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叩开了新世界的门

2018-06-08 07:07· 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  迟宇宙 
   
在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无意识地推了一下,叩开了“美丽新世界”的门。从此以后,我们的世界因“万能的淘宝”而不同。

  电话销售员叶枫跟客户“吧吧吧”讲了半天。挂断电话,她的老板Susan过来说,你现在去那个办公室一下,有事找你。Susan说的那间办公室,是全公司最大、最豪华的办公室,还铺有地毯。

  叶枫推开门。面前站着几个男人,还有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她认得,是大老板的秘书,其他几个人是谁,多年后她已经记不得了。她能确定的是,当中肯定有一个叫Joe的。

  Joe递给她厚厚一沓文件。“接下来有件事要你去做,是什么不能跟你讲,但是你要签这个保密文件。”

  叶枫惊呆了。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签了嘛,然后就签了很厚的、大部分都是英文的文件。当时也没怎么看,就签掉了,就问签在哪里就签掉了。”十几年后,叶枫回忆往事说,“当时默默地觉得,好像还蛮刺激的,感觉要去做特务似的。”

  那一天的叶枫并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她只知道,面前的这些人是可靠的,她与他们是一伙的。

  Susan叫金媛影,绰号小孩;递给她文件的那个人,叫Joe,蔡崇信;在其他的记忆中,与蔡崇信在一起的那些人,有马云(CEO)、关明生(COO)和吴炯(CTO) ,2003年的阿里巴巴最具权势的四个人。叶枫认识的那个姑娘,是马云的秘书周岚。

  第二天一早,叶枫去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报到。

  她并不知道,她将在接下来的某个时刻,叩开一个“美丽新世界”的大门。她更不知道的是,她是为那个“美丽新世界”命名的人。她无意间闯进、改变和缔造了小小的一段历史。

  那一天是,2003年4月10日。

  【壹】阿珂

  2002年,杭州姑娘叶枫在《杭州日报》头版上看到一条广告。“If not now, when?If not me, who?”叶枫被那种“超牛的”、“超爆炸的”气场震撼了。她给这家公司投了简历

  她很快接到了面试通知。面试她的两个人,一个叫张瑛,阿里巴巴工号2号,马云的夫人;一个叫彭蕾,阿里巴巴工号6号。面试结束后,叶枫拥有了阿里巴巴567号工号。

  2003年暮春,这位入职不到一年的姑娘被派往湖畔花园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是马云的房子,也是阿里巴巴的诞生地。马云在那里啸聚了十八罗汉,遇见了蔡崇信,喊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口号。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湖畔花园是一个象征,被阿里人定义为“圣地”。

  在兴奋、刺激中抵达湖畔花园的叶枫遇到了马云、周岚、孙彤宇、姜鹏、师昱峰、麻长炜、柴栋、寿远和蔡景现。他们一共十个人,“十八罗汉”有四位出场,马云、孙彤宇、麻长炜和师昱峰。马云与周岚不常来,孙彤宇是项目负责人。

  马云告诉他们,阿里巴巴要开发出一个网站,用以挑战eBay易趣,延缓eBay进入中国的脚步。

  2002年,易趣与eBay结盟,更名为eBay易趣,是中国最大在线交易平台,市场份额超过8成。外有eBay,内有易趣,阿里巴巴的未来空间变得逼仄起来。

  叶伟民在《支付宝:走过无人区》中记录说,前阿里副总裁波特·埃里斯曼是当时少有获知这一计划的高管。他在书中回忆了马云找他密谈时脸上那顽皮的笑,还故意停顿很久,说:“我们准备向eBay宣战。”

  他们的分工很明晰,姜鹏、师昱峰和蔡景现负责技术,麻长炜负责UI设计,柴栋和叶枫负责“运营+服务”,寿远相当于“运营”。

  在确定了项目之后,叶枫更多是从会员的角度去考虑,需要呈现出怎样的页面、哪些版块、版块如何设计、会员体系如何搭建、购买流程、店铺流程……他们考虑清楚了,向姜鹏、师昱峰和蔡景现提出需求,后者进行技术上的实现。

  对于叶枫来说,湖畔花园的时光自由而神秘。大家住在湖畔花园对面的另一个居民区,像回到了大学一样,男生住男生宿舍,女生住女生宿舍。

  对于姜鹏、师昱峰和蔡景现来说,技术呈现没什么难度。他们很快就完成了代码写作,开始进行内部测试。测试的时候,他们要给网站起名字。每个人都想了好几个名字,写在小黑板上。大家都想得焦头烂额。叶枫也想了俩,一个叫“开店了”,一个叫“淘宝”。大家看到“淘宝”的时候,眼睛一亮,就它了。

  那时候叶枫并不清楚自己命名了什么。“只能说我跟这个名字有缘吧。”她说,“本身我就很喜欢逛街,我的习惯只不过是在线下逛。我周末经常去逛小店。城西有很多这种小店,湖畔花园门口也有个小店。那时候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自己逛的体验就是,可能逛的乐趣大过于买,可能你更多的时候99%是逛,只有1%才是心动,突然有一件你觉得OK你才会去买嘛。我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的。”

  当叶枫为网站想名字的时候,她就自然地把自己放到了“逛店者”的位置,去想象逛店的过程。“这就是一个淘宝的过程嘛!”对于当下的生活,叶枫也感到很开心,以前她在B2B工作,面对的都是企业客户;如今她开始做C2C业务,工作本身就是自己所喜欢的生活,“只不过它换了一种形式,本来是用脚逛的,现在变成我用手逛,而且它可以随时随地”。

  “我当时特别开心,在那种状态底下,人也会比较放松,同时又很兴奋。当时我们又年轻,熬得起夜,就特别亢奋。同时在杭州本地方言里面,也有一个词叫‘淘宝’,有点儿像我千挑万选找了一件东西出来这个意思。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网站的名字确定了下来,还需要确定店小二的名字。马云喜欢武侠,阿里巴巴有武侠文化,大家便有了以武侠人物作为“花名”的念头。

