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了5个亿后,跑路创始人“重出江湖”再度年薪百万

2018-10-23 08:02· 微信公众号:快刀财经  朱末 
   
请别再假借创业之名,行不义之事!

  躲得过P2P,绕得开区块链,但你永远也想不到,下一波割韭菜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突然出现。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也总有惊人地相似。当星空琴行的维权家长们还在拿着一纸合同寻路无门时,一夜之间导演了全国门店关闭,弃船保命的前CEO周楷程(现已改回周鹏),已成为知名“二手车电商平台”的高管,保守估计年薪百万,风生水起。

  更反转的是,为了顺利入职,和过去“可以用生命去捍卫”的事业彻底划清界限,周楷程在今年2月不惜起诉自己的公司,要求变更法人代表,将所有责任推卸一空。

  而在“消失”的两个多月前,周楷程在浙江卫视的舞台上,曾做过一段《敢于舍弃过去,才能快速成长》的演讲:“人生的意义,在于不断给自己清零。创业,可以轰轰烈烈输掉,可以没做明白。”

  好一个从零再出发,也许这一切,本就是场早有预谋的局

  01

  5年内上市,变一地鸡毛

  本·霍洛维茨说:“真正的难题不是拥有伟大的梦想,而是你在半夜一身冷汗地惊醒时发现,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和贾跃亭一样,周楷程原本也想讲一个大生态下光鲜亮丽的故事,却在烧光投资人3.5亿元融资,蒸发掉消费者1亿多人民币预付学费后,全线崩塌。

  曾经,星空琴行拥有一个堪称“完美”的开局。周楷程曾担任阿里巴巴B2B中西部大区副总经理,2012年离职后,周楷程和另外6位“阿里系”成员组成了初始管理团队,当年35岁的他许下豪言:“5年内,我要干一家上市公司,无论什么行业都成。”

  对上市的极度渴望,使得周楷程迅速锁定超500亿规模的钢琴教育市场,尽管他对音乐培训一无所知。在短暂摸索后,打着“钢琴教育O2O”口号的星空琴行诞生了,以“到店体验,上门授课”的服务模式,周楷程总结出一条理想的“通天大道”:以钢琴培训之名,行钢琴销售之实。简单来说,就是表面培训,实则卖琴,全员销售,快速回款。

  星空琴行主要有三种营业方式:

  第一是购买钢琴送课时,钢琴价格高于市价25%;

  第二是租琴,顾客交付钢琴全款押金,单独购买课时,每节课时240元,至少购买1年课时,为1万2,1年到期后退还押金;

  第三是以240元价格单独购买课时,同样一年起购。

  假设一千台钢琴,每台成本1万元,每台租金零元,押金5万元,瞬间就可以把1000万变成5000万,而且只需要5000个客户就能促成。这样的吸金大法,让资金的获得变得特别容易。但中间实则风险重重,一旦出现挤兑现象,公司的支付能力根本无法支撑偿还全部资金。

  此外,为了稳定学员,降低退课率,周楷程采取预付收费,通过高客单价的长期合约绑定用户,空手套白狼。

  这样的方案执行后,每个学期期初都会产生大量的预收学费,使得账上的现金流非常可观,以至于让周楷程生出一种错觉,认为这就是收入和利润,而忘了这些钱是要按照“课耗”来确认的,所以预付费决不能用来盲目扩张,否则极易资金链断裂。新东方在非典时期就曾命悬一线,好在俞敏洪拥有足够的危机意识,并未随便动账上资金,顺利挺了过去。但星空琴行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被欲望蒙了心的周楷程,选择铤而走险。

  由于自带“明星光环”和看似良好的盈利模式,周楷程前期在融资上几乎一路绿灯,短短四年内就完成了四轮合计29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包括前阿里巴巴执行副总裁卫哲掌管的嘉御基金以及雷军顺为资本

  拿到融资后的星空琴行开始行大规模扩张之举,为了尽快完成50-80家门店的目标,几乎每个月都有一至多家门店开业,而这些门店多开在大中城市一线商场内,高昂成本可想而知。

  在2015年顶峰时,星空琴行覆盖了21个城市,75家直营门店,累计面授学员超过6万人,员工突破1000人。2015年12月,星空单月销售额达5000万元,是国产三大品牌之一海伦钢琴的1.6倍,并一口气斩获2015年中国品牌知名度儿童教育机构、2015年度特色素质教育品牌等各类奖项。

  如鱼得水之下,周楷程膨胀了。2015年9月,星空琴行升级为“星空创联”,旗下拥有蓝姐姐、机器人、儿童素质教育、早教等多个类目,授课范围几乎涵盖了市面上主流的艺术培训。

  同时,为了做大盘子,周楷程拿着账上的钱玩起了投资,先是试水O2O上门美容,其后又租下蓝色港湾核心区位置大搞餐饮娱乐服务,在屡屡失败之后,又玩起了基金,对外投资高达60多起。急功近利背后,其创业发心早已扭曲。

  事后回头看,这种全品类战略,恰恰成了压垮星空的最后一根稻草。周楷程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家长不会因为在一个机构上了钢琴课,就一股脑把其他学科的学费也全部交了。销售额没有显著增加的情况上,每个月的固定成本却将近千万元。

  没有吃透任何一片市场,也不做任何内核创新,只一味圈钱扩张烧钱,显然不能支持一个公司安全有效地运行下去。

  上市近在咫尺,但周楷程最终没能等到那一天。从2016年开始,星空的账目黑洞越发凸显。首先是断崖式下跌的营业额,2016年每个月营业额都难超1500万。随后是令投资人无比震惊的上市前尽调:单纯学生家长端的数据,多被粗糙地记录为“李先生”、“赵先生”,不仅名字不精确,一些金额也无据可考;而上游进购钢琴的商家虽然明确,但同款同型号钢琴报价不一,“水分很大”,数据存在严重问题,上市无望。

