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新兴产业集聚助推地方经济发展

2018-07-13 23:44· 投资界   
   
徽瑾创投CEO、创始合伙人邓焕、雷石投资合伙人尹芳、安芙兰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周伟丽就《产融结合的光谷实践》这一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本场对话由老鹰基金投资董事王玉翠主持。

  武汉是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中国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在城市发展及产业聚集上有着得天独厚的政策及区位优势,被称为“未来之城”。东湖高新区是中国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中国(湖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武汉片区,已形成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与节能环保、高技术服务业等五大主导产业,以及集成电路和数字经济两大新兴产业的“5+2”产业结构,被称为“中国光谷”。

  为进一步促进光谷与各界的合作与交流,2018年7月13日,由湖北长投高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办,湖北长投卓创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清科创业共同承办2018中国光谷产融结合发展论坛在武汉光谷举办。

  会上,徽瑾创投CEO、创始合伙人邓焕、雷石投资合伙人尹芳、安芙兰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周伟丽就《产融结合的光谷实践》这一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本场对话由老鹰基金投资董事王玉翠主持。

战略新兴产业集聚助推地方经济发展

  以下为投资界(ID:pedaily2012)根据现场实录进行整理:

  王玉翠: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亿老鹰基金王玉翠,今天非常有幸和大家一起讨论有关新经济发展这样的一个主题,请各位介绍一下。

  邓焕:大家好,我是徽瑾的创始人,本人今年工作10个年头,之前的7年一直在中国以及海外比较大的机构工作,2015年创立这个公司,人民币的基金大概35亿,同时管理了浙江嘉兴和江苏省的一个知识产权基金,大概65亿人民币规模,我们也投了很多项目,可以通过不同的传播渠道和媒介去获悉的项目信息,三年的时间我们大概投了30个项目,目前为止已经成功进入到下一轮的大概有60%,徽瑾现在的关注在PE阶段为主,所以光谷或者说未来在整个华中地区有合适的项目我们会重点关注。

  尹芳:大家好,我是雷石投资尹芳,于2007年成立,我们是一支专注在成长投资聚焦新材料,以医疗卫生服务为主的消费升级、高端装备制造的基金管理人,目前的证券化率40%,临时投资目前的基金管理规模大概超过100亿,我们的主要合作的对象都是我们跟踪1到5年上下游的一些客户。谢谢

  周伟丽:各位好,安芙兰资本成立2006年,我们投的阶段主要以中早期为主,地域从全国各地现在中美跨境,我们投的领域主要的是互联网新消费等等,目前我们投了将近200个项目,感谢大家。

  王玉翠:感谢刚才各位嘉宾的自我介绍,下面我就开始本场圆桌的问题了,大家都知道新兴战略产业这个词已经被喊了好久了,其实大家还是挺关心的,然后我觉得这个是大势所趋,因为很多时候产业关系在发生变化,以前有互补的产业关系变成了互补和竞争并存的产业关系,所以也想跟各位嘉宾聊一聊大家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邓焕:其实这个话题不算新,应该在很多的时间都早就被人提及过,在我看我传统产业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势必要走向一个升级改造的过程,所以国家重点提出七大新兴产业的话题,我想从未来的整个趋势来看,包括从我们的周边的金融市场,像新加坡、香港、东京这样一些金融市场来看,应该是一个必然的产物也是一个迟早要发生的实事,所以新兴产业是引领整个产业升级的一些龙头企业,也是聚焦整个时代光点下重点考量的一些东西。

  不论是光谷还是其他的区域,每个区域会有自己的特色的东西,都会有引领整个时代经济发展的一些最前沿的东西,所以新兴产业在我看来它只是承接了一个现在这个时代的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不能说它就是今天才有的,未来它会不会成为整个时代的一个主旋律,这些都是值得我们不管投资的角度还是创业的角度都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去通过时间和空间的转换慢慢感受的,但是整个市场来说发展的状态非常蓬勃,我们的创业环境在逐步改变,投资的这样一些亮点的东西增长极的东西在逐步增加,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我觉得在这个阶段我们在座的能够参与这个时代的改革变化中这应该是一个蛮值得期待的事情。

  所以我个人认为新兴产业应该是每个人会去关注,大多数人能参与,能够改变一个地域或者说一个国家或者说整个行业整个时代经济结构的东西,它将承载着一个非常庞大的历史使命,这也是国家为什么这些年如此重视发展它的根本的地方。

  尹芳:确实如邓总所说,新兴产业大家探讨挺多的,但是真正新兴产业的导向来说,09、10年听的比较多了,新兴产业的投资应该说国家这几年国家级产业的一个投资的策略,跟之前的四万亿不同,之前的是扩大内需以及跟传统行业相关的技术升级等等,这一轮的新兴产业更多的聚焦在新的技术本身的创新以及新技术对传统产业升级改造,还有就是未来的新技术产业化更多的走向国际化的一些转变,这个是国家战略,更是我们基金管理人参与国家前期项目的一个重要的一个阶段和手段。但是新兴产业本身是一个周期很长,也具有一定的风险性的过渡阶段,但是一定会成为国家乃至民营企业核心的旋律,也一定会成为中国在走向国际化前沿和高端的一个重要的支撑的手段。

