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际线男孩小吴速成大V,普通人的故事如何迅速完成热点发酵?

2018-10-22 08:17· 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  铁林 
   
流量世界的规则是:可以搞笑、严肃、夸张、悲情、残酷、美好,但是不能中庸。中庸代表特色欠缺,中庸是流量之敌。

  小吴成了2018年互联网的一个惊喜。

  大方脸,关公眉,丹凤眼,厚实的嘴唇。眉头紧皱的时候,圆润的发际线配合着五官,让整张脸释放出几分难解的喜感。哭笑不得的维权“惨案”让渡于主人公脸部精彩的情绪表达,不该笑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18岁的小吴(吴正强)凭借在一档新闻民生节目《1818黄金眼》中的“歪头控诉”,成为被流量选中的新一代红人。

  “我这头也理的太贵了”

  小吴遇到的事情并不少见,商户林立的大学城,总会有几家逮着刚进校的学生欺负的理发店,一定有人先踩雷,损失个几百块上千块,才能在同届学生中打出“口碑”,某某路上的某某店,去不得。

  刚从浙江东阳到杭州打工的小吴,还不具备这样的经验。他偶然挑中了杭州大学路的一家理发店,要求简单提发际线、修眉,理发期间被3个人围着签下一张“免费体验项目清单”,结账的时候却成了一张4万的账单,店家打了个折,告诉小吴收费18000元。

  “我这头也理的太贵了,天价啊。”视频中的小吴无奈苦笑。随后小吴报警,警方协调后,价格立刻从18000元降到了2500元,前后差价达到7倍。

  但小吴对缴纳的2500元仍然感到困惑,找到了当地的电视台到店里对峙,意料之外的事是,节目播出后,物价检查所人员介入,2500元退回,小吴开通抖音、微博认证号,分别积累近40万粉丝,“走红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真香”王境泽、小吴再到信小呆,流量普惠年代,总有普通人一夜成名。而这一切都带着点命中注定的味道。前两位合体上一次《快乐大本营》,能把预告片送上热搜。

  意外捧红小吴的《1818黄金眼》是浙江当地一档知名的民生新闻节目,创办历史超过14年,因为选题接地气,采访角度刁钻,《1818黄金眼》实际上早于小吴成名,在B站上也有定期的节目放送。

  很多网络经典画面出自《1818黄金眼》,最著名的包括但不限于天德池丢东西、人工智能二蛋等,网上搜索会有很多的推荐。

  在小吴的视频中,他质问店长时的歪头,陈述遭遇时逐渐消失的笑容,店长耍赖的回答,都被毫无保留地放入了新闻视频中。这是节目一贯的处理方式,事件有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当事人各异的反应比事件本身更精彩。

  新闻视频通常不能传达强烈的情绪共鸣,除了大灾大难时当事人放声痛哭等特殊画面,观众通常不会再看到更多的情绪释放。

  《1818黄金眼》却把重点放到了镜头描写,捕捉当事人一切有意思的语言、情绪、肢体表达。乍一看很滑稽,但又带着市井生活的真实,人的情绪在镜头前赤裸裸地传递了出来,得体的、失态的节目组照单全收。

  可以传递情绪的镜头,刚好迎合了当下年轻人的喜恶。观众从熟悉的生活场景中,看到了不常见的家长里短和情绪释放,有趣并且真实。

  另一边,从《1818黄金眼》涌来的流量,被微博接住了。很快,微博、抖音等联系到事件当事人,开通了认证号。

  虽然小吴在前期采访中不断表达:是真的不太想走红;不会进军任何娱乐圈。但小吴的认证微博账号,删掉了更早期的私人微博,仅保留了工作信息——无数的租房广告。

  中庸是流量之敌

  他抗拒被人调侃长相,理发事件触怒他的不止是收费,还有毫无效果的修眉,“之前的眉毛同学都说有点凶,做完这个以后,我感觉比之前还凶”。

  他不喜欢别人那样说,却并不能阻止纷纷到来的调侃声,家里人、朋友也跟着翻看网友的评论,整晚捧腹大笑。

  或许是没有恶意的调侃,让小吴放下了原来的戒备。他逐渐放下了自己的包袱,开始在微博上主动和“眉粉”互动,他贴出最新的无滤镜自拍,丝毫不介意再为大家表演一次“紧皱眉头”。

  粉丝数量一涨再涨,微博37万粉丝的小吴,已经成了一个具备商业价值的网红。连赵丽颖冯绍峰结婚,都会发条微博,蹭个热点,表达自己的祝福:希望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

