父母很少支持。并且即便创业,也很难找到投资人,因为东南亚的投资人只是想通过少量资金尝试,赌今后的发展潜力。”闲聊中,一位越南创业者向投资界坦言。

  现在,政府的态度正在转变。在印尼雅加达公开场合,当地政府官员也表态,到2020年会支持1000家创业企业在印尼的发展。在马来西亚,为了鼓励创新创业,当地政府也针对高新技术企业制定优惠政策,但毕竟“狼多肉少”。比如,科技公司可以去申请免税,但只有少数公司能够申请成功,并且效率并不高。

  人才也在慢慢回流。十年前,东南亚华侨从欧美留学回来都会到中国创业;现在,年轻人在海外有一两年经验后,会选择回到东南亚。他们发现,创业不一定要集中在硅谷或北京,而应该找环境最好、成本最低的地方,而马来西亚、印尼等地便是理想之选。

  不可否认,人才依然是东南亚项目发展的最大障碍。“当地可以找到合适的CEO、CTO人选,甚至不比国内水平差,但组建完整的技术团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务。”戈壁创投东南亚投资团队一致认为,就连很多拿到中国基金的项目,创始人多是华裔。

  “东南亚现在处于插旗的时代,回到以前,中国也是以复制的模式发展,这是通往创新的一段路,虽然模式类似,但土壤不同,即使复制,也需要适应本土。”曹嘉泰表示,东南亚新创公司要把自己的模式做出特色,才能与别人比肩。

  用国内成功的模式,在东南亚找类似的企业。将中国好项目的模式复制到东南亚,并把东南亚所投项目介绍给中国市场,这也是早期一度成为戈壁创投在东南亚投资策略之一。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任倩,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5/431676.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