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雷军终于把小米熬成一锅粥

2018-07-10 08:15· 微信公众号: 网易财经  会有大狗子的小编 
   
7月6日暗盘交易中,一些投资者就已匆匆离场,小米以16港元/股开盘,最高涨至16.72港元/股,最终以16.1港元/股收市,较发售价17港元下跌5.29%,成交额7620万港元。

  8年前,黎万强父亲5点钟起床熬好一锅小米粥送到中关村银谷大厦,雷军、林斌、黎万强、黄江吉一起干了一碗小米粥,正式开始创业,创业公司就叫小米。

  当时小米只有14个人。

  8年后,雷军带着200名员工第二次来到港交所,为小米敲锣上市,至此,生小米终于煮成熟稀饭,可以上菜了。

  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

  7月9日早上7点刚过,港交所后门就排起了长队。据悉,此次参加小米挂牌仪式的人数预计超过700人。

  小米是幸运的,港交所在错过了阿里巴巴之后,遗憾万分,赶在小米上市之前推出“同股不同权”规则,总算没有错过小米。

  为了迎接小米上市,港交所还特别准备了一个巨大的铜锣,这个铜锣比原先的那个大了将近80%,灯光照耀下反着片片红光,映得雷军也是红光满面。

  可惜,吃瓜群众都在等着小米破发。

  7月6日暗盘交易中,一些投资者就已匆匆离场,小米以16港元/股开盘,最高涨至16.72港元/股,最终以16.1港元/股收市,较发售价17港元下跌5.29%,成交额7620万港元。

  7月9日9点30分,不负众望,小米最终以16.60港元/股开盘,较发行价跌2.35%。

  雷军说,这次IPO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最重要的是调整心态,把公司做好。

  根据证券时报的报道,在茶水室边,两位别着小米员工名牌的人士对股价深感失望,一位小米员工对同伴说,他没想到会破发,他认为至少应该有600亿美元市值。

  截至今日收盘,下跌1.18%,报16.8港元/股,总市值3759亿港元,约479亿美元。

  这个结果,雷军或许心里早已有数。7月8日,雷军发表公开信,他写到,最近资本市场跌宕起伏,小米能够成功上市就意味着巨大的成功。

  更早之前,市场对于小米一次次估值下调,也可窥见一斑。年初,有消息称小米估值或达1000亿美元,后来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银行、中信里昂证券、瑞信等机构给出800亿美元至940亿美元的估值,再后来,小米将IPO的定价区间设为550亿美元至700亿美元。最终,以招股价下限17港元定价,净筹资240亿港元。以IPO发行价计算,小米估值约543亿美元。

  “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雷军字里行间都是愤怒和无奈。

  在雷军心里,小米的估值应该是腾讯乘以苹果。

  这个标准来自于小米的定位。上市之前,关于小米到底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是一家“硬件公司”的争论就一直没有停止。

  小米认为,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然而在其披露CDR招股书时却收到证监会长达2万字的反馈意见,其中一条就是要求小米指出现阶段定位为互联网公司而非硬件公司是否准确。

  不过后来在临门一脚之时,小米放弃了CDR,改为先在港交所上市。

  手机业务是小米的核心业务,营收占比高达67.53%。而其互联网业务的营收仅为9.43%。

  争论的本源还是估值问题,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互联网企业的估值都远远高于硬件公司。

  尽管开局不利,10点08分,主办方提示仪式结束,直到10点20分,人群依然没有松动迹象,现场响起“雷军已经离去”的广播声。

  “如果不上市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雷军自称,上市经验足够给别的公司做IPO咨询。

  这些积累源于早前为金山卖命。于雷军而言,金山像是别人的孩子,却被自己亲手拉扯大。小米则是自己的骨肉,姓雷。

  11年前,金山软件也是在香港上市的。今天参加敲钟仪式前,雷军还在微博发了一张当时IPO的青涩照片,胸口别着粉色鲜花,发布手机源于小米MIX2S全面屏手机。

  2014年的时候,雷军曾感慨,从1999年准备上市,到2007年金山真正上市,经历了4次失败,历时整整8年,真心不容易。而那时为了上市控制业务投入,错失了转型互联网的最佳时机,真是最悲催的上市故事。