  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孙彤宇是财神,师昱峰是虚竹,麻长炜是二当家,蔡景现是多隆,寿远是破天,姜鹏是三丰,叶枫是阿珂,柴栋是小宝。

  叶枫取“阿珂”这个花名,一是因为阿珂很美,另外一个原因是,“ake”三个字母比较简单。她做客服,经常要写邮件跟卖家和买家交流各种问题,邮箱名“ake”比较方便记。

  2003年5月10日,淘宝网正式上线。一个由阿珂命名的“美丽新世界”的大门,开启了。

  每个同事都从家里拿了点儿“好东西”出来。有的人拿来几张电话卡,有的人拿来了泰国带回的木头小象。“然后大家就相互拍这样,拍一下,试一下整个的开店流程、购买流程、付款流程、售后流程,然后评价,一直到整个交易完成。”

  他们进行了淘宝网上的第一笔交易。在后来的叙事中,它被描述为历史性的一刻。交易标的是阿珂带来的一把龙泉宝剑,出价300元。这把剑,就在那张著名的淘宝创始团队合影中,马云手中拄着的那把。

  【贰】虚竹

  拍走阿珂那把龙泉宝剑的,是虚竹,师昱峰,是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之一。有一篇文章描述说:

  “师昱峰外号狮子,当时在中央气象局任职,是自学成才的网络高手,狮子和吴妈是网友,经常一起在网上切磋技艺。要离开北京时,吴妈拉狮子入伙, 狮子有点犹豫,在吴妈的安排下,狮子在孔乙己餐厅见到了马云,立刻被马云的激情打动。但他的父母坚决反对他离开国家机关到私营企业去,听说浙江骗子很多!春节后,狮子去了趟杭州,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团队,也看到了他唯一信赖的吴妈,于是放心了。回京之后说服了父母,辞职赴杭。”

  与阿珂他们不同,作为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虚竹比较早地得知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阿里创始团队里突然有三个人“消失”了,这是件大事,他们得在“十八罗汉”里交代一下。

  虚竹回忆说,比较早之前马云与蔡崇信等四人已经讨论过阿里巴巴要进入C2C领域。“当时中国有个易趣,我们应该做什么?”阿里巴巴当时是做B2B的,新的这个网站应该跟阿里巴巴不同。他们让孙彤宇进行调研。“当孙彤宇觉得有一些思路之后,开始准备组织团队了。”

  大部分淘宝创始人并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神奇地选中,但虚竹知道理由——这些人对C2C有兴趣,都是公司中的骨干,但没有处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他们在几个团队中找来找去,连马云和周岚一起,凑齐了十个人。

  马云对于C2C的战略布局定义为“二次创业”。孙彤宇跟他讨论的时候,明确地告诉他,既然是二次创业,就会有风险;而且他们不能让外界知道这是阿里巴巴的项目。这是一个“秘密项目”。

  与其他人一样,虚竹也要签那厚厚一沓“保密协议”。有传说称,马云郑重地对他们说,如果签了这份合同,就要立即“从这个公司消失”,“可能离开杭州去另一个城市,现在不能告诉你去哪个城市,另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但这件事,“六个月内”不能跟任何人透露,哪怕是上司、女朋友甚至父母,“否则我将会开除你们”。

  那些郑重其事、神秘兮兮,对于虚竹并不存在。他只是走了个过场,领了个任务,并且在2003年4月10日重返了湖畔花园。他曾经在那里收获了阿里巴巴创始人的身份,也在那里收获了爱情。

  “我太太也是创始人,她是知道的,但是我们具体在做什么,每天的进展什么的,我们是不讲的。”虚竹说,“也没必要,大家各有各的工作,也出于某种保密的要求。”

  虚竹的夫人,正是Susan,金媛影,她为淘宝提供了阿珂。

  一个月后,5月10日,淘宝网上线。

  马云、孙彤宇、师昱峰、麻长炜都没能在湖畔花园庆祝淘宝的上线,他们被隔离了。杭州出现了非典。一位阿里巴巴员工从广州回杭州,发烧,成为“疑似病例”。那时候整个杭州谈阿里巴巴色变,“防火防盗防阿里”。几个月后加盟淘宝网的苗人凤说,当时阿里巴巴在城西,他平时都不敢去城西。好消息是,整个杭州都知道了阿里巴巴。

  被隔离的都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因为“阿里巴巴”的身份;其他几个人,因为已经“脱离”了阿里巴巴,一直没人搭理。而在真正的现实中,除了能够在湖畔花园内部放放风之外,他们与被隔离也没多大差别。

  虚竹作为技术负责人,喜欢亲自去装配服务器,原来联系服务器采购,也都是他亲力亲为。突然之间,他被隔离了,三丰和多隆就得扑上去,把这些活儿给干了。

  “他们都很能干。我们在5月10号全部都弄好了,上线。我本来很不放心,但是那天正式上线,大家都高兴。我们只能对着视频聊天,然后说上线了。”

  解除隔离之后,虚竹又回到了湖畔花园。“非典”让阿里巴巴成为恐慌源,也让整个杭州都了解了阿里巴巴。“员工在家里工作之后,父母更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有一些年轻人同住的,他公司的人也被隔离,他们也了解了阿里巴巴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了。”

  多年后,阿珂说起虚竹。“虚竹也是神一样的人物,你看他的脸,他的面相就是一个骨骼很清奇的人。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得他在古代就应该是个武林高手来的。他也是属于那种技术很厉害,属于专业型的,跟多隆一样子,他就是非常非常喜欢技术,然后反应也很快。”

  淘宝上线之后,虚竹他们就四处去拉卖家,主要是去易趣挖角。他们通常是去易趣上买东西,拿到卖家联系方式,然后跟卖家聊天,说发现了一个网站叫淘宝,是非常小清新的网站,他们觉得很好。一个月时间,他们拉了一些卖家到淘宝注册。当时只有卖家,没有买家,交易都是卖家们相互进行。不过大家都不舍得离开,他们喜欢淘宝的氛围。

