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景晖离职大戏:这其实是我爱我家的一场宫斗?

2018-08-21 07:32· 微信公众号: 无冕财经  张子怡 
   
两个月前,胡景晖代表我爱我家与链家掐架,亲手促成58同城入股,加固老东家与58的同盟以对抗链家,但两个月后,面对胡景晖的出局,谢勇却说不愿意得罪链家。谢勇不想得罪的,真的是链家吗?


  胡景晖用一种悲情而激烈的方式,离开自己服务了18年的我爱我家。

  8月20日,我爱我家发布公告称,因个人原因,胡景晖辞去我爱我家公司副总裁职务,胡景晖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从8月17日炮轰自如和蛋壳推高房租后,胡景晖迅速卷入一场离职“罗生门”。胡景晖认为链家董事长左晖打电话施压,迫使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切割”自己,但前者截图澄清,后者沉默不语。

  左晖也许不会管我爱我家的“内政”,但北京住建委对部分长租公寓的约谈,可能触动了谢勇的神经。今年完成曲线上市的我爱我家,原先的创始人兼股东已经全部套现离开,随着擅长资本运作的谢勇入主,我爱我家似乎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也迎来重大战略决策转向时刻。

  但上市后的我爱我家到底该怎么转向,也许是谢勇和胡景晖一开始就有的矛盾点,只不过,胡景晖选择将这种矛盾公之于众,并最终让自己出局。

  胡景晖的“人肉炸弹” 

  8月17日,胡景晖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现在发展严重跑偏。

  胡景晖的这一番言论,宛如在业内投下一枚炸弹。

  自如当日发布声明称,不存在参与市场不良竞争、哄抬房价的行为,长租公寓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

  当日稍晚些时候,我爱我家官方发布的声明,撇清与胡景晖相关言论的关系,称所有言论系胡景晖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我爱我家的观点。

  时隔一日,事情开始迅速往前推进。8月18日早间,胡景晖发微信朋友圈宣布辞职。他对媒体表示,自己在8月17日经历了谢勇的“末日审判”,因为左晖打电话向谢勇施压,声称如果我爱我家不管好胡景晖,链家将跟我爱我家全面开启舆论战。谢勇于是选择“切割”胡景晖。

  当日午间,左晖迅速作出回应,称其对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表达的是“同意大家要一起为行业发展努力,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情没有任何观点”。

  8月19日,胡景晖仓促召开媒体个人沟通会,称自己相信左晖没有主动联系谢勇,应该是谢勇主动联系左晖,但电话内容没有录音,所以无法佐证。他与左晖认识20年,左晖一直是行业内崇拜和学习的对象,甚至他对于早年没有接受左晖的挖角感到后悔。

  但据AI财经社报道,胡景晖炮轰“自如”后跟谢勇解释:“人家要办我们,我说老大你怕什么?我们屁股上又没有屎。本来就是他们做错了,我们不用怕。相寓(我爱我家旗下平台)是整个长租公寓领域唯一挣钱的企业,其它企业都不挣钱。如果不挣钱,长期这样下去,还会有后续资本进来吗?一定没有了。”而谢勇对此的回应是:现阶段只想埋头做事,不想得罪链家。

  如果将时间拨回到6月,胡景晖代表我爱我家跟链家互掐,冲锋陷阵,抨击链家的贝壳找房,并且主动促成了姚劲波入股我爱我家,加强我爱我家同58同城的联盟关系。然而跟58同城的联盟不过两个月,谢勇的表态已经成为“不想得罪链家”。谢勇不想得罪的,真的只是链家吗?

