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达晨新基金成立:规模46.3亿元,LP阵容曝光,详解背后募资历程

2018-10-28 22:15 · 投资界  刘全   
   
邵红霞透露,达晨新基金是从2017年11月份开始筹备,春节以后基本上把LP落实得差不多了,首期30%在今年3月20日就到位了,“算下来,3个月的时间就基本把LP夯定了”。

  2018年10月28日,湖南长沙。在2018年达晨经济论坛前夕,达晨召开了新一期人民币基金的成立大会,首次公布了新基金的最新进展:旗下深圳市达晨创通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达晨创通”)已成立,基金规模46.3亿元人民币

  作为中国创投行业的“拓荒牛”,深圳市达晨财智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达晨创投”)见证了行业的起起伏伏,至今管理基金总规模逾300亿元,投资企业近500家,成功退出130家,其中75家企业上市。在2017年,达晨一举收获了18家IPO,创造了历史纪录。此次新成立的达晨创通基金,是达晨创投旗下管理的第二十支基金。

  “募资最难的时候,往往是投资的好时机。”谈及眼下的“募资难”,主管达晨募资的邵红霞乐观地表示。身为达晨创投高级合伙人,邵红霞是达晨的“创业元老”之一,从2000年加入达晨至今。在创投圈刘昼肖冰和邵红霞,一直被外界视为达晨的“铁三角”,稳稳地率领这艘本土创投“巨舰”向前航行。

达晨财智2017年合伙人合照

  逆势募资46.3亿元,LP阵容曝光

  虽然“募资难”肆虐VC/PE行业,但达晨的新基金募集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邵红霞透露,达晨新基金是从2017年11月份开始筹备,春节以后基本上把LP落实得差不多了,首期30%在今年3月20日就到位了,“算下来,3个月的时间就基本把LP夯定了”。

  此次LP阵容令人羡慕。《投资界》独家获悉,达晨创通机构LP构成包括来自工商银行招商银行招商局资本等金融机构的资金;而在政府引导金方面,引进了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深圳福田区政府引导基金、鲲鹏资本等;还有一块是产业集团及母基金,比如首钢基金、云能基金、电广传媒、世纪金源、安徽建安集团、满京华集团等;而在市场化母基金方面,达晨和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多年来战略合作,歌斐资产旗下的母基金再次出资创通基金,此外,还有清科母基金为代表的专业母基金LP。

  而个人投资者在达晨创通认缴金额仅为2.7亿元,目前占比不足5%,换言之机构投资者占比超过了95%。“其实可以做到100%,不过因为有一些个人LP已合作多年了,这些个人更接近于家族财富管理或是代表产业集团出资,在出资门槛、专业度方面都与我们比较契合。”邵红霞解释。

  对于达晨的募资策略,邵红霞表示,“戴着枷锁的钱”尽量少要,尤其当它会影响达晨的投资策略或布局,会特别谨慎。比如政府引导基金,从深圳市级到区级政府引导金,原则上创投机构可以最高拿到49%的比例,但目前达晨新基金将政府引导金的比例控制在15%以内,“因为考虑到1:1.5的返投比例,压力还是很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新基金已投30个项目,13亿元,行业涉及智能制造、消费服务、医疗健康、节能环保、TMT、军工、大数据等多个领域。

  达晨募资史:中国本土创投的缩影

  回顾过去近20年,邵红霞感慨,人民币基金的发展历程如同一部恢弘的史诗,“好的时候大家集体狂欢,不好的时候真的很悲观”。

  历史上,达晨创投的首支基金资金全部来自股东湖南广电传媒,并不需要对外募资。邵红霞记得很清楚,达晨用那7000多万一共投了9个案子,目前已有7个项目已上市,算下来,这支基金回报超26倍,达晨给股东赚了20多个亿

  而达晨真正开始市场化募资是在2006年。“当时我们做了一个信托,规模2个亿,每一期都发行2000多万,整整发了8期才发完。”

  2007年6月1日,我国新合伙企业法正式实施,明确了有限合伙制度。在2008年开始,达晨募集了第一支有限合伙基金,规模将近2亿,LP主要是公司高管以及身边的一些朋友,并未进行大规模市场化募资。

  从2008年底起,达晨才正式走向市场化募资。那时,达晨找到了诺亚财富,双方合作的第一支基金叫“达晨创富”。从2008年底到2009年初,邵红霞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跑了三四十场路演,每天的状态就是全国到处飞,从基金路演到各个地方的LP见面会。

  彼时适逢全球金融危机,当时人民币基金的LP结构与今日不可同日而语,主要出资人都是民营企业家和高净值个人。当时的募资非常艰难,最终,达晨创富募集了4.63亿元人民币。但达晨创富基金的回报表现非常亮眼,18个项目中一半实现了IPO,投到了尚品宅配、中科金财煌上煌迅游科技等一批明星项目。

