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中的男人:8年打下百亿身价,如今又赔100亿,他何去何从?

2018-07-26 10:40 ·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   
   
如今,有人说暴风已经从一家互联网公司,蜕变成为一家电视机产品的提供商,更有人质疑“冯鑫已经是贾跃亭第二”。

  从无所事事到身价百亿,他只用了8年。他的人生堪比传奇小说,或者说比小说更精彩。但如今他再一次处于暴风旋涡中,他就是暴风集团的创始人冯鑫

  27岁之前的冯鑫很倒霉,甚至可以用落魄来形容。

  他大学成绩非常差,每年都挂科,大二就差点被学校劝退。1993年冯鑫勉强毕了业,他被扔到了山西阳泉一家矿务局。在那混了几个月就呆不下去了,卷起铺盖走人。

  此后,他教过书,搞过食品贸易,开过馒头厂。

  在阳泉矿务局一中,冯鑫当的是历史老师,不过第一堂课的“陈广起义”就让他嗓子冒了烟,从此打了退堂鼓。

  在食品公司,年轻气盛的冯鑫与客户大打出手,结果被对方胖揍一顿,在医院住了半年。最后吃激素吃多了,导致眼睛出了问题,不能打台球、不能打乒乓球,“眼睛瞄不准。”

  在北京大红门开馒头厂期间,冯鑫是营销副厂长。两个月后,厂长要求冯鑫五点半起床带着职工跑操,冯鑫立马不干了,第二天就收拾东西,打了辆面的不辞而别,把厂长鼻子都气歪了。

  当时还是大冬天,回到北二环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冯鑫到积水潭附近挨个敲门租房子,敲了大半天最后才在一个老太太那里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可以说,那段时间是冯鑫最倒霉的时候,直到进了金山,冯鑫才开始转运。

  在金山成都分公司,冯鑫把自己逼到了墙角,他使出浑身解数,整天不是泡店面,就是泡仓库,“出了多少货,进了多少货,哪个最畅销,哪个没人买,门清。”

  以前混社会的各种套路也派上了用场。当时瑞星杀毒软件200多元一套,冯鑫就放出风声,“金山3个月试用版,5元钱。”于是一夜之间所有的店面都被他抢占了。

  后来,冯鑫干脆不卖软件而宣称,“198元杀毒软件租回家,3个月无条件退货。”结果又是一夜之间毒霸卖断货。

  当时,金山毒霸一天在全国卖两万套,冯鑫却一天在成都就卖出去一万套。

  很快,冯鑫升至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也就是那段时间,他认识了很多一线大佬。也就是那段时间,他想自己创业。

  冯鑫找到周鸿祎,一口气说出了播放器、搜索、浏览器、即时通讯、安全软件、下载等11个创业方向,相当于给周鸿祎描绘了一个互联网软件帝国蓝图。当然,周老板委婉地拒绝了。

  冯鑫不死心,他继续去找。

  不过,简晶、鲍岳桥、朱从军等等都没有兴趣。最后,冯鑫抱着一线希望去找华军软件园的老板,“我们可以合力干掉迅雷,”当然,又是石沉大海。

  等到2005年,冯鑫决定自己单干,“拿别人200万,还不如自己掏20万。”而且同时成立了两家公司,一家做播放器,一家做插件。

  那一刻,冯鑫身上积累的能量全部爆发了出来,不到3个月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万。

  那一刻,所有的贵人高人都来了。蔡文胜一投就是300万,两个月后,IDG又找到冯鑫。

  “暴风值多少钱?”

  “1000万美元如何?”

  没想到他刚走出大门,人家就转款300万美元,给的估值是2000万美元!

