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真的不敢再给快递小哥开门

2018-10-04 13:40· 新浪科技  唐子祥 
   
不到两个月时间,连续发生两起快递员性侵案,继网约车整改后,快递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以一种不太光彩的形式浮出水面。

  淫欲、暴食、贪婪、懒惰、愤怒、嫉妒、傲慢,《神曲》中但丁将人类的重大恶行归纳为7类,并加以重罚警醒世人。

  现代社会,随着基础教育的普及和法律制度的完善,恶性犯罪率有所下降。但上帝关上了这道门,小丑似乎又找到另一扇窗,车轮滚滚向前的过程中,总会遇到新的问题,比如当前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被指成为犯罪分子的新温床。

  不到两个月时间,连续发生两起快递员性侵案,继网约车整改后,快递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以一种不太光彩的形式浮出水面。 

  两个女孩的噩梦

  闭上眼睛,小雯的脑海中全是恐惧。

  9月14日,在温州上班的湖南女孩小雯准备寄些东西回老家。傍晚5时左右一名男性快递员上门收件,因为东西较重,小美搬不动,快递员进门帮忙搬。

  谁知人一进门,便是噩梦降临。

  “快递员起了色心,把她绑起来,按在地上……”回忆起小雯的遭遇,其朋友张先生仍然很痛心。张先生表示,前面大约20分钟,快递员开着门窗企图对小美实施强暴,后来小美找机会想跑,快递员又把她抓回来,关上门窗,拉上窗帘。

  小雯在惊恐中度过40分钟,但由于男方自身原因,施暴的快递员并未得逞。下楼,骑车,在刚刚实施一场强暴后,快递员决定继续去送快递,“我喜欢你,会对你负责的”,临走时,快递员对小雯留下这样的话。

  实施强暴后,嫌疑人准备继续去送快递。

  快递员没能得逞,对小雯来说,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而在距离温州585公里外的小静,遭遇则更加黑暗。

  深夜,忙碌了一天的小静正在洗澡,一名男子突然拿着剪刀闯进屋内,将她强奸。令小静震惊的是,这名男子竟是几天前刚给她送过快递的配送员。

  “送货的时候,配送员一直说今天没空,要明天后天,问我家里有没有人,他就是想确定我是不是一个人住。”小静回忆,此前送件时快递员曾多次打电话询问家中是否有人。

  此外,让小静想不到的是,经查,该快递员有强奸前科。

  身份验证名存实亡

  “有强奸前科的人为何还能从事快递这种能接触用户隐私的职位?”小静的质疑声中透着痛苦。

  小静不知道的是,在快递行业,身份验证似乎一直都只是个幌子。查阅招聘广告,90%的快递公司没有对快递员有无犯罪前科作定性要求。“能够熟练驾驶电动三轮车,无不良嗜好,与上家单位无经济纠纷”,某家快递公司的招聘要求上,任职资格只有这一句话。

  初中及以上学历是快递公司招聘配送员时唯一的定性要求

  “初中、高中学历的从业人员占六成以上,达65.23%”,2017年发布的《中国电商物流与快递从业人员调查报告》显示,快递行业的从业人员主要以初高中学历为主,本科及以上的高学历人才,占比仅为7.1%。而且需要注意的是,高学历人才在快递业也多是从事仓储、运输、管理等岗位,从事一线配送岗的很少。

  学历与犯罪之间是否有直接关系很难证明,但统计概率显示,在硕士等更高等级教育之前,犯罪率与学历呈正相关,即学历越高,犯罪率越低。

  西南政法大学陈刚教授的研究显示,总体的教育扩张显著降低了中国犯罪率,这主要受益于小学、初中和高中教育,且犯罪预防效应随着教育层次的提高而递增。

  只是,虽然教育对预防犯罪有很大作用,但让已经毕业数年的成年人重返校园学习,并不现实,此时需要一个折中的方案来强化教育,比如企业培训。“好的教育既让人学好,也让人知道学坏的恶果”,这句用在学校中的俗话对于公司的短期培训来说,同样也适用。

  “72.55%的人认为在企业培训中得到收获或者很受益”,快递行业报告显示,绝大部分快递员对企业培训作出正向评价。但与之相对应的是“72.86%的人认为需要加强培训”。

  一方面是员工认为培训有用,另一方面却是培训课程不足,如何提供有效的上岗培训,确实需要快递行业反思。

  但是,如果快递公司加强培训并且在招聘时对学历身份严加筛选就能解决问题吗?似乎也不太可能。而且此时又引出一个新矛盾:该不该对有犯罪前科的人待以宽容。

  对有前科人员该不该宽容?