  虚竹他们请了一个同事写了《小宝开店》的小说在论坛连载,大致讲韦小宝天天跟老婆们打麻将打腻了,就拿家中宝贝与天下英雄们交流一下,就开了个店叫淘宝。诸如此类。

  当时淘宝所有员工都上论坛跟卖家互动,小二文化就是那时候形成的。自财神以下,所有人都是淘宝小二,都给卖家们传递一种信息:“你们在易趣做了一天生意,累了,回淘宝来喝杯茶聊聊天儿吧。”慢慢地,卖家与小二;卖家与卖家,成了网友和朋友,一些卖家干脆把生意扔了加入了淘宝,也有一个叫“今天9969”的卖家,后来干脆嫁给了三丰。

  6月10号这天,淘宝在线上摆了个“满月酒”。虽然那时候没什么生意,但卖家们在线上聚聚,大家也挺开心。他们搞了几个噱头,譬如猜猜财神是男是女,结果很多人猜财神是姑娘。

  满月酒之后,外界开始关注淘宝,阿里巴巴一些敏感的人提醒马云,外面出现了一个叫淘宝的网站,可能会成为阿里潜在的对手,建议公司高度关注;也有一些细心的人发现,淘宝的设计风格跟阿里蛮像的,极有可能是阿里自己做的“秘密项目”。

  心思一旦动起来,大家就开始挨个对,看看部门里哪些人最近不见了。对完了之后发现,“失踪”的那些人,正好能够搭成一个开发班子。那时候很多人打电话、发邮件问虚竹,淘宝是不是他们干的,虚竹很为难。“你又不能跟他说,不是,那我变成说谎话了;你又不能说是。很难。”

  马云一看瞒不住了,索性就不瞒了。7月10日这天,他们在香港开了个发布会,昭告天下,淘宝是阿里投资的项目。韬光养晦不成,淘宝从此要真刀真枪跟易趣干了。

  “2003年7月10日是对外宣布阿里巴巴投资淘宝网1亿元新闻的时间。原来马总让我们做好准备,要潜伏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浮出水面的。但是当时马总也没有想到淘宝网会发展得这么迅速……”小宝后来回忆说。

  奔雷手(王帅)五个月后加入淘宝,负责市场公关。在他的描述中,淘宝的成立当时被描述为马云“不理智的”、“疯狂之举”。但是马云他们很清楚,中国的电子商务当时面临着三座大山,支付、物流和诚信。诚信是最大的考验。“那个时候考验的是我们对未来战略的判断。”王帅说。

  阿里巴巴把全部家当都拿出来投进淘宝。2002年,阿里巴巴刚实现了马云的目标,“要赚一块钱”。马云手中没多少本钱来打一场“双线战役”,但他豁出去了。

  他的对手是eBay和易趣,eBay在当时全球电子商务中的地位相当于今天的谷歌,而易趣则是中国C2C市场上当仁不让的霸主,市场占有率超过了八成。要想打败这两个“庞然大物”,对于刚赚了一块钱的阿里巴巴来说,像天方夜谭。

  【叁】小宝

  淘宝的身份公开之后,“秘密项目组”便被宣布解密。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行动了。他们可以回家,也可以告诉家人自己在做什么,而无须担心马云的“追杀”。

  马云那时候隔三差五到湖畔花园跟他们交流。有一次曾鸣来访,马云还带着他们跟曾鸣一起去西湖边喝茶。几年后,曾鸣加入阿里巴巴,后来成为了“参谋长”。

  湖畔花园的日子能够变得有趣,除了那些人心怀希望、苦中作乐之外,还因为有小宝。

  小宝有一个绰号,叫“湖畔第一荡”,说是他荡秋千的水平高,“90度以上,基本上飞出去了”。除此之外,小宝还是整个淘宝的“快乐之源”。他相信自己之所以被选中做淘宝,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特性。

  “我做社区的时候比较活跃,会跟帖,跟会员打成一片。那时候马总基本每天都泡社区论坛上了解客户的,这一切都被马总看在眼里了,哈哈,淘宝一开始定位就是用社区驱动交易,所以就叫我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小宝以为去湖畔花园“封闭”是非常辛苦,非常严肃的,“但是我去了之后发现我们工作是很辛苦,但是也有很多轻松的地方,也有很多人很人性的地方”。

  “比如说我们第一天去,住宿给我们都安排好了,而且安排得很好,就在湖畔花园旁边一个居民宿舍里,给我们安排三个人一个房子,每人一间房,而且是单人房,这是没预料到的。”

  “中午吃饭也是很好的,吃得不错,也没有说每天吃盒饭,原来阿里巴巴最早创业时,员工都是吃盒饭的,而现在也是营养能够保证的,还有下午有一个小时可以放风,可以尽情地玩。”

  阿珂给淘宝命名之后,大家开始想花名。“淘宝名字选好之后,围绕淘和宝字,我们要给会员、给员工取点花名,大家在想花名里面总是要有淘或者宝,比如小淘,或者说宝宝、淘淘,后来想到小宝。我说我要用小宝,小宝意味着是韦小宝,我很喜欢韦小宝,谁不喜欢韦小宝呢?是个男人都喜欢韦小宝的,韦小宝运气这么好,老婆这么多钱又这么多,从来没输过。我说我要做韦小宝。”

  “我把韦小宝订下,订了之后,阿珂就说我要做阿珂,大家说要不这样,索性都用金庸的名字算了,大家都开心,无拘无束的,开心就好,于是三丰、多隆、虚竹这些名字都取出来了。”