  那一刻,冯鑫想到了暴风影音。

  要知道,当时冯鑫的播放器刚刚起步,而暴风影音江湖地位已经排名前三,光装机量就有四五千万。不过,最后在蔡文胜的帮助下,冯鑫硬是上演了蛇吞象,如愿把暴风影音收入囊中。

  从此,冯鑫从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3年后,暴风影音成为了播放器第一品牌。又过了3年,暴风影音成功在深交所上市。

  然而,高潮之后再无高潮。

  如今,有人说暴风已经从一家互联网公司,蜕变成为一家电视机产品的提供商,更有人质疑“冯鑫已经是贾跃亭第二”。

  别说,仔细探寻两人的人生轨迹,还真是有几分类似。

  一、两人都曾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过山顶

  20年前,贾跃亭从偏远的山西襄汾,一路杀入京城。他从版权分销开始起步,靠乐视盒子、超级电视、乐视手机,更是靠强大的PPT演说能力,愣是将名不经传的乐视网折腾上市,并成为市值1500亿的创业板第一权重股。

  再看冯鑫,2015年3月24日,暴风在股市最癫狂的时候在国内上市,股价一口气连拉28个涨停,3个月内股价涨至327.01元,冯鑫的身价也轻松飙上了100亿。那时候,他是资本市场的宠儿。

  二、两人都是眼大肚子小

  贾跃亭靠做视频、做内容起家,此后做电视,做手机,做影业也不算离谱,烧钱有数,以当时贾跃亭在资本市场的号召力,也烧得起。

  可贾老板偏偏在2016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快速下滑的时候,宣布进军电动汽车,而且直接对标的是马斯克的特斯拉。

  所以,那个时候,市盈率、市梦率、PPT就不好使了,资本方要的是真金白银,这一下就戳中了贾跃亭的软肋。

  冯鑫呢?本来播放器做得好好的,以后再进军视频直播行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估值也能轻松翻几倍。

  但是,这个老哥偏偏什么火做什么,VR、AR、体育、AI都有涉及,2016年更是步贾跃亭的后尘,把宝押在了互联网电视上。

  可惜,恰恰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所谓客厅互联网并非一定要用电视实现,手机、电脑也可以代替。”

  事实上,暴风TV卖一台亏一台,2016年暴风TV净亏损3.58亿,2017上半年净亏损1.28亿元。 

  仅仅18个月,暴风TV亏损接近5个亿。与此对应的是,暴风集团利润也进入亏损行列,市值相较于股价高点已经缩水90%,3年蒸发了320亿。

  三、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其实,贾跃亭做电视,做影业,做乐视视频,方向是对的,生态战略也是对的,但是偏偏在资本市场不景气的时候,要去造车。

  最后,不但乐视网套现的100多个亿全扔了进去,自己国内的房子也被冻结,家人的银行卡只能刷2000块,更是直接把整个乐视网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冯鑫更是任性,他不顾一切,一猛子扎进了暴风电视,扎进了观看电影的产品“小魔投”,并亲自担当产品经理。事后证明,捡了芝麻,漏了西瓜,牵扯了他大量的精力。

  结果,他错过了2016年无数次融资的大好局面,导致此后3年没有完成任何融资。有数据显示,暴风集团自上市以来累计增发4 次,其中成功 0 次,失败 3 次,累计实际募资净额为 0 元。

  最后,冯鑫只好把自己所持暴风集团股份多次质押,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更有甚者,连4000万现金都掏不出来,不得不被有关法院冻结部分股份。

  当然,贾跃亭背后有高人,而且一个接一个。

  先是孙宏斌,这位中国好老乡连尽调都没做,就出手了165亿。

  即便面临没完没了的管理层动荡、供应商讨薪、重组失败,银行追债,中小股东骂娘,股价跳水,孙宏斌也能轻松调侃,“损失了165亿,你说还怎么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孙宏斌刚走,许家印又来了。

  尽管因为房地产而成为了中国首富,但是许老板已经看到了房地产困局,所以他与中科院签署全面合作协议,“在未来10年内投入1000亿打造三大科研基地,覆盖领域包括生命科学、航空航天、集成电路等10多个高科技产业。”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许家印豪掷67亿港币,成为FF汽车第一大股东。日前,许家印高调视察了FF美国总部,对FF产品、技术、内外饰设计给予高度赞赏。

  而且,FF在中美两地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获得专利超过380件,在多项技术指标上已全面领先行业标准。

  事实上,只要能够量产出来,是有富翁愿意为那款搭载783千瓦、1050匹马力,续驶里程超过700公里的FF91买单的。

  问题是,冯鑫的贵人在哪里?

  所以,尽管冯鑫信誓旦旦,“今年要完成两百万台销量,2019年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至少有10亿、20亿利润的期望值。”

  问题是,市场会给他机会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