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范冰冰都成功了的“扮丑”魔法,在杨幂身上怎么失灵了?

2018-10-22 11:52·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乐 水 
   
面对完全两极的口碑评价,杨幂的“扮丑”貌似并不会为其争得一个影后。《宝贝儿》因为杨幂的“扮丑”,也很难像范冰冰在《我不是潘金莲》中演“村姑”那样,让电影达到4.82亿票房。爱奇艺更不会因为《宝贝儿》中有杨幂的“扮丑”,在电影布局上更进一步。

  美貌女明星想拿奖先“扮丑”,已成为电影圈不成文的规矩。赵薇在《亲爱的》里全程素颜演村姑,范冰冰在《我不是潘金莲》里也是不做“豪门”做村姑。不止国内,就连女神查理兹.塞隆,也是增肥又扮丑的演《女魔头》,才包揽下包括奥斯卡在内的诸多奖项。

  赵薇和范冰冰都成功了。“扮丑”成为她们证明自己演技的一条捷径,作品成功拿奖,成为她们撕掉自己“花瓶”标签的转型之作。

  现在,轮到今年32岁的杨幂来重走这条“扮丑”路。

  在《宝贝儿》中,杨幂满脸雀斑,形容憔悴,甚至为此将鞋油抹在脸上。既打破了外界对于杨幂的固有印象,这也不属于杨幂的“业务范畴”。

  在硬糖君看,杨幂甘愿“扮丑”,起码是一个转变,是她不甘于自己的流量小花定位,还在努力寻求突破。但对于《宝贝儿》来说,杨幂的“扮丑”又收获了什么呢?电影因为有杨幂的参演,更出众了吗?貌似没有,反而因为杨幂的参演,遭致了更多不负责任的差评。

  面对完全两极的口碑评价,杨幂的“扮丑”貌似并不会为其争得一个影后。《宝贝儿》因为杨幂的“扮丑”,也很难像范冰冰在《我不是潘金莲》中演“村姑”那样,让电影达到4.82亿票房。爱奇艺更不会因为《宝贝儿》中有杨幂的“扮丑”,在电影布局上更进一步。

  起码从目前看上去,这笔买卖,谁也没赚。

  杨幂的“撸奖片”

  已经32岁的杨幂,人生已经到了一个坎儿。

  之前,关于女明星“三十而立”的话题已经炒的火热。无论是宋丹丹还是姚晨,都“现身说法”控诉了影视圈对于女性的不公。女星三十,绝非而立。

  以KPI为人生准则的杨幂,自然知道32岁靠流量已经要“欠费”了。所以转型撸奖,从明星变演员是必然之选。

  去年,凭借电影《逆时营救》杨幂在休斯顿拿下了第一个“国际影后”。但除了自家粉丝,没人相信这个奖的公信力。而从如今杨幂参演《宝贝儿》的情况来看,可能杨幂自己都不相信。

  《宝贝儿》的硬性配置足够出色,导演是曾拍摄了《马背上的法庭》、《透析》、《碧罗雪山》、《青春派》、《德兰》的刘杰。为此,还有华语文艺片的“超级大佬”侯孝贤为其背书。

  电影先后入围了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也入选过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特别展映单元,之前在平遥国际影展也有过亮相。

  在之前的一系列电影节上,《宝贝儿》都获得了一定的认可。尤其是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期间,海外媒体的“少数背书”,无疑拉高了这部电影的国内期待值。

  作为电影的绝对主角,杨幂是否配得上“撸奖”,是《宝贝儿》最大的看点。

  因为刘杰一直坚持无剧本创作,所以在片场杨幂也需要“无剧本表演”。杨幂是何许人也?李少红的评价是“笑就是哈哈哈,哭就是哇哇哇”。无剧本表演,和杨幂天然的表演体系相悖。但作为一部“撸奖片”,杨幂需要适应电影本身的拍摄逻辑。

  为此,杨幂开始了体验式表演。导演全程不让杨幂被“照顾”,让她独立;全程不表扬杨幂,让她被“打压”;让杨幂保持角色的形体,让她被“束缚”。

  打破了固有的表演惯性,足以看出杨幂冲着“撸奖”的决心很大。而导演刘杰也认为,杨幂从一个“刚来片场演十条一模一样,到最后起码我认为她‘过了’”,已经体现出了进步。

  《宝贝儿》被黑了吗?

