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台拖欠近4800万购剧款背后:收视率对赌、贪腐窝案、绑定招商……

2018-09-22 16:19· 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  浮萍 
   
昨日,上市公司当代明诚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强视传媒就《美人私房菜》费用问题起诉安徽卫视,追讨版权许可费和高清光盘费、录制费、邮寄费共计人民币 3903.5万元。

     第一起公开的电视台违约案出现了。

  昨日,上市公司当代明诚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强视传媒就《美人私房菜》费用问题起诉安徽卫视,追讨版权许可费和高清光盘费、录制费、邮寄费共计人民币 3903.5万元。

  当代明诚在公告中表示,电视剧《美人私房菜》2016年12月4日起开始在安徽卫视播放并于2016年12月28日播放完毕。但安徽卫视在支付 100万元版权许可费后,一直未支付尾款。

  作为曾经的一线卫视,电视剧大户,安徽卫视为什么在自己最擅长的电视剧领域拖欠账款长达一年半?

  有人可能认为是二三线卫视经费紧张,即将要出现违约倒闭的前奏,可能这是深层次的原因,因为如今已经沦为二线的安徽卫视的确在资金上非常紧张,烧钱的大剧买不起、大投资的综艺播不起,明显处于战略收缩阶段。

  但事实导火索是电视剧贪腐,是前任安徽电视台台长张苏洲贪腐窝案造成的后遗症,加上诟病已久的收视率对赌等问题,一起促成了安徽卫视多起拖欠购剧款的事件。

安徽卫视拖欠《美人私房菜》3900万购剧款

  电视剧《美人私房菜》由梁辛全执导,郑爽、马天宇等主演,讲述了宋朝时期拥有皇家血统的宋玉蝶流落民间,跟着五嫂在民间长大,并得五嫂祖传御厨技艺,成为闻名江南的名厨的故事。

  该剧2016年12月4日起在浙江卫视和安徽卫视首播,但是口碑并不理想,豆瓣显示该剧评分仅为3.4分,接近80%的观众都给予了2星及以下评价(满分五星),该剧无论是剧情还是主演演技都遭到观众吐槽。

  该剧在浙江卫视仅仅4天后,也就是12月9号就被浙江卫视紧急改档,从19:30的黄金档转至凌晨1:00的深夜档。临时改档外界普遍解读为收视率过差,据悉在12月7日的省级卫视黄金剧场电视剧收视率排名仅为第20名。而在浙江卫视的收视率低至0.1%,这也创下浙江卫视50年以来的最低收视纪录。

  但是制片方严从华却不这么认为,并给出了一个让行业震惊的解释:坚持原创,拒绝购买假收视率。将这一改档事件解读为不愿意购买假收视率的结果,感谢安徽卫视不改档并号召行业抵制购买假收视率的风气,一度引起行业重视,但后来不了了之。

  既然是双平台播出,强视传媒为什么只起诉安徽卫视?

  根据新浪财经报道显示,当代明诚相关负责人表示,“《美女私房菜》项目,我司仅负责安徽卫视的发行工作,浙江卫视的发行由其他合作方负责。”

  那为什么已经逾期一年半了,这个时候才起诉呢?

  因为强视传媒已经陷入资金流动性问题,将这部分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了,必须要尽快把钱拿回来还贷款。其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年5月份强视传媒借贷1亿元,抵押物之一就是《美人私房菜》的3900万元应收账款。

拖欠能量影视905万尾款该公司涉及安徽卫视贪腐窝案

  安徽卫视作为国有资产,一般情况下不会随意拖欠这么久尾款,为什么迟迟不按照法律条款付款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结合其他案例,因为在这一轮未付款中,安徽卫视不仅仅是欠强视传媒一家,走上法庭公开审判的就有华策影视、能量影视两家。

  其中能量影视的一审裁判书详细公布了案件的过程,从里面的描述中我们可以了解未付款的原因以及过程。

  根据一审裁判书显示,能量影视参与出品投资的电视剧《爷儿们》在安徽卫视播出,双方约定版权许可费等共计2212.38万元,但是安徽卫视在支付了1107.38万元的费用后就拒绝履行后续付款事宜。