  小宝与阿珂面对面坐着。他们爱斗嘴,有时候也吵架。小宝说阿珂“特别能吃,胃口好,个子特别大,都快1米7了”。阿珂说,“反正小宝是一个很好玩的人”。

  在阿珂的记忆当中,有一天一只鸟飞到了屋子里,因为大家桌子上放着很多零食,就赖着不走了。小鸟吃完了会拉屎,拉得到处都是。阿珂有一天去湖畔花园,发现小宝戴着个头盔坐在那儿,这样鸟就不会拉屎在他头发上了。“他是一个很好玩的人。他看着你讲话的时候就是瞪着你,他一笑也不笑,然后讲个冷笑话这样。”

  吃完晚饭后,他们会在湖畔花园散步,阿珂喜欢打乒乓球,小宝和破天喜欢荡秋千,谁荡得高谁就是“湖畔第一荡”。小宝喜欢唱歌,每天都唱《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小人本住在苏州的城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谁知那唐伯虎他蛮横不留情/勾结官府目无天占我大屋夺我田……”

  有时候小宝会用扬声器放一些流行歌曲,一首歌能够单曲循环一个月。最后阿珂实在受不了了,就说:“关掉!请你把这首歌关掉!”后来小宝就戴上了耳机,头上顶个头盔。

  他们喊那只小鸟“淘淘”。有一天它突然飞走了,再也没回来。没多久,财神的女儿出生了,名字叫“淘淘”。

  他们在湖畔花园呆了一年时间,小宝形容说,“那一年是辛苦的,快乐的,丰收的一年,这一年做得非常好,淘宝发展得非常快,简直让所有人不敢想象的发展速度”。

  小宝感谢命运馈赠的机遇,他相信如果没有那次机遇,他的生活会大不相同。因为机遇的垂青,他收获了事业和房子。他后来在一次回忆中说:

  “没有阿里巴巴怎么买房子呢?收获的事业里面包括我个人成长,我进来的时候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懵懵懂懂的,这十年阿里巴巴把我锤炼成了一个IT精英。”

  【肆】曲洋

  曲洋因为小宝的一封“站内信”加入了淘宝。

  曲洋之前是易趣上一个“遭人嫌弃”的小卖家,生意做得不大。他平时在造纸厂上班,闲暇的时候在易趣上卖卖工艺品。

  淘宝成立后宣布三年不收费,这是淘宝与eBay易趣的差异。后者看不上淘宝的免费策略,回应说:“免费不是一种商业模式,淘宝网宣布在未来3年内,不对其产品收费,充分说明了eBay在中国业务发展的强劲态势。”

  但是卖家喜欢淘宝的这种姿态,哪怕只是出于好奇。好奇害死猫,也可以害死易趣。

  曲洋在2003年注册了淘宝后,每天点击看看自己的商品浏览量,发现都是自己在积累点击,“根本没有买家”。货卖不出去,他就去淘宝论坛里聊天。“淘宝那个时候特别好玩,它设计了很多工种。论坛里有掌门、巡抚、护法,论坛的版主叫掌门,然后叫护法。掌门还是很吃香的,不够用,就申请了护法。”

  曲洋天天在论坛里聊天,生意根本没有任何进展,都是大家相互买。横向兴趣建立起来后,小宝他们又横向做了一个联盟,杭州商盟、北京商盟、上海商盟。“杭州商盟”的卖家有时候会一起做线下活动,他们会去杭州上上城喝个茶,吃个饭,交流怎么在网上做生意、怎么PS照片。

  小宝他们后来又开了一个工种,叫巡抚,其实就是基于网站的商品数量越来越多,没有人做管理,就把商品管理功能开放了。“像我这样开通巡抚的人,在前台浏览淘宝网的时候,商品点进去,右上角是有个功能是‘编辑商品’,我点进去以后就把商品归到该归的分类。这个工作量其实还挺大的,也没有钱,就是好玩。”

  做了一段时间“巡抚”之后,有一天曲洋收到一封“站内信”。写信的是小宝。小宝问他,你要不要到我们公司来上班?

  曲洋认识小宝,线下聚会的时候他们见过。“他是个神奇人物,他也是我们当时的一个灵魂人物。我们做卖家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小宝,因为他是运营的负责人。他人也比较好玩,跟我们的互动比较多,我们杭州商盟搞活动他也会参与,我们做巡抚要请假也是跟他请,每天工作做得好不好他也会给我们回复。我们在论坛里发个贴,报个怨都是他在回访。而且韦小宝,主角人物,七个老婆,大家能够跟他攀上点关系,他又那么平易近人,跟谁都能打交道,我们就觉得这个网站特别好玩。”

  小宝问曲洋要不要来,曲洋就跑来面试,面试过了许久才加入淘宝。曲洋面试的时候是2003年的8月,有一段时间他没收到消息,以为这事黄了。12月份的时候,小宝问他,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曲洋说,没人告诉我通过了。小宝说,通过了,要不过完春节你就来上班?

  那一年春节过得早,2月2日,曲洋就到湖畔花园上班了。他在阿里巴巴的工号是1868,淘宝工号45。

  他选择了“曲洋”作为花名。曲洋在金庸小说中是个边缘人物,他却喜欢。他觉得那些主角人物都太幸运,这样的奇遇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欣赏黄老邪和曲洋,黄老邪很飘逸,但这个名字笼罩着主角光环;曲洋是个有趣的人,虽然在《笑傲江湖》里早早挂了,但“笑傲江湖曲”只有他会弹。他是独一无二的。

  “他是邪教里的,又不坏,我特别喜欢这个人物。这也很符合我想要的东西。大的主干道的事情好像不是很适合我,邪教里的正人我觉得蛮好玩的,纯粹就是自己某个个性的提醒,在早期取花名我们还挺认真的。”

  在阿里巴巴,每个人的花名都可能是某种意识的关联,最后也映射出每个人的性格。虚竹说,我那个时候比较相信佛教,所以虚竹形象就很有意思。他也是和尚,但是最后他没有一辈子当和尚,我觉得挺好的。

  曲洋入职没几天就参加了阿里巴巴的年会。曲洋觉得那个年会特别张扬,以前他在造纸厂开会,都是领导讲话他们坐在那听。“到了淘宝以后那个场面是轰轰烈烈的,到处都在喊口号,一楼在喊口号,二楼在喊口号,这个部门喊口号,那个部门喊口号。在年会上我知道淘宝的核心重点就是商品数量,也奖励了商品数量做得好的小二。”

