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下的杭州P2P:聪明的我把资金分散投资,结果现在所有维权群里都能看到我的身影

2018-07-22 18:52· 猎云网  盛丽艳 
   
“自从跟网贷大佬们学会了分散投资,鸡蛋不要装在一个篮子里,聪明的我把资金分散放到了下列平台:投融家、钱妈妈、银票网、善林金融、唐小僧、联璧......结果现在所有维权群里都能看到我的身影。”

  “导火索是房市”,一名新入职某互金公司的公关这样说。

  房子、P2P、股市,普遍被认为是抗通胀的理财方式。杭州年前推出“买房摇号”制度,居民们为在门槛进一步升高之前入场,纷纷抛售手中股票,并从P2P理财平台中退出,资金在手上一转,又流入楼市。仅6月25日,杭州三大知名楼盘同时摇号共计吸引了3.6万户家庭参与,合计冻结资金超过500亿元,P2P平台的资金流动性压力陡增。

  于是杭州互金平台开始相继雪崩。

  杭州互金行业现状

  先来看看杭州互金行业现状,曾经名噪一时的牛板金、人人爱家、投融家、云端金融等相继沦陷。7月份以来,几乎以一天一家的速度爆雷。或许是受到爆雷潮影响,7月15日开始,有数家杭州P2P平台陆续开始良性退出,如汇元金服、爱贷网、微银金服、云云财富、金米米理财等。

  有一个网络段子,或许印证了不少投资人的境况:

“自从跟网贷大佬们学会了分散投资,鸡蛋不要装在一个篮子里,聪明的我把资金分散放到了下列平台:投融家、钱妈妈、银票网、善林金融、唐小僧、联璧......结果现在所有维权群里都能看到我的身影。”

  令人惊讶的是,有数家爆雷平台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实为一人。7月9日,多多理财官方微信号针对近期的逾期发布了公告,公告称已经无法联系到多多理财实际控制人李振军以及财务总监何永琴,且多名员工仍被拖欠工资、社保。

  查询企查查可知,多多理财的股东有两位,分别是浙江贝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章华明和西藏瀚澧电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金环,李振军的名字并未出现。但根据员工所提供的信息,他才是实际控制者。

  此外,投融家、原名长富理财的萌小薪也是李振军手握的企业,工商信息登记为法人。目前投融家400客服也已失联。实际法人跑路后,投融家同样爆雷,员工在公众号公布了其亲人的联系方式,并呼吁投资人报案。

  投融家的轰然倒塌几乎令人难以置信,它曾经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曾多次获得工信部、行业媒体等颁发的奖杯,背后更有香港上市公司投融长富(00850HK)为其站台。

  无独有偶,火钱理财、人人爱家背后同样站着骗子,他们是团伙作案,玩得更大,除了杭州这两家平台外,还控制了全国十余家P2P平台,并于近日接连爆雷。这伙人的领头者姓卢,团队被媒体称为“温州卢家帮”,目前已经集体跑路,卷款上百亿。

  爆雷后,不少投资人赶赴杭州。

  他们先汇聚至公安局信访办门口,上百个人都在唱国歌,不少人拉着横幅,上面写着“血汗钱”等。当警察问及谁是代表,投资人们纷纷表示,每个人都是代表。

  维持秩序的特警也在冒汗,他告诉投资人们,在信访办门口集结也很难起到作用,不如转移去黄龙体育馆或者江干区体育中心,经侦会在那里为所有人解答疑问。

  黄龙体育馆离公安局不算远,日头暴晒,从10号口的小门进去,能看到密密麻麻一片人头。全国的投资人都汇聚在此,天津的、广东的、江苏的、河南的。一些外地投资者已经在杭州观望了几日,他们的投资额在几千到数百万不等。

  但到了7月19日,黄龙体育馆内已经空空荡荡。体育馆相关负责人解释道,临时接待点仅在7月9日之后的数日对投资人开放。该负责人还表示,后续案情可向经侦办了解。但他也奉劝道,这些平台已经被立案侦查,最终的结局无外乎是将平台剩下的钱拿出来给大家分,该类案件周期较长,频繁地催问进展或许也无法推进案情。

  微博上,投融家、多多理财、人人爱家等几家平台的投资人激愤不已,他们认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诈骗犯受害者。平台不是死于经营不善,而是死于有预谋的卷款逃跑。讽刺的是,这几家自融平台的交易金额反而超过普通P2P公司。

