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卷入P2P暴雷案:“矿霸”亿邦国际IPO要凉?

2018-10-22 09:43·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无冕财经团队 
   
有知情人士透露,银豆网很可能挪用1.5亿元向亿邦国际购买矿机,投资失败引发暴雷。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冲刺上市的“矿霸”,一个跑路的P2P,到底谁坑了谁?


  币圈忙着上市,亿邦国际的IPO之路,却异常不顺。

  作为全球第三大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在今年6月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比“老大”比特大陆更早。但披露的经营数据惨淡:2017年全年营收不到10亿元,还不及比特大陆2018年半年营收的5.3%。

  币圈秋意凉,却没想凉得这么快。

  提交IPO申请4个月后,一宗P2P暴雷案将亿邦国际卷入其中,暴露了亿邦国际更大的隐忧。“踩雷”的银豆网出借人发现,银豆网实控人的妻子与亿邦国际有一笔5亿元的资金往来,一来一往之间,近1.5亿元款项不知所踪。

  “讨债门”愈演愈烈,低调的亿邦国际被推向风口浪尖。10月12日,银豆网出借人向港交所举报,请求驳回亿邦国际上市申请。针对此事,港交所和香港警察已介入调查。

  一位熟悉亿邦国际的知情人士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透露,银豆网很可能挪用出借人的钱购买亿邦国际的矿机,投资失败导致平台爆雷,这才有了出借人的维权举报。

  上市临门一脚之时,币圈“矿霸”为何卷入P2P暴雷事件?这背后是否另有隐情?亿邦国际的上市路还好走吗?

  上市前卖了2万台矿机?

  “想把黑钱洗白没那么容易!”

  在“亿邦国际讨债门”的相关微博下,总计5000多条评论、2000多条转发,银豆网的出借人出离愤怒。

  此时正值亿邦国际赴港IPO前夕。亿邦国际为何被卷入涉案44亿元的P2P暴雷事件?

  一切要从银豆网爆雷说起。

  7月18日,银豆网发布公告称,因平台实控人李永刚失联,即日起平台将停止运营,配合公安机关缉拿李永刚。据官网资料显示,银豆网成交额106亿元,借贷余额44亿元。

  平台爆雷后,经过出借人层层追踪,银豆网实控人与亿邦国际之间的一笔5.249亿元资金往来浮出水面。

  据出借人透露,2017年底,银豆网实控人李永刚之妻崔宏宇,先后4次将总计4.249亿元资金转入亿邦国际;2018年2月,崔宏宇再次将1亿元资金转予亿邦国际;随后3月至4月,亿邦国际将3.8亿元资金回转给崔宏宇,剩余近1.5亿元资金不知去向。

  “根本不知道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一开始,亿邦国际对这笔资金往来缄口不言。随着警方介入,其话锋骤变。据媒体报道,10月3日,亿邦国际副总汪勇在与银豆网出借人沟通时表示:2017年11月底,崔宏宇向亿邦国际打款1.449亿元,用于购买云计算服务器。

  另一位亿邦国际负责人也称,这1.5亿元为设备购置款,是正常合同款项。

  一位熟悉亿邦国际的知情人士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透露,这笔接近1.5亿元的款项,很有可能是银豆网将融资款项用于投资购买亿邦国际的矿机,“钱捞不回来后导致平台爆雷”。

  2017年底正是矿机生意红火时刻,购买矿机挖矿,预计半年左右即可回本。该知情人士认为,银豆网实控人有可能挪用出借人资金买矿机,孰料币市大萧条,投资矿机的钱打了水漂,进而引发平台爆雷。

  而银豆网案出借人质疑,亿邦国际涉嫌借助崔宏伟的3.8亿元资金虚增销售收入(或充当预收货款以美化现金流),粉饰报表达到顺利上市的目的。

  银豆网出借人向亿邦国际“讨债”有依据吗?有律师分析指出,若该笔金钱往来确为银豆网向亿邦国际购买矿机,则出借人只能向银豆网讨债。除非能证明银豆网和亿邦国际联合诈骗,否则无法直接向亿邦国际追责。

  无冕财经曾试图就此向银豆网求证,不过平台电话未能接通。

  姑且将3.8亿元的资金放一边,仅看1.5亿元的购置款。根据公开报道,亿邦国际的高管声称银豆网方面打来的1.5亿元用于“购置设备”、“购买云计算服务器”。若真用于买矿机,那是什么概念?