  曲洋他们到处“拉商品”,去百度上搜,去雅虎上搜,去当当上搜,去易趣上对照;搜到了之后,他们会与商家联系,告诉他们淘宝是一家免费网站,要不要过来开店?如果对方同意了,曲洋就会告诉他们,如果想要快的话可以把数据交给他们,他们来帮忙上架。“你只要注册帐号,通过认证,其他这些数据我们帮你做,做完了以后店铺交还给你运营,然后你也不用自己来一件件的商品上架,就可以做了。”

  那时候曲洋刚入职,要参加“百年阿里”的培训。百阿学习量很大,曲洋一有闲暇就在那儿想商品关键词,记在小本子上,晚上去百度和雅虎把这些关键词搜一遍。

  商品数量意味着淘宝的深度,他们要先在深度上超越易趣。淘宝的商品数量很快超过了易趣的3倍。接下来曲洋他们开始考核交易笔数,然后再考核交易金额。

  2005年,淘宝交易金额超越了eBay易趣,第二年用户数超越了对手。淘宝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将曾经占据中国C2C市场份额80%的巨头拉下马,取而代之。这一场战争,后来成为一个经典的MBA案例。

  2006年5月20日淘宝成立3周年,马云做了演讲。

  虚竹告诉我,除了淘宝始终保持凌厉的攻势外,易趣自己也犯下了致命的错误。eBay在收购易趣之后,向易趣派驻了管理团队,而不是将决策权下放给本地管理层,这直接导致其决策速度迟缓和准确性的偏差。“他们对中国互联网的理解并不深刻,很多的决策都需要传到美国去决策。”

  更要命的是,eBay与易趣进行了合并,因为注册名是英文的,两边的用户名便存在大量重合。eBay在中国用户后面加了个“-cn”,一些忠实用户觉得被侮辱了,就直接跑去了淘宝。后来eBay又将易趣服务器搬去了美国,数据迁移需要时间,但交易却都在中国进行,结果用户发现在易趣上交易,速度很慢。他们终于忍无可忍,逃离了易趣。

  “eBay当时做了这些决定,从某种程度上给了淘宝一个很大的机会,如果他们不这么做的话,战争还能再多持续一段时间。”虚竹说。马云后来也说,“不是淘宝做得足够好,而是eBay给了我们太多的机会”。

  2006年12月20日,eBay宣布撤出中国市场。这标志着eBay易趣与淘宝网持续三年多的争霸,以淘宝网的完胜收盘。

  eBay时任CEO梅格·惠特曼告诉媒体,在对接eBay全球交易平台的过程中,竞争对手抓到了可乘之机。她认为eBay遇到了强大而灵活的竞争对手。

  eBay认输之后,一个属于淘宝的时代开始了。这是一个“美丽新世界”,充满了新奇、趣味、欢愉,也有痛楚、陷阱和失误。但人们喜欢它,爱它,簇拥着、裹挟着、牵引着它往前走,走成那个“万能的淘宝”。

  【伍】多隆

  淘宝与易趣决战的一个关键人物,是多隆。阿珂后来说,没想到多隆这么牛。“你不管跟他说什么,他也不会来辩解什么,他觉得合理的,过一会儿,改好了;好好好,然后就下一个这样。”

  阿珂相信,这与多隆的认知是有关系的,“因为他始终觉得,技术就是为业务服务的。他一开始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整个配合起来也会不一样嘛。”

  我在《马云的湖畔花园16幢1单元202室》曾经记录——

  2003年4月9号,马云把蔡景现叫到办公室。他问蔡:“有个秘密的项目你要不要去参加?”

  蔡说:“是不是还是写代码呢?”

  马云说:“是写代码。”

  蔡说:“没问题。”

  第二天,蔡景现就去湖畔花园报到了。

  他们是一个小团体,有马云、马云的秘书周岚、孙彤宇、姜鹏、师昱峰、麻长炜、叶枫等人。

  这个项目叫“淘宝”,是叶枫起的名字。有了淘宝,阿里巴巴人就有了花名,马云是风清扬,孙彤宇是财神,师昱峰是虚竹,麻长炜是二当家,叶枫是阿珂。

  蔡景现的淘宝工号是10号。他也有了自己的花名,叫“多隆”。在阿里巴巴,多隆是神一样的存在,被形容为阿里的“扫地僧”。互联网论坛上到处弥漫着他的故事,阿里内网中他的标签充溢着“神”、“大神”、“扫地僧”这样的评价。“我就是一个写代码的,很普通。”多隆说。

  多隆在加入这个秘密团体之前,这个团体已经进行过了多次讨论。因为他们的项目会跟ebay有贴身战,所以他们实施了最高密级的保密,整个团队都处于一种完全封闭状态。

  “谁也不能说,老婆孩子都不能说,”多隆说,“我们在湖畔花园租了个房子,白天在202封闭工作,晚上到另外一间房子里睡觉。”

  这种日子,多隆过了三个月,早上九十点去16幢1单元202,晚上十一点回去,十二点洗洗睡。

  5月10日,淘宝网上线之后,淘宝团队的主要工作就是就是寻找用户。“有用户,我们的市场才会起来。”

  一开始他们去从易趣上找卖家到淘宝上开店。他们尝试去几大门户去打广告,发现“此路不通”,易趣财大气粗,通过排他协议,让淘宝无法出现在新浪、搜狐上。多隆他们就去一些小网站做广告。代码都是他写的,“那段时间经常被人骂。”

  多隆是个代码痴汉,除了写代码没什么爱好。他白天在公司写代码,晚上在家里写代码。几天前他母亲说:“这个电视太麻烦了,能不能打开电视机就能直接看片子,不用选来选去的?”他就给家里的天猫魔盒重新写了个代码。

