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汽车“流血上市”:每天亏1200万,产能是个大问题

2018-08-17 16:58· 蓝鲸产经  贾祺 
   
当下的蔚来汽车正处于投资与创收过渡阶段,产能爬坡便成了此刻最为致命的问题,倘若跨过这道坎儿,海阔天空,若是跨不过,那将会背负众多投资者与用户的信任,继续活在亏损的痛苦中……

  近日,蔚来汽车对外宣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NIO”,目标募资18亿美元。高盛、摩根士丹利、JP摩根、花旗等为承销商。

  蔚来汽车招股书显示,创始人李斌持股17.2%,腾讯持股15.2%,高瓴资本持股7.5%,蔚来北美CEOPadmasree Warrior持股1.4%,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持股1.7%。

  与招股书一同提交的还有李斌的一封致投资人信,李斌称自己将拿出持有的5000万股(约其持股比例的三分之一)转入信托架构,在这部分股份保留投票权的基础上,所产生的经济收益用途将由蔚来的车主用户讨论和决定。

  两年半亏损百亿,蔚来汽车上市迫切

  蔚来创立于2014年,由被誉为“出行教父”的李斌联合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互联网企业与企业家联合发起,是一家从事高性能智能电动汽车研发的公司。

  在此之前,外界一直对蔚来汽车的盈利能力、运营状况、产能情况、交付能力等问题有颇多好奇与质疑,如今随着招股书的提交,更多细节公之于众。而在这期间,被谈到最多的无外乎是蔚来汽车的财务数据。

  招股书显示,2016、2017年蔚来汽车无任何营收,净亏损分别为25.7亿元、50.2亿元。随着去年年末第一款量产车ES8正式发布,蔚来汽车也终于在2018年上半年有了小规模的收入,营收为4599.1万元,其中汽车销售收入为4439.9万元,但公司仍净亏损33.3亿元。

  也就是说,两年半时间,蔚来汽车总计亏损109.2亿,相当于每天亏损约120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蔚来汽车此前进行过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150亿元。

  据了解,汽车的全新开发周期为3~5年,即使极力压缩,也至少需要2年时间。

  而蔚来汽车似乎也很早就做好了赔钱的准备,李斌曾在2016年底的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上表示:“造车就是一个很烧钱的事,新创企业想要造车,至少需要200亿以上的资金准备,否则别想做好。”

  不久前,外界曾有消息称,蔚来今年预计亏损51亿元。李斌在回应中国经营报此问题时也坦言,亏损不止51亿元,蔚来成立不到4年,还不是一个成熟公司,自己更愿意看成投资和投入。

  不过,从其研发支出与销售支出的情况来看,蔚来汽车已开始逐渐由研发为主转向了销售为主。2016年蔚来汽车的研发开支为14.65亿元,销售类费用为11.37亿元;到2017年,研发开支为26.03亿元,销售类费用为23.51亿元。到今年上半年,蔚来汽车的研发支出首次低于销售类费用,支出分别为14.59亿元、17.26亿元。

  新浪财经此前曾估算称,以利润最高的ES8为例,如果按单台车辆50万元售价、净利率10%估算,销售收入需1090亿元,也就是说,即使在不降价的情况下,要卖大约21.8万台ES8,才能弥补之前两年半时间109亿的净亏损额。另外,蔚来汽车的净资产为-217.6亿人民币(-32.89亿美元),照此计算,未来需卖掉约43.5万辆ES8,才能对所有的前期投入实现回本。

  截止到今年上半年,蔚来汽车账上还有约44.8亿元,按照此前每天亏损约1200万元的速度,剩余资金还能消耗约一年时间。

  按照蔚来汽车先营销后生产的打法,一是迫于资金压力,扩宽融资渠道的表现较为迫切;二是招股书中称,蔚来计划每年推出一款新车。能看出其量产的决心和后续在销售上发力的急迫感。并要赶在2020年政府对新能源车的补贴力度减弱或是取消前,完成紧锣密鼓的生产,以便享受红利;三是蔚来有了量产的能力,结合上市公司的品牌曝光度,此刻上市算是一箭双雕。

  产能爬坡问题不解决,发展便是伪命题

  虽然蔚来汽车此刻看似春风得意,但其目前的产能问题却是个不得不正视的重要风险。

  自去年12月16日蔚来公开发布了首款量产车型ES8后,原本承诺首批交付时间为今年4月下旬,但到5月底,蔚来仅完成10台车的交付,且交付的客户还都是内部员工。延期之后,蔚来又重新承诺,6月份会交付550辆车。

  而然,截止今年7月31日,蔚来共向用户完成481台的交付。到招股书发布前,蔚来仍有超过1.7万个订单等待执行,其中大约1.2万个订单已经付款5000元订金。

  对此,蔚来在招股书中表示,将在招股书发布之日起6到9个月内完成这1.7万笔订单。据此计算,蔚来得保证每月生产1900~2300台车,也有可能完成计划交付任务。

  当然这期间,蔚来汽车也不得不面对因延期交付而导致的用户退单等问题。蔚来的招股书就有提到称,公司过去曾有过被取消订单的经历,如发生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损害公司的财务状况、业务、前景和运营。

  产能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新能源车企的通病。大多数情况下,影响产能的因素多来自上游供应商的各种问题的不对等。

  由于车企的很多关键零部件都来自不同供应商,一方面汽车零部件制造行业属于传统制造业,各供应商对于新概念的接受态度还是非常谨慎的。这就使得供应商与车企的谈判成本增加,就关键零部件的研发费用、技术难度、生产周期等也存在一定磨合期,而磨合期太短,会很容易因为某些零部件缺货,使得车企不能按计划完成整车组装;

  另一方面,由于车企起步较晚,产业基础薄弱,合作生产企业也因引入新的生产线,正在面临内部生产技术难度高、生产工艺复杂等转型瓶颈,致使产能爬坡周期变长。

  以蔚来汽车为例。采用军工级7系铝合金,拥有全球量产SUV中最高的铝材应用比例(96.4%),一直以来都是蔚来汽车ES8的宣传重点之一。

  然而全铝车身除了比传统钢材车身成本高2-5倍外,其冲压与焊接工艺也较为复杂,光是这一块的生产线蔚来汽车就投了七八个亿。

  此前,一位不愿具名的材料技术专家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就表示:“作为一个从来没有涉及过全铝车身制造的厂家,一上来就做这个,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这个周期谁都逃不过。”

  除此之外,一些跨部门协作、生产经验等问题也是影响产能不足的因素。

  当下的蔚来汽车正处于投资与创收过渡阶段,产能爬坡便成了此刻最为致命的问题,倘若跨过这道坎儿,海阔天空,若是跨不过,那将会背负众多投资者与用户的信任,继续活在亏损的痛苦中……(蓝鲸产经 贾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