  无冕财经进行了简单的估算。2017年11月,亿邦国际在售矿机有翼比特E9、翼比特E9+两款,若以热销的E9+为基数,粗略估算平均售价5895元/台,1.5亿元可购买25445台。如此规模的矿机数量,已可组建一家中型矿场。

  而据招股书数据,2017年亿邦国际矿机销量也才15.88万台。也就是说,若银豆网方面向亿邦国际购置的设备是矿机,则相当于亿邦国际去年15%的销售额。

  崔氏资金入账时,正值亿邦国际2017财报审计关键期。今年6月,亿邦国际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招股书披露,2017年亿邦国际营收9.79亿元,同比2016年的1.2亿元,暴增710%。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翼比特E10推出,2018年2月初正式发售。在此期间,根据银豆网出借人查到的资金往来记录,仍有资金从崔宏宇手中流入亿邦国际。

  显而易见的是,漂亮的业绩对冲刺IPO的亿邦国际而言,确实至关重要。

  除了可疑的资金往来,银豆网财务朱晓琳也是焦点所在。银豆网出借人表示,朱晓琳曾是亿邦国际母公司杭州亿邦鸿发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人之一。企业信息查询系统“天眼查”显示,2018年5月15日,朱晓琳的名字出现在杭州亿邦的投资人备案名单中,短暂停留后于6月4日退出。汪勇在沟通中亦承认,朱晓琳确为亿邦公司的股东。

  在冲刺上市的敏感阶段,这笔可疑的资金往来让亿邦国际如鲠在喉,是否存在冲刺业绩、美化财报的嫌疑?亿邦国际难证清白。

  上市有戏吗?

  寒风袭来,IPO路难走。

  前有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两大强敌环伺,后有银豆网讨债门绊脚,亿邦国际苦不堪言。

  同为矿机三霸之一,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却显得尤其单薄。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全球比特币BPU市场由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三大“矿霸”主导,占2017年全球销售总收入及已售算力约90%。按全球已售算力计算,2017年,比特大陆市场份额64.5%,嘉楠耘智16.7%,亿邦国际10.9%。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仅为嘉楠耘智的65%,为比特大陆的16.9%。

  体量没法比,问题却都沾上了。

  从6月份递交的招股书来看,亿邦国际存在着矿机生产商共有的问题——矿机收入一枝独秀。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亿邦国际营收分别为0.92亿元、1.2亿元,2017年的数据则为9.79亿元,同比2016年增长710 %,净利3.85亿元。

  变化的原因在于区块链业务的发展。2015年至2017年,亿邦国际区块链业务的营收分别为0.29亿元、0.52亿元、9.2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31.7%、42.8%、94.6%。而另一大业务电信版块,却从2015年营收占比的68.3%骤降至2017年的5.4%。

  监管加严、能挖的币越来越少,币圈的日子早已没了往昔的红火。

  众所周知,比特币总量只有2100万枚,而据早前数据显示,已开采比特币超1700万枚,全球只剩下不到400万枚,占比在20%以下。可挖资源在减少,这就决定了以销售比特币矿机为主的巨头们,需要开始着眼转型之路,而这也正是“矿霸”纷纷谋求上市的原因,因为转型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

  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坚定地将未来方向定于AI芯片,而亿邦国际则显得有些摇摆不定,意图发力AI芯片,又不甘放下电信业务。

  亿邦国际一路走来显得有些矛盾。

  2010年,胡东一手创办浙江亿邦,致力于发展电信业务,主要对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客户。2014年初,搭上区块链的风口,亿邦国际开始研发生产BPU。一年以后,浙江亿邦登陆新三板,隔年推出第一款自主矿机翼比特E9。

  彼时,在E9新品发布会上,胡东曾坦言矿机只是亿邦国际的产品线之一,不轻不重:“目前,我们除了做重复计算芯片以外,还在做通信类芯片、物联网芯片,未来还会做人工智能类芯片。集成电路将是我们公司很重要的业务,现在比特币矿机只是我们集成电路衍生出来的一条产品线。”

  然而正是这条线,揽下了亿邦国际当年近一半的营收,并在一年后成为营收占比超94%的绝对主业。

  在外人看来,亿邦国际是一家矿机生产商;但在亿邦国际自己的定位里,却从不肯将电信这块业务放下。

  当两大劲敌将未来定位于AI芯片时,亿邦国际犹豫着给出了自己的后手:“电信仍为我们的主要业务分部之一,因为当我们的区块链业务因政府监管、技术转变及加密货币市场的不利发展而出现波动时,其将成为我们盈利能力的重要收益来源”。

  区块链行不通,还能走老路。这是亿邦国际给资本市场传达的信息,但是,就目前来看,亿邦国际的老路“电信业务”并不出色。

  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2017年,亿邦国际电信版块的营收分别为0.62亿元,0.69亿元、0.53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68.3%、57.2%、5.4%。

  币圈严寒下,劲敌夹击,自身问题凸显,资本市场是更喜欢比特大陆式的孤注一掷,还是亿邦国际的保守准备,谁也不知道。而诸多未知中,惹上银豆网麻烦的亿邦国际,上市路堪忧。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