  更可怕的是,公司账上资金已经见底了,根据2016年财报显示,星空琴行净利润为“-199844738.35元”,一年亏损近2个亿。

  即便被判了“死刑”,但杀红了眼的周楷程又岂会甘于收手。

  02

  要投资不成,卷款数亿跑路

  所有投资人都因财务无底洞拒绝跟投,融资受阻之下,周楷程采取转股给投资人的方式获取现金。2017年4月末,蓝驰的一个LP向星空琴行借款300万美元,但这笔资金远远无法堵上星空的“窟窿”,而创始团队的股权,也基本卖完了。

  为外界所不知的是,上市之心不灭的周楷程,曾在江苏常州市新桥镇的新农商务区,签下了一个三年入驻协议,计划剥离不良资产后甩掉原公司的包袱,利用常州的新公司再次冲击IPO,只不过计划没有赶上变化。

  8月,周楷程继续向投资人求助,但再没有人愿意给过桥资金。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就是为投资人无条件打工,带着决裂的恨意,周楷程做出了“惊人之举”:把一切暴力清零,趁着公司还在“大捞一笔”。

  在明知即将破产的情况下,星空琴行却于2017年6、7、8月份大搞夏季促销活动,无数家长中招。直到案发前几天,也就是2017年8月底,星空还在通知家长们9月份开学要涨价,催促已经买课的家长们,立即再续一笔课时费。为了个人利益,周楷程可以完全置消费者利益于不顾,这就是“赤裸裸的诈骗行为”。

  大限终于来了,2017年9月2日,在未给学员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周楷程突然关闭全国近60家门店,猝不及防的家长们瞬间炸开了锅,受害家长们的个人损失平均有3-5万元,这几乎是一个普通家庭半年的收入,不少人损失6万元以上,最高的损失金额达30万元。

  在骗了一亿四千万元预付学费和钢琴购置金后,周楷程迅速销声匿迹,电话和微信均无法联系,只留下一封著名的内部“甩锅邮件”,理直气壮地以一句“管理团队不持股”,把责任瞬间转移到了投资方身上。但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何况是一手主导了泡沫破灭又连夜跑路的周楷程。

  而回过神的家长们,能做的,只是在维权群里声嘶力竭地呐喊,在星空琴行门店外举横幅,却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因为按照破产程序,公司资产要优先清算员工工资,而不是返还给受害家长们。

  在多方施压之下,9月7日,星空琴行曾短暂宣布复课,复课当天的星空琴行曾与“上海知音音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布一封声明,着重感谢以知音为首的一众同行公司,为星空复课提供教学场地。但很快,上海知音琴行便向媒体表示,已终止与星空琴行的合作。

  从停课再到复活再到彻底倒闭,几经波折,星空琴行还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与之陪葬的,是5亿多人民币。

  9月21日晚,在风波过后近20天,“消失”的周楷程仍未露面,而是又发送了一封题为“这一年多的星空”的邮件给星空高管,在信里,周楷程“承诺”:

  “我不怕担当,虽然我没有股份,虽然从法律上公司是责任主体,但如果我有能力,我愿意给大家我所有的。或者未来有一天,哪怕我没有股份,我也愿意承担一切星空欠所有人的。”

  但在这封信之后,周楷程再度失联,再无作为,烂摊子依然是那个烂摊子。

  然而,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03

  重出江湖变高管,再度年薪百万

  消失半年后,周楷程悄然“复出”,改回原名周鹏,但他并不是为还债来的,而是为了和过去彻底“划清界限”。

  2018年2月25日,人民法院报一、四的中缝里刊登了一则公告,周楷程一纸诉状将自己创办的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变更公司登记纠纷。

  没有股份的周楷程仍然是九乐(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六艺星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人,仅在人民法院公告往上搜索,就有14个起诉和裁判的文书,涉及教育培训合同纠纷、房屋租赁纠纷等等案件。

  要想重新出发,必须要有一个“干净”的背景,不堪其扰的周楷程急于“甩掉”包袱,不管这包袱是否曾令他引以为豪。

  据媒体最新报道,周楷程已从创业者华丽转身为职业经理人,担任瓜子二手车源线下运营团队负责人。而在近期其他报道中,他的名字也以VP抬头。按照市场行情,他如今的薪水加期权至少已经是每年百万人民币起。

  而与之对应的,是一直疲于维权的受害家长们,欲起诉追加法人代表周楷程伟被执行人,法院却不予成立。

  理由是:除非证明周楷程的资产和星空的资产有关联,否则法人代表和公司是两个独立经济体,周楷程无需为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

  在这场“闹剧”中,数万家长的血汗钱打了水漂,投资人的真金白银成了空,而始作俑者周楷程,竟是唯一全身而退之人,只需改一个名字,就可以金蝉脱壳,甚至连老赖名单都不用上,就可以继续“精彩”人生。

  事实上,像周楷程这样的“吃干抹净就走人”者并不在少数,去年首家跑路的共享单车“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卷款数亿后彻底失踪,而因为一个人的押金只有199元,连立案都做不到,维权无门。

  更讽刺的是,这与丁伟两年前的做法“如出一辙”,其于2015年创办的普发创投,通过高回报吸引用户投资,其吸收来的资金悉数打向了丁伟的私人银行卡,最后卷款逃跑,后面如你我所见,摇身一变又做起了共享单车。

  跑路前,丁伟与新买的豪车合影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如果这个初心从一开始就夹杂了大量的私欲,这本身就是对创业最大的亵渎。

  请别再假借创业之名,行不义之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