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拍关闭校园频道,快手成立内容专家委员会,短视频平台强化未成年人内容安全

2018-06-04 08:35· 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  铁林 
   
说白了,这是一个“救救孩子”和“孩子的自由”之间该如何平衡的问题。

  短视频平台面对的风暴仍未过去。

  据中国网信网3日消息,“美拍”网络直播短视频平台传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破坏网络生态,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国家网信办于6月1日会同广电总局、文化和旅游部、属地网信办依法依规联合约谈“美拍”相关负责人,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整改。

  国家网信办依据《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责令“美拍”进行全面整改,彻底自查自清存量违法违规和低俗不良视频内容,严格注册审核和内容巡查。

  消息出来以前,美拍APP已经挂出了美图CEO吴欣鸿的致歉信。

  致歉信提到了四项整改措施:

1.在2018年6月2日15时至2018年7月2日15时之间停止热门频道内容更新;

2.在2018年6月2日15时至2018年6月17日15时之间停止直播频道内容更新;

3.在2018年6月2日15时至2018年7月2日15时之间从安卓与iOS端所有应用商店下架;

4.下线并关闭美拍“校园”频道。

  似曾相识对不对,两个月前,快手CEO宿华、今日头条CEO张一鸣也曾先后对外公开过一封致歉信。

  三个CEO,三封致歉信,背后是三个代表性的短视频平台,内容安全的探讨范围从成年人视角切换到了未成年人视角。

  美拍整改措施的针对性尤其明显,下线并关闭“校园”频道——也是唯一没有加上时间限制的整改措施。刺猬君观察发现,平台内原有的19个垂直频道目前也调整到了16个,精选、宝宝、校园均无法找到。

  这次致歉,力度和态度都有。这些原本不是特意为未成年人打造的产品,如今不得不把未成年人的内容安全考虑在内,并且放在首位。

  成年人的世界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讨论,内容是否合适、哪些属于直播的禁忌、哪些画面不宜公开传播等等,因为成年人属于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理论上思考会更加全面,最重要的是,成年人受到更多的法律束缚,这种试探和讨论,付出的成本相对较小。

  这个小,针对的是未成年人。所有的内容在提到未成年人时,好像突然失去了谈论的自由度。人们对未成年人可接触的信息更加敏感,因为未成年人处于成长阶段,更容易被社会环境的教育影响。

  未成年人的内容安全,是很多平台都在“揪心”的事情。

  6月1日,快手科技在北京发起“短视频内容标准研讨会”,会议焦点之一就在于讨论“因为地域、风俗的不同,人们对未成年人相关的道德准绳和内容评判标准并不一致,应该如何平衡这一差异”。

  同时,会议还宣布正式成立“快手内容专家委员会”,十位相关行业专家加入。

  两个月前,快手宣布上线“家长控制模式”,内容针对未成年人分级。

  在此之前,抖音也进行了一场“抖音青少年短视频健康成长研讨会”。

  未成年人是家长的教育痛点,家长之间尚且对“允许孩子接触的内容”存在较大的差异,平台就更难以平衡,缺乏做出量化处理的基础。

  比如,过去的家长有个习惯,电视剧出现接吻画面时,第一反应可能会是捂住孩子的眼睛,因为画面传递的信号是不正确的;现在却会打个问号,提早让孩子了解爱的表达方式,或许更有利于形成健康的性观念。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文利,是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负责人。她的很多观点,会打破部分家长的传统认知,早前由她主编的性教育读本,也在网上引起过争议。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刘文利一直想表达的观念就是:“性是非常美好、积极的东西,不是丑陋、下流、肮脏的,这个观念一定要从孩子很小的时候构建。”“我发现其实家长愿意让孩子了解生命的真相,但苦于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不好意思谈、怕谈不好。”

  当然,有关于性的内容,只是未成年人内容安全中的一部分。但性是最具有代表性的话题,这些在社会上存在争议的事情,仍然处于讨论阶段的问题,需要短视频平台在短时间内给出回答。

  这是平台的困惑,到底应该以怎样可以量化且具体的标准,为未成年人推送内容,打造恰当的社区氛围。

  另一边,过去的很多代人,总是对互联网带着天生的“恐惧”。因为互联网是新生事物,而非生来就有的。

  短视频又是互联网世界中的新生事物,过去的人只会更加不理解。泛00后群体则不一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互联网的陪伴之下长大,互联网于他们,不是什么陌生的需要探索的事物。

  但规则由成年人制定。成年人会把自己对于网络的恐惧加之于未成年人身上,比如沉迷、比如影响人际交往。

  电竞是过去的几代,对互联网产生的第一个误解。如今的互联网,会为了RNG战队拿下英雄联盟MSI季中邀请赛世界冠军而狂欢。

  成年人们的“担心”和“恐惧”,当然不是多余的,这些情绪会促进规则的改变。影响游戏公司对游戏的设计,比如不能利用人性黑暗面鼓励人们通过游戏获得快感,比如要强调游戏的年龄界限。

  就像现在的短视频平台面对的问题一样,成年人的“恐惧”,也需要短视频行业来取舍,为内容做出区分。这种“恐惧”不是要消灭游戏、拒绝使用短视频平台,而是留出讨论空间,让内容标准更加清晰和包容。

  监管部门也在面对同样的挑战,法律之外,是否还有可以参考的行业规则?

  从平台、家长、监管部门三方来看,都急需一个清晰的短视频行业规范,尤其是针对未成年人的内容规范。

  这个内容规范只能是建立在某些大的共识性强的规则之上的,流动性强的文本参考,未成年人教育的进步会让内容规范随之变动。给予未成年人足够的自由和选择的机会,既是尊重也是教育的一种方式。

  阶段性的警醒是必要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帮助短视频行业建立内容规范标准,同时也应该有机制去应对未知的问题,帮助解决规范以外的问题,进行及时地讨论。

  2018年当然不是短视频由盛走衰的一年,在刺猬公社看来,这是具有标志性与转折意义的一年,规则和制度被讨论,并且在逐渐变清晰,就像面对游戏一样,同样无需恐惧短视频。

  沉迷总有机制应对,坏的可以摒弃,抖音让人傻笑,快手里有普通人的生活,美拍里有人在认真跳舞,没那么可怕,远不到“娱乐至死”那么严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