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青训引资本关注,教练员水平不一

2018-08-28 17:13· 蓝鲸教育  许林艳 
   
足球产业的商业模式如何走通,还有很多弊端顽疾需要克服,比如家长学生对待足球训练的观念,足球生涯之后的运动员的职业规划,校外足球青训只是这个产业的一方面,其他的诸如校园足球、足球俱乐部、足球特色学校、足球+互联网等等,都是需要继续探索的方面

  虽然小组赛高歌猛进,但是一场淘汰赛又把中国男足打回原形,亚运会上首场淘汰赛便告出局不得不让人们再将目光聚焦我们的青训。

  今年3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做好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试点县(区)创建(2018-2025)和2018年“满天星”训练营遴选工作的通知》(以下称为《通知》),《通知》中计划到2025年再创建3万所左右特色学校及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试点县(区)。此外,最近举办的世界杯,更是在民间掀起了一股足球热。

  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知易行难。我国校外足球青训的现状如何?同为亚洲国家,与日本的差距在哪里?足球青训教练员的现状又如何?

  足球青训现状

  首先来说,为什么要做足球青训?以邻国日本为例,中国资深足球节目评论员张路,曾描述自己在1978年随队访问日本时见到的一幕,打垫场比赛的两个小学的学生队,高档整齐的队服,足球鞋,灯光草皮的环境,高水平的攻防技战术,让他感叹道,等这帮孩子踢到成年队,我们可就够呛了。确实,20年后,日本靠着这批孩子,先中国一步进入法国世界杯。当然竞技只是一方面。

  足球在国内有着庞大的球迷基础,据悉全球球迷超过16亿人,中国球迷超过3亿。政策也在向足球领域倾斜,《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称“规划”)中表明,到2020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体育产业增加值的年均增长速度明显快于同期经济增长速度,其中足球被专门作为一个小项具体提及,要求以青少年为重点,普及发展社会足球,扩大足球人口规模,夯实足球发展基础。这个市场是被资本看好的,但这个市场更需要的是有情怀的资本。不过,行业的发展还要靠青训机构本身的能力。

  一些上市公司在跨界布局足球培训。泰达股份(00065.SZ)旗下的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会挑选有潜质的青少年进行培养;红星美凯龙(1528.HK)在2016年注资索福德教育;探路者集团(300005.SZ)于2016年投资新梦想足球俱乐部;另有伊利股份(600887.SH)在2017年携手皇马基金会,面向中国青少年开展“皇马训练营”活动,今年6月又启动了“活力主场”全国青少年足球公益活动,并宣布协助教育部向全国范围内的中小学生推广先进足球教学实践。

  此外,市场上还活跃有诸多足球培训机构。

from clipboard

  (数据来源:IT桔子)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对足球青训的投资处于中前期,其中索福德体育的融资金额最为亮眼,在2016年1年内完成3轮融资,在与红星美凯龙的合作中,索福德体育将使新建的红星美凯龙商场的楼顶,成为索福德球场,预计新增近1000片“天空球场”。

  据了解,足球青训机构的生源主要集中在中小学阶段,大部分机构都会定期举行内部赛事,或者参加各种友谊赛和杯赛;一些青训机构也与学校进行合作,比如索福德体育与求实国际学校的合作;培训教练有中教与外教之分,每周可选择性参加1-4次训练。

  目前国内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超过6000家,处于初期发展的阶段,无统一的行业规范,也尚无龙头企业,而且大部分青训机构都处于未盈利甚至亏本状态。原因主要有三点:其一,相较于其他少儿培训动辄成千上万的培训费用,足球培训费用可谓是“十分低调”,每节课均价在145元,客单价虽低却并不能吸引太多家长的关注。其二,基于中国整体足球环境,学生自身也不会将足球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之一,在应试教育为主流的环境下,对足球兴趣并不大,目前中国足协注册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仅7000人,同样年龄段,日本足协注册人数达到50万人;第三足球场地的经济产出很低,数量匮乏。在一线城市比如北京,情况还可以,大大小小的足球场有244个左右,但在二三线城市,比如保定市,仅有14个,有的县级城市可能连一块正规球场都找不到。而在日本东京,分布在公共区域,对公众开放的标准球场就有113个,而且很多球场对学生都是免费的。在足球基建上,中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与学校合作,比如国际学校或者私立学校,获取潜在客源是这些校外机构获取利润的重要途径之一,相对而言进公立校会有诸多条件限制。足球教育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普及第一,竞技第二。

  足球青训教练员

  做足球青训,与做其他学科类培训一样,如何保证师资力量是一大难题。与足球计划高歌猛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专业教练员资源的匮乏。据相关数据统计,2011年,中国持证教练总人数为1.05万人,D/C级教练员仅有8421人。不仅人数少,足球教练员待遇也不高。以北京为例,大部分足球教练的基本年薪在7万-10万。基层教练员的文化道德水平更是参差不齐。

  针对教练员匮乏的情况,2015年教育部办公厅就决定开展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骨干师资国家级专项培训工作;今年7月31日,足协又发布了关于为中超、中甲、中乙、女超、女甲俱乐部现役运动员开办D级教练员培训班的通知,主要是为发挥、挖掘各职业俱乐部运动员未来在教练员岗位的引领作用,为2019年为高水平职业运动员开办C-B教练员连续快速通道做准备。同时,社会机构也在积极推进教练员的培训工作,动吧体育与新梦想俱乐部在专注青少年足球培训的同时也在进行教练培训,哈比足球更是从教练培训切入足球教育领域。

  据业内人士表示以前的青训教练大多具有专业运动员的经历,有的是退役运动员,有的因为某些原因未能继续向上发展,现在随着体育产业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足球青训的关注度日益火爆,很多体育相关人才和足球爱好者都参与了进来。

  足球产业的商业模式如何走通,还有很多弊端顽疾需要克服,比如家长学生对待足球训练的观念,足球生涯之后的运动员的职业规划,校外足球青训只是这个产业的一方面,其他的诸如校园足球、足球俱乐部、足球特色学校、足球+互联网等等,都是需要继续探索的方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