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揭露“被离职”真相:绝不受这个冤屈

2018-08-19 19:07· 猎云网  都保杰 
   
胡景晖透露,下一步要做自己的私募基金,“为什么我要做私募基金,因为我发现,如果你是个打工的,跟老板谈条件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正能成功的条件是,你也变成老板,你也变成资本,就可以谈成功了”。

  最近,房屋中介大佬们的宫斗戏无意间拉开了黑黑的帷幕,导火索便是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被公司“切割”离职的事儿。

  8月19日,胡景晖应广大媒体的要求举办了一场个人媒体沟通会,称将揭晓“所有真相”,针对离职风波,胡景晖称,时间很紧迫,有些事情不说清楚,就会被混淆视听。

  胡景晖在朋友圈发文称:

最近很多多年不怎么联系的老同事,老同学,老朋友都发来信息,表示关切,慰问,支持。 …… 人活一口气,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是如此!并表示,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时代,我绝不受这个冤屈。

  一番言论引起职场风波

  事件的开头先要弄清三个角色:链家董事长左晖,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以及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

  8月17日早间,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的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不仅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现在发展严重跑偏了。部分媒体将此称之为“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

  此外,除了长租公寓抢房导致房租价格上涨外,胡景晖总结的原因还包括,年初北京地下室等违规建筑拆迁导致大量低端二手房源减少,7月大学生毕业租房需求旺盛,虽然近期二手房交易量减少但导致房源量增加,原因在于“北京二手房交易主体是改善型业主,买卖交易滞后也不会把自住房子拿出来卖,因为资产净回报率不到1.5%,之前我们做过梳理,我爱我家挂牌房源中15%左右房源都是毛坯房。”

  这番出自知名中介公司高管的话可谓振聋发聩,一石激起千层浪。于是8月17日晚间,我爱我家赶紧发布了一则声明,称媒体所节选的胡景晖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看法,仅代表其个人态度,并不代表我爱我家公司的观点。面对我爱我家官方的立场和态度,胡景晖发了一条朋友圈称“无私无畏干了18年的老臣,在关键时刻,被干干净净的切割了?这还是那个我爱的我爱我家么?”

  8月18日上午9点,胡景晖毅然在朋友圈发布了辞职信,宣布辞职。他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辞去在我爱我家的所有职务。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离职背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捅了出来,原来是链家董事长左晖给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打了个电话,大概意思是要谢勇管住自己的部下胡景晖,不要再出言攻击链家,不要掀起行业内斗,否则整个链家在舆情上要跟我爱我家全面宣战。

  就在这通电话之后,胡景晖就被谢勇叫到办公室进行了一下午的“谈话”,批评指责之外并对其职务进行调整,削去品牌中心的管理权,去管研究院和海外业务,并让品牌中心总监紧急写了那份对外声明,撇清我爱我家和胡景晖个人观点的关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胡景晖称那场对话就像“末日审判”,某种意义上他这是被公司“切割”出局了。

  事发之后引起了舆论风波,还上演了一出剧情反转,8月18日午间,左晖发布声明,澄清是谢勇主动联系他,至于让我爱我家切割胡景晖,是谢勇自身选择。左晖还强调,“同意大家要一起为行业发展努力,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情没有任何观点”。

  胡景晖透露幕后细节

  到底是什么情况?在今天的个人媒体沟通会上胡景晖首次对外披露了一些具体情况,以及和链家董事长左晖、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的个人交集,以下是直播节选:

  本来我在“末日审判”的时候是妥协了的,但是有些事我不能忍。

  我还有一个身份叫中国房地产经济同业联盟主席,由于我们种种原因,很难拿到社团的资质,现在是我持50%的股份,待持了联盟企业的股权。这其实是一个行业协会。成立于2014年,2014年我被选举为主席,这要感谢左晖先生,因为在讨论的时候,左晖说,老胡这个人价值观正,所以推荐为首任主席。我和左晖经常在住建委开会的时候碰到一起,他不喝酒,不抽烟,不喝茶,很自律,我们在奥体十几年前一起踢过球,那个时候北京还没有五环。