  1998年,雷军从联想手里拿了450万美元,计划3年上市。彼时全球科技股的泡沫才刚刚被吹起。雷军决定先在港股创业板上市,在转战主板。

  那一年,A股决定成立创业板。考虑到金山的业务在大陆,且此时香港行情低迷,雷军开始寻求在内地创业板上市。

  1999年3月,证监会第一次明确“可以考虑在沪深交易所内设立科技企业板块”,随后上证综指在一年半里最大涨幅超过65%,闭着眼睛炒股都能赚钱。深交所也停止发行新股,为创业板让路。

  然而,2000年初,网络科技股崩盘,以纳斯达克为首,不到两个月就跌了78.8%。创业板搁置。

  雷军又将目光转向美股,可碰上了萨班斯法案,审核要求变得越发严格,金山被拒之门外。

  兜兜转转一圈,金山又回到了香港。

  “8年时间,一个正常人都会折腾得神经分裂。”雷军说。

  带领金山上市之后,雷军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回来递交了辞呈。他给自己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雷军说,他给一起打拼多年的同事们开了无数张空头支票,画了无数张大饼,画到后来发现负债累累,如果不上市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金山上市,债还清了,雷军走了。

  在小米创立之初,雷军也在不停的画饼。分给员工股权,让他们有激情为小米干活。

  在小米14名早期员工中,只有一名女员工管颖智,工号14,负责人力资源,现在被小米人称为“管姐”。

  2010年,她把父母给她存的10多万元嫁妆钱要了过来,再凑了一点钱,参与小米员工持股方案。这个持股方案遵循自愿认购的原则,持股金额上限大约30万元,人人均可参与,最后有约60人投资持股,金额不等。

  如今小米上市,这些持股的早期员工,有些身家已经过千万元甚至过亿。

  港股IPO数量全球第一,破发率却超七成

  但不得不说,带领小米的这次上市,雷军还是没有赶上好时候。

  美团点评、找钢网、映客直播、兴资本、宝宝树、沪江……2018年上半年,香港IPO数量已冲至全球首位,其中共200家企业向港交所提交了申报稿,相比2017年同比增长65.29%。

  截至2018年7月4日,港股共新增103家上市公司,其中包含3家(碧桂园服务、上海实业环境、兴华港口)通过介绍方式上市的公司,相比2017年同比增长49.28%。

  同期,A股新增上市公司64家,美股69家。

  与之相呼应的,便是高达75%的破发率。在75家破发的企业中有39家企业的跌幅超过40%,TL NATURAL GAS、迎宏控股、江苏创新、TOPSTANDARDCORP、宝积资本的跌幅甚至超过了50%。

  这厢,A股IPO越来越趋于严格。港股4月30日放开权利,正式生效“同股不同权”,拥抱更多独角兽。但另一方面,《国际金融报》采访的一位资深券商人士也指出,香港市场对于互联网企业见得比较多,不理性现象少,市场对于未来潜力预期比较谨慎。

  小米一边第一个吃着螃蟹,一边又做着被实验的小白鼠。《中国经营报》表示,小米上市后的表现将会影响中国新经济公司对上市地点的选择,市场人士正观其变。

  尽管在小米今日破发后,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香港不给公司战略提供缓冲地带,不存在选择小米当样本的情况,不存在“小米一定要保证成功,否则改革就失败了”的逻辑。

  另一方面,大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权对《中国经营报》表示,在国家严管的情况下,市场的钱确实变少了。中美贸易战、外汇紧张等均为影响因素,但是最重要的是国家的“去杠杆、防泡沫”。

  独角兽来势凶猛,通常带着巨大的估值,当融资机构无法满足它们的胃口,那么自然就要靠上市来维持生存。

  就连雷军自己都说,最近资本市场跌宕起伏,小米能够成功上市就意味着巨大的成功。

  无论如何,小米已经踏上新的征程,正在向下一个目标前进——“世界级的伟大公司”,这是雷军18岁时的梦想。

  截至港股收盘,雷军位居福布斯实时富豪榜115名,个人财富累积124亿美元,逼近第98位百度李彦宏的140亿美元。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