  他也不怎么喜欢带团队、做管理。他告诉我,这么多年来,他唯一喜欢的是跟电脑打交道。“跟电脑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容易,你怎么折腾它,它都不会发火,没脾气的嘛。”

  多隆如今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与他一起成为合伙人的,还有大炮(方永新)、苗人凤(倪行军)。

  【陆】苗人凤

  多隆离开湖畔花园风荷园18幢1单元202室,搬到了一栋别墅里。这次搬迁,算是一次“解密”,他们可以自由活动了。那栋别墅里驻扎着淘宝的技术部,多隆将在那儿与苗人凤会和。

  多隆写过的被骂的那些代码,苗人凤后来也写过一些。苗人凤用那些代码进行了网页劫持,只要你点了一下,就会蹦出十多个淘宝网的广告。有一天苗人凤的一个朋友说:“我知道你们淘宝网了?”苗人凤正高兴呢,对方说:“刚评的,十大流氓软件之首。”

  当时的流氓插件都是这么干的,百度、3721、雅虎……说得上名字来的,一个都跑不掉。

  倪行军还不叫苗人凤的时候,8月份去淘宝面试,9月份拿到offer,一直拖到11月才办理入职。他没有进入湖畔花园的那间202室,而是到了另外一栋小别墅里。他大学学的是会计学,毕业后不想离开杭州,曾给阿里巴巴投过一次简历,最后因为跟同事一起去创业而放弃了。

  倪行军简历投的是阿里巴巴,结果阿里巴巴的HR第二天打电话强烈推荐他去淘宝。他问:“淘宝是什么?”对方回答说是阿里巴巴的一个部门。他说那可以啊,那我就去呗。

  8月中旬的一天,天很热,倪行军去湖畔花园面试。他在湖畔花园门口傻掉了:“阿里巴巴怎么在一个小区里面?保安还不让我进去。”他只好跑回华星科技大厦拿了一个电话,然后再跑到湖畔花园,给里边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出来接。

  电话通了,是破天。破天喊:“喂,你谁?”倪行军说,我来面试的。破天说:“你等着啊。”然后他就听到破天很大的嗓门喊:“奶—奶—,有人来面试……”听着破天拖着长音,倪行军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儿。

  没过一会,“奶奶”出来了。一个男人。倪行军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他后来才知道,前来领他的不是“奶奶”。“奶奶”是蓝凤凰,一个姑娘,破天说“奶奶”慈眉善目的。

  “奶奶”把他领进了门,领到阳台。阳台有一张纸、一支笔,要进行笔试。倪行军十几分钟就做完了。没人来理他,他就在阳台上抽了一根烟。

  抽烟的时候,他觉得大家好像都在看他。后来他弄明白了,大家觉得他很奇怪,大热天儿的,拎了个包,还穿了个西装,一副卖保险的派头。等到他11月份再次来到湖畔花园的时候,西装就不需要了。一眨眼的工夫,他就成功地将自己淘宝化了。

  他也有了苗人凤这个花名。他不熟悉武侠小说,因为看过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就想叫自己“宋兵甲”或“宋兵乙”,老板不同意。同事给他拿来一张A4纸,上面画了金庸小说的关系图谱,建议他找那些头部的名字,或者谱系独立的,千万不要挑谱系靠后的,要不以后还得管人叫爹妈的。

  倪行军找了半天,看到了苗人凤,还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侠,就喜欢上了。当时大家起花名流行两个字,苗人凤这三个字,无论挑哪两个都不大好听,最后老板说:“算了,你就叫苗人凤吧。”

  苗人凤主要的身份是“支付宝创始人之一”。当时支付宝是淘宝的一个项目,叫“担保交易”,后来阿珂给它取了“支付宝”的名字。2003年10月的时候,湖畔花园的那些人就已经搞了一个版本出来,苗人凤就是在那个版本上打磨升级。

  苗人凤到湖畔花园的时候,整个淘宝的技术部门,总共没超过9个人,开发工程师只有4个,组成一个开发组,主管叫姜鹏,花名三丰。三丰上面,技术大领导,是虚竹(师昱峰)。

  大家都是搞技术的,烟抽得凶,七公、阿骨打和他都抽烟。三丰也抽,当时正准备要孩子,每次都只把烟拿出来在鼻子上闻闻。

  “阳台旁边是多隆的位置,每次去阳台抽烟要路过他那里,印象很深刻,每次都要经过。”苗人凤说。也正是在这个阳台上,苗人凤过了面试的三关,头一关是三丰,第二关是虚竹,最后一关是“财叔”,财神孙彤宇。

  苗人凤跟丁典和宝宝一起入职,大家就在湖畔人家吃饭,给他们来了个迎新仪式。新人要表演节目,宝宝朗诵了一首诗,丁典扮了个狗熊,七公给他们表演倒立,重重地摔了一跤。“倒立”是淘宝的传统,说是一来锻炼身体,二来倒立看时间,每个人都要学会。

  马云那时候老跑来看他们,聊完了对C2C和淘宝的看法之后就吓唬他们:“第一个是阿里巴巴做事情只做第一,不做第二,如果要做第二的话我们就把这个关了。第二个就是在座的各位,原阿里巴巴没有你们的位置。”

  苗人凤是新人,还没转正,马云不停地说,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苗人凤当时对电商没感觉,马云天天去给他们讲他也不大相信,回头去查一下易趣的市场份额,百分之九十多,心理快崩溃了——“蚂蚁跟大象博弈”,他心说,“马老师口开得有点大了吧,怎么可能做第一呢?”“我刚刚好不容易进来的,又要去找工作了,又要失业了……”

  淘宝崛起的速度很快,后来将易趣彻底击溃。一个重要的原因,毫无疑问是支付宝的成功。支付宝解决了中国市场交易中的“诚信”问题,阿里巴巴进行中间担保,对买卖双方都是一种保护。