  我昨晚跟他(左晖)聊了聊,我说我最近有一些话质疑了贝壳。左晖说,自认为贝壳和自如都是对的,是在为行业做事情。我跟他说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有些同行会觉得你在搞垄断。左说没关系,你现在是自由身,下周我们约个时间从行业的角度来谈谈我对自如、贝壳的构想。我说,你有可能跑偏了。

  我给你(左晖)打这个电话是有个私人事情想核实,我的领导(谢勇)两次告诉我你给他打了电话,让他管好我的嘴,管不住的话,链家将会在舆论上公开开战。左晖对此回应称:我们认识20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你也看到我发的澄清声明了,我以人格担保,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爱我家的高管,绝对没有说过你从谢勇嘴里听到的那些威胁我爱我家的话。

  所以现在,至少有一点我是相信的,左晖先生没有主动联系谢勇,应该是我爱我家的谢勇主动联系的,但由于没有电话录音,一些内容没有办法佐证。

  从昨天开始,有将近1000人加我微信,我收到了全球100多份的创业邀请,中国有5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直接给我打了电话,希望约我谈一谈我的未来,我觉得离开我爱我家的决定是对的,因为外面海阔天空,也相信是需要有人挺身而出。

  今天主要有三个内容:第一,介绍胡景晖是谁;第二,我本人对长租公寓到底是怎么看的;第三,被辞职事件,大家所谓的焦灼点。

  我在我爱我家干了18年,当年我花了3-5个小时,接待了实习记者,跟他们讲行业的发展,当年被我接待过的实习记者都成了主编之类的。世间就是这个道理,你怎么对人,别人怎么对你。

  我1971年出生在湖南长沙湘雅医院,跟姚劲波是老乡,无湘不成军,我身上有湖南人的特性,在今年6月22日,姚劲波以10.68亿收购了我爱我家8.28%的股权,这件事是我促成的,没有我就不会有这笔生意。昨天姚劲波给我打微信电话,突然才意识到我们俩都没有对方的手机,所以,外界传闻这笔收购,姚劲波给我了很大一笔好处,“怎么可能呢?”

  前些日子,我爱我家的团队和58的团队在聚餐的时候,我跟姚劲波讨论湖南菜的正宗问题,姚劲波就让大厨去加了三道菜,这居然成为了末日审判里我的一大罪状,说我在58面前丢了我爱我家的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时代,我绝不受这个冤屈。

  接下来,我会选择毕业于北京师大法律系的师弟来作代理律师,在今后的离职事情处理中,律师必会在现场,不会再有末日审判了。

  有人说我像房地产界的小崔,我不敢这么说, 但我得了他跟他同样的病,由于各种原因,我得了重度抑郁症,去年的7月~8月,我一度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我爱我家上市过程中,我曾把全部财产交给妻子,钱不多但是也有一些,万一出现什么问题也好安排, 但是后来我逐渐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在家人和朋友、北京六院的心理辅导师的治疗下,我逐步走了出来,在今年春节之后基本都好了。

  2018年6月10号,医生开出诊断,建议不要再服用抗抑郁的药了,目前精神状态稳定。“希望这些能堵上某些造谣我躁狂症,不把我踢出局,他们就会有麻烦的人的嘴。”

  我不相信在中国的大潮下还会有什么悬案, 我在公司18年,没有周末,每天工作近18个小时,我的儿子给我准备了一张卡片,写着”爸爸,你陪我太少了。“

  我对长租公寓的看法是,自如、蛋壳、相寓都挺努力的。长租公寓这个词应该改一下叫住宅租赁运营,这其中有很多资本涌入,但不管什么样的资本都不能只为了赚钱,资本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如果资本挟持了许多企业,一定会跑偏。

  在末日审判的时候,我的另一大罪状是说了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这个一点也没错。我是在告诉政府,告诉同行,我们要老老实实地介入,不要看规模,一定要保证生意是安全的,昨天住建部的官员给我打了电话,对我表示支持,我隔空喊话,是要政府管一管长租公寓。

