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动能转换浪潮下的资本力量

2018-07-13 23:38 · 投资界     
   
毅达资本合伙人卞旭东、达晨创投业务合伙人华中区总经理廖敏、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总裁助理杨樾,就《新旧动能转换浪潮下的资本力量》这一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本场圆桌对话由清科创投执行董事王钊主持。

  武汉是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中国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在城市发展及产业聚集上有着得天独厚的政策及区位优势,被称为“未来之城”。东湖高新区是中国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中国(湖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武汉片区,已形成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与节能环保、高技术服务业等五大主导产业,以及集成电路和数字经济两大新兴产业的“5+2”产业结构,被称为“中国光谷”。

  为进一步促进光谷与各界的合作与交流,2018年7月13日,由湖北长投高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办,湖北长投卓创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清科创业共同承办2018中国光谷产融结合发展论坛在武汉光谷举办。

  会上,毅达资本合伙人卞旭东达晨创投业务合伙人华中区总经理廖敏、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总裁助理杨樾,就《新旧动能转换浪潮下的资本力量》这一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本场圆桌对话由清科创投执行董事王钊主持。

新旧动能转换浪潮下的资本力量

  以下为投资界(ID:pedaily2012)根据现场实录进行整理:

  王钊:各位首先介绍一下自己。

  卞旭东:我是来自毅达资本的卞旭东。我们现在大概规模最新统计917个亿,投了大概接近800多家企业,大概130多个资本市场运营的情况。

  廖敏:达晨创投是本土创投里面最早的创投机构,全国各地有我们的一些分支机构,投资了有400多个项目,现在目前IPE上市76家,还有几十家是并购。

  杨樾:中国风投的杨樾,应该说也是本土创投或者风投行业的开拓者,目前我们在全国管理了大概20支基金,投资了200多家企业,也有超过80家企业登录国外内的资本市场。

  王钊:我们规模四五十亿,并不是特别大,我首先看消费和供应链,武汉的区域我个人投了两家企业,目前发展还不错,两年不到的时间回报30多倍,所以武汉的好企业还是蛮多的。今天的话题比较大的,新旧怎么去定义,提到新旧动能的转换怎么定义呢?

  杨樾:现在全国各个省市,像山东、湖北武汉都在提这个问题,其实新旧动能的转换我认为是三个层面的理解:一是我们要化解掉过剩的传统产业,二是我们认为把传统产能要做一个本身的升级和提升,三是我们大力发展的新兴产业。武汉本身已经是中部的省份城市里面经济的领头羊,在这些领域其实发展的速度还比较快,尤其在光谷,像医药产业、智能制造等等都是发展速度非常快的,其实新旧动能的转换过程中也是处于领先的地位,所以光谷和武汉其实还是做得比较好的。

  廖敏:其实新旧动能的转换过程中,首先加大新的动能增量,去掉旧的减量。提升传统的动能有一个空间,我们在很多的具体项目来说,我们投资用新的技术更新和一些新的动能的推动,能够把我们的传统的一些产业能够提升。对于湖北来说,有很多产业值得我们用新的动能去推动改造。

  卞旭东:从新旧动能转的概念有的时候,去年其实就做了研究,关于新旧动能转换的一些投资机会和机遇。我们对这个理解一是在寻找一些新的增长点,包括战略新兴产业等等这些新的增长点。同时对于一些老的动能,包括传统制造业等等给它赋能,我们在江苏到安徽我们周边设了很多针对区域的传统企业升级的一些产业基金帮助当地的企业做大做强,包括帮助一些企业走出去,同时请进一些优质的新动能把它请进来,这是我们对新旧动能的理解。

  王钊:总结下来,应该分两块,一是传统的企业本身有提高效率的需求,不管是企业它自己的层面,还是说政府引导的层面都要地方效率,产业链上大家需求方可能都要提高效率,同时开辟一些新的本身技术也好或者领域也好,就是新的增长,所以说这其中企业或者政府对这个需求比较旺盛的。从主体上来看,到底什么样的程度创新和颠覆能够促进新旧动能的转换呢?是全部靠新的来?还是说大家把大部分的资源投入到老的产生产业上的升级呢?