  《宝贝儿》顶着超高的关注上映,差评率先给了当头一闷棍。

  比起豆瓣超6分的开分,猫眼和淘票票两大票务平台的观众评分并不高,尤其是猫眼的观众评分一度低至5.4分。而虽然拿下了首日排片第一的份额,但因为较差的口碑和较低的上座率,《宝贝儿》首日票房仅破1000万。

  虽然这样的表现也不算出人意料。但如果仔细挖掘,会发现《宝贝儿》的评分确实过于两极。

  豆瓣评分以一星和五星居多,这不得不让人再次想到豆瓣控分的“阴谋论”。但其实除了非确定性的“被黑”外,电影本身确有极多槽点。

  导演刘杰就说了这样的话:“比如说这回,很多人在问我,导演对杨幂满意吗?是,我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对我带来的压力,她给我带来关注度的同时,然后带来了铺天盖地的负评。我不能说这话,说这话容易上热搜。你知道我以前所有的片子在豆瓣都是很高分的,但是你现在再看《宝贝儿》,排在前面的全是一星负评,而那些人都没看过片子。我觉得这就是社会的一种风气。”

  杨幂二字,是天然的流量,也是天然的差评。这是《宝贝儿》不得不面对的两难窘境。显然,这一次《宝贝儿》没能像《我不是潘金莲》逆流而上。经过了首日的差评,《宝贝儿》第二天排片缩水,但更重要的是口碑进一步走低。

  这让《嗝嗝老师》、《雪怪大冒险》等排片极低的影片开始逆袭,而与《宝贝儿》差距不太大的《我的间谍前男友》、《找到你》则形成突围。

  单日票房掉到第6,《宝贝儿》的结局基本可见。过快的票房降幅和因为差口碑带来的上座率“冻结”,让杨幂根本来不及证明自己,就已经被无视和淹没。

  “文艺”,爱奇艺影业的标签?

  除了参投《芳华》,爱奇艺影业在其他文艺片上都表现平平。

  对于优质的头部大片,爱奇艺影业目前并不具备主控的实力。无论是操盘能力还是组局能力,在影市越来越头部化的当下,爱奇艺影业本身的参与感就非常有限。为此,站队文艺片是爱奇艺影业为自己寻找的一个标签。

  去年,由爱奇艺影业出品的《八月》上映后仅取得436万票房。虽然从去年开始,市场对于纪录片和文艺片的宽容度增高,但两年时间里鲜有文艺片可以“出圈”取得高票房,只是和以往相比,拥有高口碑的文艺片在票房体量上有了提升。

  但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而言,爱奇艺影业并不会满足于站队几部高质量的文艺片。而是寄希望文艺片的“口碑”标签,为其电影布局划开一个切口。尤其是在影市转型的关键点上,拥有着“口碑为王”的布局路径,对于吸引优质头部资源具有极高的价值。

  之前,贾樟柯就表示,《江湖儿女》之所以选择和华谊系合作,就是看中其在《我不是潘金莲》和《芳华》两部偏文艺类型片上展现出的专业性。那么对于后来居上的爱奇艺影业来说,无论是全盘接手百度糯米的电影票业务,还是未来坚持主控,都需要一个成功的“头炮”。

  《宝贝儿》的导演刘杰曾表示:“你要知道我们要拍一个类型片的话,如果拿素人演员你是绝对拍不下去的。因为她每条演的都不一样,那你就变成今天拍了一个全都一镜到底的节奏很慢的类型片,这是不可能的。”

  这既表现出刘杰选择杨幂的原因所在,也表现出这其实也是爱奇艺影业的文艺片主控逻辑。

  想要取得声响,需要明星带动文艺片类型化。

  但从目前电影的实际票房来说,《宝贝儿》的预测票房已经折半,最终落点在5000万以内。这无论是对于回收成本还是以后的布局,都不能算作是一笔好生意。

  尤其是对于爱奇艺影业来说,尽管手握不少优质的文艺片资源。但能够激活产业资源的核心在于爱奇艺影业有成功案例。但《宝贝儿》表现平平,多少给爱奇艺制造了更大的阻力。

  在平遥国际电影展期间,除了《宝贝儿》外,爱奇艺出品的另外两部电影也前往参展。但章明导演入围戛纳“导演双周”单元的新作《冥王星时刻》和文艺片宿将吕聿来的导演处女作《桃源》,本身就不是大众所能接受的类型。

  但爱奇艺影业和其他的互联网电影公司不太一样,它本质上在渠道资源的积累并不充足,在头部电影创作者的“流量”也不够,如果想要完成爱奇艺对于电影产业的涉足,那么只能坚持产出下一部成功的《宝贝儿》。

  而杨幂,也仍然要继续等待那个成功的“扮丑”机会。

  其实,硬糖君倒真不喜欢电影圈这种“扮丑”风气。扮丑就一定有演技了吗?扮丑就给观众更好的观影体验了吗?千辛万苦才长出一张女明星的脸,你却用她去扮丑,就不能各安其位吗。我还是更爱看那个每一个打光都要“美美美”的杨幂。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