  2007年之前,北京每年的房租涨幅就是在5%,很正常,2008年,很多人都想囤房子,想着奥运会的时候租给老外挣钱,这是很幼稚的,一年之内,房租整体涨了27%,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租客,虽然我是搞房地产的,但我必须说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强国都不是靠房地产变成经济强国的,但是世界上主要经济强国都是因为房地产问题出现了经济泡沫,并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中国必须吸收教训。

  北京市住建委周五的约谈是很有必要的,我对房租有三点建议:

  1、通过全国的住建系统,迅速建立全国房租指导价,指导价每个月以各种渠道向老百姓公示;

  2、如果有了指导价,出现了异常交易,老百姓可以向政府举报,如果是哄抬房价,严处;

  3、我建议住建部和各地的住建委员、一行三会建立联合工作机制,严格监管进入到长租公寓的资本。如果这三点建议,政府听取了并立即行动,爆仓问题就不会出现,但是如果继续拖延,两年之后,必然会出现爆仓问题。

  在北京挂牌出售的房屋里,有10%-11%是处在毛坯状态,降租金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可以仿效香港,推出空置税。总不能等到爆仓之后再出招吧,我们要维护这个国家的利益。

  关于我的辞职,近日媒体里报道了一些辞职的原因,都是事实。在今天这个社会,老板重要还是职业经理人重要?一个18年的老臣“被辞职”,未来一个月我们慢慢看,我的离职会对我爱我家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下一步我要做自己的私募基金。为什么我要做私募基金,因为我发现,如果你是个打工的,跟老板谈条件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正能成功的条件是,你也变成老板,你也变成资本,就可以谈成功了,因为我无法忍受去仰视某人谈条件,那样挣钱太屈辱了。

  我第一次见到谢勇是去年苏州的精英峰会,他是个温文尔雅的资本市场的老司机。资本介入长租公寓是好事情,但是不能为所欲为,政府也应该加强立法、指导价,实施监管,如果我今天的三点建议,政府都吸取了,并且行动起来,长租公寓存在的潜在风险是一定会被化解的,但是如果拖下去,就一定会出大问题。

  我其实就是对政府提一个建议,我做错了么?租房是一个民生问题,民生问题一定要谨慎,要避免出现各种风险,要合规合法,为老百姓负责。

  中国有一个异样的问题,租客认为房租太高,而业主却觉得太薄利,其实目前还没有大量的资本进入到长租公寓,要让中国的房租标准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那就是:房价跌一半,房租翻一番。

  胡景晖答记者问

  问:你提到和58姚劲波的饭局里,谁在场?您提到的抑郁症的问题,当时是因为什么得的?

  胡景晖:我爱我家的公寓是不会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去收房的,而且我们没有大规模的重装修,至于谁出席了饭局,我也不想让他们为难,所以我也就不提了。

  但是末日审判,这是谁说出来的,显而易见是谢勇。是不是有人觉得我在我爱我家太红了,以至于有些人跑到谢勇的办公室里说,老胡加的这三道菜,给我爱我家丢了人,我想他们是出于嫉妒,那几个人是谁我心里清楚,但我并没有在这种场合说出你们的名字,免的你们在员工面前抬不起头来,够不够意思?所以你在一个公司千万不要太红,如果一个领导不能挺得住谗言,却对我进行末日审判,这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

  问:您将怎样看待我爱我家的发展?

  胡景晖:我会祝福我爱我家

  问:发布会之后有没有准备接受一个更强烈的风暴,比如来自我爱我家的一些回应等?如何看待农村集体土地用于出租中存在的问题?

  胡景晖:在市场话的条件下,很多生产资料都是可以一刀切的,而且不能相互转化,但是现在存在的问题是,大量的农民要进城,很多土地就可以在重新开发筹划。而且那块地除了固定收益之外,每年还能分点红的话,那么农民就可能会很开心的出租出自己的土地。

  关于我爱我家,我觉得从2001年12月3日入职到昨天离职,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爱我家的事情,而且我还在我的离职声明中,祝福了我爱我家的员工们,到今天评价相寓,我也还都是一些正面的评价,到今天我也还没有看到一些我爱我家的回应。

  如果某个长租公寓去跟资本说,我们很小,我们完全不能影响市场,那你觉得资本可能会投给他吗?当然,现在很多的长租公寓自己实际的,和对资本讲的,肯定是不一样的两套词了,就是这样。