  卞旭东:其实这有两个概念,一是要培养一些新的动能,新的产业,包括一些传统产业的新经济、新模式,包括一些生物医药装备等等这些新的产业进行培育,同时对老的动能进行转移升级,我们才能叫吸收再创造,这些老的动能进行转换。武汉GDP达到1.3万亿,我们其实有的地方有的省份其实基础比湖北可能还要好,但是走慢了,就变成旧动能了,武汉走早了转换比较成功了。

  廖敏:我也是两方面,还是要加大新的技术的引进和我们自己自主开发。有些东西我们学不来的,也没有从别的地方得到。另外一方面,确实我们湖北这样一个制造业大省,我们也是要有新的一些技术去改造它,这一块机会也很多,所以湖北的很多一些项目里面,我们也是在不断地在投入,同时帮助它提升它的技术管理能力,使它得到新的发展机会。

  杨樾:我们认为新旧动能其实是一个多维度的问题,从宏观角度讲,政府关心这个事,因为通过全面的把企业升级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对我们投资机构来讲其实更微观一些,首先我们认为传统不能一刀切。我认为是一个新旧动能为什么这里是一个结合,通过发展新动能带来的增量为传统动能的升级来赢得时间,如果说只依靠新动能的增长,可能这个过度会比较的剧烈,所以我觉得还是通过新的新兴产业带来的增量为传统动能赢得时间。从我们企业来讲,其实新旧动能也不是什么新概念,新兴经济其实五年前开始提的事,到现在新兴行业也不是特别兴的。因为市场最敏感,必须围绕市场的变革来做自身的调整,如果你的产品、管理方式和营销方式不能迎合市场,这样自然被市场淘汰,所以这是一个比较自然的过程,政府在里面起引导的作用。

  王钊:说到新旧动能的转换,资本肯定在里面还是比较重要的,包括我们的投向,投资领域、投资阶段会促使这些企业的发展,在这个过程当中资本在里面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样的角色?有哪些趋势投资以前可以预盼的?因为每个地方的政府和区域有自己的核心产业,我们怎么结合区域的政府去推动当地产业的发展?

  杨樾:资本在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中,总的来说是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是比较明显的就是资金支持,当然这个资本可能是一个广义的资本,包括各类型的金融机构,银行、券商等等,当然也包括各个阶段的投资机构,包括孵化器、天使投资等等,但是更重要的我觉得投资机构其实通过自己对这个行业的判断和对新兴行业所谓的风口。

  对于我们来说,一个投资机构其实更看重整个科技成果转换中给我们带来的机会,首先科技成果的技术化,技术化带来产品化,产品化在商品化的过程中在它生产的现金流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有一个较低的估值参与到这个企业里面去。随着企业的成长,我们既支持企业成长,创投机会也会在企业成长过程中得到应用的资本回报,所以我觉得这样是一个良性发展。

  就业和政府上怎么合作?我们之前和武汉也有相关的合作,但是规模还不大,希望借助这次机会希望有更大的合作,我们公司本身的股东资源,医疗领域里面马应龙,包括我们本身股东在新能源、石墨烯等等,在这些产业资源上我们还是比较丰富的,如如果说把我们本身在市场的经验和我们一定程度的资金支持和当地的政府的引导,加上我们本身的产业资源结合起来的话,在新兴领域我认为还是有很好的良性发展的空间。

  廖敏:传统的产业方面,我们的农业这一块可能比较少,这一块资本这一块还要加大关注力度,这一块是我们目前很多的资本,可能是因为有盈利的压力,所以其他的投资可能比较快一点,所以我觉得这一块资本要多注意的一点。

  王钊:最后一个问题,华中地区武汉的经济比较好的,高校也是比较多的,我看到一个数据,人口流入240多万,所以在一块还是比较好的,以前武汉在我的印象中可能属于老工业基地,现在光谷在国内的影响力比较大,很多互联网企业和新兴企业,各位对将来光谷的发展在新旧动能转换的趋势下有什么建议?

  卞旭东:确实原来对武汉的了解不是很深入,但是我们跟湖北的机构交流非常多,最近我们也在湖北打算进行布局,因为我们的团队已经开始往广东、浙江、安徽在布局,所以我们要求我们安徽的团队开始辐射湖北、湖南这些片区,最近已经开始安排团队在武汉在其他几个市跑项目了。从产业来讲,武汉包括湖北中部地区和江苏是有一些比较接近的地方,包括武汉的生物医药等等,江苏也有这样的产业资源,未来武汉光谷想更大的发展,我觉得和一些有资源的一些一线有产业基础的投资机构合作,嫁接一些区域资源可能是比较好的做法。

  廖敏:作为在湖北在武汉呆了18年的一个投资机构,这一块有一些感受,投资这一块我觉得资本现在湖北应该是做的相当不错的,但是可能企业培育方面就是企业的管理等方面,技术这一块政府也做的不错,希望更多的公司来湖北武汉发展。

  杨樾: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湖北尤其在基金、创投里面等等做的还比较早的,湖北省高投在以引导基金的模式来鼓励创投机构在湖北当地的投资,其实应该是也快10年了,包括后来长江资本。其实湖北在内陆省市,因为我们在湖南湖北都做了基金,我们总体感觉湖北本地的项目资源上,从内陆的省份来讲资源量比较大的,另外在新兴的领域可能和北上广深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是也要抓住当地的特色。

  王钊:谢谢三位的分享,总的来说武汉不管经济、人才都还是比较有优势的,发展的空间比较多,政府华中地区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开发的,今天的论坛圆桌到此为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