  至于胡景晖,其表示日后的创业方向是做私募基金,他说:“我发现,如果你是个打工的,跟老板谈条件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正能成功的条件是,你也变成老板,你也变成资本,就可以谈成功了。下一步我要做自己的私募基金。”

  我爱我家的内部矛盾

  胡景晖在我爱我家工作18年,言论犀利,宛如我爱我家的代言人。而谢勇通过昆百大并购成为我爱我家的新掌舵者,今年以来频频为公司新战略表态。

  胡景晖说:“我第一次见到谢勇是去年苏州的精英峰会,他是个温文尔雅的资本市场的老司机。”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EMBA毕业的谢勇,通过资本运作方式,完成昆百大A对于我爱我家“蛇吞象”般的收购。

  我爱我家曲线上市后,原先的创始人兼股东已经全部套现离开。谢勇成为我爱我家的掌舵者之后,对这家公司的发展作出了新的部署。谢勇表示,上市后的我爱我家在二手房和新房业务方面并没有大规模扩张计划,但会主动扩张长租公寓产品。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发现,在我爱我家的2017年财报中,其2018年的经营计划中,长租房的资产管理业务颇受重视,除了推进 B 端合作,还会持续进行与新金融产品结合的探索和完善,包括探索 ABS (资产证券化)业务,推进REITs(房地产信托凭证)模型建立及落地,推进 C 端装修分期、业主年付等产品落地;推进组织优化落地,IT 系统全国上线。

  我爱我家与海尔金控在今年3月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拟就智能家居、家电采购、租赁运营和配套金融解决方案开展“长租公寓+海尔家居家电+海尔金融”的合作模式,打造兼具战略协同效应和财务投资回报效应的合作平台。

  对于我爱我家的长租公寓项目相寓,胡景晖称“是整个长租公寓领域唯一挣钱的项目”,谢勇也表示2018年会主动发力相寓项目,他曾告诉媒体:“我爱我家的相寓项目,已经开拓了27万套房子,落地14个城市,从规模上我们应该是全国第一的。资管业务上有一些数据,业主的续签率高达70%,空置率只有3%。我们服务了超过500万的租户和200万的业主,还会持续进行投入。”

  谢勇选择加码长租公寓,其实暗合其在资本运作上的优势。

  一方面,自如在完成A轮融资后估值超过200亿元,而我爱我家目前的市值为132.14亿元。在政策支持下,长租公寓被资本看好,如果谢勇想做大我爱我家的市值,发展长租公寓不失为一个捷径;另一方面,对于金融行业出身的谢勇,在相寓操盘长租公寓与金融产品的结合,应该比扩张二手房和新房业务让他更加擅长。

  但这些金融产品仍在筹划当中,就遭遇了胡景晖泼上的一盆冷水。

  胡景晖在8月17日、8月19日两次强调:由资本推动的长租公寓一旦倒闭,爆仓后的后果会比P2P危机更严重,“租客可能会露宿街头”。

  谢勇也许想走运作长租公寓的资本道路,而胡景晖恰恰站在他的对立面。无论胡景晖真正出局的原因是什么,两者仅对长租公寓的发展未来就已经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更令胡景晖愤懑的是,谢勇对他的“末日审判”让他发现,职业经理人和老板的地位并不平等,双方是仰视和俯视的关系。谢勇曾说:“在我看来,当你对一项资产的持股比例超过51%,你就从投资人成为了实际控制人。要么自己亲自管,要么找职业经理人来管。我个人觉得,自己的管理能力比较强,所以我亲自来管。”

  据我爱我家2017年财报披露,我爱我家现今高管人员共有11名,其中5名为原我爱我家的管理人员,职务都是副总裁,胡景晖是在我家我家工作时间最长的高管。另外5名包括谢勇为昆百大高管出身。

  可以这么说,曲线上市后的我爱我家也许外壳没有改变,但是内在已经悄无声息的变了。但身处其中的胡景晖也许并不自知。

  再加上,我爱我家身上背负着对赌协议。我爱我家上市前曾与昆百大A签订业绩对赌协议。交易方承诺,我爱我家2017年、2018年、2019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累积分别不低于5亿元、11亿元以及18亿元。而资料显示,我爱我家2017年实际实现利润约5.07亿元,业绩完成率仅为101.34%,正好压线完成。

  对赌协议在身的我爱我家对于提高业绩应该有迫切的需求,胡景晖押注的是同58联盟阻击贝壳,而谢勇押注的是长租公寓。然而胡景晖言论一出,长租公寓处于风口浪尖之下。

  在北京住建委约谈北京部分地产租赁企业外,据媒体报道,8月19日,北京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召开座谈会,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参加,共同承诺落实“三不得”要求,并承诺不涨租金且拿出手中共计超过12万套的全部存量房源投向市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