  北京中介为了租房,搞出了大量的n+1(多出来的"1"是指中介做的隔断间),北京未来吸引的也主要是金融、管理以及影视,好的人才对于租住的要求自然就会很高了,这谁也别怪,这是一个结构形成。到今天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说,租金上涨和长租公寓的运营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这只是一个程度问题,但是租金也不能太低,低到一些企业都倒闭了,这也不行。

  昨天左晖跟我说,如果有人跟你说,我因为你而威胁我爱我家,那么谁说了这种话,我可以和他对峙。但是,左晖打电话这种事,谢总确实和我说过。

  我说的这些到底触动了谁的奶酪?我想了下,做长租公寓的这些资本,如果他们头脑简单的话,他们会觉得我的这些话,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但是真正想投资长租公寓的人,他们会感谢我帮他们意识到了风险。我是救了他们的。

  问:如何评价左晖?

  胡景晖:对他的评价其实也很复杂,因为在他这个年纪和他拥有的财富,他其实完全可以去周游世界,去度假和晒太阳,但他本身是个工作很努力的人。非常感谢左晖先生爆了一个很重要的料出来。其实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是左晖先生一直也是行业内崇拜和学习的对象。

  问:左晖昨晚的电话里说了什么,让你相信他而不是前领导谢勇?

  胡景晖:我没有说我相信谁。这显然有可能是个罗生门。我昨晚11点多跟左晖通了个电话,谢勇跟我说的这些我总要跟左晖求证,左晖说,如果有人说他诋毁我,要我爱我家干掉我,那我(左晖)可以跟他当面对峙。

  我没有说我相信谁,但是我跟左晖认识了近20年,我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判断的。过去的时候,左晖挖过我,2015年在他大病初愈的时候跟我聊了3个小时,当时我所有的顾虑他都帮我化解了,但是我现在有点后悔。

  我以前的想法是,我生是我爱我家的人,死是我爱我家的死人,有时候最后的结果告诉我,忠臣,往往最后会变成愚忠,所以我有一点点后悔。

  问:我爱我家说房租上涨是季节性因素,您赞同吗?

  胡景晖答:季节性因素存在,猪肉价格也有季节性因素,都有,但是从整体来看,猪肉价格是涨还是跌的,它是有一个规律的,你是能看出来的,所以季节性因素其实是应该刨除的。应该刨除季节性因素做同质比较,季节性因素一定有,但是他并不干扰对长期走势的判断。

  问:您的朋友圈中指说,别有用心的人不要来自取其辱?别有用心的人是指哪些人?之后还会不会和谢勇有交集?

  胡景晖答:我和谢勇先生还是会打交道的,因为我要找他办离职手续,但是我更希望用更多的时间来陪陪家人。

  问:为何从今年开始,中介之间会出现这么多舆论战?

  胡景晖答:资本。 其实战争在很多年前就有,在广东深圳,大概十年之前,每隔半年,中介和中介之间总要打一场仗,规模就类似于古惑仔,现在都改成舆论战了,这已经文明很多了。这个行业是进步了,从拳头变成打嘴仗了。

  当然,现在大家也都是已经做大了,只是大家会有不同的观点而已,我认为往东走更好,你认为往西更好而已。房地产行业很容易妖魔化,这个行业还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

  未来房地产的一半交易额会被龙头企业占了,剩下的那点也会被更加细分。我爱我家、链家都是这样的龙头企业。未来一定是大规模的公司占到了市场的50%-60%,剩下的30%-40%,主要看特色。

  问:如何评价贝壳找房?

  胡景晖答:实际上我是替老左捏了一把汗,我昨天其实还在电话里劝他,他说那改天咱们约个时间,我谈谈我的看法,你谈谈你的看法,这样不挺好吗?有必要谁伤害谁吗?

  当年研究生考试的时候,有一个题是,钱是物质,但不是一切,在我爱我家18年,其实并没有挣到太多钱,在这种情况下,我说那就大家一起干点儿事儿吧,其实钱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对我来讲,钱只是一个目的,一个实现个人价值的目的,准备充足的资金,为国家干点儿有意义的事儿。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