  “渡人如渡己,渡己也是渡人”,在佛家理念中,宽容是一种境界,你帮助了别人,也是在给自已结下善缘。

  但在俗世,想要达成这样超凡脱俗的境界,并不容易。对于有犯罪前科的人来说,虽然手铐脚镣已经去掉,但行走世间,仍然举步维艰。

  我国法律规定,有犯罪前科人员若5年内再次犯罪应从重处罚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除公务员、律师、教师、企业高管等特殊职位,一般公司没有义务审核工作人员有无犯罪记录,所以快递公司录用有前科工作人员的行为,在法律层面,并不违法。

  但因为快递行业需要上门服务,且掌握着公民的个人信息,快递员在日常工作中可以接触到用户住址、电话甚至家庭成员等隐私。在这种情况下,快递业又具备一定的公共属性。

  站在用户的角度,如果知道门外的配送员有强奸前科,可能没人敢开门。但站在快递公司的角度,“一日行窃”并非“终身为贼”,谁又能证明有前科的工作人员经改造后不会学好?更何况社会强调以人为本,有前科的人员也应享有最基本的人权和尊严。

  “如果连快递员这种对专业技能要求相对较低的职业都不能从事,有前科的社会人员还能去哪?”快递员强奸案的新闻下面,网友的质疑引人深思。

  难道就没有既能让有前科的人员回归社会,又能让用户免于惊吓的两全之道吗?

  “机器代替人”的变革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变革正在路上

  只是变革向来都是悄然而至,进步也总在无声无息中进行。比如,不经意间楼下已安装智能快递柜;大学校园的不少学生,已收到机器人送来的快递。

  在“最后一公里”的争夺战中,不论是出于成本控制亦或是考虑用户安全,整个配送领域都在酝酿着一场“机器代替人”的变革。

  快递柜很方便,但在三四线城市的普及度仍有待加强

  今年7月,菜鸟宣布在香港启动智能快递柜服务,香港消费者购物之后,除原有的自提点、宅配外,可增加勾选送至智能快递柜选项,将包裹送至快递柜。

  对于工作繁忙的消费者来说,自取快递减少了等待成本;对多送多得的快递员来说,不用频繁上楼,自然会提高配送效率。此外,换一个角度来看,快递柜的出现打破了快递员与用户直接接触的场景。

  没有接触,自然就没有伤害,就算是针对有前科的工作人员,通过快递柜为大家提供服务,也更容易被人接受。

  但是,快递柜并不是万能的,对于一些体积较大、较为沉重的物品,很显然,上门配送是一种更为合理的方式。

  此时,“机器变革”的重头戏,无人配送机器人登场了。

  2016年,阿里菜鸟、京东相继展示末端配送机器人。今年6月,京东配送机器人走上北京街头,实现全场景常态化配送运营;今年9月,菜鸟在云栖大会发布两款新零售物流无人车,刷脸就能取件。

  “送完快递自主离开,见了行人自动避让,遇到红绿灯还能自己通过。”在物流公司的设想中,听话好用的自动配送机器人才是“最后一公里”的最佳选手。

  提高配送效率,降低服务风险,快递机器人的出现,为解决用户安全问题提供了一种新可能。而且随着物流公司加码鼓励,技术公司积极探索,这一天距离用户并不太远。

  只是再短的时间也需要等待,高科技技术的落地也需要过程。站在这个还需要人来服务的当下,单身女性还敢不敢给快递小哥开门?

  不同的人答案自然也不相同,但为了将灾难发生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或许可以做出一些新的尝试:比如家中只有一人时尽量选择将快递寄至快递柜或自提点;比如工作时间将快递寄至公司;比如非贵重物品让快递小哥帮忙放到门外……

  不可否认,在风雨中穿行,用双手创造价值的快递员大部分都是善良的,但在厄运面前,概率从来都只有0或100。打开门,谁知道进来的天使还是恶魔?

  凡世多丑陋,我们不敢寄希望于恶人会变好,但是能期盼社会在进步。用科技的力量打开快递员与用户之间隔着的这扇门,或许,下次敲门送快递的就是机器人了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