  而这次宣布的新基金达晨创通规模是46.3亿,正好是10年前的10倍,堪称见证了中国本土创投的10年风雨历程。

  后来,凭借着在创业板开闸后的优异表现,达晨募资和基金规模稳步提升,与此同时,达晨的投资体系也在不断升级迭代。早在2009年,达晨就开始了区域化地布局,希望在项目覆盖上能做得更好。达晨从2014年开始强调专业化,向美元基金学习,从体系、人员、机制、决策流程等方面进行行业聚焦,打造一个重度垂直的专业化投资体系。目前,达晨通过几年来的专业化建设,已形成专业加区域的双轮驱动,平台加生态良性互动的格局。

  GP的理想:能够一直募到钱

  过去10多年,邵红霞主导了达晨大大小小基金的募集工作,也见证了中国募资市场的浮沉变迁。

  这当中最大的变化,是募资从“小C到大B”。所谓“小C”指的是C端个人投资者,而“大B”指的是机构投资者。一开始,达晨基金中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但自2014年开始,达晨募资开始机构化,LP结构中渐渐大量出现政府引导金、市场化母基金、银行、上市公司以及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的身影。

  多年下来,邵红霞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每一次募资,都是一次对公司投资策略的检验、反思、梳理与总结。尤其是近几年,面对了日益增多的机构投资者,募资工作的专业要求不断提高。“他们更善于质疑,更敏锐地看到潜在的风险,而这些正是我们应该改进的东西,所以经历了每次募资,我们的功力都见长了”。

  在本土创投圈,邵红霞被众多IR视为职业生涯的“偶像”。聊起募资的“方法论”,邵红霞表示,募资首先要“谋定而后动”,在开始时先问两个问题:“Why now?Why you?”正如现在的市场形势并不那么乐观,这就意味着项目的估值在渐渐降低,反倒会是一个好的布局的时候。作为创投机构,应该及时补充“弹药”。“那为什么是你呢?这时一定要说出你身上差异化的东西,比如过往的业绩、整体的投资逻辑”。

  邵红霞说,GP要以LP的心情来对待整个投资,就好像拿着自己的钱在投资,“将心比心,每次有项目出问题了,我自己心里特别难受。”

  而对于LP而言,基金回报是首要目标。这一点邵红霞感触颇深,“这个行业的信任很难得,但是赚钱才是硬道理,我总是反复地提醒我们团队,只有能够穿越周期的持续回报,才是LP给你钱的理由”。

  “其实达晨的目标就一个,就是能够一直募到钱。只有在市场上一直募到钱,我们才能一直活下去,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邵红霞说。

  “熬过黑暗时刻是成为强者的必然选择”

  2018年,注定成为一个被载入史册的年份,贸易摩擦和去杠杆成为当下中国的两大经济主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创投机构迎来了有史以来的一场大洗牌。正如达晨创投董事长刘昼所判断,此次洗牌持续时间很长,可能会维持2-3年。

  悲观的情绪笼罩着VC/PE行业。对此,邵红霞倒显得很乐观,“熬过黑暗时刻是成为强者的必然选择。”

  “作为一个GP,我们就像个庄稼汉,有丰年,有欠年。风调雨顺要去播种,狂风暴雨时也得去种地,也得拿个锄头去干活,只是这时需要我们挖得勤一些,挖得深一点。”邵红霞说。

  这一点,对于常年奔走在投资一线的肖冰来说感受更直接。这位达晨的合伙人兼总裁,主管投资业务的扛把子,上半年将达晨的投资策略作了调整——提高投资标准,“以前80分的项目可能就投了,现在要提到90分,我们要放缓一点,但绝对不放过。”

  干了20多年投资,也亲历了多个经济周期,肖冰认为,很多伟大的企业往往是在经济危机中诞生的。“道理很简单,如果经济形势好,整个行业都很挣钱,谁还会想去改变呢?所以,当大家都很困难的时候,甚至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有颠覆性的创新和创造性的破坏出现”。

  比如企业服务领域,以前的企业都很粗放式地生长,不在乎成本效率,这时候增收不行,就要开始考虑节流。当经济周期进入下行的时候,所有企业对于自己的效率改进,成本降低的动力更充足,这对企业服务赛道来说是一个机遇。

  回顾过去18年,达晨平稳地穿越了多个经济周期。2008年金融危机,本土创投低迷,当时达晨埋着头找好项目,投项目,后来随着2009年创业板开闸,达晨在之后两年迎来了爆发,一举巩固了在中国创投圈的地位。2012年底,A股IPO暂停,创投机构退出无门,死伤惨重,用邵红霞的话来说,“那时在达晨,大家还是埋头吭哧吭哧地干活”,到了2015年,IPO开放,达晨再次迎来爆发。

  对于眼前的状况,肖冰判断,目前市场还没有进入到普遍没钱的情况,明年的日子会更加艰难,但肖冰也坚信,正如过去达晨在每次危机之后都能迎来爆发一样,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