  在经过几番周折后,双方再次确认安徽卫视余下共欠能量影视905万元款项,对于未支付的理由,安徽卫视一共给出了5点,其中最核心的有三条,一是购剧负责人肖融因受贿罪被刑事处罚,有关主管部门要求停付所有涉案购剧合同款项,电视剧《爷儿们》只是其中一部。

  二是原告及其负责人郭志成在被告原主要领导张苏洲、赵红梅贪污罪、受贿罪刑事案件中,属于涉嫌刑事案件有关人员和单位,因刑事案件停付。

  三是电视剧《爷儿们》播出后收视不理想,拉低全年频道收视排名,影响被告整个年度的广告收入,致被告很大损失,被告欠付部分款项情有可原。

安徽卫视贪腐窝案原台长在内多名高管卷入

  总结起来就是原来购剧负责人涉贪腐罪、收视不理想造成招商困难,所以停止支付后续款项。

  这里面提到的贪腐是指前任安徽电视台台长张苏洲贪腐窝案。2014年10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引述安徽省纪委消息称,“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党委书记、台长张苏洲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张苏洲起诉书显示,张苏洲在担任台长所掌握的广告经营、电视剧及节目购销、人事调整和大型综艺活动等诸多方面的高度决策权,因此接受被人赠送的钱财和礼品,涉嫌贪污、受贿一案,累计涉案金额合计人民币超过1600万元。

  在起诉书中点明指出12家电视剧制作等公司负责人向张苏洲行贿,其中就包括华策传媒的全资子公司克顿传媒、能量影视、春秋鸿等公司,以能量影视为例,北京能量影视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志成7万元、购买总价为6.95万元的一部莱卡M相机和一个配套镜头。

  与张苏洲前后被查的安徽台高管包括:原安徽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赵红梅、原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广告中心主任王茂盛、原安徽省广播电视台服务中心主任宋晓峰、原安徽广播电视台总编室节目购销中心副主任张文旭、原安徽省广播电视台原总编室主任肖融、原安徽电视台机关党委原正科级办事员陶东昕。

收视率造假原动力:收视率对赌、收视率绑定招商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能量影视、华策影视等公司购剧款拖欠是这一贪腐窝案的后遗症,而强视传媒的款项拖欠不知是否有直接关系。

  不过这几起案件却揭示出了深藏在电视剧产业链的收视率对赌、收视率造假问题的原动力。

  前几天郭靖宇导演个人微博发布长文,炮轰电视剧行业收视率造假,提到自己精心创造的电视剧《娘道》曾长时间被江苏台搁置,就是因为不愿意花钱买收视率,而收视率费用开价高达7200万元,这是引起行业震动的一件大事情。

  虽然大家已经深谙数据造假的路径:电视台支付部分款项—买收视率—播放达标付尾款,但是收视如何对赌,不达标是否真的影响尾款,一直只是私下讨论,没有被详细的解读出来,而能量影视的判决书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首先证实了收视对赌,根据判决书,该剧在央视索福瑞35城市省级卫视收视率为基准,以收视率0.75价格每集人民币65万/集为基准价格签约,每前进后退0.05以3万/集作增减。

  这意味着如果收视率能够达到1,那么每集价格就能达到80万元,如果收视不理想,则单价就会降低,这无疑将收视率与收购价格直接绑定,也成了催生收视造假的直接动力。

  并且收视不好,也成为拖欠尾款的理由,安徽卫视在庭审的时候就明确表示,拒绝付款的理由之一便是:电视剧《爷儿们》播出后收视不理想,拉低全年频道收视排名,影响被告整个年度的广告收入,致被告很大损失,被告欠付部分款项情有可原。

  再联想到电视剧《美人私房菜》因不购买收视率,而惨被改档的事情,也终于理解了收视造假难以根除的原因,这个利益链条上,上下游捆绑的太紧太深!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