  周伟丽:创新我觉得是商业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作为中关村成长起来的一个早期的投资机构,我们很庆幸从2014年开始为主,一直到今天,经历了商业模式创新,当年所有早期机构基本上都是在投互联网创业,而互联网非常明显的一个就是商业模式创新,它涉及的领域方方面面的,无论新经济还是新模式等等其实本质大部分都是以商业模式为主,而我们从中关村走向全国,走到美国,很多早期机构已经逐渐的走向了技术创新,技术创新的领域就不像商业模式创新,一家机构涉足所有的领域,而是分别走向不同的领域,包括有的像AI机器人,无人驾驶,有的走向智能制造,我们走向精准医疗,所以我觉得应该说无论是商业模式创新还是技术模式创新都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一个标志。

  王玉翠:接下来其实也是想跟几位在座的嘉宾聊一下,各位所在的基金投资的一些产业方向和一些自己基金内部的投资策略?包括对行业的一些看法。

  邓焕:徽瑾不管是早期的还是现在主要做的PE的基金,我们主要关注四大领域,消费、智能制造、医疗和企业服务,我们现在投的30多个项目,大多在这四个领域中,消费我们投了五个,医疗投了6个,智能制造投了十几个,企业服务投的比较多,这是我们从基金设立开始一早定下来的策略。

  整个基金的未来我们依然会延续或者说引用这样的投资策略,至少在我看来未来的基金大致上不会脱离于这样的轨道,所以现在徽瑾在2016、2017分别管理的嘉兴的基金,我们利用国资或者说包括一些地方政府平台这样的优势资源的情况下,我们会把这样的产业逐步的做大,甚至把产业的上下游全部一起纳入我们的投资中来。

  目前我们自己内部成立一支专门做线下零售和供应链的基金,专门投这个区域,我们去年的时候投了一个新三板的公司,是做货架的,其实我们每一天去超市都可以感受到它的冷冻柜等等这些,同时它目前做了一些新的尝试,因为它跟现在跟盒马鲜生等等这些合作,所以它有更多的需求和这样的一些延伸的方式,所以我们跟它一起同时跟这样的一家公司成立一个两个亿的并购基金,围绕它的上下游进行产业化投资。

  未来整个的投资模式会围绕着我们的基金的主要的投资的这几个赛道去进行,所以包括智能制造等等,所以我们会围绕着我们整个基金偏好的几个领域去展开整个产业链全方位的投资。我们也希望投资团队能够更多更长时间更精细化的围绕这样的产业进行深耕细作地去进行筛选,有更多的项目在我们当中进行投资。

  尹芳:雷石投资我们成立10年了,我们一直把自己定位为成长投资的经济管理人,新兴产业里面关注的一是新技术,二是新技术对传统产业的一个升级改造,这两点也是我们在成长投资过程中一直会充分的去考虑的。在新技术的创新中我们并不真正的去拿投资人钱去做一定的尝试,我们更多的会结合新经济技术后端的一个资本的运营的辅助,在新技术对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

  周伟丽:讲一下安芙兰的经历,我们当时在PE的时代,我们投PE,投了一大批的上市公司,在2012年到2016年的时候,这五年我们在中关村投互联网,投消费升级,投现代服务业,主要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其实我们是2014年开始的,但是真正的规模化投资是在去年2017年,我们开始投生物医药,主要是投抗衰老等等,最关键的是精准医疗,投相关的医疗器械,当时我们投的时候其实2013年投的时候应该说还是非常早,去年开始中国的很多机构开始找这样的一些项目,我们主要是投教授、副教授以上的,院士他们的项目,应该说去年的10月10号还有今年的7月10号,国家的药事总局二次发布了关于了海外的医疗技术在中国进行临床的数据的确认,这个使我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相当于节省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特别是海外有的临床以前大家可能想到一个新药会想到七八年的时间,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今年中国评出政策,比如说上半年有一个香港上市的鼓励政策,真的是极大的给我们鼓励,而且生物医药大健康的投资风口已经到来了,这是现在面临的机会吧。

  我想未来大家都知道今年应该说拐点以来,资本市场的拐点以来,今年上半年的募资数量清科统计数据有的说下降36%,有的说下降75%,应该说真正的资本的寒冬已经到来了,在这个时机我认为未来的特别明年后的价格会非常便宜,未来两三年是一个再次做PE的很好的机会,我们重建团队,重新拿一些PE的项目。关于资本量,我们今年预计募资的金额一年加起来超过过往10年的总和,我想我们是应该未来会不差钱了,应该说今年这个情况是比较严重的,去年大家说投资机构是二八效应,今年基本上发展到一九效应,我们很有幸在这10%之内,再次希望为本地多合作,多为本地做贡献。

  王玉翠: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尤其听了周总不差钱这句话很感动,所以就是我在这里面也作为本场的嘉宾主持也作为当地的一个邀请方欢迎安芙兰早日入驻到光谷。