  支付宝组建初期员工合影

  2004年初,支付宝成立了独立公司。苗人凤搬出了湖畔花园。他和他的产品,如今都成为了一个传奇故事,在被无数人津津乐道。

  淘宝和支付宝的成功,使湖畔花园告别了象征意义,而拥有了一种特殊的魔力。阿里巴巴内部开始相信,湖畔花园是“风水宝地”,能够去湖畔花园关一下马云的“小黑屋”,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好运。(《马云的湖畔花园16幢1单元202室》,迟宇宙)

  【七】破天

  破天名寿远,是淘宝的第八号员工。他就是那个接到苗人凤电话并大喊“奶奶”的人。

  2003年4月,破天来到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室,开始了自己作为淘宝创始人的故事,当时他负责市场运营。

  破天参与了商业模式的探讨,以及淘宝的取名。最终马云选择了阿珂提供的“淘宝”。2003年的时候,网上做生意的人非常少,破天整天思考的是:这些人在哪儿?怎么邀请他们来?他们来了后怎么交流?他们建立了一个“淘宝后花园”,用以与卖家互动。

  2003年7月10日,淘宝身份公开之后,与易趣正面冲突的任务就交给了破天。破天去跟新浪、网易、搜狐谈,对方告诉破天,易趣跟它们签署了排他协议,它们没办法给淘宝做广告。有一天财神带着破天去百度,探讨框架合作的可能性。李彦宏让他的联合创始人徐勇跟财神和破天谈。

  百度给淘宝留了一个口子,它与易趣的合同不是排他的。百度卖了两万多关键词给淘宝。“这是唯一留的一个口,其他都是被封杀掉了。”

  面对易趣的封杀,破天就想出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招数。他决定去找个人站长。那时候51.com创始人庞升东和美图的蔡文胜都在做站长。破天找了一家个人网站进行合作。“第一次做了三千块钱的投放,我们觉得整个数据,包括曝光、最后的点击、购买、二次访问,都很好。第二期马上就涨到了6万,第三期涨到100万。”那一年破天二十三四岁,马云和孙彤宇放手让他all in去做这个事情,让他大把大把地花百万级的钱,破天觉得“这是很有魄力的”。

  破天的“农村包围城市”,多隆的垃圾邮件和弹出广告代码,让淘宝赢得了流量。2004年7月1日,淘宝访问量超过了易趣。那一天,破天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的第一场大胜。

  2005年过年做规划的时候,破天觉得自己的“阶段性历史使命”完成了。他想去追寻他自己的梦想,去国外的商学院读书。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马云。马云跟他说,你再在淘宝干个四年,我保证四年以后保送你去。

  破天那时候年轻,脸皮薄,觉得自己提出辞职,矫情了老半天,马老师一挽留就留下来,很不好意思。他就坚持要走。

  破天在阿里巴巴干了差不多三年。他是2002年进的阿里,工号582,在彭蕾手下干活儿。彭蕾对破天有知遇之恩,2003年将他推荐给了孙彤宇,进入了淘宝创始团队。

  破天记得那天,他们几个一起跟马云、关明生、吴炯和蔡崇信见面。阿里巴巴这四个“O”他之前从未同时见到,那一天就突然四个人齐了,“过来,过来”。蔡崇信拿出那厚厚一沓英文合同。破天记得蔡崇信说:“我们有很刺激的事要你干。”

  破天还记得,马云对他们发出威胁:“这个事你泄露出去,我们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破天当时觉得这帮“O”说话挺好玩的 :“你绝对不能告诉你的女朋友或者家人任何事。”他不知道那些人是故意制造神秘感还是干嘛,但他确实知道签字的严肃性——“如果我真的泄露了,肯定会对公司有巨大的伤害。”

  破天记得,那时候他们关在湖畔花园,他跟三丰,还有小宝,住在一起。有一次发布了一个新版本上去,他们仨就开始畅想淘宝的未来,无数个版本的未来。“现在看,哇塞,都能实现。”

  他们仨住的那所房子,很明显有“十八罗汉”曾经住过的痕迹。他们发现遗留下来的一些书。“虚竹应该住过,”破天说,“如果不是虚竹的房子,就是美眉戴珊(花名苏荃,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的房子,至少戴珊住过。”

  破天记得下午没事的时候,他会去游泳,有时候他也会跟小宝去荡秋千,争夺“湖畔第一荡”的名头。小区花园中间有一个养鱼塘,破天有时候会跟多隆去喂鱼。破天是话唠,多隆是闷骚,他们俩几乎每天中午都会剩一口饭喂鱼。

  “我们俩几乎就享受喂鱼的那个动作,”破天说,“我跟多隆是一起喂鱼的友谊。我特别喜欢撩他。我在阿里最好的朋友都是搞技术的,虚竹、三丰、多隆,他们话不多,然后我话多,他们又愿意听。”

  破天要走,虚竹就拉他到家里。他给破天讲他的人生经历,讲各个关口他是怎么过来的、人生选择是怎么做的。破天跟虚竹感情最深,喊他“师父”。“我那时候干活很带劲,但很多时候脑子是抽风状的,他就时不时点拨我一下。”

  那天他们从晚上喝到凌晨三点。“前面还跟我分析,你能失去什么,得到什么,然后最后一句话,那个时候我眼泪就下来了。”

  虚竹说:“破天,舍不得你走。”

  每个人都想留住破天。彭蕾给破天发了一张图,给他分析:你想要什么,你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三丰跟“今天9969”是破天牵的线,他们晚上给破天打电话打到1点多钟,要他一定要想清楚这个事。

  破天出国留学,与淘宝始终保持着距离。“我确实有差不多6年是跟整个阿里保持一个距离的。爱之深,内心就是充满着避开我最美好的那个念头。”破天说,“阿里反正就像初恋,而且就像真爱。我第二次创业六年了,整个公司业务很好,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没有在阿里的那种全情投入的感觉。”

  那时候破天确实考虑过要不要回阿里。他回国后第一时间去见了财神,财神跟他说,你看你以前带的小兄弟,现在自己都一个事业部带好几百号人了,你回那儿也不合适。破天听出了画外音。“没你的位子了。”他想起自己离开淘宝的时候,财神那充满恨意的眼神。