  假标、拆标问题频现

  用资金流入房市、创始人跑路来解释近期的P2P行业,或许太过简单。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猎云网,“行业内有很多操作不规范的地方,主要是假标、拆标、长短标错配。”

  假标不难理解,即虚构项目筹集资金。由于网贷备案仍未推出,该类平台仍然存活,并通过激进的市场推广手段获取大量用户。资金则被挪作他用,如钱宝网创始人张小雷,做了偌大一场庞氏骗局。

  一名杭州原配资公司的高管曾这样描述杭州的集中爆雷潮:“杭州此前有一大批配资平台,他们就是资金的二道贩子,手上设了好几个平台,左手倒右手做大待收规模,再找好骗的企业主来接盘,他们用别人的钱赚自己的收益。杭州还沉淀下来一批配套服务的企业,做软件的、网页的、培训的,各种金融马甲齐全,所以骗子们比较好得手。”

  拆标有两种,一种是将金额拆分,把100万的标的拆成10个10万元的标的。由于大标金额高,更容易由一个标的产生巨大的坏账压力,引爆平台。因此为获得投资人信心,拆分金额是业内普遍的做法,平台还可标榜自身走小额分散之路。

  “你想,大标的借款主体200、500W地借大部分是先走银行贷款的,银行不借肯定有原因的”,上述业内人士再次强调大标的危险性,“小标的也是没有银行贷款资质的,但金额小,做做风控损失还好控制。”

  更危险的拆标是从时间上拆分,又称长短标错配。比如将4个月的长标拆分成4个期限为1个月的短标,吸引投资人入局,并用下一个月筹集的资金来还上一个月的钱。一旦后期筹款不利,资金链自然断裂。

  无论是假标,还是拆标,原则上都不被允许。假标自不必说,可被定性为集资诈骗。关于拆标,2016年8月,国家便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单一自然人在同一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元,单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期限错配也被认定为违规。

  P2P产业假模假样的花招太多,那它本身的模式是否有问题呢?

  我们很难说它是有害的。传统银行的理财产品利率较低,让不少资金端的理财需求难以满足;同时又有庞大的小微企业和个人被银行拦在门外。P2P就成了双方的对接平台,用更高一级的风险去换取更高一级的回报。

  商业模式没有问题的情况下,P2P平台需要解决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降低风险。本身对接的就是在银行眼中没那么优质的群体,挖掘互联网数据做好风控和合规成为关键。

  如果真正坚持规范,平台的资产端应该充分分散,抗风险能力高;不搞期限错配,资金链断裂风险低;资金存管交由银行负责。

  外部环境:经济下行、投资人集体性恐慌

  如果说资金涌入楼市和假标存在地域特质的话,那么经济下行和投资人集体性恐慌造成的挤兑,就是全行业共同面对的难题。

  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贷款类机构受到巨大压力。银行方面,截止到5月末,不良贷款余额为1.9万亿元,不良贷款率达1.9%,较一季度末上升了0.15个百分点。贷款利率增高,一些实体企业无法拿到新资金,利润也不足以偿还本金,于是开始陆续违约,不还老账。

  而P2P给出的利率很高,但它实际上没有降低融资成本。在经济上行周期内,新资金涌入、接连不断的融资都能抵消这些问题,但去杠杆浪潮一来,泡沫免不了被刺破。

  在这一大背景下,即便是不存在假标、拆标现象的规范化P2P平台,也免不了要忧虑自身生存情况。

  P2P平台被引爆后,进一步引起投资人恐慌性套现。唐小僧、投融家等平台爆雷后,市场情绪持续性传染,资金进一步流出。一部分涌向安全性更高的大平台,一部分则撤出了这个行业。

  当资金端的规模因挤兑而减少,就算是没有内部问题的P2P平台,也会因为经营不善而爆发。

  现今业内的普遍做法是加强平台透明度,稳住投资人信心。爱财集团便将每周四设成了开放日,投资人可前往公司,了解公司动态。

  一些平台的高管甚至采取直播方式,证明自己还在,最先开始直播的是万盈金融高管姚冬娜,之后小牛在线,团贷网微贷网也纷纷跟上。

  对此现象,EVC创始人表示,P2P公司没有国家背书,他们要获得投资人信心并不容易。未来有一种方式可能能解决现有问题,即通过区块链技术打破国界,在全球范围内找优质标的物,同时相关数据都以智能合约同步公布。

  而对于P2P从业者而言,他们或许正在苦苦等待备案出台,希望行业规范化后能迎来投资人信心回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