  北京望京地铁站贴着小吴新拍的手机广告,紫色的背景灯光,更粗的眉毛,权志龙同款眼线,小吴丝毫不介意让镜头切过眉毛。他实现了最快的商业变现。

  和明星们不一样,小吴不会唱歌、跳舞、演戏,也没有专门的舞台经验,他成名只靠一张老天爷赏饭吃的脸,流量世界的规则是:可以搞笑、严肃、夸张、悲情、残酷、美好,但是不能中庸。中庸代表特色欠缺,中庸是流量之敌。

  理论上说,互联网赋予了每个人平等的表达机会,只要注册个账号,谁都可以在网上分享自己不违反法律法规的一切观点,但互联网的注意力分配是不公平的,热点会得到更多的关注,传播者与受众的边界不再清晰。

  戴锦华是北京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的一位教授,近期,她在一次公开分享中在提到过“作者死亡”的说法:“它却是一个在网络媒介的双边互动意义上的基本事实:我们不再能在严格意义上区分作者与读者,不再能清晰划定文本的边际,不再能如旧日那样讨论互文关系。”

  这种互动性爆发了新的创作能力,任何人都有机会接过热点再创作,传播的节点并不固定在某一些人手上,至少从可能性上来说,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一个大的传播节点。互动性的增强,让二次创作成为了一个极具想象力的市场。

  比如同人文、同人影视作品、吐槽文化以及表情包的诞生,都可以视作典型的二次创作产品。小吴的走红,与移动互联网强大的互动性,对传统传播路径的颠覆有密切的联系。

  小吴在视频中变化的表情,莫名逗笑的眉毛,被细心的网友截图制作为了可传播的Gif,这些作品同样转化为流量,落到小吴的各种账号上。

  表情包已经成了当代互联网表达的重要方式,小吴并不是第一个受益者。

  演员周杰早期在《还珠格格》中的表演,也在近20年后被人重新制作,加工为了新的“语言”,接受被调侃的状态,成了明星的必修课,周杰和小吴的做法一样,转发自己的表情包,以示“与众乐乐”的大度。

  小吴只属于这个时代

  从电视台到微博、抖音,小吴的走红从一种媒介传播跨越到了另一种媒介,最近他又重新回到了电视媒体,并出现在中国国民度最高的综艺《快乐大本营》中。

  2018年的秋天对小吴来说,恐怕一生难忘。

  过去这样的情况只会出现在唯一的一个节目中——春晚。80-90年代的春晚,被节目选中的表演者如果运气够好,奖励就是一夜成名。比如早期的歌手费翔、演员陈佩斯、朱时茂,最近的舞蹈家邰丽华、小品演员小沈阳。

  但随着新媒介的出现,流行文化变得更加多样,圈层现象明显,一个平台一档综艺就能够为特定的用户提供可消费的流量明星,只要吸引到特定的用户,平台和明星,都有机会生存。

  以至于,为了提升平台流量,现在的综艺有了新的追求——出圈,让节目的内容打破圈层的束缚,成为国民综艺。

  小吴只属于这个时代。普惠的技术平台,给了更多普通人表达自己的机会,比如快手、火山、西瓜等视频平台,快手上出现的千万级网红,常常在另一个群体中失声。

  圈层隔阂与代际隔阂是相似的,父母在KTV永远点过去的歌,80后也常常回味港台艺人还在发片的时代。

  当下,信息高速流动,交汇的每一个节点,就会表现为一个被某圈层追逐的热点,这种节点的出现频率,大大高于过去电视媒体的时代。新浪微博的热搜榜,每分钟都在变化。

  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一个全无“欣赏”价值的普通人,成为网红,人们在被动接受了信息的同时,也有机会参与制造热点。春晚或者一个大型的热播剧、电视节目、报刊,不再是唯一的热点输出窗口,信息传递的节点,从机构又细化到更小的个人手中。

  世俗生活的真相,有机会通过普通人的表达成为热点,突破圈层,实现信息有意义的流动。

  小吴不是第一个小吴,小吴也不是最后一个小吴。平台赋予普通人以表达的机会,但这种赋予也是有限的,当小吴开通认证抖音、微博账号的时候,他就不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开始拥有优于普通人的表达机会。

  平台就像是过去的大媒体,由上而下,施加影响力。时代当然变了,更多的小吴有了发声的机会,但时代也创造了另一个舆论的优势方——平台,没有永恒的平等,只是更靠近一个理想状态的信息流动与交互。

  小吴成为了一个更大的传播节点,他从刚开始的迟疑、拒绝,到现在的坦然接受,主动运营,参演综艺,普通人的故事,总是突然出现在时代的漩涡中。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