  说到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的时候,其实我就特别有兴趣,特别想跟大家一起参与到讨论当中,因为作为投资人,其实聊到项目的时候比较嗨,老鹰基金跟在座的几位嘉宾我们更早一些,我们是专注于天使投资到成长投资这样一支基金,我们成立于2012年,目前为止投了300多个,300多个里面已经有不少已经做IPO的准备,历史的过往来说,我们总结了一些对于投资的一些认识,我个人其实我觉得有四点是想跟在场的各位分享的:一是要尊重市场,因为所有的早期项目它成长起来的时候,其实最终都是被市场反推过来的,就是市场有需求,这个企业就能够茁壮和快速的成长。二是技术核心,大家说三架马车,产品驱动、技术驱动和市场驱动,其实在早期的这种蜕变当中,我更看重的是它有没有技术核心,因为技术的迭代可以为很大的能量和动力。三是早期投资更看中团队,就是以人为本。四是巴非特老师在股权市场总结的,就是长期持有。

  对于早期的这种创业来说,我们之所以能够创造1000倍的投资回报的这种项目,其实是要抵得住诱惑的,坚持不住的时候,可能50倍的时候就推掉了,所以长期持有还是要理性的,更理性地看待和分析这个项目吧。

  我们未来的这支基金落户到光谷了,我们可能还是围绕着一个关键词,三个关键方向,这个关键词就是升级,第一个方向的升级是产业的升级,也就是说对传统产业的一些升级。第二个是消费的升级。第三个升级是围绕着一些我们自己自身在历史的一些投资的业绩当中,一些产业方向的升级,所以我们基本上是这样的。时间其实差不多了,光谷邀请咱们上来最关心的一件事,如果要落户到光谷以后,我们怎么结合光谷的产业进行一些产业投资和发展?

  邓焕:我说一下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之前在美国工作6年时间的一个例子,整个案子做了一年多,所以这个过程中美国、南非、欧洲以及全世界,为了这个案子跑了40多个国家,无论是从原材料市场,包括终端市场等等,可以说整个产业链全部跑过一趟,我们当时开玩笑我们总共为了这个项目做的材料搭救有半吨,为了这一个案子,应该是蛮有体会的,从那个时候我们的重点关注的目光以及投资的方式也逐渐的往这个上面不断靠近,所以结合光谷的一些实际的重点产业。

  我觉得从这个案子的一些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如果和这样的一些核心符合这个产业链的项目,第一我不陌生,第二我能第一时间考量或者说判断它最基准的价值投资,如果条件都符合,给我带来的就是四个字“果断出手”。我希望未来我的脚步能够更多的踏入光谷,看更多这样类型的项目,把我们整个未来的投资规划更大的板块、更大的份额能够投入到这个里面来。谢谢大家。

  尹芳:其实跟政府的合作,包括新兴产业的兴起,这几年都非常关注,跟政府的合作,其实的雷石不太跟政府合作,我们比较市场化,私人化的运作,这几年政府的引导基金包括新兴产业等等都会想方设法改变自己的城市的地位,改变自己的整个城市的经济结构,这个里面我觉得重点是对我们来说,我们是比较去关心或者说比较在意政府给予企业本身的一些支持,在这两年的寻找跟政府合作包括优质的这种前沿的项目过程中我们发现真正的好的技术其实真的在高校研究所里面,包括在国家的实验室里边,我们最近跑了一些高校,看了一些军民融合的项目,真的发现其实中国的前沿技术并不比大的国家落后,真的是非常棒的,只是如何产业化、如何商业化,如何降低它的成本,这个实际上是没有足够的,应该在整个国家设计中并没有考虑这一块的投入,武汉跟光谷的合作其实我们已经有一年多了,在整个政府的选择中,其实武汉拥有的得天独厚的政策优势,武汉的高校是非常多的,整个的研发的投入,包括它的早期项目的孵化园在全国都做得非常的优秀非常领先。

  优质的项目如何走向市场?其实缺乏几大类补充:一是它的商业模式如何设计?它走向市场它的产业资源如何对接,更多的是它未来的资本的平台如何运营,我觉得一个好的项目需要资本的介入,估值本身是一个市场的认可,更多是它更大的平台得到社会甚至得到国际化的认可,我觉得跟光谷合作中我们找到了切实可行而且优势互补的结合点,谢谢。

  周伟丽:刚才张总演讲的PPT里面提到“5+2”的战略,一个是现代服务业,一个是生物医药,这两样都是我们的强项,因为我觉得武汉的光谷能够跟武汉光谷相比只有北京的昌平,苏州的新加坡工业园区,所以我觉得生物医药前期的新药研发科技成果转化的领域,光谷走在中国的前列,因此我们愿意把我们在美国的很多资源落地在武汉。我们希望武汉光谷已经纳入到我们的计划中,我们今年一定可以做一个比较大的动作,感谢大家。

  王玉翠:非常感谢今天在场嘉宾的分享,心动不如行动,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大家可以在办公室喝茶聊项目。谢谢。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3月22日
      睿问
      睿问
      A轮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22日
      和誉生物
      和誉生物
      B轮 4200万美元 融资
    • 2019年03月22日
      万乘基因
      万乘基因
      天使 5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22日
      唐晶量子
      唐晶量子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