  “只有财叔他赤裸裸的眼睛里就充满了恨。”破天说,“我当时不理解,现在我觉得他其实是最在乎我的人。现在我能跟他破镜重圆,淘宝创始团队每年还能聚一下,每年还是会带上我;从阿珂嘴巴里我能感受到,她说,其实财叔最喜欢的就是你。”

  破天相信他们这些人都被马云深深地影响了,对未来充满了好奇。他们曾无所畏惧地向未来奔跑。他曾一个人攻陷中国工商银行浙江分行,在西湖边开了一个战略发布会,完成了支付宝在银行系统的对接。他的团队也曾在2004年赢得阿里的“一千零一夜奖”,年度杰出贡献奖。他在阿里巴巴赢得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2002年加入阿里之后,他就在马云的“积极club”里上蹿下跳。“积极club”相当于马云的兴趣小组,里面有议事会、元老院,十八罗汉里的不少人都在其中。破天爱张罗,平时就组织大家爬爬山、游游湖。

  这些美好的事物,在破天离开淘宝之后,终于变成了伤痕累累的记忆。

  “进了阿里巴巴完全是打开了一个新的天空,一个新的世界。阿里是平凡人做非凡事。一进去就觉得,哎呀,这帮人首先信任你,领导也没有领导的架子,会给你一些机会做尝试,哪怕干砸了,他还鼓励你,兜着。这个在彭蕾身上是最明显的,所以我人生最大的拐点就是被她带了一段时间。马老师永远是我们的精神领袖,照耀着我们。”

  破天身上挥之不去的淘宝烙痕,正是他的“淘宝创始人”身份。他相信淘宝是一片土壤,一种生活。“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淘宝就是想做一件有趣的事情,让买家和卖家能够在交易之外,还能赢得欢乐,就像他们2003年夏天在“淘宝后花园”里曾经获得过的那种欢乐。

  5月16日,2018淘宝商家大会上,淘宝现任总裁蒋凡说:“2018年对我来说如果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么我认为就是让淘宝变得简单,回归初心。”

  “淘宝的初心是什么,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让每一个普通人可以享受到淘宝带来的便利和快乐。”

  服务。体验。乐趣。初心。

  破天说,淘宝已经15岁了。淘宝存在的价值已经毋庸置疑,但蒋凡这代人是否延续了那群人当初创立淘宝的初心,比淘宝本身更重要。

  蒋凡出生于1985年,2006年加入谷歌中国,成为一名工程师,从事谷歌地图研发。2010年离职加入创新工场并创立友盟,切入到大数据等无线业务。2013年11月,“吴妈”(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吴永铭)与蒋凡达成一致后,阿里巴巴以8000万美元收购友盟,蒋凡变成了淘宝无线事业部资深总监。2017年12月27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发了一封内部信,进行了两项重要的任命,其中包括:

  任命蒋凡出任淘宝总裁。蒋凡加入阿里的几年,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推动了淘宝走向数据驱动,实现千人千面。他还带领团队构建了淘宝内容体系,为淘宝内容生态打下坚实基础。

  万能的淘宝将继续升级内容化、社区化、智能化,让淘宝生态更加丰富,为消费者带去更多惊喜的服务和体验,让生活更有乐趣。同时,淘宝将继续成为创新基地以及帮助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地方,在淘宝生态中孕育出更多新的物种,带来更多新的商业机会和就业机会。

  【捌】重逢

  2016年4月29日,阿珂在内网“阿里味儿”上发出一封告别信。她说:“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我的幸运,都是我的珍藏,都是我前行路上力量的源泉(想想都觉着幸福呐)!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感恩,就是继续向前,继续去哭,去笑,去体验,去经历,去勇敢的爱,去快乐的活!山高水长,江湖再见!会再见的,因为我们身上有一种相同的味道,因为我就是你,因为你就是我!”她说出了“再见”。

  在她说“再见”之前,破天组建了“前橙会”,重建了与阿里巴巴的关联。关明生、吴炯、卫哲以“前橙”的身份参与当中。他们开始为那些曾经阿里巴巴的人提供一种重聚的可能。

  小宝和三丰都已与阿里巴巴说了“再见”。在离开阿里巴巴之前,三丰先后担任过淘宝总裁和阿里巴巴副CTO。小宝现居加拿大。

  虚竹、二当家、苗人凤、多隆和曲洋还在阿里巴巴工作,多隆已经“封神”,苗人凤是支付宝的“班委”。虚竹、二当家是“十八罗汉”,他们的名字早已镌刻在阿里巴巴的纪念碑上。

  2018年5月10日,阿里日,也是淘宝十五周年纪念日。HR组织多隆他们跟小伙伴们聊聊天儿。一堆“宅男工程师”坐在那里,拿着小本子准备让多隆来签名。有一个人提问说,多隆,这些年走过来,你觉得技术上经过这么多,其实遇到了很多挑战的,让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多隆说,好像没有。

  “大神都是这样的。”阿珂说。

  那天晚上,阿珂、多隆、三丰、虚竹、破天他们聚了聚。破天说多隆变了,多隆“竟然劝酒了”,三丰也“竟然劝酒了”。

  阿珂对三丰说,原来一开始的时候搭档的就是这么神的大牛。阿珂说的是多隆。通过破天的描述进行想象,多隆应该脸一红,“嘿嘿”地笑。他会举起酒杯,嚷嚷着“干干干”……

  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也曾这么相聚在一起,因为对马云的信,因为对阿里巴巴信念的认同,因为对未来的期待与好奇,因为想做一件有趣的事,因为一个简单质朴的初心,因为共同征战的情义,聚集在了湖畔花园。他们推进了“湖畔花园”的象征意义,也最终成为“湖畔花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无意识地推了一下,叩开了“美丽新世界”的门。从此以后,我们的世界因“万能的淘宝”而不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